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18)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这个副本也搞定啦!所以来聊天吧!

以下——

 

 

 

18

“好事情?”大野有点疑惑地看向二宫。

二宫摇摇头,“我怎么会知道啊,那就往那边走走看吧。”

他们并肩顺着山路往下走,大野问他怎么判断自己正在朝着正确的道路前进。

“星星啊,会在秋冬季节出现的大剑座总是指向南方,只要保持一定的角度就可以了,”二宫笑着去看他,“好吧,之前差点忘了,你还有一个很容易迷路的弱点。”

大野无奈地笑了笑。

“你是从首都过来的吧?居然还能找到这里,也很厉害了哦。”

“有地图的话还好,也可以问路啊。”

“没有人和你一起来吗?我可是很少在路上遇到落单的神职人员……啊,不过你倒是可以保护自己,单独行动也没问题。”

“对,偶尔也会和路过的骑士团顺路走一段,不过几乎没有同行超过两个城市的距离。”

“那可真是寂寞啊。”

大野笑出声来,小声说了句还好,突然愣了一下。

“怎么了吗?”二宫瞬间停下脚步,他自己都没想到已经变得这么风声鹤唳了。

“没,你别紧张。”

“我没紧张。”

“我好像知道她说的好事情是什么了。”

“诶?”

大野拉住二宫的手走上一条几乎被杂草和落叶掩盖住的林间小道,“已经很近了。”

果然沙沙作响的脚步声没有延续很久,前面的空气都变得温暖而湿润了,二宫嗅着空气中略微存在的硫磺味,往前快走了几步,“居然还真的有温泉!”

大大小小有几个泉眼的样子,最大的那个形成了一个能站下几个人的水池。

他们找了一片比较平整的空地,把东西堆到那里,二宫将大野找来的干枯树枝在平地中央架起篝火,用即将燃烧殆尽的血橡木引燃。

篝火噼啪作响的声音,以及潮湿的空气让他终于有种回归真实生活的感觉,随之而来的就是不太常见的饥饿感。他用被火烤暖的双手揉了揉隐隐作响的胃部,看到大野重新从黑暗中回来了。

他又抱了些树枝回来,暂时堆放在旁边,只留了一根笔直的木头捏在左手,二宫这才注意到他右手居然还拎了一只负鼠。

“从哪儿猎的。”

“它在躲狐狸的时候自己撞在树上了。你也饿了吧?”

“……嗯,”他从挎包的暗袋里摸出一把比手掌还要短的小刀,“给我,我来处理,你先清理自己的衣服吧。”

他们两个里大野明显的要更狼狈一些,不仅是因为最后陷入沼泽的那一步。

他看得出二宫不喜欢那个黑色琥珀,稍微坐得远了一些,缓慢地将身上的污渍一点一点清除掉,让整个人看起来至少没有那么像从坟墓里爬出来的样子。

等他收拾得差不多的时候抬头看过去,二宫已经剥开皮毛、完成处理,垒起了石块把分成几块的肉用树枝串起来架在火头上,他走过来看着皮肉上已经开始滋滋漫溢的油水,轻声感叹道,“真快啊。”

“不止你一个人习惯单独行动嘛。”二宫让他坐下看着肉不要烤焦,自己站起来开始解斗篷的绳结,“我先去温泉泡一下了哦。”

“好,衣服留在这里吧,我帮你擦干。”他扬了扬手里的小球,二宫再次头皮发麻地往后退了一步。

“麻烦你了,”他快速把衣物留下,赤条条地跳进温泉里,深度刚好没过胸口,池底的石头虽然已经被水磨得圆滑了但细碎的地方还是很硌人,“嘶——好疼。”

“怎么?”

“下面的石头……算了,”二宫手撑在池边让自己漂在水里,“很舒服哦。”

大野帮他将衣物清理干净叠好堆在火边烤着,时不时翻动肉块让其均匀受热,“我也要去泡,你快点上来啦。”

“我才不。”

“真过分呐……nino走过很多地方吧?”

