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34)end

最后一章,加量不加价!

终于给最终BOSS留下了尊严,没有直接一拳超人。

既然都最后了……我把前文传送还是搬到前面来吧(。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以下——

 

 

34

“不过就是些丑陋的大石头罢了。”

二宫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从朝阳里走来一个金发小女孩,面容如同猫一般娇俏。

待她走近,他才发现她除了脸颊和双手外、整个身子包裹在金色的卷毛下,身高约莫只有5岁孩童那么高,眼睛里却透着漫长生命所带来的智慧,他因此愣了一下,随后说出了她的种族,“小野女……”

“啊,她就是我和你提过的那个……卖银器的朋友。”大野在一旁说道。

小野女将自己脸侧的一缕毛发绞在指间玩弄着,仰头看着大野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吾王算到了汝身上存在危机,特派吾来护送解决危机之物,不过路上有些耽搁了,还好没有错过。”

二宫好奇地看向大野,结果对上了他同样茫然的眼神,他们对视了几秒,大野才蹲下身来,“卡萝,我从来没听说你提过什么王?”

“吾王之名不可提起,”卡萝没有给他们解惑,而是退后一步、向前伸出光洁的双手,随着她的动作周围越来越多的光斑聚集过来,慢慢幻化出一把阔剑,悬空立在他们面前,古朴的花纹覆满整个剑身,给沉重的质感带了几分轻巧,“试试看,好用吗?”

“传说中可以击碎岩石和魔法的巨人阔剑?”大野站起身,双手握住剑柄,小臂一转挽出一道剑花,“好轻,你附魔了?”

“猜对了,”小野女高兴地鼓掌祝贺,“我减低了使用时的力量要求,不过别担心,巨剑本身的力道没有减弱哦。”

新剑入手,大野将有些碍事的眼镜交给二宫,随后像是要快速适应手感一般兴奋地在空地上比划了起来,二宫把他的眼镜仔细收好就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动作,这时卡萝在旁边拉了拉他的衣袖,从自己身上摸出一个小巧的罗盘塞进他手里。

“去取剑的时候,有个小姑娘描述了汝之样貌,并赠与此物。”

“小姑娘……”二宫骤然想起那位对他们相当友善的女驮㑩,进而想起当时长老说有一样东西会在未来需要的时候有使者取走,也许是巧合也许确实是早已命中注定,无论哪一种都让他有种寒毛直立的感觉。

这边小野女将罗盘如何使用都教给他之后,大野那边才终于停下动作,神父长袍限制了他不少动作,饶是如此还是在额头渗出汗来,脸上的笑容倒是真心实意,“你从哪儿找到的这把剑?”

“驮㑩精的领地里,他们无法拖动,这把剑就一直放在那儿。”

“谢谢你。”

“下次黑市多来买点东西吧,”小野女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任务完成,告辞了。”

他们并肩看着她越走越远,金色的卷毛渐渐融入阳光里消失不见,二宫感叹道,“大野桑的朋友怎么都这么神秘呀,你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大野就只是笑,挠挠下巴才说,“和也一样有很多秘密嘛。”

“我有很多故事,但是可没几个秘密。”

有了这柄巨人阔剑,巨魔那种岩石一般坚硬的皮肤也同样不在话下了,二宫本想与大野制定一个可以揭开总一郎邪恶面目的计划,然而大野却不习惯成为视线的焦点,又坚持说他不是审判者,主会做出决断,而他只愿在离开这里之前帮这个镇子最后一次解决魔物。

“我只看到它们进入森林,究竟去哪里了还是得慢慢找起。”

“嗯,那先从昨晚那里开始吧。”

二宫笑眯眯去瞅他,“说得这么轻松,你认得路嘛?”

“这不是有你嘛,”他们已经回到了大野的房间,他一边收拾着离开的行李,一边理所当然地作答,“你擅长就够了。”

“真是没有进取心呐……”

换上猎魔人的服饰,行李交由满脸不情愿的瘣徙保管,他们向那片森林深处走去——瘣徙肯定了他们的猜测,那边确实被令人生厌的魔物占领。

“你们要走了?”藏好行李的瘣徙缩到手掌大小坐在雄鹿角上追过来,“我以为一直都不会走呢。”

“总要分别的呀,老人家。”二宫走在他们之间,转头又去和大野说话,“不过我没想到还会把你调走,我听镇上的老人说过的,从你来了之后他们才过上没有魔物骚扰的平静日子,圣光公会的高层都是看不到这些吗?”

