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bug(八)

突然加速。

OOC!OOC!OOC!!!!

一切和真人无关。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以下——



50

经过几次确认,大野确定自己并不只是普通的回到七天前,而是陷入了某种循环,从当时超现实地进入这个时空开始,就已经步入了这个循环。

他这次直接在电车上把一切都告诉二宫了。

二宫果然和之前一样,虽然没有直白地说相信,但是却依然默认他是对的,沉默几秒后就问道,“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这次选择跟谁都坦白?”

“嗯,总会有人相信的。”其实他已经不止一次坦白了,在之前几次循环里试着挑上一些不会被怀疑的“未来”做出预言,虽然依然没能阻止死亡的出现也还没找到每一起事件的真凶,但没再被排斥到住去车站。

初到这么一个奇怪的空间就被告知这里其实是一个循环,大家当然是不信的,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大野和二宫——二宫算是受他牵连,但确实没有随大流一起表达怀疑,只劝大家姑且相信下来,因为大野说了自己可以证明,便一起往超市走去。

武内清和上杉健一还有抱着泉绫子的高岛纯一郎,每个人的出现都被他说中了,桥本指出说不定这个空间就是他搞出来折腾大家的,但暂时也没人支持他的说法,气得他提前和大家分道扬镳了。

只可惜对上杉的询问总也进行不下去,他油盐不进,不管什么时候过来都只说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再问更多就怎么也问不出来了,大野找不到突破口,又不再放心让二宫和泉独处,没办法只得放弃。

日下部在第一夜过后就完全相信了他,像是找到同类一样,说起了自己预兆梦的能力,说她也梦到了后面的事情,虽然很琐碎但大野还是听出来了她会梦到前一次循环的一些事情,原因不明,大野几次问道的时候,日下部都是欲言又止的样子,只说是在“那件事”之后。

大野以为她说的那件事是桥本的事,不愿她难堪,也就停止追问了。

他们的阵营在大野几次摸索哪些事实可以说之后终于和之前变得不一样了,日下部和泉是完全支持他的,这一次桥本在听说自己会死之后也说要让他保护自己,高岛却不愿听他指挥,只是说要保护泉,所以才留在旅店里。

大野一直想方设法不要激怒他——之前都没能成功,有时候大野甚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刻发怒。

 

51

发现桥本尸体的那一天的夜里,大野照例与二宫道过晚安之后回到房间,反锁上门,开灯之后才发现日下部居然躺在他的床上在等他,吓得他愣了几秒。

“大野桑,救救我吧……”日下部低声哀求着。

“你怎么了?”他拉动椅子坐在与床对角的那个角落里,才注意到这个一直努力保持妆容的女人几乎已经瘦得不像样子了,眼底的青色也无法用粉底遮盖,样子很像是老电影里的那种丧尸,“我记得前厅还有一些零食……”

“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不想再这样了,最近她变得越来越容易饿,她想要吞噬我……她……她也应该吞噬我……”她的话显得有些语无伦次,大野难以猜出她到底在说什么,这些对话还是第一次出现,他只好沉默地听着。

“有些事我不能和别人说,但你是好人,我知道我快死了,就让我做一次忏悔吧。”

“……你说吧。”

日下部缓缓讲起了一个故事,在她中学时因为之前家里的很多变故——她隐瞒了但是大野知道是什么——渐渐变得越来越贪食,母亲因为忙于工作所以没有特别管她,等发现她胖得吓人的时候送去医院诊断,才知道是暴食症。

暴食症并不是没救,医生让母亲多关注她,给她应有的母爱,慢慢调理会好起来的,然而没有,母亲将她送入了一个疗养院,一周只来看她一次,但是她在这里认识了别的病人,也认识了“他”,她不知道他叫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却陷入了爱河,每天想要和他见面,和他说话,或者只是坐在一起就很满足了。

随后他们上床了,日下部主动的,他虽然有些抗拒但最后还是从了,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很快日下部被查出怀孕。

院方不希望她把孩子生下来,其他病人也都因为她怀孕而说很多难听的话,而他却没再出现,听说是死了,日下部想不明白。

因为各方面的压力,她开始胖得更厉害了,母亲从过去是一周一次早已变成了一月才来一次,即使过来,看她的眼神也像是在看怪物一样,她突然想要改变这一切,她在疗养院里上网查到了一个偏方,能够毫无痛苦的瘦身,拥有令人羡艳的未来。

