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bug(十四)

OOC!OOC!OOC!!!!

一切和真人无关。

前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以下——

 

 

87

大野和二宫还在走道上站着的时候,桥本从泉的房间里一边提裤子一边走出来,脸上带着莫名的潮红和餍足的笑容,搭配上他的络腮胡显得相当诡异,泉在他后面追出来,把什么东西也塞进他的手里了,大概是没想到外面有人,见到他们赶紧嘭地一下把门关上了。而桥本和大野对上视线后就抬高了声线,“你不许说出去!不然我杀了你!”

大野倒是不怕他这种色厉内荏的叫嚣,否则前一天也不会大剌剌地任由他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此时看到他这样结合泉之前的那些举动,也猜到了刚她房间里的动静究竟是怎么回事,尴尬占了上风,直到桥本返回自己房间,他都没再说话。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二宫像是想安慰他。

“他昨晚和我说了他的罪行,我不知道这个系统究竟怎么运行,但……也许这一切真的和因果报应有关吧。”

“真不可思议,大野桑居然说出这种话。”

“fufufu,没啦,我只是觉得如果有神在看着大家,并且对真正有罪之人做出惩罚的话……也不是一件坏事。”

“这样吗。”

“嗯,也许我也有罪,只是我意识不到。桥本桑明明做了很糟糕的事情,可他依然不觉得那些是错的……也许谁都如此吧。”

“不一样的。”二宫走近他,手指轻轻去捏他的手掌,又被他捉去变成了十指相扣,“你和他,和他们,绝对不是一样的。”

他真的太近了,浅褐色眼睛里藏着的星星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大野垂下眼睑看向他的嘴唇,心想:太近了,近得我想亲他。他自己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更加不解自己究竟丢掉了怎样的回忆,正要开口问对方的时候,被高岛清嗓子的声音惊醒了。

“嗯咳,你们下次能不能回房间关上门谈恋爱。”

“我们不是在……”

“好了不说这个,”高岛挥挥手直接打断他支支吾吾的解释,“超市里那个人不见了。”

“不见了?”

“对,失踪?逃跑?随你怎么想,反正不在超市里面了。”

大野看向二宫时在他眼里看到了同样的想法,“蛇坑……”

“喂你们去哪儿?”

“得去神社确认一下,高岛桑要一起来吗?”

高岛只是犹豫一秒,就同意了他的提议,三个人往神社走去,那块压在古井上的巨石被推到了一边,在柔软的地面上留下了一些痕迹,旁边停着一辆超市里的手推车,地面上的车辙很深,应该是当时上面放着很重的物品,或是人。

大野双手撑在石台上向下张望,里面还是黑洞洞地什么也看不见。

“真的假的……”高岛终于明白他这些举动的意思,“有人把那个人推到这里扔下去了?不,也不一定是人对吧,假设那个老头说得确实是真的,那就确实有个看不见摸不着的系统正在支配着这个世界?”

“有可能……”

“喂!”高岛仰头对着天空叫喊着,“喂!系统!到底要让我们干嘛?要耍我们到什么时候?!”

“高岛桑,这么喊也没用吧。”

“啧,你怎么知道没用!”他低头看向他们两个,“我说,你们两个不会是和那个系统一伙的吧?”

二宫笑了笑,“要真是一伙的,大野桑也不用想办法救人了吧。”

“嘁……又没救成,嘴上说说谁还不会呢。”

二宫似乎还想和他理论,被大野拦腰拖回身边,“没事,高岛桑既然你也同意这里是系统创造的世界了,不如一起来想想该如何离开吧。”

“那还能怎么样?把系统干掉不就行了?走吧,我们找找系统的中枢核心藏在哪儿。”高岛想了想又说,“不行,咱们得回去接上绫子,她要是起来发现人都没在肯定会担心的。”

“……高岛桑,她不是杏子,你应该知道的吧?”大野有些担心地问道。

“这我当然知道了,不用你提醒我。”

 

88

他们在整个区域里游荡了一天,也没有找到哪里像是藏有“系统中枢核心”的地方,就连这种说法和对这个东西的想象,大家也都只能源自于那些拯救世界的英雄电影或是小说来推测。

不仅桥本和泉对这些毫无意义的游荡产生了不少抵触情绪,就连原本很有活力的高岛都显得有些颓然,大野和二宫却没有那么沮丧——既然是一个循环,之前也经过了很长的时间都没有找到出路,显然不是能在这一天里就乱打乱撞找到的。

这一天也同样没有再看到奇怪的人影,倒是又见到了几个被武内暴力攻破的自动售货机,但是他本人却是只要远远看到他们就会绕路,大概还是在忌惮高岛。

最后他们毫无斩获地回到旅店,桥本还想挤进大野房间的时候被高岛叫住了,大野没有偷听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与二宫道过晚安之后就回屋反锁好门,洗漱后躺在床上,被子拉过头顶就陷入了沉睡。

