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bug(十三)

OOC!OOC!OOC!!!!

一切和真人无关。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以下——

 

 

81

车站还保持着前一天的样子,大野和二宫走下车站楼梯的时候看到其他三个人空手而归。

“没用,电车亮着灯,但是车长室那些按钮我按了也没反应,开不走的。”高岛说,“咱们去神社看看吧。”

“我好饿啊……”泉赖在高岛的怀里不肯自己走路,高岛倒是纵容她,听她说饿也改变了决定,“那先回咖啡厅吃饭吧。”

超市里卖的汉堡肉已经是半成品了,只需要简单的加工就能变成美味的午饭,然而一上午发生的事情太多,大野几次发呆差点烫到自己的时候都被二宫拉住了,最终被赶到旁边的高脚凳上坐着。

“nino其实也很会料理吧?”

“还好?”

“之前切菜的时候也很厉害,专门学过吗?”

“没有啦,可能因为我父母都是料理师,遗传到了好的基因呢。”

“真不错啊……诶,nino被拉进这里的话,家里人会困扰吧。”

“家里人……”这次换二宫恍惚了一下,“也许吧。大野桑呢?”

“什么?”

“大野桑在这里,家人不会担心吗?”

“他们大概以为我还在做卧底吧。”

“诶?”二宫回过头来,有些吃惊地瞪圆了眼睛,“你从来没说过。”

大野被他的反应逗笑了,“我们才认识多久啊。”

“……嗯,”二宫重新关注锅里的内容了,“那你有心情说说吗?”

“你想听?”

“嗯。”二宫像是状若无意地应了一声,但是从大野这个角度看过去却刚好可以看到他红透的后颈和一双充血的耳尖,看起来一点也不平静。

大野不明白自己究竟怎么回事,他的职业和经历都让他难以去相信什么人,但是直觉却告诉他面前这个人是可信的,不仅如此,他甚至想要去亲近,想要去了解,他已经很久没有对什么人有过这样的念头了,人一旦亲历过身边很多人的生死,就很难再对旁人敞开心扉了,然而二宫和也对他来说不一样。他一时想不透。

他简略的说了说自己那些事情,他被派去做卧底的时候与家人做过道别,到底是危险的事情,多说一句都怕牵连到他们,好不容易从那一次布局里出来,又听说高岛的家人发生了不幸——他的妻子和女儿在那一次事件中没了,当时大野本就还没走出卧底的身份,那些和他“称兄道弟”的人死了大半,虽然不是他动的手,但多少和他脱不开关系,又听说了高岛的事情,就没有再回家,甚至搬去了城市的另一边,开始了只有工作的生活。

大野说起这些的时候语气很淡,他独来独往时间太久,已经不觉得哪里不对了,然而二宫凑过来点点他的眉心,提醒他放松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也许比想象的要低落一些,他甚至觉得落在这里和之前没什么不同,只是地点变了,生活还是没变。

“等从这里离开去看看他们不就好了?”二宫笑起来,他笑起来总是少年气很重,尤其弯起眼睛掩去目光中的那些深意的时候。

“能离开吗?”大野挑起一边眉毛,他自从接受了水马的解释就没有再想过还能离开这个世界。

“那就得靠大野桑来找出路了。”

“什么啊。”

“真的,”二宫去把汉堡肉分别装盘,“我可是很相信大野桑的。”

 

82

用过午饭一行人先回旅店将水马的尸体运出来埋葬,然后才往神社走去,神社看起来相当破败,在整个崭新又整洁的街道上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他们在神社里绕了一圈同样是毫无斩获,院子里倒是有一口古井,可是太深太黑,看不清下面有什么,泉向里面投了一颗石子,没有水声,倒是传来一些悉悉索索的响动,她吓得躲回高岛身边,大野则是低头侧耳听着那些动静。

“你不会觉得里面藏着人吧。”桥本在一旁冷笑了一声。

大野没有回答他,反而是抬起头来看向二宫,“你说这里有没有可能就是那个蛇坑。”

“谁知道呢。”

古井重新安静下来,像是之前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可惜没有绳子,不然可以下去看一看。”

“谁下?”桥本被他的脑回路吓了一跳,左右看看,“反正我不会下去,谁知道下面有什么呢。”

“你到底在说什么蛇坑啊。”高岛抱着泉站得稍微远一些,“那我们找找绳子,你下去确认一下?”

“诶,可以。”大野挠挠脸颊四处张望着寻找能够替代绳索的东西。

然而二宫有些忧心忡忡低拉住他的手肘说道,“万一真的是……太危险了。”

他抓着自己的动作带着某种恳求,大野看向他,最终摇摇头,“好,我不下去……”

“我们离开这儿吧。”泉在高岛怀里小声催促着。

大野还是有些不放心,“当时水马桑说他会是第二个死者,又要看第一个人死亡的时间,可是他在第一天晚上就……”

“你觉得今晚还会有人死?”

