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bug(六)

又攒出了5000+的废话,我……囤不住囤不住。

算是揭露了一点小秘密。

OOC!OOC!OOC!!!!

一切和真人无关。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以下——

 

 

 

 

37

一切都沿着先前一样的轨迹在发生,日下部和桥本的关系也还是老样子,大野在看到崭新如初的超市时才相信自己是真的回到了七天之前。

这次他先于日下部找到了那个靠坐在货架旁的男人,还和初次见面一样,身上的肉流出衣服的边缘摊到地面上,见他们两个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手里的甜甜圈掉下去,又被胸口的赘肉接住。

大野在他面前蹲了下来,“您没事吧?”

“没……没想到这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嗯。”大野伸手去扶他,“能起来吗?”

“起来去哪儿?”他和上一次一样,头因为过度肥胖而艰难地摇了摇,“就在这里挺好的。”

“这儿怎么还有个这样的……人?”日下部踩着笃笃作响的高跟鞋也出现在了旁边,大野扭头看了她一眼,才知道当时散落在地上的零食原来全部都是她拿的,“带着他找出路太麻烦了吧?”

“可是……”大野一时语塞,很难解释他为什么认为这个人是唯一一个最终找到了出路的人。

“出路?为什么要出去……”坐着的男人听到日下部说找出路的事情,不知想到了什么,浑身的肉颤抖起来,“我不要回去,我只要在这里就好了……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够了……”

“为什么?”大野这次没有急着离开,反而耐心地继续问他。

“什么……”

“为什么不想离开,这里很好吗?”

“这里很好、很好。这里没有那些声音,我今天一觉醒来就躺在这儿,一定是神听到了我的愿望……”

“好了,别和他废话了,咱们走吧。”日下部在一旁催促道,“何必要自找麻烦。”

看起来实在很难再说通他,大野只好伸出一只手和他握了一下,“诶,我是大野智。”

“……上杉健一。”

“上杉桑,我会再过来的。”大野撑着膝盖站起身来,继续去拿需要的食物了,他已经知道了生鲜区几天以后都会腐烂,决定干脆前两天都做些鱼来吃。

二宫跟在他旁边还是和之前一样说他真是个善良的好人,他这次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也就沉默下来。

二宫走在他旁边安静了一会儿,又开口说道,“当个好人很难哦。”

大野听他说这话愣了一下,上次他是在另一个场合说的,没想到这次这么早就说出来了,嗓子有些梗住了,低哑着回答,“我知道,你说过的嘛……”

“诶?”二宫凑近他想要确认自己听到的内容,又被他推着肩膀推远了。

出门的时候还是随手从门口的货架上拿了草莓巧克力,他有好几天都没有心情吃这个了,现在一切重启,像是有了新的可能,吃巧克力的心情也就跟着回来了。

二宫还是和上次一样好奇地问他喜欢这个?

“喜欢的。”大野看着这个人重新变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年一样,百感交集到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表情来回应他。

“那我也要吃。”

大野料到他会说这个,先前就直接拿了两块,听到他说的同时就把另一块递给他。

“我不要这么多,就想尝一口。”二宫却完全不让步,非要咬大野剥开的那块巧克力。

“你以前没吃过这个吗?”

二宫摇摇头。

“你吃过的。”大野无声地在心里说道。

最终他还是屈服了,自己吃掉之后把剩下的半块扔进了二宫嘴里,看到他嚼着说好吃,还是弯了弯眼角。

 

38

接下来也还是和之前一样,遇到了抱着泉出现的高岛,简单地解释情况,只是大野没再提起曾经接到的那一通电话。

有些事情再重新经历的时候才会看出端倪,泉其实从一开始就没在害怕,她之所以这样的表现只是为了能让高岛抱着她而已,至于为什么大野暂时想不明白。

照例在咖啡厅落了脚,大野还是和之前一样被赶进后厨,二宫说着走不动了跟着他钻了进来,他侧身看过去问道,“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我需要保护大野桑啊。”

“可我其实不需要你的保护,”大野轻轻捏了一下他纤细的手腕,提醒他两人之间的力量差。

“但是我的工作就是跟着你、保护你,”二宫笑嘻嘻地答道,“顺便帮忙,现在需要我帮你做些什么吗?”