而药引则是她的亲生骨肉。

所有人都不希望这个孩子存在,连孩子的爸爸都已经放弃他们了,日下部看着自己的肚子,很快下定了决心。

她吃掉了那个孩子,按照偏方上的方式。

从那之后她的食欲没有减少,但是身体居然真的瘦了下来,身材一天天地显出性感的S型,她的孩子回到了她的肚子里,帮她吃掉所有的多余热量。

她出院后重新开始上学、工作,她与母亲也断绝了来往,到新的城市开始新生活,没人知道她究竟发生过什么、做过什么,没有人嘲笑她,也没有人责难她,一切都像是回到正轨了,而且是更好的,她有比其他女人更加出众的武器,她在职场情场都所向披靡。

晚上她有时候会做一些预兆梦,都不是什么好事,但是她有了准备也都努力避开了,直到她突然跌入这个世界里。

 

52

“大野桑不怕我吗?”她似乎想要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但面部肌肉只是扭曲了一下,如果知道面前的人会饿死,就很难再害怕了,大野摇摇头,劝她还是去吃点东西比较好。

他礼貌地将日下部从自己房间里请出去,她走前又忍不住说,“你要小心那个二宫。”

“嗯?”

“你不觉得吗?他的眼神能把人看透。”

“诶,还好吧。”大野有些记不清他们是不是过去也进行过这样的对话。

“被他的目光扫过就觉得自己的秘密无处遁形……我知道不只是我,大家来到这里都带着自己的秘密,绫子是,高岛桑也是,你应该也差不多吧……所以要小心他一点。”

“我没有什么秘密啊……”

“我也会这么和别人说的。”

开门的时候却撞见泉站在他的门前似乎正想敲门,两位女性交换眼神的时候,大野相当不解风情地问:“泉?你怎么还没睡?”

“我……不,没什么,”她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O-chan晚安哦。”

大野莫名其妙地道一句晚安,又劝她说今晚不要去咖啡厅,泉笑着点点头。

然而醒来的时候发现高岛红着眼睛坐在前厅,大野就知道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泉、咖啡厅、火焰,这些无论大野尝试什么方式都还是会最终联系在一起,而无论探查多少次,也只能推测是灶台的故障,可能是泉想要料理但是她太矮了不能轻松操作那个灶台。

他们沉默着去把泉埋葬了,在高岛挑选的公园一棵杏树之下,最后立上一个小小的十字架,他这才瞪着猩红的眼睛将他们三人挨个扫视一番,最后目光落在日下部身上,日下部确实很反常,一直在发抖,大野问她是不是又饿了,然而她听到“饿”字更是直接跪了下来,光洁的膝盖砸在松软的泥土上,她颤抖地说道,“她想杀我……她当时想杀我……”

“果然是你——!”高岛想挥下去的拳头被大野拦住,“我从刚才就觉得你显得很不自然!果然是你!果然是你杀了她!”

“不是我!是她!她想烧我的脸,她……”日下部看了大野一眼又说下去,“她觉得我在和她抢大野桑,她想点火烧我的脸,我只是推了她一下跑出来了而已!我没想到后厨会烧起来啊!”

“那你为什么不喊我们救火?啊?!”

“我太饿了……我必须去超市吃东西……不然我会死的……”她蜷在地上痛哭起来。

高岛突然爆发出怪力将大野甩开,接着立刻从怀里掏出了他的手枪,子弹从日下部的左脸一直穿过右脸,“你不是想吃吗?现在我看你还怎么吃!对我的杏子见死不救的家伙——还有你——!”

黑色的枪口指向了大野的额头。

 

53

“你为什么不保护他们?啊?!”

大野这次终于近距离看到了他的手枪突然发现,“……这不是警用枪支。”

高岛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说这个,“确实不是,交警哪里还会有枪支配给,大野你这人就是太天真了,你以为我还把你当朋友,呸,你不过就是我的一枚棋子!”

他注意到二宫在一点一点往旁边移动,只好继续说话来吸引高岛的注意力,“我们最近在办的有一个连环杀人案,都是一家三口受到枪决,而且是先杀妻女最后是父亲,警部推测是体制内的人作案,但凶手一直没找到,枪支型号就是这个……是你吗?”

“哼……”

“是你吗?毁灭那些幸福的家庭的人。”

“他们都该死,没有能力保护家人的人都该死!幸福的家庭……我也曾经有幸福的家庭啊!但是没有人来帮我!”

“哐!”