梦境如期而至,也许是白天时候和二宫的谈话起了作用,这次的梦竟然没有先前那么模糊了,二宫的轮廓被勾勒出来,下巴上的痣倒是辨识度很高,他和白天时候的样子似乎不太相同,更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缠着他要吃他手里那半块草莓巧克力。

他们穿梭在各种碎片之间,二宫都和现在的不一样,大野在梦里想去拉他的手问他原因,又被他像鱼一样滑开,渐渐的一切又开始变得模糊,像是换了一个梦境,大野骤然被一声巨响惊醒,窗外还是深沉的夜色,他一时之间不知道是梦境还是现实,接着传来剧烈的拍门声,他迷糊地打开房门,才发现是高岛站在外面。

他见大野开门了又去拍响别的房门。

“发生什么了?”大野觉得自己眼睛都睁不开。

“有爆炸声,你没听到吗?现在已经不够警觉了啊大野。”

“爆炸?”泉推门出来时声音里带上了委屈的哭腔,被高岛揽进怀里,说着没事了没事了。

“桥本呢?”高岛让大野再去敲门,房间内也依然毫无动静。

大野扭动了一下门把手,没想到竟然拧开了,门轻轻推开,房间里空无一人。

“会不会是桥本……我们过去看看。”

“……嗯。”大野强打起精神来,扭头去看身边同样眯着眼半睡半醒的二宫,“一起吗?”

“一起吧。”

“我不要去嘛……”泉这下真的哭出声了,“好困哦……”

“一起走吧。”高岛一把将泉抱了起来,温柔地哄她,“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所以和我们一起去看看吧,你可以继续睡的。”

可能是被抱起来之后觉得安心了,泉终于抽着鼻子点点头,大野从旅店的前台拿了手电和灯笼分给其他人,四个人一起往那个发出巨响的方向摸索去。

深夜的道路和白天时候其实没什么不同,一样的安静,路边的店门也没有关上,一个挨着一个像是漆黑的空洞,显得更加诡异。

走过几条街之后空气中开始弥漫着酒气与爆炸过后呛鼻的味道,他们用手捂着口鼻慢慢接近那条还冒着黑烟的巷子,手电和灯笼的光线汇聚在黑烟之中,照亮了那具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尸体。

高岛第一反应是按在泉的后脑上不让她看向这边,带着她向后退了几步,“大野你身手灵活,去看看有没有炸出新的出路来。”

大野正要走过去,被二宫拉住了手臂,“别过去了吧,这么黑,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他这句话像是在梦里出现过,只是那时不是这么颤抖的声音,更像是例行公事,大野反手拍拍落在自己身上的手,“别怕,没事的。”

“是武内清。”他拿了手电仔细看了死者,残存的布料碎片应该来自武内清先前穿在身上的那件便利店的制服,周围到处又都是破碎的酒瓶,即使人的面容已经看不清了,还是觉得应该是武内清而不是桥本泰志。

大野又闻了闻周围的空气,拉着二宫也稍微往远处走了一点,让他捂住口鼻,“闻起来像硝化甘油引起的爆炸。”

高岛听他说完也皱起了眉头,“那还是先离开吧,也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的炸弹,确实挺危险的。难道是桥本干的?”

大野和二宫一起摇了摇头。

“不知道呐……”

 

89

“哇!吓了我一跳。”他们刚回到旅店,打开门就听得了桥本的声音,高岛按亮了前厅的灯,桥本正坐在其中一把长椅上,因为突然的亮光下意识地用手挡了一下眼睛,“你们去哪儿了?”

“你才是,你去哪儿了。”

“我在房间里睡觉啊。”

高岛冷笑一声,抱着已经再次睡着的泉大步流星地越过他离开了。

“我们刚才查看过你的房间了,根本没有人。”二宫的手放在大野后背防止他站在这里就睡过去,他推着大野向里走,对从泉的房间里退出来似乎想要发火的高岛说道,“大野桑看起来很困,很晚了,有什么事都明早再说。”

大野几乎是半睡半醒地回到房间的,他隐约感觉到二宫似乎碰了碰他的额头,还没来得及细想到底是不是错觉就被拖回梦境之中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那些梦中回忆又全部都被遗忘,半夜被惊醒之前的那些倒还记得,让大野有些分不清爆炸和武内的死是不是真实发生的事情,他洗漱后推门出去,发现几个人已经在前厅坐着了,泉似乎在哭,高岛气势汹汹地坐在门口,桥本不见了踪影,二宫坐在最靠近走道的长椅上,在他开门出来的瞬间转过头来微笑了一下,“早上好。”

“……怎么了?”