“帮我一起把火点燃吧。”他无奈道。

那个煤气灶大野已经知道如何与二宫一起轻松燃到需要的大小了,他简单地发出指令,二宫就能相当默契地配合他完成,随后他把锅放去火上,让二宫去切了菜码。

“nino的料理和谁学的呢?”两个人都在忙碌时他状若无意地随口问道。

“我父母是料理学校的老师,所以才……”二宫像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一般停下几秒钟,随后有继续下去,“不过切菜这种事情只要有刀,谁都可以办到吧。啊,我是不是说了一句很帅的话,有刀的话谁都可以办到。”

大野无奈地笑出声,“确实很帅。”

中午吃过饭之后依然是关于是各自行动还是集体行动的争执,大野虽然试图挽留了桥本,但他还是怒气冲冲地离开了这里,一切就像是必然会发生的事件一般,最终他和二宫还是一左一右被泉拉着踏出了咖啡厅。

只是这次他没有在先前的路线上,赶在太阳落山前再次来到超市,他知道只有这一天的机会还能找到在超市里的上杉健一了,他需要确定那个人究竟是何时消失不见的。

“上杉桑。”大野用空着的那只手挥了挥,二宫也学着他的样子挥挥手。

“我们现在在咖啡厅落脚,你要不要过来?”

“不用了……不要管我了……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

大野没料到他会是这个答案,“你知道我想问什么?”

“不就是他为什么死吗?每个人都是这样,假意亲切的接近然后问他的事情,可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我没做错任何事………………”

“谁死了?”大野皱起眉头,他想问的是对方是否知道怎么离开,没想到竟然引出更多的谜题,上杉的否认更像是自欺欺人的自言自语,所以他定然是知道什么、看见什么……甚至是做错了什么。但是现在的线索还太少了……

上杉不再说话,只是又开始往嘴里塞更多的食物。

“太阳快要落山了……”泉在一旁轻轻拽了拽他的手,“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大野扭头看向二宫,二宫倒是没有露出任何催促的神情,只是友好地微笑着,一副由他来决定去留的样子。

“那……nino,你先带她回去吧。”他尝试着说出这样的话,之前他一直任由二宫留在自己身边,从来没有指挥他去别处。他虽然不知道未来会因此有什么改变,但是也清楚每一个细小的选择都会对时间线产生不同的影响。

“可以,我会回来找你的。”二宫没有拒绝他,反而蹲到泉的面前哄她说,“我先带你回去好不好?”

泉犹豫着点点头,似乎有些恋恋不舍地松开了牵着大野的手。

 

39

“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大野在上杉旁边坐下,也同样靠着背后的货架,从这个角度去看整个超市都变得奇怪了起来,他以前没有注意过,现在看到又觉得有趣,“你从醒来之后就没有挪动过吗?”

“嗯……”他过了很长时间才含糊地应了一声。

“那可以和我说说你来之前是在哪儿的吗?”

“在家。”

“为什么他们都会问你他的事情?”

“他……他……他……”上杉开始小幅度地晃动起上半身,显得有些吓人,好在大野并没有被他的举动吓到,反而是更加耐心地听他接着说道,“他跳下去了……”

“跳楼?”

上杉停顿的时间更长了,像是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应该说,也许是大野给他的感觉毫无攻击性,最终还是开口了,“他说他很痛苦……嗯……很痛苦,没人理解他,没人爱他,很痛苦……很痛苦……不如死了算了。”

他描述的像是一个自杀的人,也许是有人在他面前自杀了,大野推测着。

“他们都责怪我,怪我……我没有做错什么,我没有,什么都没有做……”上杉说着用自己满是赘肉的手捂住了头,开始不断重复着“没有”。

“好了好了,没事了……”大野手忙脚乱地想要安抚他,然而却没有成功,上杉像是疯了一样地晃动着自己硕大的头颅。

“是他自己要死的……我只是什么都没做罢了!”最终他像是终于喊出了心里所想,随后开始剧烈地喘息着。

“他是真的想死吗?”一个声音问出了大野脑子里刚浮现的想法,他抬起头来看到二宫从过道尽头走过来,距离还有些远,近视的他看不清二宫的表情,“听起来并不像。”

等他走近了,大野才注意到他在朝自己微笑着,就和之前一样,完美的、友好的、有一点点可爱的笑容,让大野忍不住跟着他勾动了嘴角。

“他们找到了一个旅店。”二宫没有再追问上杉,转而交给大野一枚钥匙,“帮你选了房间,就在我隔壁,可以吗?”

