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24)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以下——

 

 

24

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动,两位神父先后走进来,二宫注意到大野的眼角也有些发红,心里猜测着他们究竟单独谈了什么,不过现在不是发问的时机,因为大野已经开始更换夜晚出门的服装了,“今晚就送他们走?”

“嗯,越快越好。”大野这次又是那身格斗家的装扮,二宫注意到他脖子上挂了一个和他给自己的那根一模一样的十字架项链,随后裹上了熊皮斗篷,又从一个箱子里翻出些东西来装进包里,推开了窗。

“走教堂的后门吧,”门罗在一旁说道,“我来的时候已经研究好路线了。”

还是室内打扮的二宫打了一个抖,走到大野旁边帮他关上窗户,“冷死了。”

他们一行人从后门悄悄溜出去,往后面的森林里走去,没多久便走到了那条林中小溪边,即使已经开始下雪了,小溪依然在流动着,溪水打在岸边的冰上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大野停下脚步,“就到这里吧。”

他从包里先是拿出了两块树木的根茎,门罗刚想问这是什么的时候,二宫已经开口了,“你居然还有崖灵根!还有什么是你没有的?”

“很多。”

二宫见另外两个人一脸不解的样子,只好给他们解释这些树根的用途,“把崖灵根切成两段、将汁液涂在手脚上可以掩盖你们身上的气味,方便逃走,即使他们带着狗也一样会跟丢。”

门罗将信将疑地用自己的随身匕首将其中一个切开,“呜哇——好臭。”

味道散出来的时候另外三个人已经躲到更远一点的地方去了,大野将另外几个瓶子一起塞给被他们拉到一边躲避臭味的小神父,“这些药可以治疗烧伤,虽然这么大面积的可能恢复的效果会慢一些,但是痛感会比较容易消失,这些应该够你用到治好的。”

“你不会把库存都给我了吧。”

“没事,我还可以去黑市上买的。”

“但是你……”凉生往旁边看了一眼正无所事事的二宫,二宫有些莫名地回视他,却见他收回目光也止了话。

“这也太恶心了吧!”门罗还在抱怨那股臭味,一边将汁液抹在鞋底。

“狗也这么觉得。”二宫立刻接口道。

门罗对他隔空挥舞了一下拳头。

凉生想了想从自己的包裹里摸出了一套暗红色的服装递过来,这次换做大野不解了,他轻声说道,“这是火蜥皮的护甲,万一真的有那么一天,也许能帮上一点忙,至少你看我现在还完整的站在这里。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审判之火再次降临的时候我也就该接受现实了。”

“不会的,主与你同在。”

“也许已经抛下我了。”

“主不会因此抛下你的,爱情不是错误,不是肮脏与丑陋。教皇可以宣布你是背信者,但是只要你没有背离信仰,主会知道一切的。”

狰狞的脸上流露出苦笑的神色,“……还好你早早离开了首都。”

大野似乎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低笑。

“凉生,快点过来我给你抹。”门罗总算处理好了自己的那部分,捏着另一个崖灵根朝他们晃了晃。

“那,告辞了。”

“嗯,保重,边疆的魔物很多,你小心一些。”

他们目送这两个人沿着溪水离开之后,这才紧了紧斗篷的,返回教堂。

回程的路上他们谁也没有说话,踏到雪地上的脚步声交错着陷入雪中的声音,听上去颇像有节奏感的音乐。

教堂的地势稍微高一些,临近后门的时候可以看到不远处镇上的灯火还没有熄灭,冬至节是一年里最隆重的节日,度过这天之后黑夜又会变得越来越短,所有人都在等着教堂午夜的钟声响起,才会结束这一天的喧嚣。

他们在风雪之中站了一会儿,或者应该说是大野先停住了脚步,二宫只好跟在他旁边站住。

“你赶在冬至节结束之前回去吧。”大野轻声说道。

二宫侧头去看,黑暗中即使以他的洞察力也只能看清大野微微皱起的眉峰,更多的表情却也看不清了。他感觉自己触碰到了萦绕在这人周围庞大却鲜少袒露于人前的寂寞,往旁边挪动一步就让两个人的肩膀碰到了一起,在寒风之中从彼此身上汲取着那一点温暖,“你在这里的这些年都没有去参与过吗?冬至节。”

“没。”

“那不如……”二宫用肩膀推挤着往回走,“我把庆典带给你吧!”

“啊?”大野只会发出茫然的单音。

“走了走了,冷死了。”

回到相对温暖的房间里解了斗篷,大野接过去帮他去仔细挂好,回身已经看他把那些粘土小人从角落里搬到桌面中间来了。

“怎么突然拿这些……不过就是我之前的一点业余爱好罢了。”

“原来是你做的啊?!真的很厉害,”二宫口中惊叹着,眼睛和指尖却没有离开那些粘土,“不过现在嘛……轮到歌伶来展示他的把戏了。”

他的魔法不需要咏唱固定的咒语,也不似大野一样是依靠信仰的圣力,虽然力量很弱但是可以随心而动,他赋予了粘土小人短暂的生命,让他们把桌面当成市集,随后他拉动起维埃勒琴的琴弓,节奏欢快的乐曲又赋予了这些小人活力,让他们随着节拍移动、舞蹈,大野被那些小人的动作逗得大笑不止,夹杂在笑声里还有他一个劲儿夸着的“厉害”“真是天才”,他的手指压在桌面上跟着乐曲打起了拍子,二宫瞄过去时发现节奏分毫不差。

“庆典”只维持了一首歌的时间,二宫的魔法不足以支撑更久,最后一个音符落下来之后,粘土小人又恢复了最初的模样,先前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大野若不是确定坚定的信仰使得自己不易被催眠,此时都要怀疑刚才自己只是被二宫的乐曲控制着看到了幻象而已。

他看着二宫浅棕色的瞳仁,轻声说着:

“谢谢……”

他这一眼里藏了太多的情绪,二宫想要探究时他却收了视线,只说“我送你回去吧?”

“那可不行,”二宫今晚就是不想让他独自度过,“我还没仔细看那个火蜥皮的护甲呢,以前只听说火蜥蜴会吐丝,从火里把这些丝取来织出来的火蜥皮能够抵挡所有的火系魔法,但我还没亲眼见过……”

最终他们两个人窝在床上各自说起了过去的事情,说在神学院里的生活,说刚开始拉琴时如同杀鸡,说猎杀魔物时的惊险回忆,说游历时路过的风景……他们各自有太多的经历可以分享,又经常因为相同的观点而笑起来,就这样一直聊到了后半夜,大野最终还是抵不住困意靠在二宫肩膀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还时不时的“嗯”上一声,仿佛还在认真倾听一般。

“麻烦你不要还在说话就睡着啊……”这么说着,二宫将头往旁边一歪,倚着他闭上了眼睛。

 

 

TBC

 

http://music.163.com/#/song?id=27785806 分享一个RPG游戏集市或者庆典常用BGM(不是。

 

没库存了,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写得出来。

每天大起大落,真想要回到之前闭着眼吃糖的时候,可是一想到某些事情就还是会很悲观。一准备要更新就劈下一道雷来……真的是……唉。

SK的纸很好啊,说小话被老师点名起来念课文的感觉(不是)棚外几张又很像海边约会,真好啊……

但是song4u………………………………不说了。

18 Oct 2017
 
评论(65)
 
热度(47)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