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33)

我能怎么办呢,我的废话就是这么多,想着这种BOSS换上新武器打打不就完了吗结果……嘛,算了。(宽以待己

终于到了收线的时候,不过我未必能收全_(:з」∠)_太长了,我再也不敢说十万字算短篇了,8W就已经太长了,根本不记得之前都写了些什么。

以下——

 

 

33

二宫早上返回镇上的时候就发现了大家都显出了神色匆匆的模样,他没急着去打探发生了什么,而是直接回到谷川家,推门进去的时候发现家里更是每个人都面色凝重。

“二宫君,昨晚去哪里了?”谷川初子坐在座位上轻咳一声这样问道。

“怎么?”二宫露出迷茫的表情,晃了晃自己的挎包,“我被狗叫声吵醒,睡不着了就去森林里创作了。发生了什么吗?”

“也就是说没人证明……”大姐的话没说完又被六郎截断了。

六郎从自己座位上跑过来跟他说,“中本大叔死了……”

“是被人杀死了!”七郎在旁边补充道。

“那为什么怀疑是我?”

“因为他之前说你和美纱姐的坏话来着!你不是叫他小心一点嘛!”

二宫心想自己确实说过这样的话,但是他虽能用语言来操控人心,却也没有任何诅咒和预言的能力,而且大家都清楚那个姓中本的单身汉早晚会死在他那一张信口开河的嘴上。

“但我昨晚确实没见过他。”

初子一改之前的温柔,又咄咄逼人地问道,“那你的手又是为什么受伤的?镇长说中本大叔有跟人搏斗过,你的手难道不是那时伤到的吗?”

二宫不愿将那个十字架的印记露出来,只是眨了眨眼睛,“你们如果怀疑我,那准备把我交给镇长定夺吗?”

初子被他气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你为什么不努力证明自己没杀人啊!”

“所以我就说,不要随便相信这种歌伶嘛……”有一个人从帘子后面走了出来,与这一家人拥有同样的脸型,只不过蓄了胡子而显得更加成熟,笑起来有些狡诈的样子,“初子我知道你是心善,但是这样的心善早晚会害了大家的。”

二宫在心里有了判断,这一家人未必是因为怀疑自己而显得有些凝重,而是因为畏惧这个人所以才有这样的气氛,他微笑起来,“这位就是总一郎大哥吧。”

“还是不要随便叫我大哥比较好,”总一郎微微眯起眼,来回打量起二宫来,“我可不希望一个依靠些小把戏博人一笑的小丑叫我大哥,不过你说对了,我确实要把你交给镇长,这个镇子的秩序我还是可以帮忙维持的。”

“大哥……”七郎被总一郎的话吓得眼泪汪汪。

“二宫桑不是坏人!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六郎挡到总一郎和二宫之间。

“呵,那梦魔也说不定就是他招惹来的呢,你们难道都被吟游诗人的歌声收买了吗?”总一郎一把推开他,直接抓着二宫的手肘将他往外拖,“没关系,有什么话到镇长那里去说也可以。”

“可以啊。”二宫倒还气定神闲。

等他们来到镇长家的时候正好遇到几个看起来惊魂未定的山精从里面出来,二宫有时候去他们的酒吧里喝酒,倒还能叫出他们的名字来,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他们七嘴八舌地说着要搬走,说有大灾难的预感,因为镇长是好人,所以在离开之前知会一声。

“你也快离开这里吧!”山精离开前甚至这样劝告二宫。

“哼,真不愧是吟游诗人,和这些怪物也能搭上话,快点,别磨磨唧唧的了,跟我进去!”

镇长沉默着听完他对于二宫的指控,简单点点头说让他把二宫留在自己这里就好,总一郎抗议道这人有能力杀死中本先生那就应该绑起来才安全。

“但那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二宫在一旁补充道,“你也看到了,我手无缚鸡之力。”

总一郎嘟囔一句谁知道呢,又得意洋洋地继续向镇长宣布,“教皇让我来成为这里的神父,教化全镇的人民,当然,我只是通知您一声,等下我要带着调令去找那位……叫什么来着?小野神父?”

“是大野神父。”镇长的儿子在一边纠正道。

“毕竟我出去几年发生了太多事情,已经记不清这种无关紧要的名字了,好了这个杀人犯交给你们了,我还有事情要去办。”总一郎说罢又趾高气昂地离开了。

“唉……这孩子怎么变成这样了。”镇长摇了摇头,“二宫君,我相信你没有犯下这种罪,不过如果找不到杀害中本君的凶手,你确实很难摆脱嫌疑……”

“我知道,”二宫心不在焉地应和一声,又问,“教皇可以随便下调令让神父更换教区的吗?”

“谁知道呢,上面的意思我们可无权指摘。我得去把这个消息通知镇上的人,你要是想离开这里的话就带着我儿子悠太好吗?免得落人口实。”

镇长的儿子自从那次被他们救回来一直对他和大野都尊敬有加,此时二宫带着这个小跟班准备往教堂走的时候,他还在小声劝阻着,“这不是会直接和谷川先生打照面吗?万一他又攻讦你如何是好?我们还是绕开他吧……”

二宫正要反驳他,却从不远处传来一阵骚动,他扭头过去就瞥到了巨魔的身影,那些庞大的人造巨魔竟然从那片森林里出来了,对着镇子边缘的几栋房子挥舞着强大的手臂,整个镇子都被这个场面吓坏了,到处都是尖叫和慌不择路的人,悠太的声音也开始发抖了,“那、那些是什么啊!”

