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没想好题目就发

呃……诶……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有一天说要断后路,结果最后断了生路的一个玩意儿(???

那个随机开头结尾的企划,图已丢(。

开头:今早起来我发现自己长出了耳朵和尾巴。

结尾:坏孩子要受到惩罚。

终于……我还是……瞎几把乱写出来了。又是一个奇怪的设定,就随便写写自己爽爽。

以下——

 

 

 

「今早起来我发现自己长出了耳朵和尾巴。

「在我走前来见我好吗?

「大野智 上」

二宫和也看到通讯器里的消息时突然就从熬夜后的困顿中惊醒过来,踩着毛绒绒的室内拖鞋就从生活区往第6区域跑。

 

他是创世研究所的其中一名观察员。

随着科技发展人类已经不再满足于自身基因了,而创世研究所的第6区域就在完成这样的实验,将动物的基因融入孩童体内,等那些小孩子长大了就会显出相应的动物属性,身体更强健、跑的更快、跳的更高、甚至是可以在水里待得更久、更能抵御海底高压或是其他优秀的技能,这些孩子大多被送入军队,有些失败品则沦为高层的玩物,然而相应的寿命也会缩短,研究所一直在寻找延长寿命的方法以便未来大家都可以调整自己的基因。

而他只是一名观察员,站在监控后面记录下那些分割出来的宿舍里发生的任何事情,这些孩子基本都是从外面抓进来的孤儿,都说在世间无依无靠的小孩长大以后会成为一方祸患,不如让他们产生更多的价值,这种说法相当不近人情,但是研究所本来就是这样冷漠的存在。

二宫一直也没有什么愧疚感,在他心里人和动物也都是平等的,动物实验难道就更高尚吗?但是当那些孩子没有按照研究所的要求行动而接受惩罚的时候,轮到他来实施总会阳奉阴违,所谓的“对坏孩子的惩罚”就是给孩子一杯热可可,然后讲些奇怪的道理,让对方保证不会再犯之后就从禁闭室里放回去。

小孩都是在外面黑暗的世道里摸爬滚打过的,心里精明得很,谁也没有出卖过二宫的“惩罚”方式,甚至有人摸清了二宫轮班时间,总是在那时故意犯错换取片刻休憩,比如这个大野智。

每间宿舍里都有一台终端可以让小孩在休息时间里与“外界”沟通,以防他们失去了语言能力,然而所谓外界也不过就是观察员和心理医生组成的团队,他们扮成各种不同的角色与这些小孩子沟通,大部分小孩不会发现,然而即使发现了也毫无办法。

二宫从学校进入研究所成为观察员的时候大野就已经住在这里了,听前辈说他已经在这里住了两年,动物基因一直没有显形,二宫看到他时有些吃惊,每间房里都有很隐蔽的监视器,对方通常都不会发现,但是那时大野正看着其中一个镜头在挖鼻子,虽然知道不可能,但二宫还是有种和对方对视上了的错觉。

那是一个过分好看的男孩,头发因为懒于打理而有些长了,皮肤因为一直在室内而白皙透明,一张小圆脸上没什么表情,看起来有些拒人于千里外的样子,与他的长相倒是般配,不过等后来相处的久了二宫才发现他笑起来的时候更好看。

 

那时候大野还没有被分配给二宫,二宫负责的是另一批孩子,偶尔会来给老师帮忙的时候才会通过电脑与大野聊上几句,第一次聊天的时候屏幕上显示出从那边发来的消息。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老师站在后面拍拍二宫的肩膀,“他知道我们有几个人分别是什么说话风格,他比任何人都聪明。”

“和动物基因有关?”

“他从进来就这么聪明,而且大部分小孩子都是路上抓来或者由监护人为了钱或者别的丢到我们这里的,他是自己进来的。”

“自主选择吗……”

“嗯,听说是为了救家里人。”

“救下来了吗?”