“嗯。”大野接过钥匙的时候仰头看着他,倒是想起前一次选房间的时候也是这样,二宫挑了挨着的两间直接把钥匙递给他,一切都像是必然发生的一般。

“上杉桑,你来吗?应该还有空房间。”

然而现在上杉只剩下摇头的动作了,大野没法,只好和二宫离开了。

 

40

“你会相信吗?如果我说这些事情都已经发生过了。”

“大野桑在说什么呀?”

“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会像个疯子,但……这之后大家都会死去,包括你……”

二宫却忍不住笑出声,“当然啦,大家都会死的,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我是说很快,就这七天的时间里……算了。”大野看着他毛绒绒的后脑勺又不知道自己那些话该从何说起,也许他把接下来都发生的一切都说给二宫听的话二宫确实会相信,但是要从何说起?又该用什么作为结束?说我看到你死了?

他最终自己无声地摇摇头,把那些话都咽了回去。

“怎么?”二宫总是这样,走在前面的时候如果大野不吱声了他就会回头看过来,问他,“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他也不知道该有什么打算,几声巨响和武内清的咒骂声就已经在不远处响起了,和之前一样,自动售货机被他踢坏而敞开了门,等他们走近的时候那个醉醺醺的人已经走远了。

“你想喝什么?”大野拿起一瓶蜜瓜汽水。

“无所谓。”

“没有想喝的?”

“嗯。”二宫点头,不像是在说谎,但是大野知道接下来他就会为了尝一口自己手里的汽水而百般纠缠,他不太能理解自己手里的东西到底有哪点好。

不过还是在二宫可怜兮兮地央求之后分了半罐给他。

他们还是和之前一样去咖啡厅里准备好晚饭,等吃过之后绘制了一遍地图,泉在一旁看着突然发出了一个疑惑的鼻音,“神社后面还有一口井吗?”

大野这才想起来这次他们没有踏入神社,正不知该如何回答的时候二宫在旁边开口了,“有哦,你没看到吗?那可能是因为你太矮啦,我和大野桑都看到了哦。”

他究竟为什么要帮自己圆场,大野不明白,还没顾得上细思,高岛已经再次发现了地图里藏着的那个等边三角形,然而日下部却没有说任何话,她只是和高岛一样陷入沉思。

大野开始怀疑自己当时是听错了,或者是因为后来发生了太多事情自己记错了,也想日下部当时也是这样,和大家一样想不明白,并没有提起“神”之类的字眼。

随后一切还是那么发生了,泉被突然闯入的武内推开,高岛挺身而出成为守护这里的英雄,只是和上次不同,他回去之后没有急于回自己的房间,反而拉着二宫一起去找了一次高岛。

“哦!大野,怎么了?”高岛开门的时候心情看起来不错,全然看不出两天前——不对于他们来说还从未发生——他会变成那种近乎疯狂的样子,“要进来坐坐吗?虽然没酒。”

大野想起自己曾经去过一次高岛的家里,那时候高岛也是这样随性的语气,那时候杏子才三岁大,倒是不怕人,咿咿呀呀地跑过去帮他拖开餐桌的椅子让他坐下,随后她又被高岛忽地一下抱起来,发出欢快的尖叫……

他摇了摇头说,“不进去了,只是有件事想要告诉你……感觉你有点把泉当成杏子了,但是她和杏子不一样,她已经是高中生了。”

“谁?”

“泉绫子。”

高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杏子现在也该是个高中生了,她居然和你们说了这些吗?真不可思议,是不是女孩到了这个年纪都不愿意和爸爸多做交流?”