“是巨魔……人造的那种,不畏阳光,有一定的智力,而且……受人操控。”

“什、什么……那为什么是我们……难道是神罚?”

“我都说了是受人操控……唉,算了,”二宫看他也听不进去这些了于是没有继续解释,“我得赶紧去找大野了,你还一起跟来吗?……算了。”

他看着这个已经被吓傻了的大男孩叹出一口气来,一连说出两个算了,将他带到稍微安全一点的地方安置好,这才向教堂方向跑去。

他倒是没料到会真的迎面遇到谷川总一郎,好在反应迅速,在对方发现自己之前就带上了那顶可以让他隐匿无踪的帽子,总一郎甚至没有感觉自己眼瞎了,反而是自信满满地往巨魔的方向走去,二宫从之前他提起梦魔的事情就已经感觉到了奇怪,这时此人的举动更像是在验证他的猜想,这下他顾不上去找大野了,用手压紧帽子就悄然跟随在那人后面。

谷川总一郎像史诗中的英雄一样登场了,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与巨魔对峙起来,人群远远地躲在后面看着他将一个闪闪发亮的十字架举到额前如同祈祷一般地念念有词,虽然此时还没穿起神父的长袍,但是也显出了神职人员的排场,他不似大野那样只注重效果,而是造出了强劲却无用的气流,猎猎风声让稍近一点的人都有些难以睁开眼,二宫为了帽子不被掀飞不得不躲到避风的角落里。

那些巨魔像是被他震慑住了,突然停止了动作,接着这些大家伙如同忌惮他一般纷纷开始后撤,重新被森林中高大的树木掩去身形。

“愿主保佑!”谷川总一郎高喊着。

人群里传来稀稀拉拉地应和声。

此时镇长也站出来了,向大家解释说他就是镇上新来的神父了,以后都由他来代替天主看顾大家。

二宫回头看到这些愚昧的人类脸上都带着如出一辙的放松又虔诚的笑容,仿佛见到了救世主一般,他没兴趣揭穿这人自导自演的骗局,反身再次向教堂移动。

教堂里空无一人,他往修道院去的时候才看到大野,正被小孩子们团团围住,显然已经是离别的气氛了,小春发现了他,冲着空无一物的方向汪汪叫唤着,这让他有些哭笑不得,帽子能隐去身形却隐不了气味和脚步声,小春一向与他亲近,现在却成了暴露他的罪魁祸首。

他趁着没人发现的时候脱掉帽子,装作刚赶过来的样子,“阿智,我听说……”

“是,主教给我指派了另一个教区。”

二宫听他报出一个地名,“那倒是正好,这一路可有不少好景。”

大野没有多余问他是否会跟自己一起走,而是听他的话笑起来,“那我期待一下。”

“不过现在你可不能走。”二宫用眼神示意他跟自己到一旁去说话,大野从善如流地点点头,哄着小孩子回到修道院之后,向他走来。

“怎么了?”他们向教堂后面隐蔽的空地走去。

“就在刚才,那位‘神父’暂时‘击退’了那些巨魔。”

“真的是人造巨魔?”

“嗯,完全不畏惧阳光,动作也都算是整齐划一。我趁着它们撤退时数过了,有十三只。而且你猜我还发现了什么,”他狡黠着笑起来,大野摇摇头,他就继续说下去,“那位‘神父’念的不是圣语而是……黑暗语。”

“你是说巨魔是他安排好的?”大野皱起眉头。

“而且他在指控我杀害中本大叔的时候提到过梦魔的事情,他又是从何而知的呢?”

大野闻言微微嘟起嘴,“居然指控你……”

“重点不在这里啦!”二宫轻轻打了他一下。

“中本先生啊……”大野像是陷入了回忆,沉默良久才说,“中本先生以前好像总会嘲笑谷川先生呢……”

“所以回来复仇?那又为什么要把你挤走?”

大野低头看向捏在手中的信纸,“给我的调令是真的,蕴含着主教的圣力。”

“也许他手上的那份不是?也许被派来的神父不是这个人。”

“也许吧。”

“但是就现在来说那些人造巨魔绝对是一个大问题,你都拿它们无可奈何的话我真是不知道还有什么好办法了。”

大野微笑着看他,如果是以前,这位吟游诗人大概只会说着好麻烦而想要躲开。

“你笑什么啊,虽然这里是谷川总一郎的家乡,他应该不会任由巨魔毁坏得太彻底,但是你是没看到刚才那些巨魔,即使什么也不做就站在那里都一样会带来恐慌。”

“巨魔确实呢……”

“不过就是些丑陋的大石头罢了。”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TBC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争取明天完结,不管下一章会有多少字!多或少都……都完结!(???

再不完结要来不及了,不想拖到下个月。

又到了一周这样的时刻了!!!!!!

朋友们!看至暗之时了吗看伍德苏铁了吗!超级好看!惊险刺激!

反观自己都写了些什么啊……昨天晚上死活磨蹭出这章,扭头一看麻布老师的更新,啊!太好看了!想就地删除自己的文!

28 Oct 2017
 
评论(16)
 
热度(55)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