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bug(七)

(欲言又止.jpg

OOC!OOC!OOC!!!!

一切和真人无关。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以下——

 

 

 

42

上杉果然和之前一样,已经不在超市里了,超市员工通道边的手推车少了一辆,大野心里明白那会出现在哪里,只是想不透这两件事究竟有没有联系,若真的有联系,又会是谁做出的这些,想来上杉健一不会自己去推个车往神社走去,这些都无法说通,但他还是决定去神社后面的古井看一看。

“昨天为什么帮我?”

他们此时已经走到了神社,二宫眼睛转一转就知道他在说什么了,“那口井的事吗?”

“嗯。”

“你不是说了嘛,这些你都经历过,那发现一口别人没看到的井也不奇怪吧?”

“你相信?”

二宫的脚步没停,语气里还带着笑意,“相信与不相信又有什么关系,你告诉我这些都发生过,如果是真的,那我高喊着我不信也还是都会发生,如果是假的,那就是这个选择相信的判断是错的,但是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不是吗?”

“……说不过你。”

大概是因为这次来得早,古井里还能隐约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大野朝下面唤了一声,“上杉桑。”

然而里面除了回音没有任何回应。

“你觉得上杉先生在这里?”

“不知道……”

他们返回旅店的时候正好看到武内清从门里摔出来,朝里面吼道,“你们给我等着!”

“等着?我告诉你,敢再接近这里我就让看不到明天的太阳。”高岛在旅店里威胁道。

如果一切都按顺序发生,那他还真的看不到了,大野心想着,又希望记忆中的那些都不是真的。

等武内跑远了他们才推门进去,高岛差点把他们也一起揍了,还好大野身手敏捷接住了他那一拳,沉声说道,“是我们。”

“你们去哪儿了?”他对大野态度还行,然而目光扫向二宫时就充满了怀疑,“大野你小心点,这小子肯定要追你。”

“不是啦……”大野这样说着还是和二宫稍微拉开了一些距离,“高岛桑不要这么说,我们就是去了一趟超市。”

他说完另外三人更显得狐疑,因为他们两个手上空空如也,反而像是在为了隐瞒什么而撒谎了。

“我们去了超市,但因为发现超市里的上杉先生不见了,所以就回来了。”二宫在后面帮他补充道。

他这话说得半真半假,然而却能让他们暂时信服,高岛听罢皱起眉头,“不见了……难道他先于咱们找到出路了,是怎样的人?”他的目光在大野和日下部脸上徘徊了一下,像是想要得到答案。

“是个胖子,一直在吃,”日下部撇撇嘴像是不愿多想,“他要是能出去,那出路肯定是在超市,就他那样,也不可能去别处了。”

“那我们从超市开始排查吧。”高岛很快就决定下来。

结果这一天的路线又和先前完全重复了,除开一些对话上面细微的差别,越走越让大野心凉,一切都在和记忆重合,就好像齿轮一样严丝合缝地绞动着。

吃过晚饭他又和二宫一起往最开始遇到武内的那个巷子走去,原本惯于独来独往的他也开始默认二宫走在他旁边了,两个人打着手电过去的时候差点被黑暗中扔出来的酒瓶砸到,大野身手敏捷地躲开,光束顺着照过去就看到了骂骂咧咧的武内。

还活着的武内。

“你们来干嘛?啊?!”

大野先是嗅了嗅周围的空气,随后让二宫捂住口鼻,看着二宫虽然不解但还是照做之后才对武内说道,“……你的这些酒里有一瓶是硝化甘油。”

“吸入硝化甘油之后再喝酒会使人更加暴躁,你……”大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截断了。

“哈?!我管那是什么油,我这里都是酒,酒是什么味道的我比你清楚。趁我还不准备打死你们,赶紧滚吧!”

没法说通,大野还想再说什么又被一声“滚!别烦我!”打断。

“Ohno-chan,”二宫在他身后轻声唤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可是也许我能救下他。”大野低声的回答最终被下一个砸在脚边的空瓶打碎。

“如果他真的有罪,你还会救他吗?”二宫的问题又一次提前了,大野回头看向他。

“你是说酗酒吗?”

