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bug(二)

真心囤不住……就真的大概写掉一些内容就扔过来好了,不想再改(住口

OOC!OOC!OOC!!!!

一切和真人无关,每次构思后续的时候都有一种愧疚感(?

不会更新的很快,而且因为又是这种诡谲的情节,觉得要是每天放一两千估计也没人看,所以还是会囤一囤再发……

前文:(一)

 

 

9

用过午饭之后日下部提出了各自去探索寻找出路,咖啡厅虽然算是一个落脚的地方,但总归要离开这个诡异的时空才是当务之急,万一找到的出路不能所有人都通过,那时再发生纠纷还不如最开始就各凭本事。

高岛却认为大家应该集体行动,或者至少分组,四处探索之后回来整合出一份地图,才是应对现在这种诡异状况的最好办法。

从刚才开始高岛就因为身份与身材的缘故显得像是一个可靠的领导者,现在由他来反驳,一时之间大家都没有说话,因为一顿午饭而消弭的紧张气氛又回到了他们中间。

很快桥本赞同了日下部的提议,看着高岛说道,“反正都有猜疑,不如就不要藏了吧,我也不想再满足你那种领导欲,接下来大家自求多福好了。”

“但是我们这里会做饭的只有大野,如果今晚还找不到出路,晚饭你们准备怎么解决?住处又怎么办?桥本是住惯公园了,那日下部你呢?”高岛抱着手臂将事实放在他们面前。

“……总觉得以前也没人做饭……”日下部小声嘟囔了一句。

但她的声音被桥本的咋舌声盖了过去。

“什么叫我住惯了公园?是啊你们都是有正经工作的高等公民嘛!那就别使唤我了,恕不奉陪。”桥本从桌上拿了几包饼干,起身就推门出去。

“你们觉得呢?”日下部又显出犹豫的神色,转而去问其他三人。

泉的眼睛一直在三位男士中间打转,没有注意到她的疑问,二宫本来就挨着大野坐在那里,此时更是将椅子搬近了一些,“我无所谓,反正我和大野桑一起行动。”

大野和高岛也算旧识,自认对他还算了解,便点点头同意他的提议,说要不还是分组四处探索一下吧,总要把这个区域的地图画出来才好,无论发现了什么都在傍晚时分回到这间咖啡厅碰头。

他们约定在各组找过的地方都做一下记号,如果有一组人没有回来,就说明找到出路了,另一组人就沿着那边找过去。

“还是大野靠谱啊,那……日下部小姐跟着我吧,你们那边有两个人,照顾绫子应该不成问题吧?”高岛说罢,泉深深地看了一眼日下部,这才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走到大野和二宫的身边。

还没等他们拒绝,她已经伸出娇小的双手,牵住了他们。

 

10

两组人在咖啡厅面前走向了不同的方向。泉的情绪比刚才高了一些,似乎不再害怕了,主动和他们两个聊了起来,自己坦白了其实已经是高中生的事实,大野做出讶异的表情,低头看她,说你看起来像是只有十三四岁。

泉闷头笑了一会儿,晃了晃牵着大野的那只手说,“那你猜nino哥哥多大了。”

大野就扭头去看二宫,撞上了对方的视线,大野知道那绝不是少年人的眼睛,两个人莫名地对视了几秒钟,才各自转开目光,“那……和你差不多大?十七八……”

“猜错了哦,”泉笑起来,“大野哥哥还是警察呢,一点观察力都没有。”

大野倒是不反驳,就只是跟着笑,“难道你知道?”

“我知道肯定不是我的同龄人呀,因为我知道同龄人都是什么样的。”

二宫微笑着看向大野,“你看你都被小孩子嘲笑了。”

“没关系的。”

“大野桑真是善于藏起利爪的鹰,明明就是看出来了,却不肯说。”

听他这么说大野才真的睁大眼睛流露出了吃惊,“nino真厉害呐……”

“什么嘛……不过无论如何大野桑都已经是大叔了。”

被评为大叔的大野没有发怒,依然软乎乎地笑着,泉和二宫看看他,又对视着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不过二宫没有再说什么,他们就走到了商业街的边缘,一座古旧的鸟居矗立在那里,泉忍不住握紧了他们的手,“这……有点恐怖了。”

“神社不恐怖的吧。”大野相当不解,拖着他们往里走去。

“你们相信有神吗?”泉问道。

大野点点头,反问道,“为什么不?”

