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bug(三)

想不到吧!

……我也想不到……竟然今天又更了……

OOC!OOC!OOC!!!!

一切和真人无关。

不要对我的速度有什么错误期待!今天只是偶然爆肝!

前文:(一) (二)

以下——

 

 

 

17

大野是被一声巨响惊醒的,窗外还是深沉的夜色,一时之间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现实,接着传来剧烈的拍门声,他迷糊地打开房门,才发现是高岛和日下部把旅店里的其他人全部都叫醒了。

“啊,你们都在……都在就好。”日下部端着一碗没剩几口的杯面,脸上还是惊魂未定的样子。

“发生什么了?”大野觉得自己眼睛都睁不开。

“有爆炸声,你没听到吗?现在已经不够警觉了啊大野。”

“爆炸?”泉的声音里又带上了委屈的哭腔,被高岛揽进怀里,说着没事了没事了。

“我们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吧。”

“……嗯。”大野强打起精神来,扭头去看身边同样眯着眼半睡半醒的二宫,“一起吗?”

“一起吧。”

“我不要去嘛……”泉这下真的哭出声了,“好困哦……”

高岛本想让日下部留下来陪她的,然而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她截断了,“我和你们一起去,万一是离开的路我绝对不要错过。”

“那一起走吧。”高岛一把将泉抱了起来,温柔地问她,“好不好?如果能离开,你就可以回到家里的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了。”

可能是被抱起来之后觉得安心了,泉终于抽着鼻子点点头,大野从旅店的前台拿了手电和灯笼分给其他人,五个人一起往那个发出巨响的方向摸索去。

深夜的道路和白天时候其实没什么不同,一样的安静,路边的店门也没有关上,一个挨着一个像是漆黑的空洞,显得更加诡异。

走过几条街之后空气中开始弥漫着爆炸过后呛鼻的味道,他们用手捂着口鼻慢慢接近那条还冒着黑烟的巷子,日下部的声音带上了恐惧,“这不是……第一天遇到那个酒鬼的地方吗?”

被他这么一说大野才意识到这里确实眼熟,再走不远就是超市,他们刚来这里时的确在这里第一次遇到武内清。

附近的酒气也像是在肯定他们的猜测,终于手电和灯笼的光线汇聚在黑烟之中,照亮了那具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尸体。

“啊————————”

日下部和泉同时尖叫起来。

 

18

残存的布料碎片确实是武内清先前穿在身上的那件便利店的制服,周围到处都是破碎的酒瓶,即使人的面容已经看不清了,他们还是合理推测死者是他。

日下部扶着墙在一旁干呕,泉抱着高岛的脖子嚎啕大哭,二宫在一旁用肩膀撞了撞大野问他,“怕么?”

大野有些哭笑不得地扭头看他,“我和高岛桑过去也遇到过比这个还恶劣的案件……习惯了,倒是你,不怕么?”

“不会。”

“这也算是罪有应得吧。”高岛没理他们的窃窃私语,清了清嗓子,给这具尸体盖章定论,随后又指挥说,“大野你身手灵活,去看看有没有炸出新的出路来。”

大野正要走过去,被二宫拉住了手臂,“别过去了吧,这么黑,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你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引起的爆炸呢。”

“硝化甘油。”

“什么?”二宫像是没听清,脸都快凑到他眼前了。

“闻起来像硝化甘油引起的爆炸。”

高岛听他说完也皱起了眉头,“那还是先离开吧,也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的炸弹,确实挺危险的。大野,过来跟我把这里封锁一下,二宫你带他们回旅店吧。”

他说着就要把泉递到二宫手上,二宫却没有接,反而是整个挂在了大野的肩膀上,“我说谎了,真的很可怕啊。”

他的语气干瘪得一点也不像害怕,大野却没有提出质疑也没有躲开,任由他趴在自己肩膀上这么演下去,有些无奈地看向高岛,“这里就只有咱们几个人,等下去公园和桥本桑也说一声就好了,先回去吧。”

“他要是来一起被炸死了还更好呢。”

“哈,也说不定就是你放的炸弹,”桥本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我睡前可是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路过公园的边界往这个方向走,现在还想连着我一起炸死?”

“你看到什么了?”高岛一个健步冲过去就揪住了他的领子,“说!”