“但是先前他们的背信者确实是在我的教区里失去踪迹的。”

“这也算罪责?”

“即使是主的忠实信徒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被只言片语蒙蔽,更何况首都里确实存在些有名无实的人,比起侍奉天主他们更希望的是拥有权力,都是些无趣的人。”

“所以你才把自己发配边疆的?”

“嗯,所以说对我而言去哪里都没关系。”

“那也……”

“嘘!嘘!”瘣徙让他们安静一点,“你们听,就在前面了。那边不是我的森林啦,记得回我那里去取行李!”

不远处确实有沉闷的声音传来,而且越来越近了瘣徙伴随着疾风远去,留下他们两个面面相觑,“这些巨魔在移动?他们准备去哪儿?”

当然没时间让他们去思考这些了,虽然庞大的躯体动作迟缓,但是巨魔的步伐很大,没一会儿他们已经看到面前的树木开始晃动了,大野走到一棵老树旁边的时候回头犹豫地看了一眼二宫,二宫冲他摆摆手,“别担心我,我会保护好自己的,你按你的想法来就行。”

“好。”

他像猫一样背着阔剑快速地沿着粗壮的树干向上攀去,二宫仰头看着他,确认他没问题之后才躲到了另一棵树后面,背后的长弓在倚靠时硌了一下,他才意识到自己其实还是紧张的,虽然他的书里看到过巨人阔剑的传说,但是这把究竟能有多大的效果还是要在实战中才能确认,十三只人造巨魔可不是一个小数字。

这样想着,他的眼睛却离不开大野的动作。

在第一只巨魔出现在视野中的瞬间大野已攀爬到那棵树的顶端,借着富有弹性的枝杈将自己向空中抛出,挥动阔剑直接劈砍在巨魔的头顶,剑身在碰撞时那些古朴的花纹似乎亮了起来,在阳光下并不明显,但是效果确实拔群,先前那柄直剑只能造成浅伤的皮肤在阔剑下如同泥塑一般,随着剑身向下滑落,巨魔的小半头颅和整条手臂都被削了下来,因为失去平衡和控制而在原地摇晃几下就向一旁倒去,砸在刚才后面跟上来的另一只巨魔身上,倒地的动静让二宫不得不抓紧旁边的树干来稳住自己。

大野依靠腰力将手中阔剑平甩起来,直接从它们身上再次跃起旋转着收割掉后面那只,二宫奏起战歌跟上了他的步伐,向前躲到那只被腰斩了的尸体后面,而大野在前面挥动巨剑不断地格挡劈刺。

然而森林里回响着沉闷又奇怪的吼声,这让二宫渐渐连自己的琴声都听不清了,他旋即收起维埃勒琴,背着长弓借周围的尸体爬上一棵大树的第一个分叉,大野气喘吁吁地站在附近的另一具尸体肩头看向他,打了一个手语。

【只有八只。】

二宫低头看着那些还在颤动吼叫却无法爬起的巨魔,微微皱起眉头,剩下的五只想来保护在他们的主人身边,可是那个人又在什么地方呢。

突然似乎有一个黑影闯入了视野,二宫正要提示大野时,就见他利用剑身挡住了那道攻击,是一根黑色的小箭,打在阔剑上发出叮当两声脆响。

“可恶——!是谁!是谁坏我好事!我的孩子!居然这么残忍的对待我的孩子们!可恶!”谷川总一郎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二宫和也!是不是你!我就知道你会坏事,杀了中本还以为能让你被囚禁起来,没想到那该死的老头居然放你离开!你给我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操纵我的孩子们自相残杀的!”