“nino哥哥呢?”

“如果你说的‘神’是指某种可以操纵一个世界的意识,那确实是存在的……”

泉跟着他们在神社里简单地转了一圈,看到大野将兜里的草莓巧克力供奉在那里,才轻声接续了先前的话题,“我不相信呢,因为我曾经不停地不停地不停地祈祷着,但是没有任何神明听到了我的祈祷来帮我,最后还是我自己去完成的愿望。”

“什么愿望?”

女孩扬起头露出一个纯真的笑容,“不能说哦。”

神社的后面有一口古井,他们三个扒在井口向下看,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泉从旁边捡了石子投下去,没有水声,却有些窸窸窣窣的动静,大野冲里面问道,“有人吗?”

“这里怎么会有人?”泉不可思议地看他。

二宫则学着他的样子也冲下面喊,“有人吗?”

他的声音更大一些,在井里回荡得时间更长,两个人忍不住笑起来,只有泉完全不懂哪里好笑,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下面的窸窣声又渐渐消失了,大野有些可惜地说也没有缆绳可以下去看看究竟是什么地方。

他倒是不认为这里有出路,因为听二宫的意思这并不是一个需要逃出去的世界,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可以信任这个长着少年人面容的男人,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很快他们就走到了空间的尽头,到处是浓重的迷雾,走进去不管走多远都会最终回到最初的位置,大野心里有所准备显得相当冷静,但是泉被这个状况吓得直掉眼泪,死死抓着他们俩的手不肯松开。

“唉……”他们同时叹出一口气,一左一右地蹲到了小姑娘面前,又是做鬼脸又是讲笑话地哄她,好不容易才把她重新逗笑。

 

11

他们又四下走了走,便返回咖啡厅了。

回到咖啡厅时太阳还没有落山,日下部却已经等在那里了,高岛没在,他们走近正要发问,就见日下部将手里最后一片饼干塞进嘴里,“我们找到了一个旅店,应该是可以住的,就让高岛桑先把一些零食都搬过去了,不过那边没有厨房,吃饭还是得在这边,食材就留下了,到时候就拜托大野桑啦。”

泉噘着嘴说,“姐姐还真会使唤人。”

日下部勾了一下唇角,低头看她,“绫子妹妹还小,不明白弱者优势。”

她说完就转身带路了,大野总觉得听到了泉不屑的哼笑声,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扭头去看二宫时却见他微微颔首,像是明白自己到底在确认什么一般。

旅店和咖啡厅一样,房间一尘不染,除开没有经营者和其他任何一个旅店没什么两样,他们各自挑了自己的房间,大野就被高岛赶去咖啡厅做饭了,二宫跟在他后面问他为什么脾气这么好。

“反正只有自己的话也要做饭吃的。”他笑得一脸无所谓。

正说着话就看到前面的路上有人在踢自动售货机,大野稍微有些近视,天色渐晚距离一远就看不清了,二宫小声在他耳边说,“是那位武内清先生。”

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武内对着自动售货机一通猛踹还真的把门给踢开了,从里面随便拿了两瓶饮品又晃晃悠悠地往反方向走去,留下他们两个站在原地看完这一幕,大野小声感叹了一句“真厉害呐……”

因为机器彻底坏掉了,于是他们也去看了看有什么想要喝的,大野拿了一罐蜜瓜汽水,二宫什么也没拿,空着手走在他旁边,侧头看着他咕咚咕咚地仰头喝水,才说也想要尝尝。

“你可以再去拿啊?”大野被他这一出弄得有些莫名。

“我就喝一口,就尝一口。”

大野不习惯和别人分享一罐汽水,实在被他缠得没辙了,只好喝掉半瓶之后忍痛递给他,“都是你的了。”

二宫喝了一口,捧着罐子笑嘻嘻地抬眼看他的时候他又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捏了捏鼻梁说还是去看看晚饭吃什么吧。

“你不是要做照烧鮶鱼吗?”二宫这个倒是记得很清楚。

“诶,是……”

 

