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bug(五)

我不是我没有……绝对不是准备开始日更……只不过急着发到这一章防止大家有什么多余的期待。

这下大家应该就知道我的套路了(??

依然是OOC!OOC!OOC!!!!

一切和真人无关。

前文:(一) (二) (三) (四)

以下——

 

 

 

30

咖啡厅的火势很大,这家店原本木制的部分就比较多,这几日都没有下过雨,天气相当干燥,一旦起火就难以挽救,他们跑过去的时候正好和高岛迎面遇到。

高岛见到二宫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冲上来揍他,被大野拦了下来,他们明明有巨大的体格差,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大野竟然轻松就拦下他了,“高岛桑,你冷静一点。”

“冷静?要怎么冷静?我的杏子!他杀了我的杏子!”

“她不是杏子!”大野难得地大喊出声,想要将他喊醒,“她是泉绫子,不是高岛杏子!”

“而且她也不一定就在这里吧?”日下部颤抖地问道。

“她在。”二宫看着冲天的火光回答她,“她在教堂待着没意思,就说想给大家做饭吃,你们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注意不到周边情况,我只好独自陪她回来。到厨房里她又说要我去超市拿东西,我想她一个人在这里应该也没事,就出门了……走过那个拐角的时候,余光里好像看到了有火,再回头的时候咖啡厅就已经烧起来了,我只能跑去找你们。”

他讲述故事的声音里伴随着高岛不断的怒吼,然而他还是语速很快地讲完了,高岛却是不信的,还在叫嚷着想要揍他,大野终于将他掀翻在地,“冷静一点!先救火好吗?”

不知道是背撞在地上终于清醒了一些,还是觉得救火之后说不定还能把人救出来,他们开始从周围的店家里面拿灭火器出来灭火。

天色渐晚的时候火焰终于被打败了,暴露出那些烧焦的木头,他们冲进去,还没走进后厨就能一眼看到在那里的地面上躺着一具已经烧焦的小小的尸体。

“不!!!!!!!!”

高岛像是一头受伤绝望的狮子一样将手里的灭火器向二宫砸去,大野搂着二宫的腰往后带了一下才躲过了他的攻击,“高岛桑,不是他杀的杏子。”

“是他!他就是杀人凶手!你让开!不然你也是杀人凶手!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日下部被他突然的变化吓到了,也躲到大野身后去,“所以是你?因为那个酒鬼威胁到了绫子你就杀了他,桥本侮辱了她,你也杀了他?现在你连无辜的人都不放过?”

“你别刺激他!”大野回头冲她低吼一声,这才扭头去看高岛,“泉绫子不是你的小杏子,五年前你已经亲手埋葬她了啊。”

“不!你别想骗我!我的杏子没有死!……不……她现在……她被你们杀死了!你们这些杀人凶手!!!!!!”

“不行他已经疯了,咱们还是先逃回旅店再说吧。”

 

31

他们回到旅店将前厅的大门从里面锁上,日下部拉住他们两个不肯一个人过夜。到底敌不过一个漂亮女人的苦苦哀求,大野从房间里将被褥都拿出来,三个人就在前厅住下。

前半夜不知高岛去了哪里,到了后半夜他回来了,在门外怒吼,叫二宫出去。

二宫倒是没被吓到,反而是日下部开始低声的哭泣,说着到底为什么会遭遇这些,情绪相当失控,他们两个不得不在外面如雷般的咆哮中柔声安抚她,大野说让他发泄发泄等明天就累了,到时候再去解释,高岛桑曾经是个很冷静的人,应该可以说通。

“不可能的……”日下部小声啜泣着,颓然地摇摇头,“你不知道一件事能把人改变成什么样……”

“你不是想知道桥本到底做了些什么吗?”她说。

“我知道。”她又说。

原来桥本过去并不是叫这个名字,也曾经不是住在公园的流浪汉,是大企业里的一名员工,不够精英但也混得不错,而日下部则是他的一个同事的掌上明珠,桥本与日下部的父亲过去是同学,进入企业也是同期,只是后来日下部的父亲比桥本更快到达了更高的位置,但是两个人的关系并没有变化,桥本还是亲切地和日下部一家往来着,直到那一天……

