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14)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日子过得太苦了,甜自己一下。(也并不甜

以下——

 

 

 

14

第二天忙过了弥撒,大野回到房间里就看到二宫正缩在壁炉旁的椅子上睡觉,他应该是出去过了,桌上放着从镇上买回来的点心和面包——不过这次没有咖喱包,大概这附近的灾难让老板也没时间来这个边远的小镇了。

他换好晚上外出的装备,靠在桌子的边缘,脸颊一鼓一鼓地吃着点心,眼神倒是没离开二宫,拿捏不好该不该把他叫醒。火光的映照下,他的脸变得真实了不少,让他终于像个普通人似的,而不是存在于书本里的精灵,然而依然让大野不忍心唤醒他。

反而是二宫自己,手臂从膝盖上滑下去的瞬间把自己惊醒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儿,扭头看到大野还在吃东西,揉揉眼睛说了一句你回来啦。

“嗯。”大野嘴里塞满了东西,含含糊糊地应他。

“嘶——”二宫把脚从椅子上放下去刚一触到地面就瑟缩了一下,长时间保持同一个姿势果然让腿脚都麻痹了,踩在地上像是被针扎一样疼痛。

大野把手上的食物都塞进嘴里,用旁边的手帕擦了擦沾着碎屑的指尖,走过去蹲到他面前,一手托住他的脚,另一只手熟练地从上往下帮他按揉小腿,语气像是在哄小孩,“好点吗?还疼吗?”

二宫看着他被镜架隔开的鼻梁,藏在镜片后面的纤长睫毛,低垂的眉眼全是温柔,心想也不知道这位神父曾经哄过多少小孩子,难怪那些小朋友说起神父的时候总是一副又敬又爱的样子,“你是把我当成小孩了嘛?”

大野抬头看了他一眼,眼底都是笑意,没有像很多人那样说他看起来就是个小少年的样子,只是回答说,“我们都是天主的孩子。”

“……好了,走吗?”

“走吧。”

二宫拿起自己的挎包和琴的时候发现大野这次没有拿任何刀剑,手弩被装进了包里,又从书架旁隐蔽的暗槽里拎出了一张长弓和装着几支箭的箭筒,将之前他们做好的箭矢也一同装进去。

“你还会用弓?”

“会一点,有备无患。”

因为这次要去的地方距离还挺远的,他们在夕阳还未下山的时候就匆匆往湖边赶去。

“好在这次不用穿行镇子,”二宫在路上揶揄他,“不然你的信徒们看到你这样肯定会觉得梦碎。”

“是呀,幸亏。”

他们来到湖边的时候驮㑩精们正拉着提琴在载歌载舞,见他们走近了才停下来,从茂密的灌木丛里拖出了两匹马。

马和他们倒是很像,躯干矮小,看似有些发育不良,浑身的绒毛里掺杂着灰褐色的斑点。被牵出来时打了个响鼻,出乎二宫意料的是,虽然马的主人们都显得有些忌惮大野衣襟里若隐若现的十字架,两匹马却毫无顾忌地凑近了大野,一个亲切地舔了一下他的脸,另一个则咬住一片衣角开始大肆咀嚼。

二宫看着大野有些哭笑不得的表情,微笑起来,“你倒是挺招动物喜欢的?”

“你也可以的,对视之后向其保证不会伤害它。”

二宫照他说的去试了试,其中一匹凑过来伸长了舌头也要舔他,吓得他赶紧躲开了,大野和周围那几个精怪都被他逗笑了,他反手去打了一下大野的手肘,直接踩着马镫上马了,“走不走。”

“走。”大野同样飞身上马,夹了一下马腹,一行人便准备出发了。

那些驮㑩精没有和他们一样选择骑马,而是盘腿坐在风车草上,在一片开心的大呼小叫声中飞快地冲向了正确的方向,那位女驮㑩回头冲他们笑着,“要跟紧我们哦!”

好在马是他们的马,对于驮㑩精的速度相当适应,甚至不需要驱赶就驮着两人哒哒哒地跑了起来,而二宫与大野智只需要紧紧抓住缰绳防止被这样的速度甩下去。

上山时候的速度就够惊人了,翻过山脊再次向下的时候二宫感觉自己已经在飞了,如果真是在飞也就罢了,马匹跑动起来颠得他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屁股了,从紧握缰绳变成了搂着马的颈部不撒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世界终于静止下来,他几乎是从马上滑下来的,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问大野是不是还活着。

“嗯……”旁边是一声气若游丝的回应,随后这位在一天之前还被二宫羡慕体能的神父趴在了他旁边的草地上,像是撒娇一样的抱怨着,“屁股好疼啊……”

那几个驮㑩精在旁边窃笑着,又叽叽喳喳地交谈了一阵子,由一个人拿了一个瓶子蹲在他们面前,“我们有恢复药水,你们需要吗?”

他刚一打开瓶盖就传来一股恶臭,味道仿佛被放置多年的鲱鱼馅饼,二宫皱着眉头捂住口鼻,“这是什么?”

“仙女的祝福。”

二宫用力摆摆手作为拒绝,他将盖子扣上之后空气终于没那么令人窒息了。

旁边大野与他一样开始大口呼吸新鲜空气,过了一会儿才找回沉稳的声音,“接下来怎么走?”

他们又小声嘀咕了一会儿,这次派出了一个代表站出来,说“我可以为你们指路,可以带你们再走近一些,但我也不会踏入湖区半步的。就连最走投无路的野兽现在也断然不会靠近那里的。”

“麻烦你了。”大野双手一撑站起身上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又转身去把二宫拉起来。

二宫揉着自己的腰,小声抱怨着不想去了,大野没有松开拉着他的手,放柔了声线哄他,“跟我一起去吧,你就算站在一边什么也不做也可以。”

“我觉得要散架了。”

那只驮㑩精已经二话不说开始带路了,其他几个则是说过再见之后牵着马不知道躲去哪里了,大野换了一只手拉着他往前走,另一只手停留在他刚刚揉过的腰际,二宫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正要躲开的时候听到神父低声唱起了圣歌,有温柔的力量从腰间放着的手掌上传过来,游走过四肢百骸,有种浸泡在温泉里的舒适感。

二宫当然知道音乐的力量究竟有多强大,他就是干这行的,而且特别擅长,但是他没有想过居然有一天这个力量会被用在自己身上,只是为了缓解骑马带来的不适感。一直到一曲圣歌结束,大野的手终于离开了他的身体,在自己面前画了一个十字,随后才问,“现在可以陪我去了嘛?”

“嗯,”二宫无奈地点头,“都这样了你还让我怎么拒绝啊。”

达到目的的人嘿嘿笑了两声。

 

 

TBC

 

下一章再不打怪我就枪毙自己!!!!!!!!(又有什么好说的,就好像平时不枪毙一样

说起来突然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啊……

转眼又要迎来暖气到来之前最冷的日子了,可能又会变得毫无产出!因为只想瑟缩在被窝里。真的好冷啊!

28 Sep 2017
 
评论(21)
 
热度(56)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