“你说。”高岛板着一张脸,也不去哄还在哭泣的泉,用手指点点二宫的方向发号施令道。

二宫拉他坐下又随手帮他把领子从里面翻出来,“刚才高岛先生在泉小姐的房间里发现了桥本先生的东西……”

“你不用对他加敬语。”高岛怒气冲冲地说了一句。

“啊。”前一天早上的事情高岛并不知情,但是他们两个却是知道的,大野此时听到了也没有觉得吃惊。

“泉小姐说她之前睡得很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高岛先生把桥本打出去了。”

“哼,要不是二宫拦着我能把他打死!居然敢对绫子下手,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没打伤你吧?”大野小声问他,眼睛在他身上巡游一圈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二宫轻轻打了他一下,更小的声音让他别看了。

大野扭头看看那个把脸埋进双手耸动着肩膀的小女孩,还是想要选择相信她的说辞,“不过这件事泉应该是真的不知情吧?”

“O-chan哥哥……”泉听到他的话抬起头来,跳下椅子跑到大野身边来,似乎想要扑进他怀里。

却不想大野提前一步站起来躲开了,他还是不愿和人有太多的身体交流,泉扑了空,被旁边的二宫扶住,微笑着问她有没有事,泉小幅度地挣开他的手。

大野僵硬的岔开话题问道,“昨晚的爆炸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睡傻了吧?”高岛走过来将泉抱起来,“还能怎么回事,这个该死的系统把那个酒鬼给炸死了,走吧,天亮可以去看看有没有炸出一条路来了。”

 

90

新的出路当然是没有出现在爆炸现场,不过呛鼻的味道终于消散一些了,爆炸导致的黑烟也消失了,只留下那具皮开肉绽的尸体,走过去的时候大野才发现这条巷子正好是第一次看到武内时候的那一个,不过这中间有什么暗藏的联系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他把这件事说出来的时候高岛也只说是巧合。

“也许他的罪行发生在巷子里。”二宫在旁边轻声说道。

“也许吧……”

大野四下探查了一番,只找到了爆炸源,一瓶硝化甘油被混在各种酒瓶中,推测是武内在到处搜刮酒水的时候误拿的,因为本来就是很不稳定的液体炸弹,所以也许是撞了一下或者只是动作太大了而引发的爆炸。

“那我们去找找看他从哪里拿的吧?”高岛为下一步做出了规划,“至少防患于未然。”

大野总觉得不妥,于是转头去看二宫,二宫和他一样,摇摇头说道,“也许这只是系统在这个世界里刷新出来的东西,现在每个人死法都不一样,没理由认为还会有人死于炸弹爆炸。”

高岛皱起眉头,“你知道的那么清楚,果然是和这个鬼系统是一伙的吧,那我又为什么要听你的?”

大野有些无奈地挡在二宫前面,“高岛桑,不然咱们分成两组,你和泉去确认没有其他地方还有炸弹,我想去一下教堂……”

“你们去教堂干嘛?”

“顺序,我想去确认一下。”

见高岛露出一脸困惑,二宫帮他解释了一句,“那个教堂里的雕像,一开始的死者是暴食和懒惰,大野桑是想去看武内先生是哪一个吧?”

“嗯……如果确实是按那个顺序的话。”

教堂里那些雕像没有再发生变动,大野记得它们的样子却不太能记起对应的意思了,求助似的看向二宫,二宫冲他皱皱鼻子,用口型说了一个八嘎,随后才告诉他,“暴怒、嫉妒、色欲、傲慢、贪婪。”

“啊,武内桑是暴怒……倒也没错。”

“按照水马先生的说法,接着就该是桥本先生和泉小姐了呢……”

“那随后呢……”大野有些茫然地看向他,“高岛桑和咱们,真的会被认定成为贪婪或者傲慢吗?”

“谁知道呢。”二宫似乎笑了一下,但是消散的太快了。

“以前呢?既然你知道这是一个循环,那以前你都活下来了吧?”

二宫似乎是在犹豫,浅褐色的瞳仁轻轻晃动着,最后似乎终于下定决心才开口说道,“我不太一样,我……”

“救救我!救命啊——”桥本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还好……还好真的是你们……我刚才在路那边看到你们进来了,原来是真的,太好了。”

“怎么了?”大野有些担忧地看着他,他看起来很糟糕,络腮胡上凝结着血块,一边眼眶完全肿起来了,跑进来的时候甚至差点绊倒自己。

“那个女人又出现了!她来找我索命了!”他看起来是真的惊恐。

大野小声地给二宫简略解释了一下他的情况,随后才问他要不要陪他出去再看看,也许是看错了。

“不会的!我不会看错的!肯定是她,她真的找到我了,她发现我了!大野桑你一定要救救我!”

二宫与他小声咬耳朵,“可是你说那个受害者并没有死,显然不会变成厉鬼来索命啊。”

“但是他确实是下一个……”大野显得有些忧心忡忡,“也许真的是系统塑造出了这一幕呢?”