“酗酒和暴力一向分不开。”

“确实……但如果有罪也轮不到我来审判。”大野最终还是给出了相同的答案。

“所以咱们回去吧,让神做出裁决。”二宫一边说着,一边从后面捂住他的下半张脸,二宫的手有些凉,但是贴在口鼻上的时候带着一种坚决的温柔,“我怎样都没关系,你应该少吸入这些……”

大野无法,只好从了他的意思,一起返回旅店了。

 

43

后半夜的时候爆炸声再次传来,大野在床上睁开眼,等着高岛来砸自己的房门,再跟着大家听同样的对话不断在耳边进行,同样的黑烟,同样的尸体,只是这次不同的,桥本得意洋洋地说之前看到大野和二宫一起往这边走了。

怀疑的阴云落在了他们头上,高岛一边说着我相信我的朋友,一边却移动位置将他们两个和其他人隔绝开来,仿佛一旦大野发难他就准备扑上来搏斗一般。

日下部又说起他们去过超市那个人就不见,说不定也是被他们杀了。

只有泉小声说着O-chan哥哥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她想凑过来,却又被高岛用力护在身后。

大野沉默地一言未发,他不愿为自己辩解,也明白他们的怀疑并非无稽之谈,而他又不能把接下来的事情都说出来,他看得出这些人的神经都崩得过于紧了,如果现在直说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无法控制。

当然他们还是一同回到旅店,只不过这次被监视的对象换成了大野和二宫,日下部依然在焦虑地吃着那些柿种,高岛一边戒备着他们两个一边也同样不放心桥本,桥本看起来和他也差不多,泉依然哭累了就睡,而大野和之前一样,最终被困意打败,靠着二宫的肩膀睡着了。

“警察就是不一样,心理素质这么好,”桥本阴阳怪气地说道,“自己杀了人都还能睡得这么香。”

“你们冤枉他了。”二宫的声音比平时都冷,“他是想救人的。”

“你是他的同伙嘛,当然向着他说话。”

二宫听罢扫视了一圈还醒着的三个人,只有日下部在对视上时显得有些坐立不安,随后他向高岛指了指熟睡的泉,收回手指落在似笑非笑的唇边做出“请安静”的动作。

 

44

接下来发展倒是和先前不太一样了,成为“嫌疑人”之后其他人不再愿意和他们一起行动,就连咖啡厅都不去了,生怕大野在饭里下毒,他俩倒是乐得轻松,大野又做了汉堡肉,二宫还是像第一次吃时一样表达了好吃。

等大野探查完那个巷子,又与二宫合力把人给埋葬之后,返回旅店才发现从里面上了锁,侧面的窗口正好撞上日下部在向外张望,精致的妆容上写满了恐惧,大野叹出一口气,“咱们去找别的住处吧。”

“可以去车站。”二宫气定神闲地回答他,“电车里也可以睡觉啊。”

“你不怀疑我吗……”大野有些疲倦地和他走向车站。

“你不是说这些都发生过吗,所以才想去救他们吧?”

“嗯……但也许我在说谎呢?”

“那你在说谎吗?”二宫扭头过头,故意微微弯着后背,自下而上地看向他,看他沉默地摇头又微笑起来,“那你在担心什么。”

自己在担心什么,大野自己都想不明白,他莫名地回到了七天之前,却什么都没能改变——除了自己和二宫的处境,但是二宫的反应就仿佛如果不是最初跟着他住进旅店里本身也会选择车站作为落脚点一般,到最后改变的只有自己而已。

就像是肯定他的想法一般,二宫居然从车长室里给他搬出了一套被褥。

“那你睡哪儿?”

二宫理所当然指向车长室,大野随他过去看了一眼,里面确实只有座椅而已,“这怎么睡人?”

