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我想不出题目了你们意会一下。

就突然想写这种小故事,自己爽一下。

想不到吧!今天双更!(闭嘴啊

食用前注意:因为只是想自己随便爽爽,就不要在意逻辑了,不甜,写着瞎玩儿,非恋爱向,我要是真对5岁小孩下手我就是猪。(猪:????

想了想反正是非恋爱向就不打tag了吧………………

以下——

 

 

 

大野智变小了。

不止是体型,而是身心全部都变成了5岁的小朋友。

比起担心接下来的工作该怎么办,还有更让人担心的事情。

5岁的大野智,还是圆圆的小脸,无辜的八字眉,不过比长大以后要不那么稳重。

比如现在……

“怎么办啊!!!智君把手给烫伤了!!!!!!!”乐屋里传来了樱井翔的绝叫。

“你小声一点……”松本润的理智到还在,不过已经开始快速在自己的包里翻找起来,并且皱着眉头问他的经纪人,“我的烫伤膏带了吗?放哪儿了?快点给我。”

相叶雅纪拿开那杯热茶的时候慌张的差点烫到自己,哭丧着脸和大家解释说,“我特地告诉他说这个不能碰的啊!”

“你不知道他小时候越是告诉他不能碰就越想碰吗……”二宫和也翻了个硕大的白眼,像是对这边的混乱漠不关心一样,可惜任务失败的音效出卖了他,接着那个难缠的小鬼就跑了过来。

明明手指娇嫩的皮肤被烫出了小水泡,5岁的小朋友还非要挤到他身边来靠着,二宫捏着他的手防止他到处乱碰把水泡给弄破,嘴上倒是不耐烦,“翔桑快点把这家伙带走啦……”

那边相叶还在小声嘀咕着“我怎么可能知道利达小时候是什么样啊……”这边樱井终于拿了松本的药膏来接走这位小小的大野桑,从刚才都没有哭的小朋友这会儿嘴巴撅起老高,眼泪汪汪地不肯走。

二宫从来就受不了大野这个攻势,更不要说是缩小版的了,他再怎么小孩子苦手也只得放柔了声音哄他,“疼了吧,没事了啊……”

“不是。”大野的手上涂满药膏就想往他脸上糊,被路过的松本赶紧截住,还埋怨樱井涂完不包一下,不过大野没管他们,而是看着二宫,“不要叫我这家伙嘛……”

“大野桑……”二宫相当无奈。

“kazu酱,”大野没受伤的手指指向他,又在周围三个人身上经过,“sho酱,ki酱……松本桑……”最后落回自己身上,“sato酱。”

“等等为什么我就是松本桑。”

“我的ki酱也有点奇怪吧……不过好可爱啊利达……”

大野还是直勾勾看着二宫,“sato酱。”

二宫耳朵都快红透了,“利达……别闹了。”

5岁的小朋友气鼓鼓,非要让他更换对自己的称呼。

-

最后全员更换了对sato酱的称呼,以及松本桑终于变成了润君。

-

樱井、相叶和松本跟经纪人们开了一个小会,为了防止小孩子因为大人都不见而紧张——虽然二宫认为大野就算在5岁的时候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把拿着游戏机的二宫留在了乐屋里。

会议内容关于一团之长缩小之后工作该如何安排,以及他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事情要从今天早上大家都在乐屋里的时候开始。

大野智出现的时候看起来很困,二宫坐在很远的沙发那头,看了一眼樱井,樱井福临心至地问他是不是感冒了,他点点头,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然后就缩小了。

这中间到底有什么逻辑关系大家无从推断,但是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

松本说我都没来得及推销新的感冒药。

相叶沉思了一下,认为应该给他喝白酒,被松本拍了一下后脑勺,“又不是柯南。”

究竟怎么发生,这个状况又要持续多久,大家面面相觑。

-

隔壁乐屋里二宫一边打着游戏一边分心看旁边靠着自己的小朋友在玩手,真是不可思议,这人原来从5岁开始就喜欢玩手,一直到37岁开讨论会的时候还没玩腻,曾经有一阵子还特别喜欢玩二宫的手,后来被松本监督强行禁止他俩讨论会的时候坐在一起才作罢。