“嗯,第二个变成懒惰了。”

高岛在一旁有些不耐烦了,“什么懒惰啊蛇坑啊,大野你什么时候这么容易相信这些怪力乱神了?你要是实在不放心,咱们搬个东西不这个井口堵住不就好了?”

最终大野和高岛一起从院子里搬了一块巨石放在古井之上。

二宫等他们放好之后也去推了推,几个人确保不会被轻易推开之后才离开。

 

83

在神社也毫无斩获,返回时走了另一条路,顺便又排除了几个画地图时觉得可疑的地点,从建筑物里出来时远远地望到武内的身影,但他一看到他们就调头跑掉了,高岛志得意满地捏响了自己的拳头,像一只获胜的斗鸡一般走在众人的前面。

和二宫一起缀在队尾,大野看着前面的人有些忧心地皱了眉,他知道高岛自从妻子和爱女死后就变得更加冲动,任何一点能让他想到那个凶手的刺激都会使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挥出铁拳,之前被调去交警那边也是因为在局里发生了逼供的事情。高岛总说是为了正义……

“什么才是正义呢。”

“嗯?”二宫向他的方向又凑近一些像是想要听清他的话。

“我当卧底的时候认识了一些朋友,越是接触越是会怀疑,他们真的有罪吗?真的要被正义制裁吗?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加入了怎样的组织,只是想活下去,或者是让家人活下去,兢兢业业的生存着,这些人就一定要死吗?”

二宫微凉的手指轻轻捏了捏他的掌心,像是在安抚他一样,“但是也有些人不是为了活下去才剥夺别人的幸福的,这个系统……咳,水马先生说的这个系统应该处置的就是那种人吧。”

“是吗。”

“有些人比你想象得到的更像是魔鬼呢。”二宫看向前面的几个人,说出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也许吧……”大野反手捉住他还是揉捏自己的手指,不让他继续作怪,“nino以后想做什么呢?”

“你是说出去以后吗?完全没想过……”

“那以前呢?肯定有过什么梦想吧。”

“梦想……”二宫歪头想了想,“梦想啊,是当个野球选手吧。”

“fufufu,还真是正统。那你可得开始训练了。”

“嗯?”

“等找到出路,你不是就可以出去当个野球选手了吗?”

“大叔突然干劲这么足。”

“大叔……”大野被他这突如其来的称呼弄得哭笑不得,但也没生气,反而顺着他的话说下去,像是曾经这样做过千百遍一般熟练,“大叔我啊,偶尔也会想要为别人努力一下嘛。”

“大野你看到了吗?”前面高岛突然停下脚步指向一个小巷子里,大野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居然隐约看到有个人影经过,看起来像是个家庭主妇,他松开抓着二宫的手,赶紧跑过去,没有注意到身后二宫的眼神。

巷子里空无一人。

桥本和泉都紧张地说有鬼,高岛却不信,亲自过去研究之后又说也许是眼花了,继续大步流星地往咖啡厅走去。桥本这次慢下来和后面两个人并排,“大野桑,你刚才确实看见了吧,那个女人?”

大野沉默地点点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说不准,所以干脆什么也不说。

“她冲我笑了,她肯定是要来找我索命了……”

“索命?”那么短暂的时间,距离又远,如果不是心虚怎么会觉得那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是对自己笑的索命厉鬼。

“我会告诉你的,真的,什么都告诉你,你可一定要保护我,我的罪不严重的,神罚不该落在我头上。”

“桥本桑,冷静一点……到底在说什么?”

“晚上,我晚上会告诉你的。”

大野小声问二宫:“你看清那个身影的表情了吗?我其实有点近视……”

“我没看到有什么人哦。”二宫平静地回答道,随后仔细观察大野的反应,“什么呀,大叔这样都没被吓到。”

“不,吓我一跳。”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被吓到的样子,二宫把半张脸都藏在手臂后面笑得不行。

桥本走在一旁没有注意他们,还在反复说着索命的事情。

 

84

入夜之后桥本果然挤进了大野的房间,而且表示自己绝对不要离开,“鬼都是深夜杀人的,你看那个老头就是在他的房间里被索命的。”