“可是我就住在这里啊。”

“不行,你腰不好,一直坐着肯定会更糟的。”

二宫像是有些意外他为什么会知道地睁大眼睛,随后又露出释然的表情,揉了揉自己的腰,“都是老毛病了,时间一长总会出现些问题。”

“你在这里多久了?”

“记不清了,有一阵子了吧……”

“那……”大野的手还支在门框上,突然又说不下去了,犹豫来犹豫去,被二宫调侃说是不是站在这里就睡着了,才终于问道,“有想过去做别的吗?”

“嗯?”

“不是都会有吗,那种死前想做的50件事。”

“那我就选再吃一次大野桑做的汉堡肉吧。”

“什么啊。我是说……”最终他看着二宫的脸什么都没说出来。

 

45

因为时间还早,大野又担心没有自己的阻拦高岛会把桥本打死,所以他们又从车站里钻出来了,还没走到公园就看到高岛怒气冲冲地向他们跑来,“你们把绫子抓到哪儿去了?”

“什么?”大野忍不住皱起眉头。

“她突然不见了,大野,虽然我作为朋友不想怀疑你,但你最好告诉我你们把绫子骗到哪儿去了,她居然还一个劲儿的向我们说你的好话……”

二宫忍不住笑出声来,“这还叫不想怀疑吗?那我还真的要重新理解一下什么叫‘不想’了。”

“只有泉不见了吗,桥本桑呢?”大野倒没在意高岛的话。

高岛被他问住了,话在嘴边溜了一圈又咽回去了,只剩下一句,“可恶!把他给忘了!”

然而等他们再去公园的时候蓄着大胡子的桥本泰志正从旁边的公厕里走出来,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见到他们的时候愣了一下,小声嘟囔着什么,随后才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大野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个场面的时候,这才彻底明白这两次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喂!”二宫拉着还在发呆的大野往后躲了一下,堪堪躲过高岛差点砸在他鼻子上的拳头。

“居然还想用桥本转移我的视线!快说!你们把绫子怎么了!”

“她大概已经回去了吧。”大野有些疲惫地扯动一下嘴角,“就和上次一样。”

“别想骗过我!”

大野不得不招架住高岛几次挥拳,随后他瞥到高岛的手摸进了外套里侧,这才想起对方是有枪的,还没来得及做出更多反应,他们听到了日下部的声音,“高岛桑!”

高岛听到这一声呼喊回过头去,看到日下部牵着泉站在路的尽头对他招手,他将手从外套里抽了出来,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大野和二宫,“你们也不许再接近旅店,不然就让你们和那个酒鬼一样的下场。”

他们目送着这畸形的“一家三口”走远,桥本就坐在公园长椅上冲他们打呼哨,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而在他们之间彼此衣料遮挡的地方,二宫将手轻轻搭到大野的手腕上,“别难过了。”

他们往回走的路上大野才开口,“……高岛桑真的变了太多,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人都是会变的。”

他简单地讲了讲高岛一家的过去,最终叹道,“大概就是因为他太爱他的家人了吧……”

“爱?确实呢……爱是痛苦的、犹豫的、疑神疑鬼的,爱是害怕失去时的疼痛。人放出心中的恶魔时通常都会说是因为自己太爱了。”

大野被他一脸严肃地像是背书似的样子逗得面容柔和了一些,忍着笑意问他,“你这又是哪门子的歪理。”

“难道不是吗?”二宫像是自己也不太懂,“那你说,爱是什么?”

“……不知道。”大野想自己还是个小孩的时候也许能给出答案,不一定对,但总归是个答案,到此时他却只能搪塞一句不知道了。

“那就很遗憾,我的回答成为唯一正解了。”

“好吧。”

 

46

早上大野睁开眼的时候发现二宫如同精雕细琢的面容竟然就在自己面前,平时灵动的眼睛合上时睫毛落下一片阴影,接着开始轻轻颤抖,最终像是奶猫第一次睁开眼一般,朦胧地看着他。

“都早上了啊……”

“……早。”大野有些手忙脚乱地起来,他记得昨晚因为只有一床被褥,又不愿意让二宫睡在车长室里,所以在电车的地上铺好之后把他也塞了进去,只是明明睡前还是背对背的姿势,中间甚至可以再多塞下一个人,却不知道何时变成了这样搂着的状态。

