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28)

并没有想到当初想写的BOSS是个弱鸡小怪,只好重新选择BOSS……我可真是……一个没有大纲的教科书级别反面教材(。

都写了些什么啊我……

剩下的废话让我留在后面说。

以下——

 

 

28

回去的路上二宫向他解释了自己的猜测。

瘣徙一般都是森林成长过程中自然形成出来的一种精怪,掌管着林中万物,但是有时候也会有一些受诅咒的人类亡灵会变成瘣徙,与那些双颊泛着蓝色的正常瘣徙不同,人类化成的这种则会脸上会泛红,更难以相处,并且拥有作为人类时掌握的一切技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可以用直剑。”大野听完若有所思道。

“万一不是我猜想的这样呢?”

“你猜错过吗?”

“但总有一次会出错吧。”

“那我们就享受这种紧张感吧。”

二宫将扭到一边不看他,嘴里念叨着“不要那么相信我啊。”

他就毫无气场地发出黏黏糊糊的笑声。

先前有些影响行动的斗篷被卸下来,大野这次不仅拿了手弩,还在身上绑着的那些皮带上别了几把飞刀,小巧又微微弯曲的三棱形刀身看起来似乎只是铁质的,二宫在他装配的时候扣下一把拿在手上,本来揶揄他原来不只有银质的武器,就听他背朝着自己突然开口,“小心一点不要把手划伤。”

“你这么多武器是找谁打造的?”二宫将飞刀放到桌上防止真的划伤手指,抬眼就见大野从暗格里抱出了一把阿斯莱式样的直剑,剑柄和柄球加起来有一个半手掌的长度,剑柄周围有一道弧形的薄铁护手,皮带将剑牢牢地束缚在鞘中,大野用拇指轻巧地推开皮带,干净利落地抽出剑以确认它还保持可使用的状态。剑身与大部分二宫见过的剑不同,没有一点精美的匠工,但是却有一些奇怪的黑色花纹。

“以前我还挺喜欢这些,就给自己打了一些武器。”

“不愧是大野桑。”

“不,这没什么的吧,我父亲曾经告诉我要真正熟练的使用武器,就要熟悉武器制作的方式。”

“嗯……是有这种说法,那O酱的父亲也是个很厉害的猎魔人吧?”二宫没有听他提起过自己的家人,于是顺着话题随口问道。

“也许吧,其实我也不清楚。”

“怎么会不清楚啊。”

“他把我交给教父就再也没出现过,我长大以后也没再得到过他的消息。”

“啊,抱歉。”

说话间大野快速地用砥石将剑刃磨得发亮,随后又收回鞘中,熟练地把剑绑在身上,情绪并没有被刚才的对话影响,“走吧?”

再返回那个幻术构建结界时魔物的黑气已经渐渐的从里面溢出来了,狼群比先前更早的停下来,而大野则和之前一样点燃血橡木来为他们两个照亮脚下的路,二宫伸手在那面看不见的墙壁上有节奏地点了几下,空气中似乎传来了什么东西破碎而发出的轻响,大野虽然不清楚他做了什么,但也没有开口发问,而是端着手弩沉默地跟着他继续向前。

“那边。”二宫抬手指向一处,大野问都没问直接将弩箭射入了一个低阶魔物体内,他们过去回收弩箭时,二宫注意到对方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夺走了性命。

盘桓在两人之间无言的默契使得他们几乎无往不利,大野低声说自己以前狩猎的时候也没有这么迅速过——毕竟嗅觉总归不如视觉来得精准。

很快就清扫了不少魔物,有几个甚至是速度更快的中阶魔物,它们倒是发现了威胁,可惜在冲过来的之后同样被弩箭击杀,即使一击未能成功,大野依然能以更快的速度甩出飞刀来终结对方的性命。

他们单方面的收割引起了那个冒牌瘣徙的注意,一阵窃窃私语一般的风声出现,二宫低声提醒他,“瘣徙来了。”

“可恶的人类!吾不是已经驱赶汝了吗!”他站立在一段已经被烧毁的树干上,俯视着他们。

“如果你的驱赶是说早上送我的那个火球的话……是的。”

“你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大野在一旁问道。

“啊——可恶!可恶可恶可恶!让那个十字架离我远一些。”

二宫往前走出一步,挡在大野前面,“你先解释清为什么要来这里,我就可以让那个十字架离你远一点。”

“哈?解释?这是我的森林!君主说了!这是我的森林——!”

“这可不是你的森林。”大野毫不留情地打断他。

二宫讶异他这次反应得还挺快,随即帮他补充道,“森林之主可不该会火系魔法,你说这是你的森林你却一直在毁坏这片森林,这里的树木和动物也不会认你做主人。”

“滚远点!君主的大计不需要你们这些毛头小子来指手画脚!”

随着他愤怒的叫喊而来是又一团火焰,二宫注意到他甚至可以不念出咒语就能使用法术,心里估算着他还是人类的时候是什么级别的法师,因为身上穿着护甲所以没准备躲开,没想大野却双手抓着他的腰往后撤了几步,火球打在地上留下一道焦黑的痕迹。

冒牌瘣徙见一击不中又落下一个火球,这次大野将手弩随手扔进二宫怀里,利落地抽出剑迎了上去,二宫被他护在身后探头看着他的动作,照理来说很少有人会选择用剑来格挡法术攻击,然而大野那把朴实无华的剑却似乎不是普通的阿斯莱式样直剑,随着他的动作,那一团火焰被剑势轻松打落,而大野并没有停下脚步,而且借着向前冲的惯性起跳,在那人还没能施展下一个法术的时候已经几步就顺着树干蹬上去了。

这样近的距离法师因为怕伤到自己也就无法继续施法,被大野揪着衣领直接从树上跳下来,后背狠狠地撞在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而大野则跪压在他的身上,剑刃插进他耳边的土地中。

与平时的温和不同,每次战斗时的大野都带着凌厉的气场,整个动作毫不拖泥带水,二宫都想为他鼓掌赞美了,他走近过去借着火光果然看到了和那位瘣徙差不多的样貌,只是肤色完全是血红色,现在正被从大野脖颈上垂下来的十字架吓得瑟瑟发抖。

“不,不要……让我起来,我什么都说。”

大野没有再继续压着他,但也没有将直剑拔出,点点头示意让他解释。

“我没有别的意思,君主让我到这个森林来……这个森林适合我,我可以在这里完成我生前想要完成的夙愿……”他躲开剑刃颤抖着坐起身,眼神直往后面一片散落碎石的空地瞟去,像是在描绘逃跑路线一般。

大野正要动作,却见他的身体渐渐膨胀起来,肌肉将身上的布料都撑得粉碎,大野捏着剑砍在他身上只造成了火星四溅的效果,忍不住发出了疑惑的单音。

“又是山精的幻术,你以为我们是怎么进来的?”二宫露出一个短暂的笑容,抬起手中的手弩对着他的肩膀就射出一箭。

 

 

TBC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啊,并没有人发现nino其实不是普通人类的设定呢!

想不到吧!.jpg

话说打怪文大家去看瓜的至暗之时啊!跑剧情的去看麻布老师的伍德苏铁啊!大家!!!看看他们!!!!!!!!真的好看!!!特别好看!!!!

看完更新再次检讨自己都写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22 Oct 2017
 
评论(34)
 
热度(44)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