桥本来家里做客的时候日下部的父母都没有在,但是这个叔叔几乎相当于他们的家人了,日下部没有任何怀疑地放他进来了,她没有想过这一天会成为地狱的开始,这个“亲切”的叔叔成为了她心底的恶魔。

桥本犯下这件事之后就消失了,她不敢和任何人说起,包括自己的母亲——父亲也在那几天出车祸故去了。但是从那之后她就变了一个人,不再是原来那个乐观开朗的女孩子了,开始变得刻薄,变得多疑,变成了自己也痛恨的样子。

她把这些说完的时候似乎松了一口气,黑暗中疲惫地对他们笑了一下,“我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起过这些,现在他也死了……反而变得能宣之于口了。”

“那时候你多大?”

“小学五年级……”

大野和二宫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脸上看到了同样的答案。

日下部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动作,还在盯着窗户出神,“大概高岛也早就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了。和我们说说他的夫人和女儿的事情吧。”

大野那时在外面出任务,只知道他的家人被绑架来威胁他,最后虽然找到了绑匪,但是夫人和还是小学生的女儿也没能救回来,绑匪被当场击毙,报告里写的是因为反抗逮捕,但其实大家都知道是他亲手报仇了。

外面还是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大野停顿几秒叹气道,“我们都认为亲手报仇之后他就能走出这段阴影……”

“难怪他会把绫子当成杏子。”日下部说。

“但是……”大野似乎在斟酌词句,这次停顿的时间更长了,最终还是二宫帮他说出来了,“但是绫子已经是高中生了。”

“不会吧?!”日下部瞪圆眼睛抬高声线,是真的吃惊了,“她看起来也就是小学?最多是刚上中学啊。”

大野沉默地点头,二宫继续说下去,“那天她和我们一起行动的时候说起来的,也简单讲过她学校里的事情,不是说谎,她说她因为身高的缘故确实总被认为是小学生,说自己早晚是要长得和你一样高一样美……看来她从来没和你们说过。”

“……我完全不知道,高岛桑恐怕也不知道吧……”她有些自嘲地笑起来,“我之前还和她说她不懂弱者优势……她比谁都懂吧。”

 

32

天亮的时候他们从猫眼往外看去,外面的高岛居然还没有疲倦,不知从哪儿拖了个椅子来,面对着正门坐在那里,怒目瞪视着他们,手里竟然还端着枪,仿佛只要有人出去他就会射杀一样。

“这里有后门吗?”日下部惊恐地问他们。

大野摇摇头,“第一天住下的时候就和高岛桑看过了,后门外面也是那种雾气,出不去的。”

“那怎么办啊,”她焦虑地啃着指甲,“我得出去。”

大野和二宫都是不解地看她,“为什么?”

“你们别管,我得出去,你们帮帮我,让我出去。”

她的情绪看起来让人不好追问,大野再次看了一眼外面,“稍微等等吧,无论是谁都会有疲倦期的。”

高岛的疲倦期来得很晚,太阳开始西斜了他才显出倦意来,日下部一直在前厅转来转去得无法安定,大野说时机来了的时候二宫说我出去引开他吧。

“什么?”

“我来引开他,你和日下部分头跑远就好。”

“你不跟着我了?”

二宫微笑起来,“也到这个时候了嘛,再说你也在怀疑我不是吗,单独行动总好过和藏满秘密的人一起走。这里很大,我相信你能找到一个藏身之处。”

“等等!”

