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27)

我没想会写这么多章啊,感觉前文的链接再放就要溢出了(?)

所以干脆以后挪到后面去算了,前面还是让我瞎几把废话一下吧!(其实我感觉前文链接也没啥用了,这么多章真的还会有没再追更新的人看吗?)

话说真的没想到昨天我喜欢的那点内容能让大家也喜欢啊,但是后面我也没准备怎么写谈恋爱,现在有种会让大家失望的愧疚感_(:з」∠)_

总之他们又恢复正常了……

以下——

 

 

 

27

“大野桑。”二宫在他身后叫住他,声音还在微微发抖,他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和嗓音,妄图在这个人面前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他应该是成功的,因为大野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微笑着转身看他,随即有些吃惊地扬起一边眉毛,“你去哪儿了?”

“我去了一下森林,确保你和我的朋友都没事,”说起正事来他感觉自己终于平静下来,“你记得那个送我靴子的瘣徙吧?”

大野走过去,用指尖在他衣服被烧焦的边缘划来画去,“瘣徙的法术不都是木系的吗?”

“问题就在这儿,”二宫抓住他作乱的手指,又仿佛被烫到一般松开了,“我遇到了一个类似的,他说那个是冒牌货,而这个冒牌货会用火系的魔法,要不是我今早怕你因为火蜥皮被那些人怀疑所以穿走……估计得被烧出一个窟窿来。所以,瘣徙让我来找你帮忙。”

“可以,咱们晚上就去森林。”

“好,那我先回谷川家一趟……”

“等一下,”大野却截断了他的话,伸手去拉他手臂,“先换上我的衣服吧,你这样直接回去会被人误会的吧。”

“啊对,火蜥皮也得还给你。”

“那倒不用,你穿着吧,晚上还要去看那个冒牌货到底是什么情况呢,你穿着好一点。”

“大野桑身手了得不怕火球术嘛。”

大野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停顿了一下,才答道,“……嗯,算是吧。”

二宫在他的眼神里控制不住地红了耳朵,小小的沉默里藏着他们两个人心知肚明的答案,大野却是不知道他已经知晓了这些,还能神色如常地关心他,“外面很冷吧?”

“什么?”

“耳朵都冻红了呢……”他伸出温暖的双手想要帮二宫捂一捂耳朵,这下不仅是耳朵了,二宫连同脸颊和脖子都一起红了个彻底。

“够啦,快去给我找衣服。”

换过衣服二宫才返回谷川家,他们两个人体型相当,衣服倒也很合身,谷川家的几个孩子虽然对他彻夜不归表达了担忧,但听他说是去隔壁镇上见了个朋友,就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起了他朋友的事情,他们对他的生活及过去都充满了带有八卦意味的好奇,二宫应对起这些相当擅长,那些故事都是信手拈来,在餐桌上随便讲个一两段就满足了这些人的猎奇心理。

冬至节刚过,天依然黑得很早,他踏着夕阳走到教堂的时候正门都还没有关,圣殿里燃了不少蜡烛,整个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虔诚的味道,会来教堂的信徒早已归家,而大野正在做夜间的祷告,二宫没有去吵他,只是坐在最后一排的木椅上安静地看着他几乎要融入昏暗烛光的身影。

“nino,你已经过来了?稍等我一下。”大野来关那扇庞大的主门时看到了二宫,随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与他打一声招呼。

“嗯,等你。”

很快他们两个就裹着斗篷往森林走去,准备先去探查一下森林里究竟有什么。大野本还想从窗户进出的,却被二宫拦下来,“早上圣光公会的那批人还在镇上住着呢,现在雪地太容易留下脚印了,我们从正面走反而比较好一点。”

“好。”大野对他的提议向来都是同意,两人稍微绕远一些进入森林,没走两步,他就开口说道,“魔物的味道真重啊……”

“你是说那个冒牌瘣徙是魔物?”

“不清楚,但有很多低阶魔物的味道。”

“也许和瘣徙能够统御林中动物一样,冒牌货可以统御一些魔物?”

