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bug(十一)

重启。

OOC!OOC!OOC!!!!

一切和真人无关。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以下——

 

 

 

69

大野有些茫然的站在黑暗中,之前他刚刚接到了高岛的求救电话,还没来得及下车去仔细询问就突然被拉进了这样的黑暗里。

他隐隐感觉有人在拉自己的手,手指可以轻松找到指缝变成十指相扣,这有些奇怪,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和什么人这么亲近了,“谁?”

电车里的灯重新打开,一个看起来很可爱的少年人拉着他的手,眼睛里闪烁着他难以理解的欣喜,猫一样的唇瓣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这人看起来有些熟悉的感觉,但是确实是自己从来不认识的人。

“诶……我是大野智。”他不解地晃了晃还牵在一起的手,挑了一下眉像是想问为什么。

对方骤然把手抽了回去,嘴角精准地勾出一道礼貌的弧线,像是得到摄影师“微笑一下”的指示而笑起来的模特,少年精雕细琢的面容也很像模特,或者是偶像,大野不太能分清那些界限。

当然现在也没什么时间让他去想这些有的没的,刚才还坐满的乘客的电车现在变得空空如也了,只剩下了他自己和这个举止奇怪的少年——是不是少年还有待考证,小孩子才不会拥有那么苍老的眼睛——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二宫和也……你可以叫我nino。”

大野低头重复了一遍nino,错过了对方悲伤的视线,“念起来真可爱。”

“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二宫的声音有些哽咽,大野以为他是因为害怕,拍拍他的肩膀轻声说了一句别怕,又说要不要下车出去探索一下。

大野见二宫点头了却还站在原地没动,陪他面对面站了一会儿之后又放柔声音哄他,“别怕了,既然都到这里,总要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诶……你要是害怕也可以拉着我的手啦……”

二宫的手指勾了勾的他的手,最终还是放开了,“没事。”

他们走出空无一人的车站时,大野小声和二宫说道,“也不知道这个车站叫什么名字。”

“你为什么要在意一个车站的名字?”二宫问他。

“都会好奇的吧?”

“是吗……”

走出车站没多久,还在空旷的街道上说着话,迎面就遇到了一个自己摇着轮椅的老者,老爷子正精神矍铄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看到他们的时候控制轮椅接近他们,微微颔首,“初次见面,我是水马龙生。”

“初次见面,大野智。”

“初次见面,二宫和也。”

“喂,那边那几个人,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一个蓄满络腮胡的流浪汉从另一条路走了出来,看到他们这样的组合正要皱起眉头,突然语气变得好了一些,“啊,这不是大野刑事吗?怎么也在这里?”

大野看到那个大胡子也有些吃惊,他因为身份的缘故倒是有几个流浪汉“朋友”,有时候追查线索的时候去找他们也会遇到别的人,这个大胡子他虽然记不住名字,但确实曾经在公园里见过。只是大概一两年前就没再遇到了,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面。

老先生却开口回答了他的问题,“这是一个系统创造的世界,你我还有这两位小朋友都被关在这里,很快就会被系统裁决出罪行并且执行死刑,我大概知道是谁害得我跌入这里,也大概知道自己犯下的属于哪一个罪行,至于你们嘛……不如好好思考一下。”

“什么系统啊世界的?还罪行……哈,老头子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大胡子的反应很强烈,大野同样有些不解,扭头去看二宫的时候看到他也一样皱着眉。

“怎么,你们居然不知道吗?新闻上沸沸扬扬闹了很久,当初我设计出这个裁决系统的时候,他们都夸这是当代审判之神,还号召众筹让系统批量生产投入使用,很快又有人站出来攻讦系统,说什么不符合人道主义精神,说是变相死刑,要求我们销毁这些系统。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居然不知道?”

大胡子像是被吓得一跳,“你是疯了吧!什么裁决系统啊,还审判之神,我们的新闻里从来没有这些东西!”

水马摸摸自己光洁的下巴,随即点点头,“唔……所以你们是从过去来的,看来这个世界贯穿了很长的一个时间跨度。”

大野低声问二宫,“你在新闻里看过这些吗?”