“我、我说了啊……看到你……”

“我一晚上都在旅店里没出来,你到底看到了谁?”

“……就一个……很庞大的黑影……”桥本被他勒得几乎喘不上气。

大野赶紧过去把高岛的手掰开,“看清是谁了吗?”

“……没有。”桥本现在诚实多了,“黑影挺高的,还很壮,走得很慢,我以为是高岛刑事就没有叫住他。”

“难道这里还有别人?”日下部终于从干呕里缓过来一些了,脸色苍白地问他们。

“……”

一时之间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先回旅店吧,”高岛最终还是开口了,一手抱着泉,一手扯着桥本的肩膀,“你也跟我们一起回去。”

“诶,别拽我,现在你才是嫌疑人。”

 

19

“你们觉得呢?”日下部放慢脚步走到大野旁边,“会是高岛做的吗?”

大野摇了摇头,“他刚才的反应应该是真的不知道是硝化甘油。”

“但是即使不知道是什么,只要知道是炸弹不就够了吗?”

“这就不清楚了……”

二宫走在大野的另一边突然问道,“为什么要问我们,你也有自己的判断不是吗?”

白天的时候还在因为对方能够赶走酒鬼就盛赞他的日下部现在却流露出了猜忌的表情,“桥本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说谎吧,咱们找了那么久都没有再遇到别人,这里高个子的人不就只有高岛一个人吗?有目击,也有作案动机,你们警察不是很在意作案动机的吗?”

“还有一个人……”大野慢悠悠地回答道。

“你是说之前咱们在超市里见到的那个人?……啊,谁也没见他站起来的样子,说不定也很高,可是他不像是那种人……”

“还是等白天再去看看吧。”

“真严谨呢。”二宫轻笑着评价道。

“谁都有权得到公平的待遇。”

他们走了几步才发现日下部没有跟上来,回头去看她时才发现她捂着肚子缓缓蹲到了地上,他们往回走近就听到她似乎在自言自语。

“我知道……我知道错了……我是没有公平待你……但都是因为他们……因为他们待我不公……”

“日下部小姐,你还好吗。”在大野手足无措地想要扶她起来的时候,二宫站在原地问道。

“……没事。”日下部自己站了起来,满脸都是虚汗,“让你们见笑了。”

他们平安无事地回到旅店,谁也没有提出回房间睡觉,都坐在前厅的长椅上等着天亮,泉哭得累了就窝在高岛怀里睡着了,日下部焦虑地往嘴里不停地塞着柿种,桥本和高岛则是互相戒备地瞪着对方,而大野困得最后终于支撑不住头颅的重量,往旁边靠上了二宫的肩膀,二宫感受到他的重量之后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抬眼对上了另外三个人探寻的目光。

他向高岛指了指熟睡的泉,收回手指落在似笑非笑的唇边做出“请安静”的动作。

 

20

大野再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脖子都僵住了,正起身子来的时候发现二宫不知何时也靠着自己睡着了,被他的动静弄醒,像出生没多久的奶狗一样朦胧地睁开双眼。

“你们两个心倒是挺大,”高岛压低声音说道,泉不知何时被他放在了旁边的小沙发上,“这都能睡着。”

“你们没睡吗?”反而是大野露出不解,环顾一圈才发现不仅是高岛,日下部和桥本也顶着乌黑的眼圈,明显后半宿都熬过来了。

“怎么可能睡得着啊。”桥本没有顾及还在沉睡的人,“我说,有人死了诶。”

难得的日下部因为他的话而点头,“一想到外面还有凶手正在游荡……”

“啊,”大野又坐在那里愣了一会儿,听到旁边二宫的闷笑才反应过来,“该再去看看,希望没有炸弹留在那里。”

“你刚才是又睡着了吧?”二宫带着笑音小声问他。

“没有啦……”

日下部从桌上拿了一包饼干扔给他们,“先吃点东西垫垫,咱们一起过去看吧,现在待在哪儿都觉得不放心。”

“唔……还要出门吗?”泉也坐起身来,揉揉眼睛,“我不想出门了……”

“你不害怕吗?”日下部有些吃惊地看她。

她的裙子因为睡觉的缘故被揉成了一团,此时因为坐姿而露出了一片大腿,连内裤的边缘都能看到了,大野和二宫有些尴尬地对视了一眼,日下部走过去帮她整理了一下裙子,“姐姐为什么害怕?你不是讨厌那个酒鬼吗?讨厌的人死掉了为什么要害怕?”