大野再次看过来,笑着扬了一下眉毛,仿佛在说你还真厉害呢,二宫冲他皱皱鼻子,给他打下一个手语,提议交换位置,随后将长弓稳稳地放在原处,跳下树枝踏着尸体往大野的方向移动。

他们错身时,二宫从怀里摸出那顶帽子扣到大野头上,贴近他说道,“这是我最后一个秘密。”

大野愣了一下,又听他继续说,“你等下找机会射杀他,他看不到你的。到时我会用乐曲掩盖你的声音。”

他们来不及再说更多,谷川坐在其中一只巨魔肩头出现在视野里,剩下的五只竟然还在短时间内装备起了铠甲,有魔法符文在上面不断地闪现,二宫心想还好我们已经准备擒贼先擒王了。

随着它们的接近,地上那些巨魔渐渐停止了抽动,身上有黑色的雾气被谷川吸入体内,渐渐森林又归于平静了。

“谷川先生不是被主教派来的神父吧?”二宫开口吸引他的注意力。

“谷川确实是……”他哼哼哼地笑起来,“他是,我也是!他即是我,我就是他!”

“你占了他的身体?”

“好笑,我就是他内心的黑暗!他的身体本来就属于我!”

“那你有名字吗?”

“怎么?还要在死前知道是谁杀的你吗?”

“也说不定是在你死后为你作一首诗。”二宫笑着将琴弓搭在弦上,像是古老语言唱出的摇篮曲再次在森林之中回荡起来。

大野知道他在低吟的是魔人的安魂曲,是为自己那一箭准备的,于是他将箭轻搭在弦上开始轻声吟诵圣咒。然而谷川却不清楚这些,发出尖锐的笑声,“你就这点本事?刚才是离得太远才让你占去便宜,现在可不会了!”

他抬手再次射出几只暗黑色的小箭,二宫直接驱动长靴上的魔法将自己挪去另一具尸体上,顺便将谷川引入大野的最佳射程内。谷川被他这种不断躲闪的方式惹恼了,直接用黑暗语操纵两只巨魔挥动着手臂向他袭去,二宫担心巨魔会挡住大野的视线,不得已再次向后掠去,他的魔法向来有限,正想着再这样下去就要坚持不住了,那边就传来了弓弦震动的声音。

带着强大圣力的箭矢脱离大野的手指之后终于露出了样貌,带着强烈的亮光刺入谷川的体内。

“什么?!……不——!”

随着他凄惨的喊叫声,二宫回首就看到身后追着的两只巨魔被挨个劈成两截,接着自己被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久等了。”

“可恶!是——谁——!”谷川被箭矢射中之后竟然没有直接死亡,他们隔过巨魔的尸体看过去发现他身上的黑气更加浓重了,似乎是在将创造巨魔的那些黑暗之力都聚集到自己身上,大野却一点都不吃惊的样子,反而是二宫有些惊讶地小声问他,“你那一箭居然没杀死他?”

大野摇了摇头,“我没有瞄准心脏,那样的话谷川先生本人也会死的。”

“那现在怎么办?”

“等。”

“等?”

“嗯,如果谷川先生是神父的话,我相信他能从内部战胜自己的阴暗面的,主会引导他的,我的那一箭只是加速了这样的过程。”

二宫没来得及反驳他,刚摸索着把他头顶的帽子取了下来,就后面传来谷川声嘶力竭的喊叫声,“不!你怎么会醒过来!不可能,我已经完全把你扼杀了才对?!”

“你怎么敢驱赶我!你忘了我是怎么出现的了吗?你居然还想驱赶我!没有人能驱走自己的黑暗!你所做的一切只是让‘我’拥有了自我意识而已!”

“这是我的身体、我的荣誉、我的复仇、我的一切!你凭什么——”

“——”

他们仰头看着他在巨魔的肩头像是在和什么争夺身体的控制权一边挣动着、怒号着,直到那团黑暗的物质从口鼻中流出,进入巨魔的体内,谷川的身体安静下来,更像是昏过去了,被巨魔愤怒地甩落,还好被大野跃起接住,这才没有被直接摔在地上扭断脖子。

“——”

“谷川”操控的巨魔向他们的方向转过头来,发出那些浑浊的声音,后面的那两只如同被吸收了生命力一般委顿地跪在地上,而这一只则变得更高更壮了。

“你带他多远一点。”

“他身上的黑雾需要圣力砍断,你还没……”二宫话音未落,巨魔硕大的拳头就落了下来,大野抬剑格挡,随后另一只手攀在他指缝之间,随着手臂的抬起而被带到了空中,战斗已经开始了。

