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7)

前文:(1) (2) (3) (4) (5) (6)

没……打……怪……

我的废话为什么那么多,惊呆了,就一波准备工作都这么多话??

进个双人副本有那么难吗!枪毙自己。

说实话谢谢看着这么无聊的文还在坚持追更新的大家!欢迎提问欢迎讨论!

热情安利隔壁瓜的正统丧尸打怪谈恋爱文

以下——

 

 

7

“那位父亲,”大野将中殿正对着的厚重正门缓缓地关上,“有什么问题吗?”

“他太沉默了。”

“他就是那样的人。”

“不,他身上没有那个少年和母亲的悲伤感,更多的有些如释重负,难道这你还觉得正常吗?他这样的反应我见过,当一个父亲不再相信孩子身上流着自己的血之后,就会开始谋划除掉这个让自己心烦的产物。”

大野露出了一点点震惊的神情,或许他已经很震惊了,只是表情上不太明显,二宫看着他的眼睛才意识到他对这种事情几乎毫无经验。

他们走过中殿又绕过几条走廊才回到大野的房间,教堂内部不算庞大,但也足够二宫举出几个例子来佐证自己的说法,本来话就不算多的神父显得更加沉默了,他习惯于与邪恶的魔物对抗,却不知道人有时候比魔物还要可怕。

“假设,”二宫这样强调了一下,“假设我说的对,那么他也许只是想将小孩子扔去森林里,因为前几天都有孩子这样失踪一夜的。他不一定杀人了,也许只是让孩子找不回家。”

“可是又为什么一定是‘那边的森林’?”

“你不相信那个人说的什么征兆?”二宫有些讽刺地笑出声,“我还以为你们这些神职人员都相信着这些征兆呢。”

“也许吧。”大野没有对他的话做出什么特别的反应。

“假如是真的你要怎么做?”

“我不是审判者,主会做出决断的。”他从容地换下身上繁琐的神父袍,重新穿上了那身适合在森林里穿梭的猎魔人短装。

二宫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慢慢把挂有一些小口袋以及一把断刃的几条皮带熟练地缠在上衣之外,又把十字架的链子缠在手上,“现在就出门?不吃饭了?”

大野扬了一下下巴,二宫才发现桌上又是同样的奶酪煎饼和浆果,他顺手拿了个浆果塞进嘴里,就见大野将剩下的两张饼都用油布包好与手弩一起装进了随身皮囊里。

“走吧,路上吃,”

“我也要去?”

大野点点头,终于露出了第一个笑容,“试试看你这双靴子,我还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塔塔罗的魔法长靴呢。”

“你居然看出来了,猎魔人先生。”二宫精简着自己的挎包,随口打趣他。

他抬头的时候,大野正在推开那扇经常偷偷进出的高窗,顿时又觉得身上那些酸痛感都找了回来,和冒险搭配在一起的总是浑身要散架一般的疲惫,然而他们要去森林里找拉弥亚伊的踪迹这件事本身的趣味和刺激感还是促使他认命地走到了窗前。

不过大野没有让他自己翻出去,也不知道从哪来学来的照顾人的方式,他一只手揽过二宫的腰背,稍微弯身,另一只手勾住他的膝盖,一下子将他打横抱了起来。

在二宫都还没来得及发出疑问或是抗议的时候,他就说了句“小心头和脚。”随后直接一脚蹬在窗台上跳了出去,落地的时候即使是两个人的重量也只比猫的脚步重了几分,还没等二宫反应过来,自己就已经重新稳稳地站在地面上了。

“走吧。”大野仿佛无事发生过一般踏上了去往镇子的道路。

二宫伸手触碰了一下自己几乎要燃烧起来的耳尖,走到他的身边,“你这个打扮难道还想从镇上穿过去吗?”

“稍微绕开他们的视线就好。”

“这里的人其实没有那么关心周遭对吗?”

“哪儿不是呢。”

“我以为他们会好一些,毕竟拥有信仰的人总是会更善良。”

“他们确实都很善良的。”

“哈。”

他没有再为这些信徒辩白,分了半个饼给二宫,两个人边走边吃。

入夜之后的镇子相当安静,偶尔有人走在路上也匆匆忙忙的没有注意到穿行在巷子阴影里的两个人,路过流浪猫聚集地的时候大野甚至还将奶酪煎饼掰碎放了一些在一个陶制小碗里。

“对你同类还真好啊,猫男。”

二宫在他身边短短一段时间里给他换了无数个称呼,到了此时已经懒于争辩什么,更何况他瞥到说出这话的人用手指轻柔地帮旁边因为好奇而凑过来的小猫挠了挠脑门上的绒毛,于是只是微微一笑,两个人很快重新上路。

走进森林没多久就变成了二宫走在前面半步,带着大野往先前发现小孩的空地走去,大野落后半步,侧头看他,“还好有你。”

“你之前是怎么猎魔的?”

“诶……就顺着黑暗的气味追过去?”

二宫对于他这种反问式回答翻了个白眼,“这次没有么?”

“到这里依然很淡,而且之前又进来了那么多人。”

“那如果拉弥亚伊出现你还是能发现?”

“嗯,如果咱们没猜错的话。”

再往深处走的时候月亮像是被什么遮住了一半光线越来越暗了,先前柔和的清风也变成了某种浓稠的质感,甚至有一股奇怪的腥臭味钻进鼻腔里,二宫放慢了脚步让大野追回那半步。

大野从随身皮囊里摸出了一个如同黑色石块的东西,口中念念有词地用打火石点燃,那个东西燃烧着漂浮在他们旁边,跳动着的紫色火焰帮忙照亮了周边,同时带来一阵令人安心的香味。

“是你刚买的罗浮木?”

“嗯。”

二宫大可以说他奢侈,居然用这种稀少的漂浮木来照明,但是他从刚才开始被黑暗所笼罩产生的恐慌被这种安神的香味冲散了,他就着火光侧头看了一下大野,却撞进对方温柔似海的目光里,明明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他却生生看出了两个字,“别怕。”

他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即使就这么接触过几次,他也能感受到大野身上倾倒出来的温柔,他也许不像自己一样对周围的一切都在分心关注,然而一旦注意到了就绝不会冷漠对待,他已经不会再用“你们神职人员”来划分大野,这样一个人和大部分只会说教或是恪守陈规的死心眼完全不一样,但是若让二宫来评价,身边这个人恐怕才担得起真正的神职人员的称呼,他也曾经知道这样一个温柔的神父,只是总听父母谈起——他没有因为母亲的身份而拒绝为他们主持婚礼——却从未见过。

再向前没走多久,点燃火光让躲在暗处的生物躁动了起来,他们同时听到了有什么在落叶上疾行的悉索声,有枯枝断裂的响动,也有从喉咙里传来的低吼声,如同什么动物的地盘被侵犯了一般,接着传来了类似女人尖叫一般的刺耳声音。

“我们没猜错,是拉弥亚伊,”二宫轻声说道,“我听过这种叫声。”

 

 

TBC

 

终于准备开怪了。

我查了一下竟然真的存在一种叫……罗浮粗叶木的植物!但不是那个(。

卧槽说什么打怪不谈恋爱。我仿佛只是想打自己的脸??????

19 Sep 2017
 
评论(22)
 
热度(58)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