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13)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例行的更新真的会消磨热情,会慢慢开始觉得无聊并且怀疑人生……所以和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即使是安利也可以。

说着我就来安利一首温柔的歌,Roma(……

以下——

 

 

 

13

二宫返程时天已经黑下来了,月亮还是一条小船的样子,路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二宫催动了长靴上的魔法,很快教堂那两个高耸的尖塔式钟楼已经出现在面前的黑暗里了。

他猫着背绕过半个教堂,后面的一扇高窗果然还是敞开着的,手指在琴上停留了一秒,转而摸了一个硬质外壳的水果,如同投球一般扔进了窗口,不过他期待的砸碎东西的声音并没有出现,不知是不是落在地毯上了。

很快大野的身影出现在窗口,二宫架上自己心爱的维埃勒琴轻轻拉动了几下,随后唱白道,“莴苣,莴苣,把你的头发垂下来。”

大野被他逗得闷笑几声,这才说,“把你的手给我。”

“你能直接把我拉上去?”

“试试吧。”

二宫被大野拉进屋里的时候还在震惊于他的臂力和腹肌,此刻他还穿着包裹住全身的神父长袍,整个人都被勾勒出纤细的线条,一点也看不出黑色布料下暗藏着强大的力量。

“怎么样?”大野心不在焉地回到桌边,桌子上的不少东西被清理到了一边,留出一片比较大的地方来放那张羊皮纸地图,他刚扔的水果被好好的放在桌上。

“他们说可以带路,”二宫将挎包脱在地上,就着蜡烛的光芒看大野微微蹙紧的眉头,暗忖着他究竟在因为什么而烦恼,“魔精们带来一个怪物得以要挟他们为自己做事,我猜是黑暗君主那边的手段。”

战争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黑暗君主与圣光公会两方的摩擦也没怎么间断过,他的猜测合理又可靠,大野点点头表示赞同,又问他,“那个怪物他们说是什么了吗?”

“赭铜肤色的长发巨人,夜行,有能撕碎一切的钩爪……”

“是格兰德尔。”他们两个人被自己异口同声的回答逗笑了。

“啊,”大野的眉心舒展开来了,“难怪我觉得奇怪。”

“怎么?”

“你看,”二宫的视线随着他修长的手指落在低头上,修剪得十分整齐的指甲划过一道山脊,继续往上推去,“这里没有湖泊,但是有一片沼泽地,叫魔女沼泽。”

“所以这里就是他们所说的仙女湖?”

大野点点头。

“沼泽……所以才会带着格兰德尔来啊……”

“嗯,不过……”大野欲言又止似乎在思考如何措辞。

这次二宫读懂了他的意思,顺着他的话接下去,“不过格兰德尔向来只是守护自己的领土而已,即使传言里总说他们的巢穴是通往地狱逆伦之地的入口,但在我看到的故事里通常他们出现只是因为人类过渡的扩张领土,他们比起地狱使者更像是来自大自然的警告……比较血腥的那种。”

“嗯嗯。”

“大概只有到哪里才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与他们定下的是明晚出发,等你做完礼拜日惯例的弥撒再走,可以吗?”

大野的双眼在镜片后面眨了眨,像是某种诧异的信号。

二宫忍不住去戳了一下他的脸颊,“不会吧,你连日期都记不清了?也到了这个年纪了啊老爷爷。”

“不是。”大野似乎笑了一下,但是他也没有多做解释。

二宫停顿一下发现他又沉默下来,只好问出自己更关心的问题,“你和格兰德尔战斗过吗?同样是食人魔,他绝对比塔塔罗难搞十倍。我不是说不相信你的能力啊……我只是……”他的话说到这里有些卡壳,挠挠脸侧,决定不再继续。

他确实有些担心面前的人,但是这个心情会产生也很奇怪,他曾经跟着一个骑士团旅行过,团长是个很好的人,热心、正义又充满活力,但是在他们去战斗的时候二宫只会在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助阵,在不参与战斗的时候他从未担心过骑士团里的任何一个人。并不是因为他们战无不胜,而只是没有那么关心。

大野听他说话的时候总是很认真,见他停下来才开始收拾那张庞大的地图,“我遇到过一个,并没有书上讲的那么残暴,甚至想要向我忏悔……但是他最终还是死了。”

“诶?”

“军队杀死了他,他们甚至不关心他是否也是受害者。”

二宫捏捏他的肩膀作为安慰。

而后他们安静下来,大野本来让他先睡下的,自己还要为了接下来的战斗进行准备——格兰德尔身负无法死于刀剑的祝福,大野不得不准备更多手弩可以使用的箭矢来作为武器,箭头是早已备好的,他只需要将富有韧性的木料削到合适的形状和长度与箭头拼接起来。

二宫嘴上说是因为蜡烛燃着所以自己睡不着,手里捏起羽毛帮他加上了速度与稳定的魔法,又帮他拼接在箭尾。

大野拿着小刀熟练地在木头上滑动的时候偷偷抬眼看过他一次,心想着都说吟游诗人既怕麻烦又鲜少愿意给别人帮忙,是不折不扣的异教徒,二宫却不是这样,他没有与二宫谈起过信仰,他想以后也不会需要,因为这样温柔的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是所谓的“异教徒”。

两个人合作很快就再次做好了十支箭矢,大野的指尖拂过箭翎的时候上面亮起了蓝色的光芒,“真厉害啊……”

“就是些吟游诗人的小把戏罢了。”

大野笑了起来,“nino这么说显得好帅啊。”

“是吧,因为我就是很帅啊。”二宫从地上的挎包里摸出几个水果,“差点忘了,他们还送了咱们些吃的。”

“他们还真不错呐……”大野一边说着一边用小刀将那些切开放在盘子里。

“你还真是容易相信别人,也不怕中毒。”

他还在说着大野已经拿了半个放在嘴边,眼睛瞪得圆滚滚的,“你会拿回来,应该就已经进行过判断了吧?”

“……这么信任我?”

大野点点头,“你游历的时间肯定比我长,又比我会观察别人的情绪,相信你也没错吧?”

二宫被他一个直球打懵了,默默无言地和他分食了水果,一时之间谁也没再说话。

 

 

 

TBC

 

等这个副本搞定,估计也就该十一出去玩了。

到时候更新可能会停一停,尽量不停在让人窒息的地方!(???

之前玩百日的时候因为有不少存稿就还没觉得,现在每天被自己的日更要求追得好紧的感觉……就很累

想被摸摸头。

想看新鲜的智哥……(。

27 Sep 2017
 
评论(41)
 
热度(57)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