二宫摇摇头。

“不过还真是奇怪呢,”水马自言自语地陷入沉思,“它有能力把世界创建的这么大吗?尤其还是在被追捕途中受到攻击之后……真奇怪。”

“精神病……”大胡子撇撇嘴,扭头对大野说道,“大野刑事,咱们就别管他了吧……一起找找出路?”

“在这儿就不用叫我刑事了,就叫我大野就行。”

“好啊,大野桑……诶?大野桑?你为什么要推上他啊?”

大野低声问老先生要不要和他们一起走,也许是被他礼貌的态度取悦了,水马点点头,松开了对轮椅的控制,任由他推着继续朝前走去。

“不管是不是所谓系统创造的世界,现在这里只有咱们几个人,还是先一起行动比较安心吧?”大野解释道,又给大胡子介绍了一下自己和二宫还有水马老先生,大胡子同样告知了自己的姓名,桥本泰志。

桥本说自己是早上在公园醒来发现周围没有一个人,公园也不是熟悉的那一个,不清楚怎么被拉进这个世界里的。

二宫点点头说也是醒来就发现身边只有大野桑了。

大野思考一下还是决定坦白,他把接到自己朋友高岛纯一郎的求救电话的事情也都说了出来。

“那你要找他吗?”二宫在一旁问他。

“是呢,想找一下。”

桥本又去催促水马说他是怎么进来的。

水马先是解释了一下销毁系统的时候有残次品出逃的事情,他一直在寻找那个系统的去向,直到最近他的助手带给他了一条线索,让他终于找到了,然而刚从外面接近系统就被助手推入虫洞,跌进这个世界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大野发现他一直在观察大家,像是在通过语言来测试大家的反应一般,大野微微皱起眉头,不知该相信几分。

“那我们再从你来的那个什么洞出去不就好了吗?”桥本走在一旁突然说道。

水马慢悠悠地泼了桥本冷水,“系统世界的虫洞一经使用就会关闭,这也是防止罪犯出逃的措施,现在也成为它的保护机制。”

“啧!那真是烦!”桥本气得将脚边的石子踢走,随后差点被一个突然滚出来的酒瓶子绊倒,“谁啊!”

“……给我滚远点!”有人带着醉意地怒吼起来。

大野暂时将轮椅交给二宫,快走了几步过去,发现原来是小巷子里还有一个男人躺在那儿,手里还捏了个酒瓶,身上穿着便利店员工的制服,胸牌上写着“武内清”,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一时没看到便利店,就想着也许与大家一样是早上突然被拉进这个世界的。

“你好,你也是……”大野试着去和他打招呼,然而得到的回应却只有一个砸在脚边的酒瓶。

“滚啊!别打扰我睡觉!”

“好了好了,咱们快走吧,有个老头就够受的了……”他侧目看了一眼大野,“你就算有什么英雄情结也不要害得我们出不去。”

“水马先生不是说了吗?没有出路。”

“你信?”桥本冷笑一声,率先继续向前走去。

大野没再说话,走回到二宫身边重新接过轮椅,二宫在旁边笑笑,小声和他咬耳朵,“我和你一样有力气。”

“嗯,我知道了,我先来推,下次换你。”大野看着他从衣袖边露出的一截纤细手腕回答道。

 

70

没走多远就路过了一个超市,超市里似乎有人。

“有人吗?”桥本对着里面唤了一声。

“谁?!”大野听着像是是高岛纯一郎的声音,随后一个健壮的高个子男人怀里抱着一个看起来大概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出现大家的视野里,“啊,这不是大野嘛,到底什么情况啊?”

“我出了电梯就到这个地方了,随便走走遇到了绫子,原来你也在啊!”高岛看起来也很冷静,一点没有电话里的慌张感。

大野将他在电车里接到电话的事情说了出来,果不其然换来高岛一脸的莫名其妙,“我怎么会给你打这种电话?”

