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21)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最后有来自我的恶趣味扣题(住口

以下——

 

 

21

大野听到二宫的话又看了他一眼,随后向那名女子点点头,将少年在石板路上放平躺好,这才开始捏着十字架念念有词,很快少年抖动得更厉害了,有黑气似乎要从他的口鼻内钻出来,但是已经在镇上盘桓数日的梦魔并没有轻易认输。

“别想坏我的好事!”梦魔借由六郎的声音咆哮着,“你给我停下来!不想让我把他的精气吸光你就不许再念了!”

大野并不理会,驱魔的圣咒从他嘴里不间断地冒出,六郎挣动得更厉害了。

“快停下!”六郎的姐姐在一旁尖叫起来,“你没听那个恶魔在说什么吗?难道你想害死我弟弟吗!”

二宫拼命拦住才没有让初子的指甲划上大野的脸颊,“你多相信一点大野桑吧……”

“呵,我为什么要信他?到时候他把我弟弟害死再美名其曰什么他已经回到了主的怀抱里,我可是清楚他的套路!我母亲就是这么离开的!”

二宫回头去看大野,他像是没听到一般继续在做自己的事情,但是二宫感觉得出他的声音里带了几分难过,说明他之前确实送走过他们的母亲。

“大野桑,如果我唤醒六郎的意识,你这边会不会轻松一点。”

他背对着二宫点点头。

二宫又柔声安抚姐姐说,“我和大野桑一起驱魔,保证还给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六郎,好吗?”

“嗯……”像是被他的声音蛊惑了一般谷川初子往后退开了一些,没有再发疯。

一段节奏相当快的乐曲很快在巷子中回荡起来,配合二宫在高声部的哼唱,先前那团黑气总算从六郎口鼻里被吐出来,幻化成一个有翼有尾穿着暴露的女人,试图做出楚楚可怜的样子,然而没能魅惑成功,却立刻就被大野的十字路中散出的荧光变成枷锁抓住,一支利箭刺入她丰满的胸口,徒留她不甘心地嘶吼,“怎么会醒过来……我的梦境毫无破绽,他怎么可能会醒过来——!”

然而她自己是得不到这个答案了,脱离人身的梦魔因为身处阳光下而虚弱,又被强劲的圣咒攻击,尖叫着消散在空气里,只有一只小小的蝙蝠趁着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顺着墙根的阴影溜走了。

“……我这是怎么了?”少年迷迷瞪瞪地揉揉眼睛,刚一坐起身就被自家大姐扑过去抱住了,“姐?怎么啦?”

“没事了……没事了……”初子紧紧搂着他。

大野站到二宫身边小声问他,“这是什么曲子?”

“精灵的赞美诗篇。”他也小声回答着,声音几乎要被面前姐弟俩抱头痛哭的抽泣声给盖过去了,“是先前驮㑩精给的,我还以为这首已经随着精灵族的消失而不见了,没想到居然被他们收藏着,中世提琴无法演奏其中的几个段落,所以就给我了。就连被魔咒困住的人都能唤醒,更不要说小小梦魔的幻境了。”

“真厉害呐……”

“如果没有大野桑,我也不会得到这个谱子呀,归根到底还是应该感谢大野桑才是。”

大野被他说得露出害羞的神情,正要说什么的时候,面前的姐弟俩终于不再因为彼此的影响而痛哭了,互相搀扶着站起身来,对他们两个人表达了感谢。

六郎看起来和二宫更熟一些,直接过来拉他的手,“nino,正好我大哥还在外面忙生意,要不你住来我家吧!之前不是说过没地方住嘛?”说罢回头去向姐姐征求同意。

“他……”大野想要说什么,却被打断了。

“二宫桑来吧,为了感谢你为六郎做的这些,这个冬天就留在我家吧,这样住的地方和晚餐都不用自己费心了哦。”

“啊,”二宫扭头看了大野一眼,随即还是同意下来,“那就麻烦你们了。”

“耶!太好啦!”男孩欢呼着跑走,“我要去告诉小姐姐!她肯定开心死了。”

初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朝他们笑笑,说先回去收拾房间了,“你知道我家在哪儿,对吧?”

