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3)

祝贺18周年!!!!!!

前文:(1) (2)

一个大杂烩的世界观。

什么怪都有可能被我塞进来,有人有想看的种族(?)也可以和我说,真的只要是西方神秘生物我都来者不拒(???

总之OOC注目。

以下——

 

 

3

看似吓人的黑暗只持续了一个眨眼功夫,随后黑市繁华的街道就在二宫面前展露出那份特有的热闹。

大部分的“人”都与他一样,要么带着兜帽,要么干脆带上面具来遮掩自己的面容。有些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种族,而二宫只是为了少点麻烦——他在吟游诗人的圈子里混得不太好,倒不是因为他水平不行,只是因为母亲的缘故,他的才华相较其他人来说太过拔尖了,自从他的导师过世之后,没了荫蔽,经常会被无端找上些麻烦。

在黑市里只有一小部分的生灵会大剌剌地露出自己的真实面孔,当然也不一定是真实的,毕竟很多种族都十分擅长变身的法术或是幻术,比如刚刚与二宫擦身而过的那个“人类”,他一眼就能看出其实是霜巨人变幻而成的,他状若无意地绕了一点远路免得阴差阳错惹恼这样一个善用幻术的种族。

等他从一个铺子里收到心心念念的乐谱重新走到街上时,突然在人声鼎沸的集市里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本身就对各种声音都很敏感,再加上一早刚听过同样的节奏和起伏,那个人说,“我知道。”

二宫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猫着背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他若无其事地走过去,原来那人正在挑选树矮人卖的木材,都是那些来自神秘森林深处的上好木料,旁边立牌上的价格也公道。二宫见他的目光在香木和罗浮木之间徘徊,想不通为什么他不买了走人。

而矮胖的老板仰着头瞪着面前的人,头上竖起来的辫子都气得一颤一颤的,说道,“你知道还不快走!我们这里不欢迎人类异教徒。”

二宫往旁边瞥了一眼,只见白天还做神父打扮的大野,此时没有戴着那个圆框眼镜,又穿了个无袖的坎肩,纤细的手腕上还假模假样地带了格斗家的手环,可惜身材着实不像,导致他更像一个不入流的格斗家,也不知道算不算变装成功。然而一旦加上从领口若有似无露出来的那个被火光映得闪闪发亮的十字架,会被别信仰的种族拒绝也可以理解了。

他紧了紧自己的兜帽,压低声音向老板买了一些香木和罗浮木,树矮人对他倒是和颜悦色,像是故意要气前面那人一般,甚至还给他打了个不错的折扣,他拎上东西离开的时候稍微掀开兜帽看了大野一眼,在老板眼里仿佛是在挑衅一般,大野与他倒是默契,真的装作怒气冲冲要去找他麻烦一样,紧随其后离开了。

等转过一个拐角,那家店铺看不到他们的时候,大野这才停下脚步道谢。

二宫点了点他露在外面的胸口,“十字架藏藏好,黑市里大多对你来说都是异教徒,你也不怕被人找了麻烦。”

“没事,我变装了嘛。还会把下巴突出来。”

二宫因为他这种随性的态度多看了他两眼,却见他真的把下巴突出来了,忍不住低头把半张脸都藏进竖起的领子里闷闷地笑了起来。

最终大野按原价从二宫那里把木料买了回来,又说还有去买些药草花茶,询问二宫要不要同行。

想想自己接下来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了,二宫还是答应了下来,不过要求他把十字架藏好,免得真的惹到什么麻烦,大野还小声笑着说果然吟游诗人真的好怕麻烦啊,换来了二宫的一个几乎没有力道的肘击。

两人并肩都在街上的时候,二宫问他,“神父为什么也会知道黑市的存在?”

“我有个朋友有拿到黑市店主的资格,问他就好了。”

“那还真是轻松,你那个朋友卖什么的?”

“卖银。”

“你再说一遍?”

“卖银器的,他们家乡的银矿很纯。”

“哦你那些圣器大多是银制的吧?”

“嗯,”他应了一声,大概想到二宫对所谓圣器也没什么想法,于是又为朋友补了一句,“他也买装饰品。”

“算了。”二宫对那些奢侈品同样不感兴趣,有钱买个毫无用处的银器还不如攒钱留在更需要的时候花掉。

他又跟着大野去买了些毛田芥菜与橡苹果的花茶,两个人都不是擅长闲逛的人,二宫提议了出去喝一杯,大野虽然不饮酒但还是答应了。

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们看到有一位长相极为艳丽的女子在卖皮质的帽子,女人四处抛着媚眼,说这些是胡暏的帽子,已经有不少好奇的人围了过来。匿人胡暏的帽子传说若是带上可以让人藏匿起来,大野只在书里见过,于是也想凑过去一探究竟。

二宫在他旁边拉了他一下,他有点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却见二宫示意他继续围观,只见一个体格庞大的鸮人从不远处一个滑翔落下来,原本几个距离摊子很近的人都被突如其来的气流掀翻在地,还好先前二宫拉了他一下,不然此时他也是躺在地上的一员了。

“你这骗子,这根本不是胡暏的帽子!”那个鸮人收拢了羽翼,一张怪脸搭配上嘶哑的声音显得尤为阴森,锋利的爪子向那个女子抓去,然而女子一边躲开攻击一边从摊位下来摸出一顶有些破旧的皮帽往头上一扣就消失不见了。

鸮人亮红色的眼睛在四周看了一圈,人群慌乱地散开来,那个摊位上的帽子全都变成了枯树叶。

“居然真是个胡暏女。”大野倒是不慌不忙,还在小声的跟二宫说着话。

“你怎么知道就不是别的种族用了隐匿术?”

大野被他问住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二宫自己也没料到这人会这么轻易就被自己的话噎住,问他要不要走的时候声音里还带着愉快的笑意。

这位嘴笨的神父点点头,两个人便无视掉那位鸮人想要吃人一样的眼神,转身离开了是非之地。

临要出去的时候二宫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叫住了大野。

“?”

“ 我说刚才山精那么紧张做什么。我可不希望你把酒馆的老板都给吓跑了,这里的酒真的很好喝。”他一边说着一边帮大野整理领口,直到确认那个十字架不会露出来为止。

大野乖乖站着任由他的手在衣服上动作,“会有那么夸张吗?”

“当然……你来黑市带什么十字架啊。”

对于朋友的抱怨,他只是好脾气的笑着说,“习惯了。”

二宫拿他没辙,干脆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推出了黑市。

 

 

TBC

 

 

走一步看一步的沙盒游戏,我可真无聊啊……

给大家上一盘怪物乱炖。真的哪个系别的都有,不要深究……就……就让我放飞吧。

不过我自己玩得还挺开心的,大家……就凑合看吧。_(:з」∠)_

 

昨天大佬的服务器卡成狗,没玩成泰拉,委屈巴巴

大佬:你可以自己开世界去玩。

我:我不。

不能悠闲的钓鱼为什么要上游戏!(住口

严重怀疑某两个人在家玩泰拉也是这种情况,想想血月的时候nino在外面打怪,利达关起门来在水面上钓鱼……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然鹅我血月的时候吓得屁滚尿流的传送回家了(怂

说起来我的微博也要求绑定手机了,不是很想绑……所以可能……暂时只能看看了QAQ等我克服了内心的恐惧(什么

15 Sep 2017
 
评论(34)
 
热度(56)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