12

吃过晚饭他们又在灯下将两边走过的路绘制成一张地图,纸笔都是高岛和日下部带回来的,这里所有的店家都开着门任君采撷的样子,就连冰库都可以随意进出,显得十分诡异,加重诡异的则是神社、教堂和车站,在画出来之后才发现构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

日下部神情恍惚地低声说道,“都是神的住所……”

“什么?”高岛没听清。

“嗯?怎么了?”日下部却似乎从那种恍惚的情绪里走出来了,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说话了。

“我们早点休息吧,好不好?”泉打断了他们,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去拉高岛的手指。

“当然啦!今天就到这里吧,养精蓄锐明天好继续去找出路!”

泉欢喜地跳着去开门,正要出去的时候和外面的男人撞了个满怀。

“喂!你看不看路的啊!”

门外站着的竟然是那位醉醺醺的便利店员工,“武内清”的名牌被灯光照亮,他一脸不耐烦地将这个矮小的女孩子搡开,“这儿有吃的吧?啊?”

高岛一步跨过去扶住差点摔倒的泉,接着一拳打在武内的嘴角上,“你对绫子做什么?!”

“发什么神经!有病吧你!”武内嘴上骂骂咧咧的,但还是忌惮他的力量,往后退了一步,转身又晃晃悠悠地离开了,“哼,超市里肯定有东西吃……”

“真是的……什么人啊……”日下部像是看到什么脏东西一样嫌恶地看着门口。

高岛蹲下去看泉,关切地问她有没有事。

“腿软……”泉带着哭腔小声说道。

大野和二宫刚才正在后面收地图,一切变化发生得太快,最终也只顾得上交换了一个茫然的眼神,二宫说道,“那……回去吧?”

大野点头,“嗯,回去吧。”

 

13

一夜好眠。

大野本来以为自己会因为这莫名其妙的一天而失眠,然而躺下之后就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从窗口撒在墙上了,他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才想起在这里手机是无法使用的。

通过太阳的角度判断才刚刚六七点钟而已,生物钟在没有钟表的世界里还是这么准时,他在房间里简单的洗漱过后推门出去。

走过隔壁二宫的房间时他停了一下,抬起手想要敲门,然而还是犹豫了一下放下手指,虽然对方前一天强调了几次要跟紧,但是扰人清梦的事情他还是做不到。

门就在此时从里面打开了,二宫出现在他的面前,眼睛微微眯着似乎还没睡醒。

“早……”

二宫回了他一个黏黏糊糊的早上好,顶着一头睡乱的头发就出来了。

大野在早上的时候总是会犯困,二宫就陪他一起坐在旅店的前厅,一脸要睡不睡的样子。

下一个醒来出门的是高岛,大概也是生物钟使然,不过这位交警即使起得这么早也是很精神的样子,走到前厅看到他们就爽朗地笑起来,“你们怎么回事啊,表情都一模一样的。”

大野扭头去看一脸困倦的二宫,忍不住笑出声,“真的假的,我的表情有这么困吗……”

他们正说笑着,却见泉从门外走进来,她看到几个人都在吓了一跳,手指有点尴尬地在裙摆上捻动着,解释说自己出去晨练了。

“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的,”高岛忍不住皱了眉头,“下次别这样了,你可以来叫醒我去陪你晨练。”

“嗯,嗯!”泉对他轻轻点了一下头,匆匆从他们身边溜过去回房间了。

“今天就咱们三个行动吧。”高岛一边抻着懒腰一边说道。

“那先去一下公园和超市吧……”大野揉揉眼睛站起身来。

“担心那两个人?”二宫随着他一起站起来,问他,他点点头表示肯定。

高岛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眼,这才拉开旅店的大门,“公园离这里近一点,先去公园吧。”

 

14

他们走到公园的时候一眼看过去没有发现蓄着大胡子的桥本泰志,但是很快他就从旁边的公厕里走出来,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见到他们的时候愣了一下,小声嘟囔着什么,随后才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搭配上他那没有好好打理的胡子显得有些莫名其妙。

“我看你是瞎担心,这不是好着呢嘛。”高岛不耐烦地催促他们,“好了,去超市看看吧,顺便把今天的食材买了。”

“嗯。”大野和二宫没有提出异议。

超市里却空无一人,昨天他们发现那个胖子的地方空了大半个货架,然而人却不在那里,不知道是吃腻这些之后换了地方,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促使他离开了,大野不死心地走遍超市每一个角落才确信这个人确实不见踪影了。

“毕竟不可能一直在这里吃啊。”高岛说道,“没有人能一直不停的吃吧?”

