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Mr.Bear!

某个设定,拎出来在大风天里晒晒太阳。

就只是一个小开头,另一位主演完全没上线……尴尬。

极其幼稚,不看也罢。

 

 

驻唱歌手在台上唱着含糊不清的外文歌,昏暗的灯光里客人们低声交谈着,门口又走进来一名穿着修身的三件套西服的男人,但看面容恐怕难以分辨他的年纪,然而无论是被发蜡固定在脑后的头发还是深沉的眼神,都绝不会让人错认他是否成年。

更何况还是这里的常客。

他径直在吧台落座,将手里的那个黑色小箱子放在脚边,修剪过指甲的指尖在台面上敲了敲,“老样子。”

“Yuji,你昨天托我送花的那个女人没有领情哦,”酒保一边为他在酒杯里斟满酒,一边随意地搭话道,“她拿过去看了一眼就把花直接扔回我怀里了。”

“啊,是吗。”

“花我留下了,纯子可喜欢那种香槟色的玫瑰了,不过……”他从吧台下面摸出一只相当可爱的玩具小熊放在桌面上,“这里插着的这只还是还给你吧。定制的?下巴上还和你一样有颗痣,纯子不喜欢,让我拿走呢。”

“她,那个女人还说什么了?”

“我不相信你。她说‘我不能相信你’……很奇怪吧,我说,你这种看中一个女人就送花的习惯真的该改一改了,老板同意你在我们酒吧做生意已经很仁慈了,你不要把那些鬣狗引到这儿来。”

被叫做Yuji的男人手里捏着那只小小的玩具熊挑了一下眉,“你以前可不会这么说。”

“是啦,我之前觉得还挺浪漫的,我追到纯子还是用得你这招。”酒保突然压低声音说,“幸亏那个女人没有拿那些花离开,后半夜听说几条街之外死人了,有人说就是那个女人,万一花就掉在现场咱们谁也逃不掉。”

“都是正经生意人,”Yuji的唇角略微勾了勾,“怕什么。”

酒保哼了一声,又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他又坐了一会儿,中间又让酒保倒了一次酒,没多久就有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进来,他看都没看那些人一眼,只是将整钱压在已经喝空的杯子下面,拎着手提箱找了一个昏暗角落里的卡座坐下。

很快那些人也就找过去了,Yuji只是靠在椅背上,用脚尖点点旁边的箱子,那些男人便点头哈腰地将箱子进行了更换,他这才坐直身体提起箱子轻轻晃了一下,抬头看向他们,明明是坐着却丝毫没有处于下位的感觉,昏暗的光线没有让那些人额头上的汗珠暴露,只听他低声笑了笑,说道,“那几张我可以作为给你们的劳苦费,但我不会再和不诚信的客人做生意,回去转告我孙子先生吧。”

“不不不,恶魔大人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为首的那名壮汉扭头瞪向身后的一个人,那个人像是终于承受不住颤抖着跪下去,又被同伴架走,只剩下这个人将更多的钞票送到坐着的男人手上,“请、请原谅我们新人的无知,我们回去会严惩他的!请相信我们!”

“嘛,我也不是不能通融。”他点起一支烟,语气依然很淡。

“实在是对不起!”他又鞠下一躬。

“这么大动静可不好,别人要是误会了怎么办,毕竟我只是个正经生意人罢了。”

“那……那……”

“要我原谅也可以,你的新人处理好了,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招呼那人凑近一些,嘴唇张了张与眼圈一起吐出一句很轻的话。

那人脸上从犹豫到下定决心,弯腰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才直起身。

他听完之后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淡然地坐在原处吞云吐雾着,略微颔首道,“那么,告诉我孙子先生一切顺利吧。”

“万分感谢!”

等那人也走了以后,他用手指将领带稍微勾松了一些,另一只手夹着香烟重新拿起一旁被无视的玩具小熊,手指顺着接缝处摸下去,眉头渐渐蹙起,“不能相信……吗。”

 

 

没了!

 

最近看过某个新闻之后满脑子都回荡着Ground Control to Major Tom,太浪漫了觉得自己写什么都毫无意义(???

当然和这个设定没啥关系。(ntm

给大家拜个早年吧!年后再见!

11 Feb 2018
 
评论(13)
 
热度(22)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