二宫不知是没睡醒,还是确实觉得没什么,只是迷迷瞪瞪地随他起床,什么都没有多说,大野又觉得是自己过于在意了,只是很久没有和什么人这么亲近了,难免觉得哪里有点说不上来的别扭。

咖啡厅离车站不算远,然而他们还没走到的时候大野突然从余光里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一闪而过,应该是高岛没错,只是却不知道为何他从那个方向往旅店跑去,他不清楚是高岛每天早上都在这里晨练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但既然看到了就不视而不见,他扭头看向二宫,二宫相当理解地点点头,两人一起走上高岛跑过的那条巷子。

他们在小巷子走了一会儿就看到地上那一串湿漉漉的脚印,沿着脚印来时路继续向前就到了那个冰库前,大野轻轻推开半掩着的门,被剃掉胡子的桥本果不其然泡在那个装冰的盆里,已经死了有一阵子了。

即使他脸上没有任何淤伤,即使他前一天的举动没有被高岛发现,他还是死了,和武内相同,死的方式都和上一回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而冰库因为停止制冷了,地上都是化开的水,这也就是为什么高岛的脚印会被留下来。

“会是高岛桑吗……”他们返回咖啡厅的路上大野还在思考着这件事,“那个冰库确实在地图上,可是很难找到的,他怎么会这么轻松就找到。但如果凶手真的是他,他应该知道不要返回现场才对。”

二宫就在一旁看着他,等他停下来的时候才半开玩笑似的问他,“大野刑事得出什么结论了。”

大野摇摇头,“桥本身上没有明显外伤,看起来像是冻死的,这里又没有法医,也没有鉴证科的人帮忙,能得到的线索太少了。”

“啊,这样吗……”二宫的语气很淡,难以猜透他的想法。

大野无奈地笑了一下,“我又不是侦探,每个案子的侦破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嘛,每个部门各司其职互相配合才能侦破案件。”

“那你们以前没遇到过悬案吗?会有些案子根本找不到凶手吧,或者无法判断受害人的身份之类的。”

“嗯。”大野点头,简单说起了几个悬案,包括他在意外进入这里之前正在调查的几起凶杀案,全部都是一家三口被枪决,那个连环杀手还没头绪,他说着说着想起一个确定了凶手却一直没能抓捕归案的案件,那个嫌疑人的照片还挂在局里的墙上。

他突然停了下来。

二宫不解地回头看他,五指张开在他眼前晃晃,“你要是睡在这里我可是很困扰的。”

“我想起为什么觉得桥本脸熟了,在他被剃掉胡子之后。”他们又继续走了起来。

“诶?”

“他就是那个肇事者。”

他说几年前有一个人开车连撞了好几个人之后逃去外省,可是联合全国的警力都没能再找到那个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想到他居然一直躲在同一个城市的公园里而且和警局离的很近。

正好回到了咖啡厅,他一边将东西放好一边讲起日下部在上一次给他们说的那个故事。

二宫没有表现得吃惊,帮忙点火的手相当平稳,只是问他,“所以他猥亵了日下部小姐,还杀了她的父亲……这样你还是想要找到杀他的人吗?”

“嗯……”大野轻轻呼出一口气,“还是要找的吧,他的罪恶应该交由法律去审判,并不是说随意去杀一个有罪的人就是无罪的行为嘛,凶手总归是凶手。”

“但也许这就是来自法律之外的神的审判,你也说了,他没有明显外伤、在水里被冻死了,这些并不是人类可以办到的吧?他在生前能逃过了法律的制裁,但作恶的人最终还是会得到审判。”

“神啊……”

“大叔!”二宫抓着他的手往后抽了一下,然而他的指尖还是被刚刚烧热的锅壁烫了一下,“麻烦你发呆的时候也注意一下周边情况啊……”

大野低头看看自己被烫红的指尖,又扭头去看二宫,“抱歉……”

“不该是对我道歉吧。那你准备接下来怎么办?”二宫抓着他的手指送到凉水下面去冲,一边问道。

“不知道呢……”

 

47

“你们果然在这里。”厨房的门口传来稚嫩的童音,泉居然自己找过来了,“看到那个桥本了吗?”