“谁知道呢。”

老师把手里的一批孩子送走之后接到了下一批,于是二宫把大野从他那里讨了过来,成为自己负责的“项目”之一。而大野一直没有显露出动物特性,或者说因为他原本就已经带有了太多的动物性,敏锐、聪明、瘦小的身体里藏着强大的力量,能够听懂二宫言语中的弦外之音,却又会单纯地相信二宫所有的话。

二宫喜欢和聪明人聊天。

 

通常观察员是不会把私人的号码给被观察者的,规章制度里倒是没有禁止,但是在第6区里生活的孩子一般不会在这里停留很久,而且当把“实验品”作为人类来对待之后难免会有恻隐之心,会在分别的时候悲伤,会在未来偶尔听说被“回收”的时候心碎,但是二宫还是在认识不久后就将自己的号码发送到了大野的终端上。

老师对他的举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他的前辈在知道之后则劝告他不要这样做,说他刚来还不懂如何物化这些活生生的人类,不该与他们直接交流,前辈说话的时候正在敲击着键盘,他可以用不同的身份同时和十个“实验品”聊天而不投入任何真实的情感,即使正在和他们说着浮于表面的“我爱你”。

“你知道的,人体内部有自己的冗余机制,丢了一个肾一个肺甚至一只眼睛我们都能活下去,但是情感不是这样的,情感没有其他备份,一旦认真了,在未来被粉碎的时候就很难再活下去,你不该把他们当成是人来看。”

“我只是觉得他有趣。”二宫也没有抬头,滚圆的指尖在通讯器上按了几下,继续着和大野的聊天。

“他确实有趣,但其他孩子里也有聪明有趣的,你会给他们私人号码?”

二宫被他问得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对大野多少是不同的,但是潜意识里还是觉得对方值得这份特别。

前辈无奈地笑笑,没有再提过这件事。

 

他在这里一待就是好几年,各种“实验品”来了又走,大野始终都在,就连那位前辈都忍不住感叹命运真是很奇妙,曾经也有别的观察员和被观察者之间产生不必要的感情,一见钟情随后几个月的热恋然后走向灭亡,那个观察员是那位前辈的同期,前辈看着对方从一个乐观开朗的青年转瞬间变成了一具隔壁寝室的尸体,对这种事情更加的避之不及。

然而二宫和大野却不然,他们这些年都保持着同样的亲近距离,为坏孩子准备的禁闭室的常客也是他们,虽然二宫红着耳朵保证他们没有做什么超出尺度的事情,但每次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个的心情都明显很愉快。

“我们只是在里面打游戏而已。”

“你教他?”二宫的同期和他一起在食堂用餐的时候忍不住问道。

“嗯。不过他好像更喜欢看我玩。”

“就看着?”

“对,和你的拉格朗日一样。”同期在寝室里养了一只猫,是在生活区里遇到的流浪猫,白猫有着漂亮的长毛和水蓝色的眼睛,同期对她一见钟情,去喂过几次最终还是带回了家,拉格朗日不算亲人,但是特别喜欢靠着这个主人看他做自己的事情。

“那不就是猫科动物吗,会不会他的动物性已经显现了啊?我记得他是黑豹来着?”

“谁知道呢,不过耳朵和尾巴都还没有生长出来,也没有证据嘛。”

“说真的,你们就算真的做了也没关系啊,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朋友一边往嘴里送乌冬面一边循循善诱,“你们又不是蛭形轮虫,你知道的,就是那种像是穿行在红灯区之间的僧侣一样的古老‘克隆物种’。”

二宫食量不大,匆匆塞了小半碗的饭就起身了,“你的逻辑不对,这中间不止是自然不自然的事情。”

“不,我觉得这也不是逻辑的问题吧!”同期在他身后喊道。

他清醒的知道大野总有一天会显出动物特性然后被送走,送去战场或是沦为玩物,这是在这里的孩子的宿命,他没有想过要为谁而反抗现有的规则。但是另一方面他也会时不时的幻想,也许大野永远都不会显出那些特性,他们可以一直在实验室里保持这种奇怪的亲密关系。

 

但是大野发来的这个消息却给他们的未来盖章定论了,他迟来的动物特性终于展露。

二宫匆忙地跑到第6区的时候,第1区已经派人来接大野了,他们在走廊上相遇,来接人的那个中士倒是认识二宫,笑着打过招呼,问他这个实验品是不是他的作品,二宫匆忙点头,又说还有些话想要和大野单独说。