他说罢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才发现无法开机。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清楚……”大野的八字眉在此时显得尤为无辜,“现在的已知情况是大家都莫名其妙就到这里了,另一条巷子里还有一个人,到目前为止有7个人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多。”

“啊,这超市里面还有一个,等下细说,”他对着其他人露出了令人安心的笑容,“我是高岛纯一郎,在警局工作,和大野算是同事吧!有我们在肯定没问题的,你们就也安心吧。”大家也各自报了姓名,被高岛抱着的小女孩全名是泉绫子,似乎不太爱说话,只会直勾勾地看着对方,高岛说是在建筑物里听了哭声找到的,大概还在害怕,一直窝在他怀里不肯离开。

“真可爱啊。”桥本笑眯眯地去摸她的头发。

高岛略微皱起眉头,“我说你没有恋童癖吧,看起来色眯眯的。”

“警官先生太冤枉我了,”桥本双手举过头顶,“你还没说超市里那个人怎么了呢,不会也是个酒鬼吧。”

“是个胖子,我倒宁愿他是酒鬼呢,”高岛撇撇嘴,有些不屑地说起来,“我曾经见过他的照片,他是一个旧案子的嫌疑人,但最后是按自杀走了程序,他也就无罪释放了。不过没多久就失踪了,他的家人也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但是居然在‘这个’超市里,这里绝对有古怪。”

“嗯……”大野低头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水马,有些欲言又止。

“这和他说的那个裁决系统能对上,”二宫在一旁帮他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如果他确实有罪的话。”

“什么系统?”高岛问道,大野慢了半拍问他是什么案子,被他抬手制止了,“先说那个什么裁决系统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马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话,又简洁但是完整的讲述了系统的运行,他说得信誓旦旦,看起来实在不像是在说谎,大家脸上都凝重了不少,先前那个让高岛抱着的小女孩拍拍他的手臂,小声说自己能行动了,又甜甜地说谢谢。

高岛将她仔细放到地上才问水马,“你是说我们现在也都按七大罪被定罪了?”

“没错,虽然在程序里和那个本身的定义有些不同,不过罪名还是沿用了那些。你们自己在心里应该也明白吧,自己究竟犯下了什么罪。”

高岛和桥本几乎是同时发出了不屑一顾的哼笑,然而泉却凑到水马面前问他各项罪名对应的刑罚,泫然欲泣地问他,“我们都会死吗?”

“会的,”水马也有些吃惊了,“你这么小,能犯下什么罪呢?”

大野同样有些吃惊,扭头去看二宫,他自己一时之间想不出曾经触犯过哪一条罪名,旁边同样一脸迷茫的二宫也不像是个罪犯。

水马还没来得及说对应的刑罚,高岛突然开口说道,“你说得不对吧,既然你说系统里最多能够处理7名罪犯,我们现在可是就已经有8个人了啊,是不是你搞错了,以为自己进入你想找的那个什么……出逃系统,其实这里只是一个平行宇宙而已。”

“……”水马没有急于反驳他,而是陷入了沉默。

“好了,说半天话我都饿了,你看小绫子看起来没精打采的肯定也是饿了,咱们不如先在超市吃点东西吧,反正这里也没人看管?”桥本的提议相当合理,大家也就纷纷同意了,高岛说先前还路过了一个咖啡厅,不如拿过东西先去那里安顿下来,然后再讨论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家各自散去——就连水马也表示想要自己去拿些喜欢的食品——大野却没有急于进入,而是四下张望了一下,二宫陪在他旁边,像是好奇一般问道,“大野桑在找什么?”

大野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下巴,“没什么,职业习惯了。”

“那看到什么了?”

“没有人管理,商品上面却没有落灰尘,监控的灯是灭的,但是保鲜柜在运作……”他们两个晃悠进去,大野随手拿起一袋薯片,“生产日期完全模糊不清……真奇怪呐。”

“会有人真的去看生产日期吗。”

“诶……会吧?”大野自己也拿不准了。

二宫从旁边拿了一个篮子递给他,大野却把薯片放回了原处,两个人往生鲜区走去。

“居然还有鮶鱼,”大野有些兴奋地抬高声线,“这个季节可钓不到,要等冬天才行。”

“你还真是喜欢海钓啊……”二宫走在他旁边落后半步,用柔软的声线感叹着。

“嗯,之前我还买了专门钓鮶鱼的饵,可惜我的假期很少,冬天一直没有时间去钓,真希望能多点假期嘛……啊,抱歉我一说起海钓的事情就是这样。”

“没关系的。”二宫的表情显得有些奇怪,大野回头看他时似乎他在努力摆出一个明快的微笑,但显得不那么成功。

“明明就不感兴趣吧。”大野有些无奈地笑起来。

“不是。”二宫低着头小声否认,再抬起脸时终于又是那种完美的笑容了,“再和我说说鱼的事情吧。”

“可以吗?”

