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bug(十)

OOC!OOC!OOC!!!!

一切和真人无关。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以下——




61

晚上水马居然趁着别人没注意将轮椅滑进了大野的房间,大野与二宫道过晚安之后推门就看到他,他将食指压在唇上,大野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回身将门关好。

他想这样的场面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日下部和泉都来过这间屋子,但是由水马这位老人家做出来就显得有些哭笑不得,“您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我在这里休息一下。”

“……如果没记错大家都有房间?”

“没错。”水马不再解释,而是继续翻着放在膝盖上的书籍,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向已经坐到床上发呆的大野,“你不继续追问吗?”

“诶,要问什么?……这是什么书?”

“你这人还真有趣……”他把书递给大野,“你翻翻看。”

大野有些吃惊,他发现自己无法从书本的第一页翻开,同样也没有最后一页,书的页码不是连续的,即使往回翻也看不到相同的一页,他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忍不住感叹道,“好厉害啊……”

“沙之书,拥有无穷数量的书页,没有开始与结尾,也永远不会翻到相同的一页……我曾经在博尔赫斯的故事中看到过,直到自己拥有一本才知道这本书是真实存在的,我该庆幸它被我放在轮椅的口袋里带过来了,不然第一天死的人恐怕就是我了。”

大野把书交还给他,“那……你是暴食?”

“答对了。”水马接过书随意的翻开,看到大野的表情忍不住笑起来,“所以为什么你要觉得吃惊,明明是自己说的答案。”

“因为……之前的循环里都是另一个人,她是暴食,真的暴食。”

“知识和食物其实没什么不同,她渴求口腹之欲,而我只想要吸收更多的知识。”水马顿了一下,终于揭开自己到访的原因,“你在之前的循环里是不是回房间就睡觉了?”

“还会洗漱。”

“……洗漱完,躺在床上,是不是就直接睡着了。”

大野不解地点头,不明白哪里不对。

“没想过为什么吗?”

“因为会困啊。”

“是催眠,”水马恨铁不成钢一般地叹出一口气,“如何让受害人的家属确认凶手已被处决,而不知道行刑人,便在行刑的瞬间催眠,等他们醒转就只会看见大仇得报的场面。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系统能源不足之后需要吞噬这些人的罪孽和生命力来维系自己的运转,而有死者就会有凶手不是吗?”

大野怔愣了一会儿,就听走道里有轻巧的脚步声,要不是知道这个世界没有猫,可能会误认为是野猫,然而现在水马却在催促他,“你不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无论如何大野是想要知道真相的,他走到门口准备打开门时,听到背后苍老的声音说道,“你要明白,他只是程序。”

“他是二宫和也。”

大野推门而出。

 

62

走道上空旷又黑暗着,已经没有任何人影了,但是大野知道该去哪里寻找,摸了一个手电离开旅店,直接穿过小路向超市走去。

这条小路还是当初二宫带他走的,二宫说是自己发现的时候笑得一脸得意,他有点走神地想到这个,又忍不住笑了一下。

超市里面的灯是亮着的,他关上手电,猫着腰溜进去,就听到了上杉在嘶吼,“我没错!你凭什么审判我!他是自己要跳下去的!我什么都没有做!你——”

一声闷响过后是球棒落在地上的声响,以及二宫冷漠的嗓音,“你还是安静一会儿吧。”

大野从没听过他这么冷的语气,如果不是发声方式很有辨别力,几乎无法相信这是二宫的声音,他觉得自己像是拿到了一张电影的碟,二宫说在里面给一个角色配了音,然而他看过整场都没有找到他到底配了谁。

手推车在地面上轧过去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大野侧身躲在一个货架的旁边,从缝隙里正好能看到二宫的侧脸一闪而过,什么表情都没有,也许就像是水马说的那样,他只是在人前表演得像个人类一样,当剩自己的时候就连表情都欠奉。

‘但这也没什么不对。’大野的心底传来这句辩驳,他在东京也同样看到过很多这样的人与自己擦肩而过,有太多人在私人时间里都是冷着一张脸,这个社会不就是这样。

手推车的声音在黑暗中很容易辨别,大野甚至不需要在打开手电就能跟上,沿着路一直走到神社里,夜空中的星光将神社后面的空地照亮,二宫这么纤细的身材居然可以将上杉健一那么庞大的身躯从手推车上搬下来放到古井旁边。

“啪!”他打了一个响指。

上杉醒了过来,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个地方,但是看到二宫还是本能地发抖,扭动着那些几乎可以流动起来的肥肉想要逃离,又被他狠狠地按在原地。