二宫轻微地摇摇头,但没再说话。

“我哪儿都不去了,教堂那个女人肯定不敢来吧!”桥本还处在慌乱之中。

“可是你脸上的伤得处理啊……”

“要冰敷吗?”二宫在一旁问道。

“啊,我记得有个冰库?……可惜地图在高岛桑身上。”

二宫看着他沉默了几秒,最终还是开口说道,“我知道在哪儿,我带你们过去吧。”

“可以吗?”大野跟二宫敲定之后才问桥本,“或者你在这里等一下我们去拿些冰就回来。”

“不、不!我还是和你们一起行动的好,我绝对不要再一个人了,她会追过来的,肯定会的。”

 

91

大野和二宫一左一右地走在桥本两边才让他好受一些,去冰库的路上大野再次发问,“桥本桑后悔当初做的那些事情吗?”

“后悔了,我后悔了……我不该撞死那个女人,如果没有因为杀红了眼,我肯定不会去撞她,我甚至不认识她!我……”

“我是说,杀死第一个人,把你当朋友的那个人。”大野有些固执地打断他。

“他本来就该死,如果不是他,我早就……啊!”

大野看着桥本在身边倒下去的时候才意识到刚才那一声是枪响,他回过头去有些吃惊地看着高岛一手牵着泉一手还端着枪,泉的脸上也同样写满了恐惧和不可思议。

他那一枪打中了桥本的腿,随后才一步一步地接近倒在地上捂着腿抽泣的人,高岛的声音很冷,“我之前说过了吧,如果让我再看到你我就杀了你。”

“我错了……不,不是我!”桥本像是突然爆发了求生欲一般抱住了高岛的大腿,“不是我!绫子喜欢的人不是我!是大野!她喜欢着大野!想要献身于大野!我不过就是一个替代品而已!她喜欢你的朋友!哈哈哈你去杀他啊!”

他疯了,大野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像是要把这些丑恶的嘴脸一并记住似的,二宫却从旁边将他扑在地上,“这个时候发什么呆啊!”

高岛的枪口果然转向了他们,眼睛充血发红,面容狰狞地朝他吼道,“原来是你!害死我的杏子的人原来就是你!”

“杏子早就死了啊,是你亲手埋葬她的,你看清楚,她是泉绫子,不是你的高岛杏子。”大野轻轻推开二宫,“你躲远点别被伤到……”随后站起身来,朝他冲过去,试图将他的枪抢下了,扭打之中才发现异样,“……这不是警用枪支。”

高岛没有心情回答他,不如说这个男人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是发了疯一般地要杀死大野,大野虽然看起来比他瘦小,然而近身搏斗的技术却也不输他,格挡擒拿两个人不相上下地扭打在一起,桥本在差点被他们踩到之后拼命拖着受伤的腿想要逃开,却被高岛一枪走火打在背上直接扑倒在地上。

“高岛桑!你冷静一点,她不是……”

“爸爸,”泉不知何时跑过来了,甜着嗓子叫出这样的称呼,大野不可置信地看向她,这一个分神就被高岛掀翻在地,二宫正要冲上来帮他,却被泉一把拉住,“爸爸,他才是凶手,他才是害死我的……”

“砰——”

那一枪近距离射穿了二宫的胸口,大野倒在地上被这完全意想不到的展开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泉为什么要这么做,也没有注意到泉转过来冲他邀功一般地微笑,只是呆呆地看着二宫消失在原地。

“什么情况?!”高岛也被这一出震慑住了。

接着他们发现天空正在迅速的暗下来,再转眼亮起,又这样重复了两次,一片黑暗袭来,大野感觉到自己像是变成了坐姿,周围都是浓稠的黑暗,他茫然地四处看看,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隐隐感觉有人在拉自己的手,手指可以轻松找到指缝变成十指相扣,他知道这是二宫和也的手,心里庆幸着他不是真正的死亡,也许这就是二宫所说的循环,但又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他感觉到二宫的手正在颤抖,周围的灯亮了起来。

他发现又自己回到了电车里,二宫垂头靠到他肩上,“抱歉,让我靠一会儿就好……我很累。”

“nino?”

“嗯?”

“你还记得我吗?”

“嗯……”

“可是你不是……”

“是,我都会告诉你的,现在就让我睡一会儿……”

 

 

 

TBC

 

呃……我没想到(。

后半程都怪这首歌……エミール

节奏突然加快,我自己看到了完结的希望(虽然应该还有一些内容还没解释……

犹豫了一下觉得不能再犹豫了,今天不发明天起床肯定要开始纠结!不如直接发了斩断后路!就这样吧!有什么错字和bug欢迎指出……

 

明天不更新,谢谢大家(???

27 Jan 2018
 
评论(26)
 
热度(57)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