大野点点头表示同意,刚要开口说什么,突然停下脚步向旁边看去,二宫扭头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竟然看到不远处闪着火光,“糟了,冒牌货再这么烧下去可不行。”

等他们赶过去的时候瘣徙正在上蹿下跳地想要扑灭火焰,他比早上见时更加狼狈了,过于干燥的冬天会起林火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被人放火就会对这位森林之主造成严重的影响。

火势不算太大,只是难以扑灭,大野毫不犹豫地解下自己身上的斗篷,将圣水洒在上面,直接将几团火苗挨个盖灭了,火光照亮了他身上的十字架,瘣徙吓得躲到了遥远的树梢上。

“老人家,没事了。”大野温和地想要把他劝下来。

“可能比起火,他更怕你。”二宫在一旁揶揄道,捂着嘴笑了几声才冲树上的瘣徙说道,“我带他来帮忙了,那个冒牌货呢?”

“跟着狼群走,我的狼群会带你们找到他的。”

“你不亲自带我们去?”

“诶呀!我可不敢和那个人同行!我还想活命呢!”

二宫笑着去看大野,“你被讨厌了诶。”

他无奈地笑笑,“那咱们就跟着狼群走吧……”

狼群在森林里穿梭着,彼此之间作为联系的狼嚎盖住了他们的脚步声,大野将斗篷烧焦的那一面朝外披着,试图让他们的气味与森林融为一体,因为只是准备来探查情况的,他们并没有带太多的武器,如果一次对上好几个魔物的话即使是大野同样不敢说有百分百的胜算。

跟随狼群步入森林深处后不久,狼群便停了下来,似乎不愿再向前,躁动不安地发出低吠,二宫往前伸手,手指像是按压在什么看不见的墙壁上一般,“这里有某种山精的幻术,但不怎么精明,应该是人类在使用。”

“人类……”大野低声重复了一遍,随后才说,“我只能闻到浓郁的魔物味道,恐怕不下十只。”

“打得过吗?”

“能,但如果还有会幻术的人类就不好说了。那个冒牌货也还不知道是什么。”

“我倒是有猜测,先回去吧,就用手弩恐怕不好战斗。”

“好。”

他们又在狼群的掩护下返回来时的地方,却再次听到了犬吠,那些搜捕背信者的士兵竟然举着火把在森林周围巡视,这给他们带来了一些麻烦。

“哈!哈!哈!这下就需要我的帮助了吧!”瘣徙将自己变得小小的,坐在一片枯萎的树叶上飘来荡去落到二宫的肩上——远离大野的那一边。

“请帮帮我们吧,森林之主。”二宫从善如流地开口哄他,扭头与大野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两个人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在瘣徙已经从他肩头跳下化成一道疾风向那些士兵袭去,这才没有发现接受帮助的两个人正毫无诚意地闷声狂笑。

火把被突如其来的狂风吹灭,森林里传来高高低低的狼嚎,这些养尊处优惯了的追兵很快就吓得远远离开这片森林,嘴里喊着“鬼啊——有怪物啊——”地往镇上跑去。

森林里回荡着瘣徙爽快的大笑声,大野向他道过谢,又说让狼群等一等,他们取上武器就会回来。

“今晚就去?明天可是礼拜日……”二宫轻声问他,他在礼拜日肯定要忙碌一整天,所以二宫今天才提议只是来探查。

“嗯,”他们已经走出森林,星光洒在雪上照亮了他们彼此的脸,大野看着他微微蹙起的眉头轻声说着,“我没事。”

“你倒是休息一下啊。”

 

 

TBC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我又来说些无关的废话了……

昨天和十行太太聊了几句。我还是觉得写文这件事首先就是满足自己,这些不是工作、也不是需要进行考试的学业,这些只是爱好,就和追星或者打游戏或者钓鱼(?)或者其他一切爱好一样,是因为身处其中能够得到乐趣才会进行的举动。一切的先决条件都是“我喜欢”“我高兴”。

当然写出来的文PO在网上就会想要得到看的人的反馈这也是当然的,想要被人喜欢,想要有人可以因此和我聊起来,但是如果仅仅因为一些人的反对就不再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的话,那这份爱好不就已经变质了吗?(对,这就是我表白完不写谈恋爱的借口!)

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和三观和搞CP的方式,如果觉得不合,选择不看就是了,也不能自己淀粉过敏就冲过去把种土豆的人打一顿吧……

不过还好我周围的人都好温柔啊,来看文的也是……都好温柔啊,我开车也没被骂过,各种花式OOC也没被骂过(手动允悲

 

顺便一提,干杯歌真的好可爱!好可爱!尤其在回家路上听,心情超好,一个劲儿傻乐。

21 Oct 2017
 
评论(42)
 
热度(51)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