“可以哟,海钓的事情也可以再多告诉我一些。”

大野挨个给他指着介绍鱼的名字,有的自己钓到过,有的总也没机会在合适的时间去钓,两个人走过一圈,东西没拿几样话倒是没少说。

 

71

大野去拿压缩饼干的时候还是顺路去看了那个高岛所说的已经脱罪很久了的“嫌疑人”,在货架旁一个相当肥硕的男人坐在地上,赘肉几乎从衣服的缝隙里流出来,见他们两个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手里的甜甜圈掉下去,又被胸口的赘肉接住。

大野在他面前蹲了下来,“您没事吧?”

“没……没想到这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嗯。”大野伸手去扶他,“能起来吗?”

“起来去哪儿?”他的头因为过度肥胖而艰难地摇了摇,“就在这里挺好的。”

“啊,你们在这儿。”桥本从货架后面探出头来,“哦!这个就是那个嫌疑犯。”

“我不是!”男人剧烈地抖动起来,“我不是!我没有做错!我什么都没有做!”

桥本被他吓得一跳,“什么啊……大野桑,就不要四处捡这些没用的废物了,还是咱们去找出路的好。”

“要是能出去的话还是大家都出比较好吧……”大野这样说完去看还在使劲摇头的男人,几次想要再与他说话都失败,不远处高岛也在催促大家了,他也不得不暂时放弃。

“那我之后再回来看你,对了如果有需要的话去咖啡厅找我们也可以。”

“……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够了……”

一行人都拿了一些必需品之后就准备离开超市,大野路过门口的货架时随手拿了草莓巧克力,二宫有些好笑地看他,“你真喜欢草莓呐。”

“最喜欢了。”大野笑着咬了一半,剩下半块直接递了过去。

“诶?”不止是二宫,大野自己也有些吃惊,自己一向是不能接受和别人分食的,也不知怎么的不仅觉得二宫不像是外人,甚至连自己咬过的食物都会不自觉的想要分享给他,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收回手。

二宫微凉的手指捏住了他的手腕,就着他的手将那半块草莓巧克力送进了嘴里。

“很好吃哦。”

“是吧。”大野见他没露出厌恶的表情而再次笑起来。

他们在超市门前汇合之后大野重新帮忙推动水马的轮椅,向着高岛所说的咖啡厅走去。

“高岛桑,那个案子……”大野叫住高岛。

“什么案子?”高岛先前正在和泉说话,被他打断了露出一点不悦来。

“你先前说的那个胖子的案子。”二宫语速很快地帮大野将话题推动下去,大野扭头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笑容。

“我不是交往过一个女警嘛,是她接手的案子。是个男人跳楼的事情,好像按照时间推断死者和这个人独处了挺长一段时间的,不知道他们在天台上做了什么,最后男人才跳楼的,不过尸检结果说他没有任何防御伤,体内也没有药物,所以是自杀结案。”

案子透着古怪,可是也不像是有问题,大野点点头又沉默下去。

“他说他什么都没做呢,”二宫轻声在他旁边说道,“如果按照水马先生所说的七大罪,也许他对应的是懒惰。”

“你说得对……”大野赞同地点头。

坐在前面的水马微微扭过身子来看他们,“他真的说了他什么也没做?”

大野有些不解,“是,有什么问题吗?”

“啊,没事,那我同意二宫君的想法。”水马沉默一会儿又说,“我只是没想你们还会去找他问话。”

“你认识他?”

“怎么可能啊,高岛说他失踪好几年了,肯定是从比你们更早的时间点被拉进这个世界的,而你们比我还晚了不知道多少年,我只是好些年没有遇到过你们这样的孩子了。”

“我们这样的?”

水马像是陷入自己的回忆里没有听到他的问题,“曾经优也那小子也是这样,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和热情,一腔热血地加入我的实验室……真是可惜。”

大野和二宫交换了一个莫名的眼神,谁也没再追问他优也是谁。

 

72

咖啡店和超市有段距离,然而大野发现兜兜转转的,居然回到了离车站不远的地方。店里有还算舒适的软沙发,还有个小小的后厨,只是没有店长,高岛问他们谁会做饭。

咖啡店有一秒是绝对安静的。

“大野,你不是会做饭嘛!”高岛借着身高优势去揽他的肩膀,被他稍微矮了一下身子躲开了。

“我都是照着手机上的菜谱做的。”大野晃了晃已经变成一块板砖的手机,意思再明白不过。

高岛却不死心,“我记得你会煮拉面?正好我刚才拿了,你煮出6人份的就好!”

