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23)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瞎几把乱唠。

以下——

 

 

 

23

大野用过冬至节晚餐后被修女长叫住了,说有首都传来的信件,有背信者从黑岩监狱里逃脱了,让各地的教区都关注着。信里甚至还覆上了背信者的画像,大野看到时那种圣光公会最爱用的精致信纸被他捏在手里发出了一声轻响,“有说是什么原因成为背信者吗?”

“没,总之咱们也在意着一点比较好。”

“嗯。那这信……我就带走了?”

“需要张贴公告吗?”

“先不了,这里有一部分人本来就不是教徒,公告张贴出来意义不大。”

“也是。”

他们道过晚安,大野从餐厅返回教堂,从留好的侧门进去后将门重新锁好,没有点亮走廊里的蜡烛,先前那些欢快的气氛都在黑暗中安定下来,他轻车熟路地返回自己的房间,推开门的时候愣了一下,二宫和也正坐在他的床上无所事事地用麂皮擦着他的维埃勒琴。

随后他才注意到还有两个人依偎着坐在壁炉旁边的地毯上,二宫笑着与他打了一个招呼,随手一指,“这是我的朋友。”

大野看着他疑惑了一会儿才明白大概是他之前在旅行时遇到的人,“修道院还有空着的房间,也可以……”

“不行。”那两个人也站起身来了,个子比较高的那个男人立刻拒绝道,“我们来找你求助是因为nino信任你,修道院就免了。”

“求助?”

二宫揽着他的肩膀将他从门口带进来,一边给他简单解释了一下前因后果,大野把手里的信纸递给他,随后看向那个用黑布包裹着自己的男人。

那个男人沉默地与他对视了几秒,终于还是开口了,“阿智,好久不见。”

“果然……”

“诶?凉生你们认识?”高个子的男人诧异地问道。

二宫则在看完信、看向画像的时候微微瞪大了眼睛,他将画像转向那两个人,“所以你就是这个人?”

“原来通缉令已经下来了啊。”

“脸怎么了吗?”大野走过去把他遮在面上的布料掀开,更多的烧伤被裸露了出来,他见状微微皱起眉头。

反而是凉生牵动了一下嘴角,可惜以现在他的面容基本上无法看出是微笑了,“罪人接受审判之火的刑罚是理所当然的,有着肮脏丑陋内心的人只配拥有这样丑陋的面容。”

大野的眉心挤出一个川字,半晌才没头没脑地蹦出了几个字,“疼吗?”

“嗯,我……”凉生回头看了一眼紧张兮兮的门罗,“我们单独去说吧。”

“好。”

他们离开的时候门罗本来担心的想要跟去,却被二宫拦住了,“他们既然过去认识,我猜肯定有不少旧要叙,多相信一点大野桑吧,说起来我还以为大野桑没有什么朋友呢,居然还有关系这么好的人,真是不可思议。”

“你是怎么推测他们关系好的。我从来没听他提起过这个什么‘阿智’。”

二宫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我以前可不知道你居然这么会吃醋,不过你一直跟着一个依靠‘感觉’来行动的人,怎么会问我这种问题?当然是因为‘感觉’。”

“好吧,反正我从来都绕不过你。”

“说来你怎么会喜欢神父呢,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我不知道,如果感情的开始可以找到原因的话,也许就能轻松选择结束了吧。跟他待在一起很舒服,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变得满心满肺只会想着他的事情了。你不知道他答应我的那天我有多开心……可是如果当初知道有这么一天……”

他在说话时二宫从架子上翻找了半天——桌面上只有他和大野的两个茶杯——终于找到了一个落满灰尘的杯子随便蹭蹭就直接倒水进去递给他,“我倒觉得你的失误只是让这个秘密被公之于众了,不过毕竟是你嘛,光明磊落的门罗团长。”

“我现在不是团长了,无故脱离骑士团这么久,也已经回不去了。……我只是觉得,我现在等于毁了他的人生,我害怕被他憎恨,他本来是下一任教皇的候选人的,可是现在却只能跟着被圣光公会通缉,一直有人在追捕我们,还好凉生的感知力能让我们提前躲开威胁,但是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爱会被消磨殆尽而转化成恨吧……而我也会被经年累月的自责感拖垮。”

“爱与恨是个人的选择,你害怕也没有用,不如想想该怎么保护好他吧。我和O酱可以帮你们摆脱追兵,但是接下来的路还是要你们自己走下去,两个人的关系如果只依靠自责可是维系不下去的哦。”

“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了。”

“你自己清楚,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你其实是知道答案的,你想要听我说出来以便逃脱自己的责任吗?那可不行,你选择这条路,你就要按这条路的规则走下去。不过我想那位神父这么温柔,肯定会一直支持着你的。”

门罗呆呆地听完他的话,低头喝了一口茶水,随即被灰尘的味道呛到,“这……什么啊。”

刚刚还有些沉重的空气一下子被打破了,二宫捂着嘴笑起来。

门罗无可奈何地笑起来,“你还真是没变啊,小恶魔。当初你也是这样……”

他们开始聊起了往事,门罗也说起小时候就与凉生有过几面之缘,在跟随领主夫人担任侍童学习礼仪的时候遇到过那时还是个小少爷的凉生。

听说这个神父曾经是个贵族家的小少爷,二宫又有些好奇地问他知不知道大野的身世,门罗摇摇头,“我没有听说过大野家,如果他按你说的在首都的神学院里学习过,那应该是有导师推介入学的。你怎么不自己问他?”

“他也没问过我的过去。”二宫理所当然地说着。

“可是你对我的过去都那么清楚了,也没说过自己的啊。”

“那是因为你想要找人倾诉嘛,而我作为一个合格的倾听者,当然是竭诚为你服务。”他像个狐狸一样笑着,满脸写着“谁让你那么好套话”的嘲笑。

 

 

TBC

 

 

所以只要恋情不公之于众就可以了!(闭嘴

我之后也不会解释他们出去单独聊天说了什么……不过应该也没人会好奇吧,反正也就是那种套路!(我怎么总喜欢搞这种……明明在写文,结果又想把一大部分内容都藏起来不讲,那谁还能看得懂啊???)

其实这两个就是个过路NPC,一段挺莫名的剧情,我差点连名字都懒得给他们起(……)是想铺垫他们的感情的,但总觉得写出来和想的又不太一样了……显得特别莫名其妙。

所以说我真的是……并不擅长感情戏啊……(你管这叫感情戏???????

 

说起来,给大家点一首歌……

http://music.163.com/#/m/song?id=29848288&userid=15687663

呃……现在还30度+的朋友们就……不用听了(???

16 Oct 2017
 
评论(33)
 
热度(50)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