“有机会再见了。”二宫打开了侧面的窗户跳了出去,日下部扑到门上扒着猫眼向外看,接着一把打开门冲了出去,大野跟在她后面出去的时候二宫已经将高岛引着跑远了。

他有一瞬的茫然无措,不知道该去追日下部还是二宫,或者就和二宫说得一样,单独行动其实才是最好的选择。

随后他想起当时问到二宫家的时候他那一个无意识的动作,反正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去做,倒不如找找关于二宫的真相。他这样想着,就像先前他们走过的那条路迈开了步子。

 

33

天黑得很快,大野举着手电走在先前二宫指出方向的住宅区里,挨个照亮院墙外面的名牌,终于找到了那个写着“二宫”的宅子。

可惜院门是上锁的,他在院墙外面绕了一圈,这个宅子和周围的都差不多,没有半点特别之处,他隐隐听到了犬吠声,但是再侧耳倾听的时候又不见了,他这一趟毫无斩获,只好拖着步子返回旅店。

二宫没有回来,日下部和高岛也同样不见踪影,几天之前还算热闹的旅店现在真正的空无一人了,他将被褥拖回到自己房间里,和之前的日子也一样,反锁上门,洗漱,躺在床上,将被子拉过头顶。

很久没有到访过的梦境又重新出现,所有逝去的故人都从身边走过,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或者只是一面之缘的陌生人,他们面无表情地去往同一个方向,而他只能站在原地,像是被钉住一样哪儿也不能去,但是这次他在人群里看到了不同的人。

他一开始没有意识到那个带着棒球帽、斜挎着挂有哆啦A梦挂件的单肩包的小少年是谁,直到从身边跑过去他才意识到。

那是二宫。

是那个二宫和也。

他猛然从床上坐起来。

太阳还是和平时一样从窗户溜进来一束打在墙面上,大野洗漱完毕推开房间的门,和平时一样在二宫的门前停了一会儿,这次没有人再从里面“碰巧”打开门了。

前厅还和他们昨天离开时一样,东西杂乱地放着,暖水壶里空空如也,堆在前台的零食也被吃得七七八八了,他突然觉得饿了,才想起从前天下午开始就没有真正的吃过饭。

外面的街道也和平时一样安静,不知道其他三个人都跑去哪里了,这个空间他一直不觉得有多庞大,可是现在只剩他一个人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真的大得惊人,之前走在路上总有二宫时不时地和他搭话,现在独自走去超市都觉得漫长。

他也没想到会在超市门前见到日下部。

或者他觉得那应该是日下部,毕竟这么多天这里只有这么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但是她现在瘦得不像样,手上胳膊上都是齿痕和干枯的血迹,她倒在超市门前已经毫无生息了,大野去探了鼻息和脉搏,这才确信她和之前的几个人一样,也成为了一个过去式。

超市似乎从里面被锁上了,这就很奇怪了,这个超市这么多天都没有变化,不知为何就这一夜的时间落了锁,还饿死了一个人,大野揉了揉自己咕噜噜响起的肚子,绕着超市找了一下就找到了员工通道,门轻轻一推就打开了,进去先经过散发出臭味的生鲜区,他捏着鼻子屏住呼吸走过去,从货架上拿起半成品时才想起咖啡厅也被烧毁了,只好绕去另一个货架上打开一包压缩饼干,就着白水一小口一小口地送进嘴里。

感觉到饱腹感之后又往兜里装了两块压缩饼干,从里面把超市的门重新打开,用一辆手推车把她的尸体放在上面,又去装上了武内清的尸体,推着沉重的车子缓慢地往公园走去,先前和手推车一起还从超市拿了铁锹,他在公园的树林里挖出了一个能埋下四个人的坑,又去公厕里把桥本泰志也搬出来,去咖啡厅的时候才发现尸体不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高岛先前已经亲手埋葬了。

在把土都填上的时候才发现一天就这么过去了,而接下来还不知道要度过多少个这样的一天,独自一个人,和以前一样,只不过是真正的独自一人了。

他想他可能找不到二宫和高岛了,就像第一天消失的那个男人一样,他们全都不见了。

 

34

天黑之前他又去超市转了一圈,把可以吃的东西全都拿到了一个货架上,按自己的食量倒是还能吃上两周的时间,在那之后会怎么样他决定不去思考,人能够保持现状就已经需要竭尽全力了。