“嗯,我很少会停下来嘛,精灵之神一直在指引我向前找寻,虽然也不知道到底在找什么,不过确实走过了不少城市、湖泊和山峦。”

“很美吧?”

“嗯,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风景……概括为美也可以的,”二宫趴在一个光滑的石头上隔着时明时暗的篝火看着大野被映得格外温柔却遥远的面容,“怎么突然问这个?”

“啊,没什么……”大野与他对视了几秒,随即舒展眉眼笑起来,“就是有时候也想要出去走走。”

“走嘛,有什么关系。”二宫无所谓地耸耸肩,他四处流浪依凭的是直觉和灵感,而非传统或律法,对这些守序阵营的想法虽然理解,但是也并不那么在乎,假如此时大野跟他说什么信仰之类的事情,话题也许就聊不下去了。

但是大野没有说那些,他只是低垂着眼睑在专心烤肉,“待在这是我的工作和责任,我要好好努力才行,而且这里的人需要我嘛。”

“O酱这么厉害……”肯定哪里的人都需要你。

二宫没有将话说完,大野同样没有听清前半句,只是抬头唤他上岸,说肉已经烤好了。

有些沉重的话题就这样结束了。

……

大野的猫舌受不了刚烤好的肉,于是让二宫先吃,自己则脱了衣服钻进水里,“啊!好烫!”

“还好吧?”

“真的好烫啊!”他刚想从水里跳出来,二宫就坏心眼地捏着肉串光脚站在刚才那个平整的石头上踩住他的肩膀上不让他出来,他之前刚穿好衣裤,还没套上靴子,脚因为从暖和的温泉里出来并没有感觉到冷,此时倒是正好变成了阻止大野行动的最好武器,大野一边小心着不将他掀翻,一边嘴里还在抱怨着烫。

“你适应一下就好了。”他大笑着。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大概是适应了水温,大野终于没有再喊着要出来,伸手去捏了捏落在自己肩上的脚趾,“好啦,nino,你快去穿上靴子吧,都开始变凉了。”

见他已经恢复如常,没什么可以再欺负的了,二宫便收回脚,踮着溜回篝火旁边,一边烤火一边细细咀嚼着香甜柔软的肉块,很快大野就从水里钻出来,裹上衣物接手他吃剩下的部分,二宫半是揶揄地问他,“这么快?”

“我泡不了很久,头会晕的。”

二宫在旁边套上长靴,听他讲完就说,“真弱啊。”

“是呀,就是很弱。”

……

他们在温泉旁边修整之后重新上路,二宫终于恢复了体力,看大野背好长弓与两个人的包之后,背起他发动了长靴最高等级的魔法,总算赶在太阳升起之前回到了教堂,回到房间二宫连衣服都顾不上换就扑倒在大野的床上,哼哼唧唧地说自己要睡到第二天。

大野熟练地把身上缠着的皮带扯下来,又一件一件地将猎魔人的服饰换回神父的长袍,揉了揉有点疲惫的双眼重新将眼镜带好,去给壁炉里添了些柴火,走到床边帮他把鞋脱了,将他的双脚搬到床上放好,“睡吧,这一晚辛苦了。”

“……你也是。”

“我没事。”

秋末初冬的阳光被祭廊旁边长窗上镶着的彩色玻璃切割成好看的色块,大野觉得自己已经好些天没有带着这样轻松的心情来欣赏这些了,玩心起了便用修长的手指玩了一会儿影子,这才收敛心绪缓步往圣堂走去。

 

 

TBC

 

大剑座指向南方,这个设定来自渡鸦之影(……

终于这个副本也搞定啦,后面应该就是个毫无打怪剧情的小副本了。

好了旁友们!十一假期结束之后再见了!

不过我……我还是可以聊天的!你们不要放弃我!(??????

02 Oct 2017
 
评论(21)
 
热度(57)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