“桥本先生曾经嫉妒过谁吧。”大野重复了二宫白天时候的问题,这次桥本终于没有否认,而是垂头丧气地坐到了椅子上。

“别看我现在是个自由职业者,以前是在一个大企业里工作呢。我有一个同学和我一起,我们在学校的时候是同学,到了公司是同事,可是他啊总是那么高高在上,老板也赏识他,其他同事也都夸他,可是每次他怜悯的邀请我去他家做客的时候都显得那么的……可恨。他的夫人是我爱过、追求过很久的女人,那个女人也是,永远那么高高在上,我那么爱她,她却看都不会看我一眼,直到和那个人结婚之后,才肯悲悯的瞥向我,问我怎么还是单身……嫉妒啊,怎么可能不嫉妒……”

“他居然比我更快的爬到了高处,还敢约我喝酒庆祝,他让我开他的车一起走,我从停车场开车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他正在和那些比我高位的同事谈笑风生,他凭什么,他哪点比我强?我要让他重新跌回和我一样的泥潭里,没人知道那辆车是我在开,没人能知道是我,我直接撞了过去。”

“他有个女儿,叫百合,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长得简直和她妈妈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似的,我本来想等她长大的……可是来不及了,要是能再长大一点儿就好了……”

大野想起一个确定了凶手却一直没能抓捕归案的案件,那个嫌疑人的照片还挂在局里的墙上。在几年前曾有一个人开车连撞了好几个人之后逃去外省,可是联合全国的警力都没能再找到那个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是你吗?当时开车肇事,造成三人死亡五人受伤的凶手……都以为你去了别处。”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嘛……”

“你有半夜惊醒过吗?”

桥本咧嘴笑了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用做出这么悲天悯人的姿态,我看得出你眼里就只有你的那个小男友,怎么可能真的关心我们的死活。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没有,我每一觉都睡得很好,如果我会后悔我就不会去杀人了不是吗。”

大野轻声又无奈地反驳了他和二宫的关系,随后才问他,“那为什么现在怕了。”

桥本凭空打了一个哆嗦,“那个女人……我撞死的最后一个女人,扒着车窗说她会来找我的……她说不管我逃去哪里都一定会来找我的。我以前并不相信有鬼,可是我刚才看见了,是她!真的是她!我没想到她还会找过来!”

大野想了想那个案子,当场死亡的三个人都是男性,两名女性都被抢救回来了,但是他想这也没必要告诉这个人了,那一句“如果会后悔就不会杀人”说得他周身都冷,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人不是为了活下去才剥夺别人的幸福。

“真可笑,我居然还想寻求你的帮助。”桥本愤愤不平,“你和那些人也没什么不同,都在心里嘲笑我,心想我还不如死了干净吧。”

“不是的。”大野已经开始困得厉害了,强撑着眼皮否认,“你犯下了罪行会有法律来审判,而且我从来也没有看低你,你的那个同学一直愿意和你交往也肯定不是看低你……你也可以选择离开,我想睡觉了。”

“假仁假义。”

桥本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不肯离开他的房间,大概是真的怕被那莫须有的女鬼索去性命。

“唔……那万一来了你就叫醒我。”大野说完倒头就睡过去了。

“喂!”

 

85

还是那些细碎的梦,反复的走一条路,重复一个动作,不断进行的相同对话,间或还有奇怪的电子音,他全都无法看清或是听清,只是被这些古怪的碎片围绕着,在模糊不清的梦境里他似乎珍重又温柔地抱住了谁,“……我确实在意真相,也同样在意……”

到底是谁?

“大野,喂,大野。”桥本将他推醒了,外面还是漆黑一片,桥本大概是没睡过,眼底有些发青,大野迷迷瞪瞪地问他是不是女鬼找来了。

“你听。”

走道里似乎有轻巧的脚步声,像是野猫踮过地面,很快消失不见了。

“呃……鬼是没有脚步声的。”大野闭着眼告诉他,“您也睡一会儿吧。”

因为意外被叫醒他反而记住了这次奇怪的梦,说梦也不太合适,更像是某些被遗忘了的真实发生过的记忆,但是他自认从小到大的记忆里没有这么大面积的断层,每件事细想都能回忆起前因后果,这让他觉得有些在意。

不过还是没能打败睡魔,看到桥本老实地坐回去之后他把被子拉过头顶再次陷入那些梦境。

早上是被一声巨响吵醒的,大野迷茫地睁眼,看到桥本正从地上爬起来,椅子倒在一边,大概是坐着不小心睡着了,结果不自觉地往后倒去于是摔醒了,大野被这个场面弄得有点状况外地想笑,“你看,没事吧,今晚回房间去休息吧。”

“……哼。”桥本自己站起来活动一下就去开门出去了,大野似乎隐约听到泉和他在走道里说了几句话,泉似乎说“我在找你呢”,显得有些莫名其妙,他没有注意听,洗漱的时候还在想着半夜梦醒时的那些记忆碎片,自从到了这里之后处处透着古怪,他隐隐觉得二宫会知道答案,可是这些也很难问出口。

