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19)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昨天热烈的讨论完点梗,结果我又开始继续填坑,没想到吧!

是个小副本,我估计能很快就结束了。

以下——



又是熟悉的螺旋楼梯,二宫不喜欢这个梦,在这个梦里他总在不停地攀爬着一段几乎没有尽头的螺旋楼梯,每次醒来就会觉得很累。

周围似乎出现了温柔的歌声,但是听不真切,二宫莫名的知道是某一首圣歌,就像他知道他身处在一个教堂里,他正在往钟楼走去,只是从来没有抵达过目的地。

他觉得自己不断向上,又像是在原地踏步。可是梦境总是这样不讲道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梦,可是他还是想知道自己究竟要上去找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

什么人?

他的脚步停顿了一下,这个想法从未出现过,他在寻找的难道是什么人吗?梦中的自己又摇了摇头,像是一个回答。

在睁眼之前似乎看到前面的迷雾里站了一位穿着半长裙子的少女。黑色与白色成为梦境里的最后一笔。

……

 

 

“大野神父!救救我的儿子吧!”

“怎么了大田夫人,不要急,慢慢说。”大野放下了手中厚重的圣经,推了推眼镜看向这位火急火燎的老妇人。

最近快要到黑夜最长的冬至节了,挨家挨户都在为节日在做准备,白天来教堂的人都变得少了一些,冬至节过去没几天就是新年了,所有人的人都变得散漫了一些,二宫这几天甚至都没有住在教堂里了,带着他的琴要么在镇上演奏赚点银子,要么去给修道院的小孩子唱几首叙事诗逗他们开心,镇上的人渐渐地开始接受他了,有时候也会好心为他备下晚餐并且邀请他留住在家里。

有这种选择的时候他就很少会回教堂,毕竟大野的房间到了冬天实在是太冷了,即使有壁炉也抵挡不了从窗缝里漏进来的寒风,房间的主人却无知无觉,二宫又给他起了个新的外号,叫苦修士。

就是这样一个悠闲的氛围,大野一时想不到老妇人的儿子遇到了什么只能求助于神父的事情——毕竟她并不算一个纯正的信徒,即使是礼拜日都很少会出现。

“右真,”大田夫人飞快地看了一眼大野确定他知道自己在说谁,“右真他之前经常早上醒来都说很累、精疲力尽,然后一天都没精打采的……有时候跟他说话他都不回应了,就看着床铺发呆,现在更是性情大变……我真怕他……”她不愿再说下去。

大野柔声安慰上几句,又答应她会去看看。

“您稍等,我去准备一下就跟您过去。”

听她的形容他在心里已经有了几个猜测,但是具体情况还是要亲眼看过才能了解。回去拿上一本古旧的圣经手抄本,又挑了两瓶圣水,便跟着老妇人一起往镇子上走去。

“呀,大田夫人你儿子还没恢复呀?”路上一个美艳的妇人掩着嘴做出关心的姿态。

“你这丫头少乱说话了,我儿子可没什么问题,我找神父来只是确保家里没什么脏东西。”

“大野神父。”那位妇人没再招惹她,转而笑着对大野打了个招呼。

“井下夫人。”大野面无表情却礼貌地点点头,对她的突然贴近没有任何表示,仿佛她只是一阵风或是一团空气。

“不是说了可以叫我美纱嘛……”她当然知道自己得不到什么回应,随即旋身离开了,“唉……还是那位吟游诗人懂我的寂寞呀……”

“哼,”大田夫人用鼻音表达了不屑,“不知检点的寡妇。”

“井下夫人这一年也确实不容易。”

“井下那小子倒是挺好的,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娶了这么个祸害,神父可没必要对她那么怜悯,要我说井下当时死的不明不白,也说不得就是这个女人害得呢。”

大野摇摇头,没再争论。那位井下先生的死他确实知道是怎么回事,和他的夫人虽然不无关系,但也是那人自作自受,他出卖灵魂和魔鬼签订了契约才从外乡娶到了这么漂亮的老婆,然而魔鬼可不会让他幸福的过完一生,很快就来讨要好处,还是那位夫人找到自己去驱魔,可惜井下先生陷得已经太深了,最终还是被自己的欲念害掉了性命,井下夫人无处可去,也就留在了镇上。但他当然不会多嘴说这些,他一向清楚没必要给别人增加饭后谈资。

“我看啊,她说不得就要勾搭上那个吟游诗人。”

“嗯?”

苍老的手指往经过的一条街道的另一端指去,“喏,就是那个。”

大野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二宫正半倚在街心那棵大树的树干上,在维埃勒琴的简单伴奏下唱着什么,他们的距离不近,又没有风的助力,站在这边已经听不真切了,但是可以看到他半垂的眼睑带着那种有些慵懒舒适的闲散感觉,大概还挺开心的吧,他在心里这样评估着,继续跟随老妇人的脚步向前走去了。

“我听说她每天都去听,有时候还会让他唱自己想听的故事。”

“那他唱了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大概也确实只是听说,老妇人看起来就不像是会对那些浪漫的叙事诗感兴趣的人。

踏入他们家房门的第一步,大野就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某种甜腻香味,他环顾四周看到一个橱柜上点了一个小小的熏香,他微微蹙眉,“这个一直点着吗?”

大田夫人还在欲言又止地犹豫着,一个青年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他们两个愣了一下,有些愤怒地说道,“我不是说过我没事吗!”

“右真……”夫人有些为难地看看儿子又看看神父。

“香薰是您点起来的?”大野无视掉他愤怒的表情,平淡地问道,指尖轻轻摩挲着缠在手上的银制十字架。

“……是。”右真终于平静下来。

“是谁的要求吗?”

“她喜欢,她说她喜欢这个味道……我特地找来的……”

大野微微挑眉,然而还没开口又听他继续说下去了。

“可是她最近都不来见我了,我特地找了这些来,她都不肯再见我了……”

“她是谁!”做母亲的才意识到不对,厉声质问他。

“不能说,我不能说出她的名字,不然她就再也不会来了!”右真痛苦地把脸埋进了手掌之中。

“神父!救救他吧!”

大野将手放在圣经上念了一段祈祷词,右真却像没听见一样依然陷在失恋的苦闷之中。随后他在门口和窗口分别撒了几滴圣水,放柔声线轻声对老妇人说,“没事了,都已经过去了。您只要陪他走出这段感情就都会好起来的。”

“谢谢您……”

“愿主保佑你。”



TBC


这次这个怪物比较常见!是不是能猜出来啊233

今天本来不想更的!

但是!但是你们噜二太太超绝温柔的为我开车了!!!!!!!!(不是

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咸鱼下去了……于是拼死拼活还是写出来了……就稍微晚了点儿_(:з」∠)_

12 Oct 2017
 
评论(33)
 
热度(47)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