都确认完之后才回到旅店里。

依然没有人。

洗漱、睡觉、起床、在镇子上闲逛。

突然想起了这些天他们都忽略掉的一个地点——车站。明明当初就在地图上画过了——虽然现在地图应该还在高岛的身上他无法去确认——但是这些天他们探查的时候都没有去过那个车站,像是集体忘记了那里一样。

现在他终于想起来了,拖沓着步子往那边走去。

走近时突然听到了一声枪响。

这一声如同惊雷一般将他唤醒了,高岛和二宫还没有从这个空间里消失,而他竟然任由二宫一直被高岛追杀着……他突然迈开步子跑了起来,两节并一节地冲下台阶,那辆电车还停在那里,而二宫倒在里面。

有电子音从电车里传来,他只来得及听到最后一个词:“……删除。”

“nino!”他跳上电车,从血泊里把二宫搂起来。

二宫恍惚地看着他,缓慢合上了眼睛。

车门在他身后关闭,车内的灯光全部消失,却开始缓缓行驶了起来。

黑暗中他的怀里什么都没有了。

他茫然地站起身来。

 

36

“请坐下来吧。”

黑暗里一个声音这样说着,语速很快,声音比普通人稍高一些,是二宫的声音,大野智有些状况外地摸索着坐回位置上,电车里的灯亮了起来,车也缓缓进站了。

刚才还倒在血泊里的二宫就坐在自己旁边,嘴角精准地勾出一道礼貌的弧线,像是得到摄影师“微笑一下”的指示而笑起来的模特,就和几天之前的初次见面一样。

“你需要的话可以叫我二宫和也。”二宫看他露出疑惑的神情,用脆生生的嗓音作出了解答。

“呃,大野智。”

他笑了一下,说你其实不需要告诉我名字,但随后还是礼貌地问道,“大野先生想要看谁?”

“什么?”

“想要见谁?”他相当有耐心地又重复了一遍。

啊。大野张了张嘴,许久都说不出话来,他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真的回到了最初的那一天,但是现在二宫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坐在自己面前,简直就像做梦一样,他绞尽脑汁才想起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那……请问高岛纯一郎在这里吗?”

这个完全不认识自己的二宫和也歪头想了想,这个小动作由他做出来总是显得相当可爱,比任何时刻都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在的,不过要多等几天。”

二宫站了起来,和上一次一样,从已经打开的车门走到车站上,回头招呼他,“愣着干嘛,我带你去找他啊。”

车站还是老样子,一切都没有变化,先前的一切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大野即使知道答案,也还是忍不住问这个二宫和也,“这里是哪儿?”

“他们没和你说吗。”

“他们?”

“送你坐上电车的那些工作人员?”

大野这才确认真的和第一天是一模一样的,二宫的回答没有任何偏差,只有自己知道这一切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没说也没关系,”二宫和上次一样凑近他捏了捏他的手掌,二宫的手指有些凉,但在此时确实有些安抚效果,“这里就叫车站,因为只有这么一个,所以不需要别的名字。如果想要去看高岛纯一郎,你只要跟紧我就可以了,我是这里的向导。”

“向导?”

“对,你就当成是在玩一个游戏,不是都有新手指引吗?我就是那样的角色。”

“真的吗,新手引导……”大野知道他根本不会做任何引导的事情,他只会跟在自己身边,看着一切发展,最后把危险从自己身边引走。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二宫的语气还是和当初一样轻快,“别的游戏的新手指引都是漂亮妹子,我一点也不像这种角色,所以说啦……‘就当是’,方便你理解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大野小声辩解着。

二宫有些没听清,似乎要凑过来让他重复一遍,但是被出站时迎面遇到一男一女分散了注意力。

 

 

 

TBC

 

好了,可以开始打我了(。

就……接下来真的没有囤稿了,等我再写写……反正明天肯定没有更新了(因为突然开始摸鱼(……

差不多套路都展现出来了,该来的总会来……

;3;不嫌弃的话再和我聊聊天……不要放弃我……(???

(虽然已经预感掉粉了)

08 Jan 2018
 
评论(52)
 
热度(57)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