二宫努力挥动铁锹砸在高岛的后脑上,趁他弯腰呼痛,拉起大野就开始狂奔。

大野回头看了一眼愤怒的高岛和倒在地上不知生死的日下部,最终还是握紧了二宫的手,不再需要对方施力而是直接并肩跑起来了,如果说这些人里有他最想要拯救的,那么他还是选择了二宫和也。

他们在镇子的小巷里穿行,似乎每次轮回的最后两天他们都在东躲西藏中度过,只是这次的路线选得不合适,很难绕过警觉的高岛躲回车站里,反倒钻进了一栋小楼里。

大野看这里眼熟,想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是高岛当时被拉进这个世界里的第一个落脚点,安全通道被锁上了,电梯间的门倒是打开的,黑漆漆的,不知电梯停在哪一层了。

“先休息一下,”大野拉着二宫坐到阴影里的一个破旧的转椅上,“你的腰伤又严重了吧。”

“又?”二宫随后释然道,“你知道的啊……”

“从刚才开始就已经拖着腿在移动了吧?”

“嗯……其实有点感觉不到左腿了,不过没事,都是老毛病了。”

“到底怎么伤到的?”

二宫坐在那里低头看他单膝跪在面前给自己按揉小腿到膝盖上的穴位,“其实没有那么吓人,这个毛病一直都有,不护理之后就变得严重了一点,就好像这个城镇没人居住之后开始破败一样,自然规律啦。”

“为什么不护理了。”大野抬起头来认真地看他。

“什么啊,你在担心我吗?”

“当然。”

二宫大概是没想到他会承认的这么迅速,嘴巴开阖一下没能发出声音,藏在碎发里的耳朵倒是红了又红,他沉默了很久,大野没有催促他,然而最终他也只是说,“你看这里哪有人嘛。”

“该怎么护理,我可以帮忙。”

小腿上郁结的筋被揉开,同时被揉散的还有二宫的骨肉,他舒服得像没骨头一样窝在破解的转椅上,喉间漏出几声呼噜声,大野有一个瞬间以为自己正在照料姐姐家的猫——即使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他们出来的匆忙,没有带手电或者灯笼,这里的夜晚总是很暗,天黑之前没能找到机会溜出去,于是大野提出在这个小楼里凑合一宿,二宫没有意见,他们在这个楼的大厅里转了转,居然找到了一个长沙发,小心地拖到阴影里,两个人互相倚靠着坐在上面。

到底不是安全的地方,天一亮大野就睁开眼睛,二宫没有在他身边,他紧张地四下张望,才发现二宫刚从门前走回来,“你醒了?正好我正要叫你呢……他就在外面。”

大野赶紧跑过去看,高岛果不其然就在外面徘徊,似乎是在这几个建筑物中犹豫,但是早晚也会进来查看的。

“他的目标是我,我去把他引过来,你趁机跑掉吧。”大野沉声说道。

二宫却没有动,“如果我也有罪呢?”

“什么?”他是真的没听清。

“保护你是我的工作,所以我不会走哦。”二宫微笑起来,让这一刻显得一点也不生死攸关,“我怎样都无所谓的。”

“你怎样当然有所谓!”大野难得的用了严厉的语气。

“真可怕啊。”

“……”

“这样吧……”二宫眼睛转了转,“咱们联手,把他关进电梯井里,怎么样?”

那个电梯井他们前一天查看过了,不高不低,刚好掉下去不会摔伤,然而由于旁边梯子已经坏掉,也不可能再爬上来,大野立刻就同意了他的提议,很快两人拟定了作战计划。

二宫将高岛引进建筑物里,藏在一旁的大野直接扑上去和高岛近身搏斗,手枪在被近身时确实难以发挥作用,然而气急败坏的高岛还是开了两枪,有一枪落空,另一枪却打在大野的手臂上,大野那一个瞬间有些状况外的想笑,心想自己这只手臂还真是多灾多难,然而疼痛对于他来说事实上也像是家常便饭,他专注地接下高岛所有的拳脚,并且按照计划将他引到了电梯井旁边。

高岛掉下去的时候试图把大野一起扯下去。

二宫趴在电梯门边上牢牢抓住了大野没受伤的那只手,防止他继续坠落,而高岛则抓着大野那只被打伤的手臂,腻滑的血让他难以使上力气,最终还是落了下去。

“可恶!让我上去!”

伴随着高岛在电梯井下的怒吼声,二宫抓着大野的手拼命将他拉回到地面上。

 

54

他们去超市拿急救包,然而却看到了已经死亡的日下部,她竟然从公园挪到了这里,可惜还能没能坚持下来,只是不知她的死亡究竟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饥饿。

快速止血之后简单处理自己伤口的时候,大野发现二宫的袖子上也有血痕,先前以为是被自己的血染上了污迹,仔细一看却像是还在渗血,胡乱把绷带打上个结,不由分说地抓着他的胳膊扒拉开袖子。

二宫白嫩的皮肤上是两道鲜红的痕迹,显得相当刺目。

“啊,大概是因为电梯那里有铁丝突出来了吧。”二宫不太有所谓地解释了一句。

大野咬着下唇给他仔细止血消毒,又用绷带一圈一圈地将这人藕节一样的手臂裹紧,终于有点心有余悸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二宫指指他的手臂,说这样多公平啊。