大野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二宫在一旁接下话题,“那是高岛先生昨天没有看到那个人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能一直不停的吃的人呢?”

“很胖?”

“他坐着就像一个人躺在那里似的。”

大野被他的比喻逗笑了,自己捂着嘴笑半天才问他,“中午要吃汉堡肉吗?”

“汉堡肉?”二宫模仿着他的语气重复了一遍。

“不讨厌吃吧?”

“我没有什么讨厌的食物。”

“也没有什么喜欢的吧?”高岛在旁边突然插话,“昨天吃饭的时候我就在观察你了,进食对你来说只是一个程序化的工作吧?”

“也有这样的人吧,对食物不感兴趣。”大野知道高岛的职业病又犯了,稍微往前一步隔开他们两个。

“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高岛转而质问大野,“他从昨天开始就是这样,对周围的事情都不感兴趣,无论是吃饭还是最开始找到咖啡厅的时候也都没有露出过欣喜的表情,但却找尽理由跟在你左右,如果不是对你有意思,就肯定是别有所图。”

“我要确保大野先生的安全。”二宫说得倒是理直气壮。

高岛被他的话说得愣了一下,“他那身手还需要你保护?你小子真的是想追大野吧?”

“不会啦。”大野扭头去看二宫,“你不是homo,对吧?”

“homo?”二宫歪头像是思考了一下,“喜欢男人的人吗,我不是。”

“呵,这种时候谁都会否认吧。”

大野夹在他们中间正左右为难着,就被日下部的声音打断了。

“你们怎么什么都不说一声就走?你们以为旅店就有多安全吗?”她站在超市的门口冲他们喊道,其中还夹杂着泉啜泣的声音。

高岛快步跑过去,“怎么了?”

“那个酒鬼找来了,就睡在前厅,我和绫子赶紧溜出来了。”

“可恶!真是阴魂不散,”高岛用食指点了点大野的方向,“你们跟大野他们一起,先去咖啡厅,我去收拾他。”

“高岛桑,”大野叫住他,“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也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当然要保护我的家人。”他留下这么一句就往旅店的方向跑去。

“哈?”日下部有点不解的回头问大野,“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高岛桑可能……在你们身上看到了夫人和爱女的影子。”

日下部皱起眉头嘟囔着自己才不要当别人的影子,一边向超市里面走,“中午吃什么?”

“汉堡肉吧,可以吗?”

“可以啦,你做饭你说了算,”日下部像是终于放松了绷紧的神经,流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来。

 

15

最终返回超市的高岛一边不放心两位女士单独行动,另一边则是顾忌二宫的存在,要求大家一起行动了,他们把食材放回咖啡厅之后,一行人按照地图开始地毯式搜索。

可惜一上午走过的地方都在地图上标上了红色的叉子,没有任何一处有逃出去的可能。

再次路过神社的时候大野发出了疑惑的单音。

“怎么了?”高岛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时间没有发现任何不妥。

大野指了指地面松软的泥土,“有轮子的痕迹。”

“走,过去看看!”

“nino哥哥……会是什么呢?”

二宫牵着泉的小手,眼睛却没有离开大野左右,心不在焉地应道,“会是什么呢?这种事情不是只要走过去看一下就知道了吗?”

“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为什么会知道呢?”

他们顺着那个方向找过去,就看到在那口古井旁边多了一辆超市运货用的手推车,日下部像是被吓到了,脸色惨白地往后退了一大步,“我见过这个场景……”

古旧的神社里停着一架崭新的手推车,场面确实有些骇人,就连高岛就愣了一下才恢复了冷静,“你们昨天来这里的时候就有这辆车吗?”