中士有些为难地皱起眉,说这样自己会很麻烦的。

他们两个都是怕给人添麻烦的类型,二宫只好无奈地笑起来,“我送送你们吧。”

他走在路上偷偷打量大野,皮肤不再是原来的奶白色,而是变成了褐色,黑色的猫耳时不时转动着不知道在听些什么,黑色的尾巴则在身后晃来荡去,他像是还不太适应这些时不时地挠挠耳朵,或者是想要把尾巴捉在手里。

二宫问大野接下来的去向,中士说还是老样子,要经过第1区的测试决定。二宫过去没有询问过这些,中士倒也隐约听说过大野的一些传言,只当他是因为和大野认识久了难免有些不舍,于是又透露说正好开拓军有个小队前一阵子出了些状况没了不少队员,如果大野体能测试表现优异的话应该能被分配到那里。那个小队直属于大将军,要是能好运进去就算是半只脚踏进仕途了。

大野走在二宫旁边用肩膀碰碰他,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来,像是在说“你看没事的”。

二宫目不斜视地向前走着,只是更用力一些地回撞他。

快走到传送点的时候大野才偷偷拉了一下二宫的手,在他的掌心轻轻地挠了几下,二宫皱着眉推他,“快走吧……保护好自己,占用了这么多年实验室的物资,可别出去就死了。”

“不会的。”大野冲他笑着。

中士看了一眼时间,说还有几十秒钟够你们说再见了。

也不知道是谁先动作的,又或者是同时,他们最终还是拥抱在了一起。

大野埋在他的颈窝处轻声说道,“我会回来的。”

二宫轻微地颔首,嘴上却说,“我才不需要你回来。”

“fufufu。”大野笑起来,偷偷在他红透的耳尖落下一吻,这才松开,随中士一起走入传送飞船,隔着渐渐关上的门挥挥手。

 

二宫虽然一直关注着大野的消息,但也没想到他会在跟随小队第一次任务之后就逃掉庆功宴跑到生活区来找自己。

忙完一天的工作从第6区返回生活区的住所时,二宫发现自己的房门被撬过了,但他一个单身汉的房间里实在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就淡定自若地推开了房门,入目就见到沙发旁边那片柔软的地毯上窝着一个人。

褐色的皮肤、黑色的耳朵和尾巴都显得极其眼熟,只是身上的制服破破烂烂的,在他走过去的时候那个人骤然睁开了眼。

“nino!”

大野的耳朵兴奋地立起来,他的动作本来就迅猛,经过训练之后更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扑到二宫身上了,抱着他蹭蹭脸颊,又松开,从破烂的布料里翻出一个特级勋章往二宫手里塞。

二宫被这一连串的变动惊得有些发懵,平时巧舌如簧的人难得有些失语,“这什么啊?”

“我第一次出任务的勋章。”

“这……我并不想要。”

“你看嘛,真的很帅哦,这个翅膀是我们小队的标志。”

“不不,不需要……”

“本来我想自己留着的,但因为是nino所以没办法。”

“你就留着吧,我真的不需要。”

“以后我得到的勋章也都会给nino的,我要这么干一辈子。”

“不需要,真的不需要哦……”

大野看着他诚实的耳朵笑起来,一手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帮他将勋章别在胸口上,二宫低头看他动作,随后才说,“你今天应该还有庆功宴的吧?”

“啊,”他像是上课开小差被老师抓到的学生一样,露出紧张又讨好的笑容,“你怎么知道呀……”

二宫当然不愿承认自己时时关注他的动向,只是戳戳他的脸颊——出去一趟任务看来是很辛苦,原本鼓鼓囊囊的小圆脸都瘦了,“大野君真是个坏孩子呐……”

“那……”大野笑眯眯地凑近他。

“坏孩子要受到惩罚。”

 

 

END

 

 

没了!嘿嘿

就自己爽一下设定(也太奇怪了吧)

其实写了好久,感觉自己根本就只是在构架设定而已,中间就停工了好久,但是今天想想……爽设定不快乐吗?快乐。

然后我就写完了。

希望查了考研成绩的朋友们过个愉快的周末……(被活活打死。

 

至于题目……

瓜老师名言:没有题目的文,就好像没有大灯的车。

03 Feb 2018
 
评论(35)
 
热度(153)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