大野没有搭话,他正在专注地将一切食材都切碎——准备做肉末咖喱——而二宫就坐在旁边的高脚凳上晃着小腿看着他动作,听到泉的声音扭头看过来,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没有哦,你怎么要找他?”

“我是要问O-chan哥哥。”

“我和他一直在一起,我们两个的回答当然是一样的,大——叔——”二宫拖长了嗓音唤大野,“泉过来了,咖喱多煮一点哦。”

大野被他突然放大的声音吓得一愣,过了几秒才点点头,像是才注意到泉的出现,停下手里的工作有些不解地问她,“你怎么过来了?高岛桑会担心的吧。”

“不止是担心吧,他要是知道她跑到咱们这儿来了,估计就要来打人了。”二宫在一旁接话道,“她在找桥本。”

“不,”泉突然打断了他的话,露出一个小女孩才有的可爱笑容,“我是来和O-chan哥哥学做饭的。”

大野放下菜刀,蹲到她面前,“你不怕我们是坏人吗?”

“我没有怀疑过你,要论动机那两个人不是可能性更高吗,他们一直都那么讨厌酒鬼和流浪汉,再说了……”她抬手像是想要触碰大野的脸颊,却被大野往后仰了一下躲过去了。

大野突然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了,虽然奇怪,但他还是觉得有点尴尬,站起身重新开始切碎所有的食材倒进锅里,“做饭也没什么好学的吧,你还是离火远一点比较好。”

“你不用把我当成小孩子的。”

“……我没有,”大野塌着眉毛有些无奈地说道,“我也不会再把你当成小孩子了,但是你真的要小心火,也不要再来厨房了。”

“为什么?”她想要再次贴近大野的时候被二宫挡开了。

他从高脚凳上跳下来,不由分说地拉着她往外走,“不要影响他料理啦,我们出去等着开饭就好。”

大野将咖喱端出去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空气中的紧张气氛,只是习惯性地在二宫的左边落座——这还是因为最初的那次小小争执——泉因此而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大野无知无觉地将她的那份推过去,“快吃吧。”

 

48

将泉送走之后他们没有离开。

大野知道如果确实这些事都是注定要发生的话,接下来就轮到泉,虽然他已经知道这个女孩不一般了,但还是决定在咖啡厅里一直守着。

二宫问他要守到什么时候,他摇摇头说不知道,这里是唯一一个会烧起来的地方,他守在这里即使什么都无法阻止,至少也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可是你看起来很困呢。”

“是呢……真的很困。”大野有些委屈地嘟起嘴。

“天都黑了,她不会再过来了吧?你不是说她上一次是下午就出事的吗,既然下午过去了,那……”他做了个安全的手势。

“你说的对……”

“你要是真的睡在这里了我才不要背你回去呢。”

“诶?背嘛,我要是真的睡着了的话。”

最终大野还是妥协了,困倦地和二宫一起返回车站,直到第二天早上站在已经燃烧殆尽的咖啡厅前,呆愣愣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二宫想要抓他的手又被他甩开,其实他也明白自己气的并不是昨天好心让自己回去睡觉的二宫,但甩开手的动作像是本能一样。

然而没时间让他去仔细思考了。

“你们——!”身后传来高岛的怒吼,大野听着风声突然回身抬手去挡,手臂撞在高岛手中的铁锹上,他没有喊疼,只是用另一只手拉着二宫向旁边的小巷子里钻去。

“……差点忘了他在这个时候会发疯了。”

“之前是怎样的?”他们躲进一个二层的小楼里,听着高岛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二宫有些好奇地压低声音问道,“你说他把泉当成他的女儿杏子了,那他前一次也是这样吗?追着咱们想要杀人。”

