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25)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以下——




25

二宫醒来的时候房间里果不其然已经没人了,照常给他留了早点,他用过之后推门出去,时间尚早,教堂里还没有信徒光顾,他在圣堂门口探头往里看了一眼,竟然没有见到大野,正疑惑着注意到门口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有人声,也有犬吠,二宫微微皱起眉头。这附近是不允许家养的牲畜接近的,虽然二宫笑他们说明明是因为人手太少不好打理才定下的规则,但在信徒眼中当然是因为天主所在之地是最神圣的。出了镇子就很少在听到这么响的犬吠声了,而此刻出现在这里,无非是因为要找人,找一个昨晚他们刚刚放走的人。

他不愿给大野添麻烦,于是从怀中掏出了一顶形状有些怪异的皮质帽子,轻笑着扣在头上,放轻脚步往门口走去。

“动物是不可以进入教堂的。”大野照常穿着他那一身神父袍,遮盖住那些蕴含力量的肌肉,只展现出纤细的腰肢,眼镜也好好的架在鼻梁上,手里捧着一本每日祈祷书,就和普通的柔弱神父没有什么两样。

“这些宝贝儿给我指出了这里,你却告诉我不能进去搜查?”有一个裹着鹿皮大衣的男人阴阳怪气地说道,旁边的几条狗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似乎是敬畏着神父一般,发出小声的呜咽,“那不就说明你这里窝藏了一个背信者吗!?”

“我只是说,动物是不可以进入教堂。”大野又重复了一遍。

旁边另一个用高档的裘皮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小个子男人做了个手势,鹿皮男发出响亮的咋舌声,但还是带着他的狗沿着教堂的外墙搜查去了,这人才清清嗓子开口,“您也是圣光公会派来的神父,想来已经接到了主教亲自下达的通知。”

大野点点头,却没有接话。

那人也不准备让他接什么,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我们从首都一路赶过来,就是为了要追捕这个叛逃的背信者,那些狗也不过就是比较好用的工具罢了,希望神父不要放在心上。但是……既然这些好用的工具指出了这座教堂,我希望您能向我说实话。不,是在天主面前讲出实话。那个背信者是不是在你这里。”

“我从未见过任何一个‘背信者’。”大野沉着的声线没有暴露出任何端倪。

“你这句话能以天主的名义起誓吗?”

“可以,我确实没有遇到‘背信者’。”

二宫躲在后面偷笑起来,大野这句话说得实在有些钻了语言的空子,他只说是背信者,因为那位神父虽然被教会判为有罪,但确实没有背离信仰,如果只说是背信者,当然可以毫无顾忌地说自己从未见过。

“那么,我来检查一下,也没关系吧?”

“当然。”

那个人带了几个卫兵气势汹汹的踏入了教堂,二宫在一旁听到他小声交代这些人任何细节都不能放过,这才想起那套火蜥皮的护甲还在大野的房间里放着,他不清楚这些人知不知道那位神父拥有这个,但这种隐患他可不希望给大野带来什么麻烦,于是又轻手轻脚地溜回了那间房间,将护甲贴身穿好,又帮他把一些猎魔人的装备藏入暗格,接着又带上帽子溜出去了。

“嗯?”一个卫兵朝他的方向看过去。

“怎么了?”他的同伴问他。

“我刚刚好像看到那边的门动了一下,不过也可能是错觉吧……”

“什么?哪里有动静?”挨个子的男人像是闻到肉味的鬣狗一般起了兴趣。

然而他们用力推开门却只看到了一个单身汉的卧室而已,大野跟着他们后面紧张地动动鼻子,他不知道二宫还在不在里面,步入房间看到空无一人的时候小小地松了一口气,没人发现他的状态,全都在兴冲冲地翻箱倒柜。

可惜毫无收获,不论是人还是可疑的物件在这个房间里全都不存在,他们兴冲冲地进来,又满带失望地出去,正准备把教堂翻个底朝天的时候,从后门传来鹿皮男的喊声,“传令官大人!这里也有背信者的味道!”

“哦?”一行人从教堂的后门走出。

下了一夜的大雪,他们先前的脚印完全被遮盖住了,难为这些犬类还能闻到一丝微弱的味道,其中一只已经低着头想着森林方向走去了。

传令官的侍从小声说道,“会不会是背信者本来想躲在教堂里,但是又怕被神父发现所以从后门逃走了?”

“这我还是知道的!闭上你的狗嘴!”小个子男人昂着头用手杖敲在侍从的腿上。

“遵命,大人。”

“传令官大人,”大野学着那个猎人的叫法,“那接下来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了,我可以继续去做晨祷了吗?”

“……哼!如果让我发现你说谎了,别指望你还能有什么容身之地。”

“是。”

“我们走!”他带着一众卫兵又匆匆离开了教堂。

二宫的帽子虽然能让他隐去身形,但是若走在雪地上还是会因为脚印而暴露,因而他只好继续呆在教堂里,找到一扇能给看到森林方向的长窗趴在那里继续有些担忧地关注着这些人的动向。

大野没有急着离开寒冷的门口,明明穿着单薄的衣服却还是坚持为他的朋友念了一段祈祷词。二宫坐在长窗边正好也可以看到他,在他念完转身离开的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竟然想要走过去给他一个拥抱,这种古怪的心情让他有些疑惑,但是很快注意力就被在森林边狂吠的犬群吸引了。

‘难道我们遗漏了什么细节?’他有些紧张地收紧手指。

但是很快就不再紧张了,他发现那些狗居然开始追捕一只慌不择路的兔子,让他们的主人以及那位大人气得直跳脚。

那些人果不其然无功而返,一行人臊眉耷眼地往镇子的方向走去,看他们的意思像是还有停留几天对森林进行搜查。

二宫没有摘下帽子,依然保持着隐身的状态从后门走出去,每一步都踏在那些杂乱的脚印上,他要去森林里确保没有留下任何会对大野不利的证据,这些麻烦是他带来的,他不希望大野受到任何影响。




TBC


日更终于……没断。

佩服自己!

关于感情方面的突飞猛进……我也无法做任何解释了!有时间只能修修前面的文看能不能挽回什么了(。

哦对了,忘了说……谁还记得胡暏的帽子这样的设定23333333(没有人

19 Oct 2017
 
评论(40)
 
热度(48)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