他们三人同时摇了摇头。

“谁把这辆车推过来的呢?”高岛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随即他突然看向日下部,“你说你见过这个场景?究竟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就是某种既视感……自从……自从那之后我经常会做预兆梦。”日下部站得更远一些了,一手轻轻抚着胸脯试图冷静一下,另一只手则按压在上腹,“我饿了,咱们先回去吃饭吧。”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日下部的齿贝咬上自己的下唇,失了先前的那种傲气,带着楚楚可怜的表情拼命摇头,高岛还是心软了,放缓了语气哄她,说先回咖啡厅休息过再说。

返回走了另一条路,顺便又排除了几个地点,从建筑物里出来时远远地望到武内的身影,但他一看到他们就调头跑掉了,高岛志得意满地捏响了自己的拳头,像一只获胜的斗鸡一般走在众人的前面。

“有高岛桑在真令人安心。”日下部柔声与大野说道。

大野没有回应她,有些忧心地皱着眉,他知道高岛自从妻子和爱女死后就变得更加冲动,任何一点能让他想到那个凶手的刺激都会使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挥出铁拳,之前被调去交警那边也是因为在局里发生了逼供的事情。

高岛总说是为了正义,可是什么才是正义呢。

 

16

超市里卖的汉堡肉已经是半成品了,简单加工之后就成了美味的午饭,大野不自觉地去注意二宫的反应,就见二宫垂着眼睑品尝完之后,抬眼看他,笑着说道,“很好吃哦。”

另外三个人也都说好吃,大野被他们夸得有些害羞地笑弯了眼角。

接下来的下午也毫无斩获,不仅是泉还有本来就有些没精打采的大野和二宫,就连之前显得相当干练有活力的日下部和高岛都显出了疲惫的神情,在空旷城市里毫无意义的游荡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很消磨意志的事情,检查过大半个地图之后高岛就提出了提前收工回去。

回去的路上正好能路过桥本暂居的那个公园,发现他正躺在长椅上晒着太阳,他看到他们就坐起身对着这边打了呼哨,“小百合!”

日下部催促着大家快点离开这里,泉仰着天真的小脸问她,“姐姐为什么不喜欢他?”

“他看起来色眯眯的,绫子妹妹也小心他一些才好。”

“也许是偏见呢?”

“不会的,我看人很准的。”

“是吗……”泉像是不信,但也没再追问下去。

高岛则是直接冲那边吼道,“你不许骚扰她们!”

桥本对着他比了一个中指,又在他想要冲过去的时候一溜烟躲进了公园的树林里。

“日下部说得没错,绫子你也躲他远一点。”高岛过去牵住泉的手,就像曾经无数次地牵住自己女儿杏子的手一样。

简单用过晚餐之后就返回旅店了,醉醺醺的武内没有再出现在这条街道上,那个坏掉的售货机也没人来修,他们路过的时候各自拿了想要喝的饮料,二宫依然什么也没拿,不过这次大野帮他取了一瓶蜜瓜汽水。

“这个城市是不是被抛弃了。”大野一手一罐汽水,看着这个门户大开的自动售货机突然说道。

“被谁?”高岛问他。

“……不知道。”

“别想那么多有的没的了,如果真是被抛弃的,也许把咱们都拉进来就是为了让这里重新恢复生机呢。”

“也许我们也都是被抛弃的。”泉在一旁开口说道,“被神明,我们和这里一起被遗弃,所以才一直找不到出路。”

“你在说什么呀……”日下部有点埋怨地声音响起,“别说那么不吉利的话了,不是还有些地方没找过吗,明天继续吧。”

 

 

TBC

 

 

后续发展应该会挺快的了!感觉前面就是让人物都出场用了好久……

泉的灵感来自于我之前玩的一个游戏里的主角,嗯……等我把要写的那个情节写出来之后再说(???

虽然最开始的时候决定的是御姐和萝莉嘛……但是还是给设计成了高中生,不过体态还是萝莉!大概就拉拉肥那么小吧(不是啦

话说群口相声真的好难写啊,每个人的性格都难以把握……某一句话该由谁来说也好难,还有总觉得这里O反而比N话多怎么办啊!!!!太愁人了吧!一个大型OOC现场!

之前有些人有猜到一点点擦边情节,嘿嘿嘿不过目前还都是……bu——bu——(住口吧

好了下次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尽力……

05 Jan 2018
 
评论(25)
 
热度(52)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