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5)

前文:(1) (2) (3) (4)

在看一本有趣的书,差点更新都没赶上(。

这么长的流水账还没走到主线。

唉,我在想什么呢,我哪里有什么主线?

不过终于发出了组队邀请(什么

以下——

 

 

5

返回教堂的时候大野本意是让二宫住去修道院里的客房,那里总是为迷路或是暂时无家可归的人预留着位置,然而二宫摆手说他可不想再去招惹那位修女长。

“其实她人很和善的,有时候还会开玩笑。”大野虽然这样说着,还是带二宫绕过教堂的外墙,穿过一段拱廊之后就能看到一扇开着的高窗。

“那是对你而言吧……我们神父怎么回自己的房间都要翻窗啊?”

“我是偷跑出去的嘛,”大野小声笑着说,“而且翻窗比较有趣?”

二宫踩着他的膝盖和肩膀往窗户里翻,被他的话逗得差点没撑住,好不容易进屋了,扒在窗口看他,“确实有趣,需要我拉你吗?”

“没事,你稍微躲开一点就好。”

二宫往后退了一步,不知道大野是用了什么样的体术,只有轻微的几下摩擦墙壁的声音,即使注意到了也会以为是穿过屋顶的猫,刚刚还站在下面的人已经从窗口翻了进来,结果由于他躲得还不够远,大野跳进来的惯性导致两个人一同倒在柔软的地毯上,二宫本来还想揶揄他几句,然而被他的笑声传染也跟着笑了起来。

大野站起身来又伸手把这位还在笑的吟游诗人拉起,随手帮他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你就别嘲笑我了。”

二宫借力站起来,四周环顾了一圈,他虽然不算是异教徒但也很少会到教堂来,神父的卧室更是从未观摩过,这个房间不大,却还算舒适,刚刚接住他们的地毯似乎是熊皮制成的,一面墙的书架上不少圣经集和赞美诗集,甚至还有一本《弓箭手故事集》——二宫能认出全凭他对这些怪奇故事的热爱让他曾经有幸一观,但他记得这可是教会禁书。而桌子和架子上散乱地放着那些神职人员都会有的圣器和每日祈祷书,以及一些本不该出现的匕首和手弩还有各种奇怪的瓶瓶罐罐,甚至还有些粘土捏成的小人,二宫猜测是他口中那位做装饰品的朋友给他捏的。

毕竟是个身心献给天主的单身汉的房间,大野的床铺虽然比森林里的落叶堆柔软舒适,但两个人挤在一起睡也显得有些拥挤了,面对面的时候呼吸交错在一起,不习惯和人离得这么近的两人都是往后仰了一下,对视着笑起来,随后默契地变成了背靠背的姿势。

“我才发现你眼睛是很漂亮的浅色。”大野转过身去还在说。

二宫被他这句夸奖臊得脸红,瞪着墙壁说你睡地上去算了。

到底是过了一个忙碌之夜,两人没再说什么就睡着了,等二宫醒来的时候房间已经彻底被阳光照亮了,大野早已不见踪影,应该是去做神父的功课了。他赖在床上又醒了一下神,大腿和腰背因为昨天的意外运动而有些酸痛,他伸手揉了揉,心想着还真不是一般的麻烦,昨晚那种强烈的想要继续旅行的愿望就这样被疲劳的身体打败了。

他起身把外衣穿好,发现桌上多了一个放着奶酪煎饼的盘子,和放着一些浆果的小篮子,大概是给自己的早餐,不过忘了留水,日光让屋子里多了几分闷热,他推开窗看着外面不远处的森林,惦念起了森林深处的叮咚作响的溪水,他拎上篮子捏了饼子,从窗户那里翻出去了——他用了一个小小的轻身咒防止下落的时候摔伤,然而双脚着地的还是趔趄了一下,有一个瞬间他开始考虑把锻炼身体提上日程了。

在森林里享受早餐的时候他又把锻炼的事情忘在了脑后,只想靠着水边的石头水上一觉。

疾风掠过群木带来的嘈杂声响打扰了他的好心情,伴随着一阵窃窃私语一般的细碎笑声,一个老人从不远处突然出现,虽然穿着农夫的外套,却带着铜制的尖角帽,露出来的头发与眉毛都是绿色的,从长长的头发还露出了山羊的犄角,眼睛突出,脸颊泛蓝,周围跑着几只狐狸和狼。

二宫打了个哈欠,向这位森林之主瘣徙问了一声好。

“真是个有礼貌的年轻人,这样的人可不多见了。”

正好那块奶酪煎饼还剩了一半,二宫食量不大,已经觉得有些饱了于是又问老人需不需要。

瘣徙走近之后二宫注意到他左右的鞋子穿反了,努力忍着不要笑出来,老人倒是没生气,一边将手里的饼一点点捏碎喂给周围的动物,一边也发出了震耳欲聋的笑声,“想笑就笑吧!”

