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16)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好了这章搞定我很久都不要再写打怪了(摔笔

以下——



 

16

女妖见一击不中,怒气冲冲地嘶吼起来,怒视着这两个胆敢来招惹她的人类,她猩红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尤为惊人,二宫被近距离看到这样的怪物吓得呼吸一滞,差点让一个魔精得以近身,好在身体的本能反应还在,从皮绳的结扣里拎出下一支箭,搭在弓上快速的射了出去,与此同时,大野的手弩也同样射出了利箭,带着亮白色的圣咒稳稳地插入还没有隐藏到甲壳下的心脏。

【吾儿——】

女妖凄惨的召唤声在沼泽上空回荡着,她扭动着庞大的躯体想要攻击这个伤到自己的人类,大野让二宫躲开一些,接着一个侧滚将女妖的注意力往旁边引过去了。

二宫往后又退了几步,瞪大眼睛怕遗漏掉躲藏起来的魔精——虽然这些矮小的魔物向来没什么智力,遇到猎物只会攻击而不是躲起来等待事件平息,但他的心脏正在狂跳不止,仿佛预兆着会发生什么危险一般。

接着他在夜色里看到了格兰德尔,长相倒是和书籍与歌词中描述得一样,暗红色的皮肤,巨人的体格,一头长发一直垂到地上,他手里似乎还拖着什么,二宫不敢细看,因为那似乎是个人头。

 “小心,格兰德尔来了!”二宫的提醒几乎要被女妖的嘶吼声盖过去了,明明已经被射中了心脏,她依然在挥动着镰刀一样的前足想要将大野切割成碎块。

因为没料到女妖也在同一处,大野这次没带近身作战的武器,他只得在沼泽地里不断的左突右闪,等待圣咒起效、女妖的生命耗尽。他跃动起来的姿势显得十分协调,二宫抽空瞄上几眼,觉得那仿佛是一段诗歌都难以赞颂出十分之一的舞蹈,随后又赶紧压住了想要为他谱上一曲的冲动,重新捏紧长弓继续戒备周遭的黑暗。

他除了戒备一时之间帮不上什么忙,毕竟也还没有莽撞到用普通的弓箭去激怒一只食人巨怪的地步,他厌恶这个无能为力的时刻,随即想起自己的歌声可以成为大野的助力。

二宫举着弓再次搜寻一圈确定没有其他魔物之后,将弓挂回背上,拿出了他的维埃勒琴,将琴弓搭在弦上轻轻拉动起来,又是那首如同摇篮曲一般的歌谣,格兰德尔似乎向他这边转身了,不过还没等他再次后退,大野又趁着歌谣起效向女妖的心脏处射出致命一箭,这次圣咒总算终结了这个庞然大物,女妖倒地的动静吸引了食人魔的注意力,二宫所处的一角重新拥有暂时的安全。

随着女妖的丧命,二宫的手指在琴弦上换了位置。

“贤者。”大野向他这边跑近一些小声留下简短的讯息又压低身子单手一撑向反方向跃去,他胸口的十字架随着动作在月光下晃动了一下,二宫这才发现上面的光芒正在渐渐减弱。

贤者的叙事谣比战歌要简单,但他也没能因此放松,眼睛盯着大野闪身躲过格兰德尔带着龙皮手套的利爪的动作,再次更换指法开始吟唱。

很快手弩的弓弦再次震动,一支箭矢直直插入食人魔的肩膀,他因为疼痛而更加愤怒,攻击也密集了不少,大野甚至不得不用手弩架住其中一次攻击才得以脱身,他有些狼狈地从泥地上滑铲溜走,那支留在肩膀上的箭发出了小小的爆破声,但是效果不佳。

二宫将这些都看在眼里,明明才是第二次与大野共同战斗,他像是得到了上天的启示一般,突然意识到是大野在格挡与闪避中难以施展完整的圣咒,他将一曲完整的叙事谣唱罢,只是犹豫了一秒,就将手里的琴重新换成了长弓,最后一支箭搭在弦上,“O酱,把他往我这边引。”

大野一直在努力把格兰德尔拖在距离二宫相当远的地方,听到他这话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一眼。二宫仿佛看到他皱眉了,这个光线下是不该能看得那么细致的,但是二宫知道他想要保护自己,然而——他将弓举到了最佳的位置——他也同样可以成为保护者,“快点,让他转向我这边!”

大野最终还是听从了他的指示,借着旁边一棵低矮的乔木改变自己的行进方向,接着格兰德尔的脸转了过来,只需要这一瞬间,二宫直接引弓放箭,黑暗之中箭头射入了食人魔的左眼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来就被大野的反复躲闪惹恼的巨人终于陷入了狂躁的暴怒,直接甩开挡在面前的大野往二宫这边冲了过来,二宫向着之前就选好的位置发动了魔法长靴,一步跨到他的攻击范围之外,背上长弓重新架好维埃勒琴,演奏起了带有挑衅意味的旋律。

他顾不上吟唱了,即使有塔塔罗的长靴帮忙,引着一只战斗力堪比一个骑士团的格兰德尔在沼泽里奔走这件事本身已经足够让他紧张得几乎忘记如何呼吸了。他倒是不忘去确认大野的位置,只见大野口中念念有词着给他打了一个手势。

他们之间是没有约好任何手势的,也不知怎么的,他就是看懂了,心里默数到十的时候将食人魔引到那个位置上,他在奔跑的时候轻微地点了一下头,大野随后直接向后退去,停留在了最佳的攻击位置上,他胸口的十字架与手弩上的箭矢都亮着刺眼的白光,几乎要让人错以为太阳落下来了。

……1、2、3……

然而格兰德尔瞎了一只眼,注意力又都放在这个恼人的吟游诗人身上,竟然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接近死亡。

……4、5、6……

二宫就在刚才已经将这里的地图印在脑子里了,尽量将落脚点选在不会陷下去的位置,不断地奔跑或是闪现。

……7、8、9、10。

格兰德尔准确的被二宫带到了指定的位置上,一到白光从旁边射了过来直接插进了食人魔的气管里,伴随着圣咒响起一声剧烈的爆破声,巨大的头颅滚落下来,一阵轰响,巨人跪在地上随后倒下终于变成了一具安静的尸体。

二宫双手支在膝盖上剧烈地喘息着,肺里像有一把火在烧一般,再次觉得该把适当的运动提上行程了。

“nino,帮帮我。”

“啊?”二宫扭头看向大野的方向,气喘吁吁地翻了个白眼,这个人估计是刚才蓄力太过认真了,没发现自己踏入了沼泽的范围,现在泥沼都已经没到小腿了。

“你先别动。”

“我没动……”大野正一脸委屈地看着他。

二宫本来想冷嘲热讽上几句,可是走近了才看到他经过刚才的恶战浑身上下几乎没有多少干净的地方了,一张小圆脸上也净是泥,看起来好不可怜。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伸出手去拉住他,施了一个小小的轻身咒把他从泥沼里拖了出来。

二宫借着拖他出来的力道拥抱了他一下,带着一点劫后余生的温存。随后摆出一脸厌恶的表情推开他,“真是脏死了。”

大野被他嫌弃也不恼,还是在笑,说着“能解决太好啦。”

“……嗯。”



 

TBC


 

写得真烂!

反正他们就是一种可以互相保护的关系啦!(?

下一秒点击回城(不是

30 Sep 2017
 
评论(15)
 
热度(52)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