“因为咱们也都会有危险啊。”

“会吗……”

“好了,总归集体行动是最好的选择,绫子跟我们一起去吧?不用担心,我可以一直抱着你的。”

“好吧……”

桥本在一旁眯着眼睛轻咳一声,然而谁也没有在意他,泉伸直双手让高岛抱了起来,日下部率先拉开旅店的大门让清晨清新的空气灌进来。

大野嚼完嘴里的饼干压低声音和二宫咬耳朵,“很奇怪……”

“泉绫子吗?”

“嗯,现在高中生会说出这种话来吗?”

“不清楚呢……你在意吗?”

“什么?”

“这些人,这里发生的事情。”

“……我在意真相。”

 

21

那条巷子中呛鼻的味道终于消散一些了,爆炸导致的黑烟也消失了,只留下那具皮开肉绽的尸体,大野四下探查了一番,只找到了爆炸源,一瓶硝化甘油被混在各种酒瓶中,推测是武内在到处搜刮酒水的时候误拿的,因为本来就是很不稳定的液体炸弹,所以也许是撞了一下或者只是动作太大了而引发的爆炸。

“那我们去找找看他从哪里拿的吧?”高岛为下一步做出了规划,“至少防患于未然。”

一群人像安静的羔羊一样任由他驱赶着去踩过他们前一天没有走遍的地图,就连车站和教堂他们都搜索过了,可惜哪里都不存在会放硝化甘油的可能性,那一瓶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也许是那个人带在身上的?”日下部提出了一种可能性。

“带着那种随时可能爆炸的东西也不可能到处躲藏到我们发现不了的地步吧?”

大野点点头,“确实,而且没有人居住过的迹象。”

“不过那个教堂看起来真的够邪乎的,”桥本岔开了话题,“墙上那些字母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听他提起教堂,日下部和高岛也露出了些微心有余悸的表情,他们之前推门走入教堂的时候就被墙上雕刻的文字所吸引了,7个由字母而不是假名构成的词组被刻在最显眼的位置上,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却又单纯地畏惧着。

大野是几个人里心最大的,他走过去用指肚划过那些突出来的字母,“诶……这个雕刻师的技法真厉害。”

“是吗?”二宫走在他身后,与他一起仰头看着整面墙。

“你看这里的处理,”他兴致勃勃地又走了几步指着另一处给二宫看,“还有其他的都是用了阳刻,这里却用了阴刻,很有趣的。”

“除了海钓以外对艺术也感兴趣吗?”

“嗯。”他回应完才后知后觉地在二宫的注视中有些羞涩得笑起来。

“我们能出去了吗?”桥本催促了一句,“站在这里就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于是他们在教堂简单搜查一圈就出去了,即使现在说起来还是会觉得毛骨悚然,而且他们中间没有基督徒,最终还是没能知晓那个雕刻想要表达的意思。

一时之间人和炸弹全都找不到任何线索。

 

22

“且不说炸弹的事情,”用过有些迟了的午饭之后,高岛再次陷入了沉思,“如果按你们说的那个在超市里的男人有那么胖的话,他真的可能完全躲开咱们的视线吗?也许早就找到出路逃出去了。”

“可是……那桥本入夜之后在公园里看到的人影又是谁?”

“反正肯定不是我,”高岛不喜她提起这个怀疑,眉头拧到了一起,“也许是他看错了,喂,桥本你……”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停了下来,日下部环顾了一下四周,“桥本人呢?”

“喂,你们看到了吗?”高岛问大野和二宫。

大野本来吃饱之后就有些昏昏欲睡,在他们专注推理的时候盯着杯壁上的水珠走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会儿仿佛才醒过来,“没注意……”

二宫也在一旁摇了摇头,说没看到他们去哪儿了。

“他们?”高岛突然变得更紧张了,霍然站起身,“绫子呢?桥本把绫子带走了?”