“你要送它们去哪儿?”

“哦!原来被你发现了身份,这次不送它们离开,只是随便转转。我向来赢多输少,都是别的老头子给我进贡。”

“真厉害。”

瘣徙对他干巴巴的赞美表示出了不服气,非要展现自己的实力才罢休,他一会儿变大一会儿变小,二宫努力做出赞叹的样子,又唱着咏叹调称颂了一番,才让老人露出满意的笑容。

二宫将水囊装满甘甜的溪水,站直了身子准备告辞。

“我送你回去吧,你要去往何方?”

二宫低头看了看手里那个之前用来装浆果的篮子,回答说,“我要回教堂去。”

瘣徙气得蹦跶了几下,风刮过树梢发出了剧烈的哗啦声。

“不送就算了嘛。”

“哼!我们答应的事情向来说到做到!别想骗我食言而肥!”瘣徙从怀里掏出了一双皮质的长靴,“我虽然不能亲自送你,但是穿上这个靴子你只要想就可以一步迈出100法里!”

二宫将靴子换上,确实感受到了敏捷之力,“是那只塔塔罗的魔法长靴?你是怎么把它变得适合人类的脚的?”

瘣徙对他的反应相当满意,得意地仰着头,一副“我就是这么厉害你难道是才发现的吗?”的样子,随后这个老小孩又问他,“你为什么住在教堂?你看起来可不像是信徒。”

“我借住在那里。”二宫想了想,没有告诉他分给他的奶酪煎饼也是教会的食物。

“果然!”瘣徙又大笑起来,“果然只是借住而已!不过你可以住在森林里啊,我的森林欢迎一切你这个样子的小伙子。”

“谢谢你的好意。”其实他前几天都是住在森林里,大概是这位森林之主那时正沉浸在与同类的赌局里没有分神注意这些。

他踩着风回去的时候开始有陆陆续续的信徒来做礼拜了,他在教堂外面转了一圈也没从窗口找到想找的人,反而被外墙上的雕像吸引了注意力,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面容都有些模糊了,人物无一不形体修长、姿态拘谨,却由于柔和的线条而带着点怜悯众生的韵味,绕去另一侧的浮雕还有故事,他独自看得津津有味,差点没注意到身后如同猫一般轻巧的脚步声。

“怎么不进去?”大野温柔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信徒在做礼拜,怎么神父反而偷溜出来了?”

“我在里面看到你了。”

“你找我?”

“嗯,你今天要走吗?”

“怎么?”

“啊……”大野有点为难地挠了挠脸颊,停顿几秒像是在找措辞,“因为你好像挺熟悉森林的路,想找你帮忙。”

二宫稍微皱了一下眉,“又出事了?”

“嗯。镇上有一户人家的小孩昨晚偷跑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

“这回可不是我,我一整个晚上都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大野还想说什么,不远处传来了唤他的声音,往那边走了几步,又回头问他,“你来吗?”

二宫转转眼睛还是对这事有些好奇,他虽然怕麻烦,但是往往可以用来创作的故事都是藏在麻烦里的,吟游诗人往往更愿意接近“英雄”也是这个缘故,好奇是他们的天性,于是追上大野的脚步与他并肩而行了,“正好给你看看我的新靴子。”

 

 

TBC

 

给你看看这个附了速度魔的靴子能跑多快。

(不是。

好像并没有人想看怪物简介,那就算了wwww

不过这个瘣徙我想说一嘴,我在书里找到的是这个翻译,但毕竟是台版,我就猜和大陆的翻译不太一样,然鹅并不知道该怎么找,就算了。然后我去找别的资料的时候时候在一堆怪物里看到了大陆版的翻译。

叫……

莱西

怎么回事啊这么和蔼可亲接地气的名字?!

然后我想了想,还是用了瘣徙。显得厉害一点!(???

嘿嘿嘿弓箭手故事集致敬S.(住口

17 Sep 2017
 
评论(35)
 
热度(54)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