“懒惰。”二宫言简意赅地宣读了罪名,语气冷得仿佛每个字都带着冰碴,砸在地上仿佛连地面都会冻住,“以丢入蛇坑罚之。”

随着他的话音落定,上杉直接被他推了下去。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惨叫声从古井里面传来,大野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跑过去,然而一步入二宫的视野里就停下了脚步,他在二宫的脸上看到了一闪而过的仓皇,那不该是一段程序能够拥有的情绪,他停下来想要看清,然而二宫却恢复了面无表情。

“你要救他吗?”二宫第一次这样冷漠地对他说话,但当大野想要与他对视的时候他将视线别开了,只是又重复了一遍,“你知道他有罪,还是要救他吗?”

大野看着那口古井咬了咬嘴唇,“如果我还是要救他呢?”

“功德箱后面有绳子可以用。”二宫的声音如同冰雪消融一般恢复成从前。

大野去抱了绳子过来,伸下去让上杉抓住,二宫在一旁帮他打手电照明。然而上杉没有动,他虽然喊着救命,却连抓住绳子都懒于去做。

懒惰。

大野终于明白了。

二宫见他放弃了就用手电去照他的脸,又被他挡开,手电光毛绒绒的边缘划过二宫的下巴,让那一颗痣显得有些生动,然而再往上的面容却隐藏在黑暗中变得模糊不清了,“即使你把他救上来,这一天我还是会杀了他……大野智,你还不明白吗?那个老头子把你叫醒让你看到这些,你还不明白吗?这就是你想要寻找的真相。我不过就是系统在这个世界上的投影,拥有一个虚假的名字,一张虚假的面容,一段虚假的……”

“不是的!”大野皱着眉头用一个拥抱打断他接下去的话,二宫稍微高一点,大野环着他的腰,刚好微微低头将下巴压在他的肩窝上,“你是二宫和也。”

“我确实在意真相,也同样在意二宫和也。”

“但我不是,我……”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系统的投影,但那只是一部分,虽然我们之前经历的那些事情恐怕对你来说都是冗余数据,早就在每一次结束的时候删除了,但是……对你来说也许是刚刚认识我而已,你就把我当成是一个奇怪的大叔,听我继续说下去,我记忆中的二宫和也不止是编写出来的程序而已,即使只有我一个人记得,那些回忆也都是属于你的,我现在知道你的工作到底是什么了,但是我在意的是这个完整的你,不止是系统、程序、工作。”他觉得自己很久没有一口气说过这么多话了,忍不住大口呼吸起来,越是喘越觉得鼻子发酸。

“……可是你是想要抓到凶手的吧。”

“我这不是抓到了吗?”他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点哭腔。

二宫的手臂终于在他背后收紧了,一下、一下,轻轻地安抚地拍打着。

“但是我不会停下来。”

“我不会要求你停下来,所以你不要再否定自己了。”

 

63

他们回到旅店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水马没有留在他房间里,这次大野抓着二宫的手没有松开,而是拉着他一起进了自己的房间。

先前他去拉二宫的手臂的时候就发现触感有些奇怪——二宫因为之前搬运上杉而把袖子掳上去了,这才让他发现端倪。回到房间就着灯光仔细一看就能看到两道略显狰狞的伤痕在藕节一样的手臂上微微鼓起,猛然抬头看向二宫。

“这伤……不会消失的吗?”

二宫红着耳朵低头把袖子放下来遮住,声音小得不像他,“总有一些数据不是冗余的……”

“是我吗。”

“……嗯……诶,你怎么就哭了,不得不说你哭起来这张脸真的丑到好笑。”

“好笑吗……”

“好啦,有这么伤心吗。”

“是高兴的,像做梦一样。”

“梦?”

“诶……”大野这才想起他恐怕不能理解什么是梦,挠挠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

二宫歪头想了想——大野知道他只是在搜索数据库,就像曾经那些时刻一样——终于得到答案,“我知道了,梦,真是个可爱的词。”

“是呢,”大野重新搂住他,两个人像小动物一样亲昵地蹭了蹭鼻尖,“认识nino就像是一场美梦。”

“是吗。”

“嗯。”

“即使我为了活命在不断地将人杀死?”

“上杉他……当时是不是有机会、有很大的机会可以劝阻那个自杀的人,但是他什么都没有做……”

“对,而且他说,‘不如去死吧’。”

“那……系统运算出过错吗?”