“……”

“那高岛先生好好休息,我们先告辞了。”二宫在后面拽拽他,礼貌地微笑着说道。

“晚安。”

 

41

大野本想等到深夜再去超市探查一次,然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了,一夜无梦,再醒来天已经亮了,他推门出去习惯性地在二宫门前停留了一下,果不其然这人就从里面打开门,顶着乱发迷迷糊糊地说早安。

“早。”

“要去超市吗?”二宫好像每次都能猜出他的想法,“之前你挺在意上杉先生的事情吧?”

大野点点头,这次他们两个没有等高岛醒来就往超市走去,走上那条通往超市的小路时大野并没有太吃惊,只说你怎么会知道这里有路。

“我之前去超市找你那会儿发现的,厉害吧?”

“……厉害。”

他还想说点什么却听到有模糊的声音,他们走的这条路刚好可以经过公厕的另一边,反而比上一次听得更清楚了,是泉和桥本的声音,他以为是事件提前了,正要跑进去的时候被二宫拉住了。

二宫的手指压在他的唇上,示意他安静地听着,他才知道事实比他先前想象的更加惊人。

泉还保持着小女孩的声线,说出来的话却不怎么符合身份,“这样还在想着她吗?没有了吧,现在是我哦,全部……都是我呢。”

“是你……啊啊啊……满脑子都是你……没有别人了……”桥本的声音反而更飘一些,昭示着他并不是这场情事的主导。

“乖孩子可以得到奖励……”

“啊啊啊啊啊啊啊——”

“呵……大叔还真快啊……”

“……少废话,下次用你下面那张嘴来帮我吧。”

“好啊,不过你要为我保守秘密哦。”

大野怔愣在原地,许久都没有动作,他记得当时泉从外面推门进来的场面,高岛担心她独自在外面会受欺负,那时谁也想不到她在进门之前都做过什么事情。

他们站在阳光还未照到的阴影里,看着泉从男厕那边出来,脚步轻快地往旅店方向离开,大野只觉得周身都冷,“她还是未成年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二宫的手指轻轻搭在他的手腕上,拉他继续上路,没再多说什么,一时间安静的空气又回到了两个人周围。

快走出巷子的时候大野猛然想起先前在咖啡厅着火之前她是和二宫一起从教堂离开的,那么当时在咖啡厅后厨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反手抓住了扣在自己手腕上的那只手,“nino,你不要和她单独行动了。”

二宫像是有些不解,但还是回答他说,“好。”

“答应我之后也不要单独和她走掉。”

“知道啦,”他嬉笑着,“明明之前还让我给她送回咖啡厅来着,现在又这么紧张,大叔还真是难懂。”

大野想起之前自己试图做出的改变,忍不住又叹上一口气,这感觉简直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将那些错乱的部分拨回来。

 

 

 

TBC

 

想不到吧!

……我也没想到第一个揭开的真实罪行居然是泉……现在我可以说了,泉表面对应的是嫉妒,实际对应的是色欲,所以是烧死的。灵感来自于我之前玩的一个小黄油的女主!不过女主更厉害!在这里就不提了,大家对小黄油估计并不是很感兴趣(???

我之前杀完第一轮之后觉得事件都固定下来了后面还不是轻松写意……

根!本!没!有!

反而更难了,真的好难想一个人如果已经知道了后续发展这次该怎么行动,为什么我要选这个题材,我是不是有病(是。

 

好了我来废话点别的(?

我又仔细研究了一下那张n往前递旗的图,又觉得智哥紧紧收着爪子即使旁边弟弟们没有拦着他也不会接了,因为这份荣誉是属于老和的,他嘴上总说着要抢,大概心里还是希望老和风风光光堂堂正正地举着旗子站在那里的吧。

交岚的时候写大家名字也是,他只对一个人的表达了不满意,写完就说“太普通了”,可是一点也不普通!大概只是希望自己能给对方更好的吧!!

诶呀就之前和瓜聊的时候她说起那个在黑暗里把人推到灯光下面的梗……即使放在这里也觉得很合适(你等等

想要他拥有最好的一切,享受所有的荣光。

他们好甜噢……我都在写些什么啊………………

10 Jan 2018
 
评论(39)
 
热度(54)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