咖啡厅内部并没有很大,高岛简单找了一圈就确定泉确实已经不在这里,他急匆匆地往外跑去,日下部没能叫住他,只好问大野和二宫要不要追着他一起去找,万一高岛也因为落单被炸弹袭击了怎么办。

二宫对他这句话不置可否,转头去看大野。

“嗯,去吧。”

向外追过去的时候谁也没提日下部先前对高岛的怀疑——虽然大野并不想怀疑自己过去的同僚,但是所有的可能性都要考虑到——如果高岛就是凶手那么他又怎么可能落单而被袭击,但是如果他就是凶手,如果让他也藏到暗处的话情况只会更加危险。

走出咖啡厅的时候高岛的身影已经转过街角,他的速度太快了他们没可能追得上。不过看那个方向应该去公园的路,桥本最熟悉的是公园,高岛应该是推测他会回到公园才选择那里作为第一个目的地,大野就决定也去公园碰碰运气。

他们没想到会比高岛更先找到那两个人。

日下部在公厕外面突然停下了脚步,这两天因为一直在走路她终于放弃了高跟鞋,从一家鞋店里拿了一双合脚的运动鞋穿上,这时脚步轻得像一只猫,瞪圆了眼睛回声对他们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他们这才听到一墙之隔的内部传来模糊不清的说话声和喘息声,泉的声音更难以分辨一些,像是含着什么东西在呜咽。

这时他们看到了高岛,高岛只是瞥了他们一眼就明白了情况,怒火滔天地冲进了公厕里,他们听到了踹门的声音、高岛的怒吼、桥本的惨叫声和泉的哭声,很快又都平息下来,高岛抱着嚎啕大哭的泉从男厕里走了出来,日下部也冲过去问她没事吧,大野站在后面看着他们的那个瞬间仿佛真的看到了曾经温馨的高岛家一家三口。

“怎么了?”二宫在他旁边问道。

“……不,没什么。”他摇摇头,赶紧跑进厕所里去看桥本有没有被打死。

桥本的脸被打得几乎变形,嘴巴一张一合也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大野就算凑近了也无法明白他究竟想表达什么,口水混着血液从嘴角无法抑制地流出染湿了他的络腮胡子,大野没有嫌弃他,而是抓着他的手臂想要扶他起来,“能站起来吗?”

桥本颓然地摇头,甩开他的手,喉咙里咕哝一声哀嚎。

“大野桑,不要管他了吧?”日下部站在男厕外面喊他,她一步都不想踏入,“高岛桑已经带着绫子回去了,你们要是不出来我就也跟他们回去了哦。”

“……你先回去吧。”

“不能放着不管吗?”二宫在一旁问道。

“嗯,还什么都不清楚呢……”

“要不要去用冰给他消肿一下?”

“冰。”大野重复了一遍,随后让桥本在这里等着,就和二宫一起往先前走过的那个冰库跑去。

从冰库里拿了一点碎冰给桥本去敷上之后,二宫提议说把冰库里那个装冰的大盆也端过来,这样即使他们不在,桥本也可以自己消肿。于是他们又折返回去两人一起把那个盆端进了公厕里,用冰锥将盆里整块的冰破开,随后才告辞。

出去的时候二宫小声问他,“你也怀疑他吗?没有把冰锥给他留下……”

大野沉默地点点头,快走回咖啡厅的时候才说,“只有他一个人说看到了那个黑影,如果根本就没有黑影……”

“那他就是想陷害高岛先生,”二宫帮他把未说完的话补全,“如果他有罪,你又为什么要救他。”

“毕竟还什么都不清楚呢……”

“呐,大野桑。”

“嗯?”

“如果他真的有罪,你还会救他吗?”

“会吧,即使真的有罪,也轮不到我来审判,不是吗?”

“要交给神吗?”

“就交给神吧……”

 

 

TBC

 

 

剧情差不多……明朗一些了吧!

教堂墙上7个词是……拉丁文的七大罪!但是他们现在全是文盲所以没人认识(闭嘴吧

希望有人能告诉我现在这篇看起来是什么感觉(???

因为我有勇气私下问的而且在看文的,都被我剧透过了(?)想知道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人是什么感觉!

虽然我知道没什么人看啦……但是……希望看得人多和我说说话!爱你们!

 

PS,今天看完岚壶,太厉害了这两个人,疯狂对视,随便说个什么事儿就是“当时我也在”或者是“这个利达也吃了”然后另一位做出了食评,这两个人根本就一直在一起吧!!!!!

06 Jan 2018
 
评论(54)
 
热度(56)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