“不记得了呐。”

“你以前说过的,要把这些交给神来审判,我没想到你就是这个世界的‘神’,所以这些本来就是你的工作。”

 

64

第二天他们去到教堂,大野第一次知道了那些字母的含义,水马坐在轮椅上一个词一个词的念给他们听,对应的意思是懒惰、暴怒、嫉妒、色欲、暴食、傲慢、贪婪。

其他词都是阳刻,只有贪婪是阴刻,大野站在那面墙前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思考,陷入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高岛问水马这些雕刻是不是找到出路的提示,水马向后靠到椅背上,让自己坐得更舒适一些才回应他,“出路的提示吗,也可以这么说吧。”

“那我们怎么才能出去,谜题你解开了吗?”

“出路可不等于出去,这些罪名对应我们每一个人,自己想一想究竟犯下过怎样的罪孽来忏悔才是真正的出路。”

“死老头少在这里叽叽歪歪的了。”高岛被他绕来绕去得显出些暴躁,“我可没沾上这些什么所谓的罪名,不信你问问大野,我和他可算是同僚。喂,大野!”

二宫走过去轻轻挡开了他想要拍在大野后背上的手,“他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时候注意不到周围的,你不要打扰他。”

“嘁。”高岛也没再多说什么,“我们再去别处看看,你就在这儿陪他傻站着吧。”

“我和你们一起走吧。”水马在一旁说道。

高岛对桥本说,“你推上他,咱们走,继续去别处找找出路,我就不信这个系统连他的创造者都不在乎。”

等周围又重新安静下来,二宫在大野附近的木椅上坐了下来,看着他的后脑勺和他一起发呆。

“只有贪婪是阴刻呢。”大野修长的手指抚过那些纹理,“是你吗?”

“嗯,是我哦。”

“如果不把这些人杀死,你是不是就不会成为‘贪婪’了?”

“但如果那样,我没几天也会因为能量耗尽而关闭,到时候我会变成什么样,也许那个老头子曾经告诉过我,只是不在我现在的数据库里。”

“那我问问他去。”

“大野……”二宫难得地什么敬语都没加的唤他,似乎想说什么,然后最终落在嘴边又重新变成了一声叹息,“大野。”

“啊!”大野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在第一次的时候我问到你家,你给我指过一个方向,我当时去找过,真的有一个名牌是二宫的宅子。”

“是吗。”

“跟我来。”

他们去住宅区找了那个宅子,看起来还和之前一样,外墙的门依然是锁着的,二宫晃了晃那扇门对大野摇摇头,“我没有钥匙,也许只是这里还有一个姓二宫的。”

“不过二宫这个姓氏还挺少的吧。”

“谁知道呢。”

 

65

晚上在咖啡厅吃过饭,大家重新回到旅店里,大野在大家那种“虽然我们都懂但是麻烦你们能不能收敛一下”的似笑非笑的表情里跟着二宫回去了他的房间,只有泉甜着嗓音问他们为什么要住在一起。

大野挠挠脸颊,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因为你的O-chan哥哥找我有事。”二宫帮他作答道。

等他们关上房门,大野才问他,“泉是什么罪名呢?”

“quiz时间,猜猜看?”

“诶……嫉妒?色欲?”

“答两个真是作弊啊,那我算你对还是错呢?”二宫逗他,见他笑起来才又说道,“是色欲,她没和你说过吗?她亲手烧死了自己的家人。”

大野摇摇头,泉绫子和武内清对他来说都还是谜,一个走得很近却看不清,另一个则是因为太难以接近了,“……为什么?”

“家人认为她所做的一举一动都是错的,‘女孩子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呢?’‘你看看你都在做些什么呀。’”二宫模仿起来倒是惟妙惟肖,可惜这次大野笑不出来。

“心中的恶魔总有这样那样的原因成长起来,大野桑也要小心啊。”

“是呀,说不定哪天我就抢占了你那个‘贪婪’的位置。”

“嗯?”二宫有些不解地看他。

“因为太喜欢和也了,所以想要得到更多,比如你不再死亡。”

“对我来说那不算是死亡。”

“我知道……诶?”大野突然发现他的床上多了一本看起来有些眼熟的书,“这不是水马桑的那本吗?叫……沙之书。”

“是啊。”二宫垂下眼睑去看那本书,“暴食,以饥饿罚之。”

“之前日下部……啊,你大概不记得了,就是前一个‘暴食’,在第5天才会死亡,这些罪名不是固定的顺序吗?”