出门之后他依然是在二宫的门口停了一下,果不其然门从里面被打开了,二宫迷迷糊糊地与他说早上好。

泉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轻响,很快又停止了,二宫有些奇怪地看向大野,大野说她好像已经起了,刚才有听到她的说话声。

他们走到前厅的高岛从水马的房间里出来了,“你们起来了?来看这个。”

水马的房间里轮椅还摆在那里,一些东西大概原本是在轮椅的侧兜内,被高岛翻出来摆在床上,一个按了没有反应的小玩意儿,如果他真是从未来到这里的,也许是什么联络器,还有一些羊皮纸上潦草地写着谁也看不懂的公式,以及一本书。

“怎么?”大野有些不解。

“这本书,之前水马那老头翻过的,你记得吗?”

大野点点头,随手拿起来翻看时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他发现自己无法从书本的第一页翻开,同样也没有最后一页,书的页码不是连续的,即使往回翻也看不到相同的一页,他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忍不住感叹道,“好厉害啊……”

“不是让你看这个奇怪的书,是说我昨天检查的时候没有这本书。”

大野瞪圆了眼睛去看他。

“昨天这本书根本不在整间屋子里,今天却出现了。”

“暴食……需要不断汲取知识……”大野无意识地捻动着书页,终于在某一页停下来,“所以他当时的死是因为有人拿走了他的书。”

大野的说法太过匪夷所思,高岛却认为没那么简单,认为书里肯定藏着什么秘密,他见大野还挺喜欢这本书的,就挥挥手让他研究一下,说不定书里藏着关于这个世界的答案。

“……好。”大野像是有些走神,顿了一下才应下来,高岛点点头说自己先去晨练了。

 

86

等高岛走后,大野才将翻开那页递到二宫的面前。

书页上本身的内容还是晦涩难懂的语言,但是边角上有一张图画,是一个奇怪样子的小人画像,下面写着“我是二宫和也!”

二宫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这是我的笔迹,也是我的画风……但是我不记得了,”大野的声音有点飘,甚至比平时的音调都高一些,“我在这本书上和你开过这样的玩笑。呐,nino,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

“你还记得这书叫什么吗?”二宫有些哭笑不得地看他,见他摇头又继续说下去,“沙之书,拥有无穷数量的书页,没有开始与结尾,也永远不会翻到相同的一页……”

“啊。”

“对,我都没想到你会翻到相同一页。”

“所以我确实忘记了什么?”大野抓着他的手腕有些急,“我有梦到一些碎片,看不清,但是我一直在做重复的事情,也和你有关吗?”

“和我有关吗……可以说是吧。接下来我的说法你也许暂时不会相信,但是很快你就会发现的,本来我想等你自己发现,但现在……”他看着那一页重新被翻到的书页,像是如释重负一般地松了一口气,“这里其实是一个循环,一旦在循环里死亡就会失去之前的记忆,你死过一次,所以才会发现这个自己不记得。接下来的循环你不可以再死亡了,你要活下来,才能救‘我们’大家。”

“我能吗?”

“肯定可以的,我不是说了吗,我可是相信着大野桑的。”

“当时,我是说在我死亡之前……这个说起来真怪……nino和我的关系很近吧。”

“……嗯。”

“我都不敢想象我会和谁开这样的玩笑。”大野摸着那些痕迹,露出了一个温柔的浅笑,“这个循环持续了多久……我们认识了很长时间吧,难怪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熟悉。”

“很长了……”

“对不起。”大野合上书轻轻拥抱了他一下,“对不起我把你忘了。”

二宫轻轻地推开他,“重新认识也没什么不好,我和之前也不一样了。”

“我会保护你的。”大野突然说道。

“什么?”

“之前的我肯定也这么想过,所以我现在才会有这么强烈的想法,想要保护你。”

大野说得直白,二宫一下连眼睛该看哪里都不知道,慌乱过后才好不容易稳定心神,“你不需要保护我……你只要保证一直活下去,离开这个世界就够了。”

“还要带你们一起离开。”

“是啊,‘我们’……”

 

 

TBC

 

 

进展太慢了,智熄,我不如直接改名叫座谈会(……

中间写智哥困得不行的时候我自己也快睡着了,这传染力也太强了(??

我没想到第一轮就发展到这一步,以为至少要等几轮之后……(我靠到底是不是我在写文啊

懒了几天,终于发了。

勤劳的人更新了,我的猪还在摸鱼!(????

25 Jan 2018
 
评论(17)
 
热度(51)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