他一向是这样,大野倒是习惯,低声问了一圈确认没人不愿意吃拉面,这就往后厨走去。

“小朋友和老人家就在这里休息吧,桥本、二宫,你们跟我再出去附近看看还有没有别人。”

二宫这时都快跟着大野钻进厨房了,回头苦着脸说自己缺乏锻炼,再多走几步就要死了,负责帮厨就好。

桥本就没有那么好运,高岛不放心他,于是他们两个就决定出去转一圈,至少确保附近是安全的。

大野一边把食材都从口袋里拿出来放进小冰箱里,一边对二宫小声说着,“超市里那个人倒是不用担心……也不知道那位武内先生酒醒了没。”

“嗯,”二宫趁着那两位还没出门,扒着门框从厨房探出半张脸来,“高岛先生,车站不远处的巷子里还有一个叫武内清的先生喝醉了,你去看看如果他清醒一点就让他也过来吃吧。”

大野感激地冲他笑起来,他一向不太擅长表达自己,二宫能一下子就明白他的意思并且帮他传递出去,他是真心实意地感谢着,只是说谢谢又太害羞了,最终什么也没说。

“需要我做什么?”二宫抿了一下嘴,转开视线不肯再看他。

“帮我切点儿菜码吧。”大野低头去折腾那个煤气灶,不太好用,他四下找来火柴才勉强点燃,然而想要把火关小一些的时候又灭了。

“……我先帮你点火吧。”

“好。”

他们两个在厨房里忙活的时候泉进来了,二宫正在专心致志将菜码切丝,大野蹲在泉的面前问她有什么事,她只说想要观摩,大野站起来牵她出去,说你还太小,在厨房还是有些危险的,要是被烫到就不好了。

“我不小了。”泉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好吧,那明天,好吗,那个灶台我刚才和nino折腾了好一会儿呢,等我们能熟练操纵、不危险了再让你来观摩,好吗?”他耐着心思哄泉坐回小沙发上才返回厨房,却见到水马正掀开一角帘子在看里面。

他走过去的时候水马正操纵轮椅转过来,两个人对视都有点尴尬,不过谁也没说话就错身过去了。大野从进门的角度看过去,想知道这个老人家究竟在看什么,然而只能看到二宫卷起袖子将菜码分成小堆放好的身影。

“啊。”

“嗯?”二宫有些不解地看他。

“你的手臂上,”大野指了指他皮肤上的伤疤,“怎么伤到的?感觉挺深的呢……”

二宫顺着他的手指才注意到那两道疤痕,低着头大概是在想究竟是怎么划伤的,抬起头来的时候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以前打棒球滑垒的时候被凸出来的铁丝划伤的。”

“啊,当时很疼吧……”大野无意识地伸手去碰。

触摸到的瞬间二宫像是被烫了一样将手臂抽回去了,袖子也放下来,“还好啦,不疼。”

“抱歉。”大野对于自己冒失的行为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TBC

 

 

就这样又7000+了……我并不是有意这样凑字数的!但是毕竟是重新开始,他又什么都不记得了,必须完整的让他跑一遍剧情,就当是二周目的时候玩到了重复内容吧!一些细节稍微有些变动……凑合看吧。

昨天捋了一下后续,想了一下设定,然后今天一开始写就写了和昨天想好的不一样的设定……我……窒息。算了算了……

虽然这样还是希望大家不要放弃我!

 

说起来养蛙游戏突然火起来了……而我之前因为卡bug不得不删除了,因为觉得缘分已尽就干脆不再重装了……然后就火起来了!怕不是我有毒……但是缘分已尽!分手了的前男友和死了有什么区别!(住口啊

然后在这里我还是要说!!!!!!

任天堂世界主宰!!!!!!!!!!!!!!!!

今天疯狂劝诱我一个朋友买labo,我好想去体验一下那个钓鱼游戏啊(你等等

20 Jan 2018
 
评论(33)
 
热度(48)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