“嗯,谢谢啦。”

“不客气,六郎的性命比什么都重要。”

二宫与大野走在去往教堂的路上,过了一会儿才听大野低声说,“nino真受欢迎呐……”

他被这句话逗笑了,用肩膀去撞他,“神父也一样受欢迎呀,我可经常听到小姑娘议论你到底有多帅呢。”

“真的假的。”

他们聊着天并肩走到镇子的边缘,大野说你别送了,临近冬至节,天黑得越来越早,太阳一落山就冷得要命,二宫的斗篷即使再厚也还是布制的,他担心对方得了寒症,只让他趁着天还没黑回去。

“好吧,那你就自己回那个冰窖吧,苦修士。”

“我那里挺暖和的。”大野嘟起嘴来。

“是比森林暖和一点。”

大野一向说不过他,也就收声了,彼此道别便离开了。

他走出几步又想起什么来突然转身,和一直看着他背影的二宫视线撞到一起,二宫慌乱地扭头要走又被他叫住了,“这个,”他将手上缠着的银色细链解下来,连同十字架一起放到二宫的手里,“镇子的夜晚有时候会有恶魔经过,这个的力量很强,能保证你的安全,你随身收着就好。”

“那你怎么办?”二宫看着手心那个被夕阳映得发亮的银质十字架有些发愣,大野每次战斗这个圣器都能发挥极大的作用,力量强大这件事他是毫不怀疑的,但是这种东西向来不会是能随便送人的。

“没事,我还有的,这个保护着你我也能放心一些。”

二宫眯着眼笑得像只狐狸,“哦,大野神父担心我呀?”

“嗯,”大野诚实地点点头,又解释道,“冬至节左右总会有不少魔物来猎食的。”

本来是想调戏这个神父的,结果反而是二宫被他老实的回答打败,当着他的面把链子挂到脖子上,“安心了?”

“嗯嗯。”

 

……

又是熟悉的螺旋楼梯,熟悉的圣歌,二宫再次向上攀爬着。

【你在这里啊,我正在找你呢】

似乎有谁在这么说。

二宫发现自己这次不知不觉居然攀爬到了钟楼的顶部,有一个穿着裙子的少女等在那里,半长的黑色裙摆周围绣着小小的银色十字架,白色的袖口上则是黑色的十字,女子像是从迷雾中走出来的,只是周围的雾气还没有彻底散去。

他的耳边都是些低沉的窃窃私语声,女子微微低着头走近他,想要牵他的手。

心脏附近变得很热,随着面前的人接近,胸口的皮肤几乎要被灼烧了一般,他一个瞬间从梦中惊醒过来,大野送给他的十字架在心口处还在闪着白光,梦魔恼怒地躲在角落里,捂着耳朵像是在惧怕着什么,她还保持着白天现身时的样貌,然而颜色已经变得很浅,而且越来越浅了,“你让那个该死的声音停下来!”

“什么声音?”二宫有些不解地问她,随即意识到恐怕是十字架对魔物产生的影响,这不是他能停止的事情,“刚才那个梦是你的幻境?”

梦魔没有回答他就真正的消散了。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幻境啊。”二宫头痛地躺回床上。

那个穿着裙子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少女,梦醒之前的瞬间他确实看到了神父的脸。

 

 

TBC

 

 

我设定是……梦魔会在梦里幻化成对方喜欢的形象来那什么的。so……(住口

瓜告诉我有一款小裙子叫……无名诗,我一查还挺好看的呢(闭嘴

所以我就意外扣题了!(快闭嘴吧

今天沉迷T杂美貌太久了,于是更新晚了!我觉得T杂他俩的那种感觉真的很情侣啊!磕CP太幸福了(???

好了我要和我的lo娘出门吃鲷鱼烧了

14 Oct 2017
 
评论(15)
 
热度(47)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