他像是突然感觉到了劫后余生一般,控制不住自己的落下泪来。

“大叔你哭起来真是很丑……”二宫的揶揄没能说完,大概谁看着对方虔诚又温柔地在自己的伤口上落下一吻的时候都难以继续说什么调笑的话。

大野感觉到二宫没受伤的那只手轻轻落在自己的手背上,似乎有些笨拙地来回抚摸着,谁也没再说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根本没有时钟来告诉他们——突然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没有问对方为什么发笑,只是互相拉扶着站起来,他们还有事情要做。

他们先是去把日下部埋葬了,二宫问他为什么明明知道会是循环,还是想要做这种无用功,大野想了想说也说不定这次就是循环的最后一次,等一切都结束之后新的生活就开始了,总要为这种可能性做些准备不是吗。

“到时候你就离开了吧?”

“大概吧,你不和我走吗?”大野有些意外,“你的工作不就是保护我吗?”

“谁知道呢……”二宫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

大野笑了一下,“也对,虽然对我来说和你在一起已经快成为习惯了,但对你来说其实我们才刚刚认识吧……”

“……嗯。”

“被说成是奇怪的大叔也没关系,我还是想要告诉你,有nino在真是太好了。”

二宫忍不住笑起来,“奇怪的大叔。”

大野随即做了几个颜艺,他们又重新笑作一团。

 

55

天黑之前大野带着食物去电梯井看了高岛,高岛在下面冷静了大半天终于能够好好交流了,大野向他确认了他犯案的细节,全部都能对得上,这个没能保护自己家人的男人确实将自己的怒火投向了其他幸福美满的家庭。

然而高岛却依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反复强调着那些一家之主都该死,没有能力保护家人的男人都该死。

“那你呢?”二宫在一旁突然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回答只是一片寂静。

大野突然就觉得很累,“回去吧。”

“好。”

大野没有发现在他们转身后那台电梯开始缓缓运作,向下的箭头亮了起来。

他们两个没有回旅店,而是回到了电车里,他们依然和最初一样进行了关于二宫要不要睡在车长室里的讨论,最终二宫也还是输给了大野可怜巴巴的撒娇,和他一起睡在车厢里了。

大野睡得很沉。

也睡得很久。

直到那一声枪响……

这次他终于看到了,车厢外面空无一人,二宫被不知从哪里射出的子弹击中倒在血泊里。

冷漠的电子音还是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

电车陷入黑暗。

……

就好像是排练了成百上千次的剧本,每一次的七天里一切都和曾经一样进行着,大野悲哀地发现自己开始习惯了,习惯这些很快就会消逝的生命,他不知道这些是不是对这些年他开始变得冷漠的惩罚,所以才让他一次又一次地目睹这些。

他习惯了自己的食物分一半出去,因为二宫会想要尝试。习惯了走在二宫的左边,这样他才好自然地趴到自己的肩上。习惯了将一切不好进行的话语交给二宫来转述。也习惯了在第七天的结尾,二宫死于一声枪响。

他试图去尝试找过开枪的人,也尝试研究过电车,但是什么都没有,在那之前一切正常。而那一刻之后,二宫倒在血泊里,甚至有一次直接倒进他怀里,随后电子音会响起。

“冗余数据正在删除。”

电车里的灯光熄灭,再点亮时二宫又是最初的陌生的什么都不记得的那个人。

他有时候会说一些自己的事情,又或者突如其来地问二宫一些过去的生活,二宫的失忆症像是一种自我抑制,不经意地又会显出一些端倪。

他知道对方喜欢吉他喜欢音乐、甚至自己作词作曲之后去街头弹唱来看别人的反应,也知道他喜欢棒球以后也想要成为一名棒球选手,知道他有条狗叫小春,作为交换大野告诉他自己有时候会在画画的时候和路过的蜘蛛先生聊天,告诉他海钓时自己最喜欢的是鱼咬住钩之后转动鱼线的响声,告诉他自己在东京的生活。

反正他不会记得。大野智不知道自己这么想着的时候是不是松了一口气。

反正对二宫和也来说,每一次都是崭新的七天。

 

 

TBC



我的疯狂跳跃大法(……

十几轮(?)几十轮(?)就这么轻松过去了!

这一部分终于落下帷幕,接下来的剧情应该还挺快的……吧

下一章就解释N的小秘密了!可是我一点都不兴奋……还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_(:з」∠)_

想要大家陪我说话……(???????

15 Jan 2018
 
评论(56)
 
热度(55)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