“前一次啊……”这个二层的采光不算好,大野勉强能看清二宫的面容,他不知道上次二宫有没有也躲在这里,不知道当时这人为了不让高岛伤害到他们而东躲西藏了多久,最后才会被杀害在电车上,他想这次不会了,不能让无辜的人再遭受这些了,“没什么,这次你跟紧我就没事了。”

他们在小巷子里穿行着,悄然去超市扫荡了一些压缩饼干,二宫才发现大野袖子上沾了血,说要去找药被大野拦住了,外面传来高岛的吼声,似乎在喊着杀人凶手,听不真切但也肯定不远。

“这里有急救包。”猫着腰走在前面的二宫突然说道。

“超市里?”大野有些吃惊,没想到货架上还真的放着几个急救包,他没有多想,赶紧拿上一个就从员工通道溜出去了。

等回到车站大野的半个袖子都快被染红了,他说着没事,又在进站口那里布置了几个小陷阱,这才肯让二宫帮他包扎。

二宫的动作很笨拙,大概是没有处理过这种,大野有些好笑地叫停他,自己开始快速地处理伤口,缠上绷带,又安慰他说,“这点小伤真的没事。”

 

49

人一旦夸口就容易出问题,大野到后半夜的时候才意识到可能是伤口感染,整个人烧起来了,他迷迷糊糊地感觉二宫起身了,不知过了多久一条被冰水浸湿的毛巾搭上他的额头,他又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早上起得晚了,二宫坐在旁边的座椅上问他,“你怎么了?”

“就是发烧……可能是伤口感染细菌了,不是病毒性的,不会传染给你。”

“细菌?病毒?”二宫又像个小孩子一样重复着他说出来的名词,歪头想了想,“不是病毒就好,病毒很恐怖的,会造成系统瘫痪。”

大野被他这句话逗笑了,“你游戏玩多了吧,不是说那种电脑病毒。”

“你要不要看漫画?”二宫没注意他说什么,从座椅下面摸出一个挎包来,里面放着几本过去的jump,“等待的时间很无聊吧。”

“等什么?”大野接过其中一本,有些不解地问他。

“等着他们来把你接走啊。”二宫回答得很快,再一次提到了从未出现过的“他们”,这次大野不想再追问了,他注意到那个挎包上的哆啦A梦挂饰有点眼熟,但是也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的,只好低头去看书,他很多年没看过这些了,看到龙珠还在连载,又觉得有些感动。

在电车里的时间过得很快,也可能是生病了的缘故,大野和二宫聊一聊龙珠就会开始昏昏欲睡,每次再醒来的时候二宫都笑着回答说并没有睡很久。

因为这个世界里没有时钟,从电车里又不能根据外面的太阳来判断时间,大野根本没想到那一声枪响会来得这么快,他那时正在睡梦之中,忽然就被惊醒了,大脑里纷繁复杂地想着高岛为什么能轻易突破他设下的陷阱,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为什么要开枪射杀二宫……

电车里骤然响起电子音的播报声。

“冗余数据正在删除——”

他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等他浑身无力地爬起来想要冲出去寻找真相时,电车的门在他面前关闭了。

一切回归黑暗。

都结束了。

也都重新开始了,他手臂不再疼痛,发烧也远离了自己,就连指尖之前烫过的水泡都消失不见了。

“请坐下来吧。”

二宫和也再次在黑暗里对他这样说道,语气和之前分毫不差。

 

 

TBC

 

很想知道没被剧透的大家现在觉得凶手是谁或者谁们(???)……就……我现在给出的线索足够支撑一个或者几个嫌疑人吗……因为我自己知道真相是什么,又怀疑自己会过于隐瞒了(……

以及真的很想知道到现在为止有啥感想……什么都可以说给我啊QWQ

因为这种题材我知道看得人挺少的……就……大家再多爱我一秒钟嘛(??????

以及……

李泽言生日快乐(突然恋与???????

再以及……

穿回昨天去揍说不会更新的自己。

13 Jan 2018
 
评论(33)
 
热度(57)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