二宫摇摇头,“是严重程度来排序的,我有自己的一套运算,但是没法解释给你听,也许你在下一次的循环里可以问问老头子。”

“nino和水马桑其实关系不错吧。”

“怎么会这么说?”

“你叫他老头子嘛……”

“诶,大叔难道是嫉妒了?”

“不是哦,不是‘嫉妒’,我都说了嘛,我会变得‘贪婪’的。”

二宫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自己的鼻梁,“你不是大野桑吧,哪儿来的意大利人。”

“不是哦,我是日本人的。”

二宫有些局促地搡他去洗漱。

 

66

接下来的几天里,大野终于得到了他曾经想要知道的全部真相,二宫没有再让他按时定点的睡着,而是放任他自由的跟着自己穿行于黑暗之中。

大野没有告诉他自己每次都跟过去了,但是也知道他一定对自己的行动了如指掌。

武内清是暴怒,黑烟罚之。

随后是桥本泰志,嫉妒,投入冰水之中。

泉绫子对应的惩罚是火焰。

二宫每一次在处刑的过程中都冷着一张脸,说来奇怪,他一副少年人的模样,笑起来的时候总让人忍不住赞一句可爱,然而不笑的时候却一下就摆脱掉了那些稚气,反倒和他眼睛的年龄相符了,整个人都像是一把锋利的剑,直击心脏。

他即使只是远远看着,都觉得他仿佛在黑夜中发光。

他没有再提过救人。

“也不知道共犯会不会同罪,”他小声念叨着。

“什么?”二宫总是这样,像是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似的,即使是自言自语也要好奇地让他重复出来。

“所以你其实每次都是把高岛桑引到这儿?”此时他们再一次站在这个高岛来时的小楼一层了,那次划伤二宫手臂之后不管是他还是二宫都默契地没有再来过这里。

“嗯,傲慢的惩罚是负重。”

“负重?”

他的声音被高岛在外面的怒吼遮盖。

二宫让他躲起来,随后他在阴影里看着二宫像鸟一样灵活地将高岛引入空旷的电梯井,他想自己先前居然还想要保护一个“神”,但是心里的一个声音告诉他,即使他知道了“神”的身份,也还是想要保护他。

二宫冷漠地按下了电梯向下的按钮。

原本毫无动静的机械重新开始运转。

“不——不——”

“傲慢,以负重罚之。”

“什么!你凭什么高高在上的给我安这种罪名!快让电梯停下来,凭什么是我!有那么多该死的人!不该是我!我不想死——”

在他的吼叫声中电梯终于落了下去,没有直接将他压死,而是缓慢地下沉,一开始时他的声音还很洪亮,带着愤怒,到后面就变成了啜泣。

二宫扭头看向大野藏身的阴影说道,“走吧。”

他们在超市拿了一些食物就返回到电车里,二宫再次从车座下面拿出那个挎包,里面那几本JUMP他们看过很多遍了,大野接过来,目光落在那个哆啦A梦的挂饰上,突然想起了自己最初的那个梦。

所有死者都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梦。

那里的二宫就背着这样的挎包,上面挂了一个很可爱的哆啦A梦。

他把书递给二宫让他去挑,自己则是重新拿起那个挎包,上面有黑色的痕迹,大野认得那是什么,是血干枯之后的颜色,里面是他曾经梦见的那顶棒球帽,和一串钥匙。

 

67

“呐,和也。”

“怎么?”

“我想去看看你的家,可以吗?”

“诶?你说那个二宫宅吗,可是我都没有钥匙。”

“这个包里有……”

“真的假的?”二宫自己也不太清楚,先前大野以为他只是某种失忆症,现在知道了真相反而理解了,他绝对不是水马所说的系统投影,他是这个世界里真实存在的人,只是与系统融合在一起了罢了,但还是真正的二宫和也。

他有些兴奋地和二宫说了自己的推测,二宫听完忍着笑意说了一句八嘎。

二宫最终同意和他一起去试试那串钥匙是不是有用,走在路上还是忍不住揶揄他,“大野刑事以前不会都是靠这种可怜巴巴的脸来获取罪犯同情的吧?”