二宫将完全陷入昏迷的谷川往一棵树后面拖动,扔下他就迅速折回,奏响了贤者的叙事谣。

大野像鸟一样飞在空中,依靠挥劈格挡让自己保持滞空状态,从高处有节奏地在强化后的巨魔身上落下攻击,宛如随着二宫的吟唱翩翩起舞一般,他的每一击都带着亮白色的光芒破开巨魔周身的黑暗,而阔剑则划开它身上的魔法护甲,一连十余下的全力劈砍终于将巨魔的头颅与半个肩膀彻底击碎了。

最后一击大野没有迅速将巨人阔剑拔出,而是依靠卡住的阔剑稳住身形,伴随着最后一声响彻森林的吼叫,巨魔跪倒在地,大野一直降到靠近地面的位置上才抽出阔剑翩然跳下。

“O酱,”二宫朝他跑过来,“刚才有黑气钻回谷川先生体内了。”

大野看着那个方向叹出一口气,“那是他的一部分,我在神学院学习的时候遇到过这样的人,他们厌恶自己内心的黑暗,想方设法的想要将那些黑暗都舍弃,最终往往会被黑暗反噬。”

“所以现在没事了?”

“嗯,走吧。”

“不管他了?”二宫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也完全没有在谷川身边停下脚步,“他不会什么都不记得的,对吧?”

“对,他清楚‘自己’做了什么。”

“那就希望他不是像你一样会在森林里迷路吧,”他揽着大野的肩膀往回走,“干嘛又嘟嘴?”

大野调整一下背后阔剑的位置免得伤到他,“你还问他姓名,要给他作诗。”

“真是个贪心的孩子啊,难道我只能给你一个人作诗吗?”

“……那……给我的那首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哦,名字的部分留给你来想吧。”

“fufufu,那就属于我一个人了。”

二宫红着耳朵转开话题,“我们要不在瘣徙那里住两天再走吧,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呢。”

 “那位老人家可不欢迎我。”

“他就是嘴上那么说而已。”

“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瘣徙不知道又从哪里钻了出来,站在高处的树枝上抗议道。

“这边不是说不是你的森林吗?”

“诶呀!我是被你们的小姑娘拜托才来找你们的!她可担心了。”

“小姑娘?”

“汪呜!”小春像个炮弹一样砸进二宫怀里,要不是大野护在他腰后的手说不定都要被撞翻在地了。

“你也要跟我们走?”

“嗷汪!”

瘣徙打了一个响指,一头健壮的雄鹿背着他们的行李慢悠悠走了过来,“这位小伙子在地盘争夺的时候输啦,我问他愿不愿意跟你们去旅行,他就同意了,所以他现在是你们的了!”

二宫松开抱着小春的手,走过去给了老人一个拥抱,“谢谢你,再见了。”

瘣徙像个老小孩一样哇哇大哭起来。

二宫笑着在旁边推推大野,“快,也去和他说个谢谢。”

“谢谢你,愿主……”

“别、别愿别愿!呜呜呜……你们真是要气死我了……呜呜呜……快走快走,别让我再看见你们了!”

最终他们在森林里各种动物的护送下离开了这个区域,并肩向着崭新的未来走去。

 

 

END

 

 

真的写了好久啊!!!!!!!!!

终于写完了,恭喜自己,再也不用惦记了(???

嘴上说着自己都写了些什么东西啊,心里其实还挺爽的,虽然我的打斗戏完全水得要死,但是……唉其实我脑补的时候还挺有意思的呢。

这次其实查了很多东西,包括整个教堂的装潢其实也有在心里构架的,只不过写不出来,怪物也查了好多,最初只是想在《怪物大全》里面挑的,但是因为巨人类的太多了,又去网上搜了搜。

有个设定我一直没有明着写出来,算是我的一点怪癖吧(……),也就是最后nino说的那个最后的秘密……谁还记得我最初引出胡覩的帽子能够隐身啊(……)nino那顶就是胡覩的帽子,而且就是他自己的。我翻胡覩的设定时候就看到了【胡覩女没有灵魂,有一条像牛一样的尾巴,将胡覩女带回人间,正式结为夫妻,在教堂钟响的同时剪断她的尾巴,胡覩女便可获得灵魂。胡覩与人类生下的混血儿不仅无惧于山精的法术,同时能够洞察人类看不到的事物,有时候他们也是才华横溢的诗人。】当时我就……“这不正合适嘛!”于是他其实是混血设定wwwww

29 Oct 2017
 
评论(46)
 
热度(90)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