他玩手玩得也不算专心,还在偷偷看屏幕和二宫的侧脸。

二宫耳朵都快红透了,还是决定无视掉这个人热烈的视线。

没一会儿大野就开始吸溜鼻子,二宫这才想起来他今天一早来看起来就像是感冒了,但是毕竟在和别人组队打新的公共任务,反正没有5分钟了,他狠了狠心,没有关怀这个小病号。

吸溜。

吸溜。

5岁的病号很乖,就靠着他,小孩子的体温更高一些,让二宫一度怀疑他发烧了,但是刚才他们给他测过体温还是正常的,只是像个小暖炉一样安安静静地贴着他。

吸溜……

“啊。”小小的稚嫩的声音像是有点懊恼,接着他跳下沙发,往后面的柜子吧嗒吧嗒跑过去。

灭尽龙在最后一击倒下的时候,他的身后不远处也听到了“咚”的一声。

他急忙看过去,才发现这人鼻涕都拖了老长了,想自己去够那个柜子上面的纸巾盒,结果摔了个屁墩儿。二宫连材料都没来得及剥,赶紧起身把他抱起来,又给他拿了两张纸巾。

“疼吗?”

小朋友一边擦鼻子一边摇摇头。

“八嘎。”

大野眼睛里突然开始有眼泪在打转,搂着他的脖子哼唧,“kazu酱讨厌我了?”

“怎么可能……诶,不是,你再这么弄伤自己我真的要讨厌你了。”

“不要嘛……”他眼泪汪汪的,“sato酱喜欢kazu酱,kazu酱不要讨厌sato酱嘛……”

今天二宫和也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依然觉得小孩子真的太难相处了。

而且灭尽龙的材料没拿到。

二宫和也皱着鼻子捏捏大野软乎乎的小脸还是觉得不解恨,又去弹了一下他的额头,把纸巾盒塞给他之后圈在怀里不许他到处乱跑了。

-

大人集团讨论出先观察一天再说的结论之后,回到乐屋,就看到一大一小两个人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游戏机,小朋友被圈在怀里老老实实的,桌面上还多了一个空盘。

“我的布丁!”樱井悲愤地叫到。

“sho酱真是的,还要和sato酱抢布丁。”

“那是我自己买的啊。”

“诶?不是staff买的吗?”

“怎么办啊,你把翔桑的布丁吃掉了,他要讨厌你了。”二宫正好一把打完,随口逗逗他,等着他哭唧唧地找樱井要抱抱。

结果大野一动都没动,“sho酱,布丁好吃。”

“……你喜欢就好。”樱井瞬间败下阵来。

二宫捏捏他柔软小巧的耳朵,“怎么跟我就那么难缠啊。”

“比较喜欢你吧!”相叶在旁边笑着说道,“我的小侄女也是这样,可喜欢我了!非要我抱着才开心。”

“还怕你讨厌她?”

“是呀,可爱吧!”他掏出手机想要给大家看自己小侄女的照片。

大野指着他的手机问道,“那个也是游戏机吗?”

“是手机。”

“手机?”

“啊,是电话。”

“电话,”大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坐直了身子,头直接顶在二宫的下巴那里,“要给妈妈打电话。”

-

给大野妈妈打了电话,告诉她儿子突然缩小的事实。

说明情况之后手机递到大野小朋友手里:

“妈妈。”

“嗯,哥哥们都很好。”

“nino……啊,kazu酱在呢!”

“嗯,他可好了。”

“好叭……”

他举着手机扭扭身子捧给二宫,仰头看着他,“妈妈说要跟kazu酱回家,给……”

二宫陪大野妈妈说了一会儿又说着不麻烦不麻烦把事情给应下来了,挂断电话叹了一口气。

大野眨巴眨巴眼睛看他,眼瞅着眼泪又要出来了,二宫赶紧说,“我不是不高兴……”

可是大野还是一副要哭的样子,二宫与他对视良久。

“走吧走吧,”他把用品装进包里,“我们先回家。”

---

 

 

好的,今天的睡前故事就到这里,小朋友可以闭眼睡觉啦!(???

有后续吗?可能会有。(可能性37%(??要这样吗

反正后续在瓜老师那里,他答应我写趣味在宅了!(瓜老师:无所谓反正我不要脸.jpg

就突然幻想了一下小孩苦手的N和小朋友O,忍不住就……嗯……瞎胡写。

 

25 Jan 2018
 
评论(47)
 
热度(140)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