“很厉害吧”他顺着二宫的话装出得意的样子,随后才摇头否定,“……其实没有啦。”

逗得二宫笑得直往后仰。

他们轻车熟路地找到二宫的家,那串钥匙还真的打开了外墙的门,房门也同样开得轻而易举,他们在玄关换了鞋,才发现屋子空得厉害,不像是住家的样子,大野有些茫然地看向二宫,他则是歪头想了想说道,“可能是系统删除数据的时候删掉了吧……”

勉强在桌上找到了一个相框,上面是更小一些的二宫和他父母的合影,三个人看起来很快乐的样子,大野拿着相框嘟起嘴来,“nino完全没变化嘛。”

“还是变了很多吧。”

“没变哦,还和以前一样。”

“那是不可能发生的吧,我都已经……”

“过去的那个nino也还在。”大野堪堪打断他后续的话,“我们再找找别的吧?”

“为什么那么好奇呢?”

“我想要了解完整的二宫和也嘛。”

二宫没再说话,而是引着他往二楼走去,“二宫和也,不,我住在楼上。”

他们在二宫的房间里翻看龙珠的漫画,看他曾经收集的那些卡片,虽然游戏机不能再使用,但还是有不少可以聊的内容,他们一直坐到了天黑。

“我们就住这儿吧?”大野提议道。

“但是这里没有灯诶……”住宅区实则被系统放弃了,一入夜就一片漆黑,只能靠外面的星光勉强能看到近处的东西。

“你会怕吗?”

“我为什么要怕啊。”二宫虽然这么说着,但还是往大野的方向又挪动了一些,直到两个人的手臂都贴到了一起。

“星星都在我不认识的位置上……”大野扒在窗棱上向外张望。

“那当然啦,这里不是你熟悉的东京。”

“那这里是哪儿呢。”

“这里是NK-617号莫比乌斯带。”

“诶?”

“我的数据库里只有这个答案。”二宫似乎是苦笑了一下,然而看不真切。

“没事的,我们总会找到全部的真相。”

“希望如此。”

 

68

天亮之后二宫说要返回电车,大野知道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他在这一天失去过很多次二宫,他没有特别去计数。

他用手指勾住二宫的手,两人的手牵在一起了,“我和你一起回去。”

“好啊。”

二宫刚一踏上电车就被稍微落后半步的大野手上使劲拖进怀里,他有些不解地和大野面对面拥抱着,“大叔,怎么了吗?”

“我想这么看看你。”

“什么啊……”

他们就这么站了一段时间,二宫也不催促他,任凭他这么发起呆。

……

“我还记得水马说在你的程序里为爱是什么下过定义……”

二宫像是上课被叫起来背书的同学那样回答道,“爱是痛苦的、犹豫的、疑神疑鬼的,爱是害怕失去时的疼痛。”

“是啦……我记得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不是这样的,爱不是这些。”

“难道不是吗?那你说,爱是什么?”二宫和当时问出了一模一样的话,大野看着他的面容有些晃神,为自己居然能清楚记得他曾经说过什么而暗自吃惊。

他现在能够给出答案了。

“爱是二宫和也。”

“大野桑的答案真是太狡猾了……”笑意爬上他自然翘起的嘴角,却凝固在了那里。

枪声响起。

这次子弹打在了大野的后背上,没有穿透。

大野呼吸急促起来,手指颤抖着碰了碰他脸颊上的软肉,又被二宫抓住摸索着变成十指相扣,“7个人的养分,对你来说是不是就足够了……你就不需要再一次死亡了,我变得贪婪了,已经不想再失去你了。”

二宫因为他靠过来而重心不稳地坐到了地上,一脸茫然地看着怀里骤然安静的人类。

“宿主情感过载——是否删除更多相关数据——”电车里响起了那个电子音。

“否。”

“……”提示音难得地停顿了一下。

“程序情感过载——是否将‘大野智’重新划分为冗余数据。”

“否。”

“确认完毕,是否开始删除冗余信息。”

“是。”

二宫的胸口突然出现子弹打过的伤口,保持搂着大野的姿势倒了下去。

“冗余数据正在删除。”

 

 


TBC

 

……可以打我。

我知道我停在一个令人窒息的位置上了,但是我要说,第二部分确实写完了,接下来终于要写到瓜的那个梦最初产生的脑洞啦!前面铺垫了6W5也是没谁了。

然后……我要先出门玩个几天!

所以就……嗯……可以打我!

刚刚写完,索性就发了,比较匆忙有问题欢迎指出!哪里没解释清也告诉我!

以及……前面偷偷摸摸改了些内容,在八里加了高岛是死在电梯井里的暗示,还有一个就当世界线变动了吧(住口啊

(今天睡醒才想起来忘了说,沙之书是博尔赫斯小说里的意象,忍不住用在了这里。)

18 Jan 2018
 
评论(67)
 
热度(61)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