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通灵师系列】同明相照(完)

在坑的边缘试探,最后决定把已经写了的部分放出来,后面就简单大纲交代一下故事,可能不会再写了……

我一直都明白文字是很重的东西,但我还一直在瞎几把乱写,通灵师整个系列好像写每个故事的时候都有发生奇怪的事情(……)昨天晚上吐了大概四五回,总觉得也是一点警示,玄学玄学,不敢再写。

实在很对不起大家!也就不上tag了……把故事讲完也算给我自己一个交代……

以下——

 

 

4

现场是一个单身男人的出租屋,据周围的邻居说他经常会带不同的女人回来过夜,也经常会有好几天没人见过他的情况,这次因为他的房间里传来恶臭才找房东开了门,没想到早就被人杀害了。

二宫他们来得早一些,也就跟着办案的警员一起听了几个邻居的证词,其中有一位年轻的夫人绞着手指接受完问话,刚一离开,二宫就趁着相叶还有千田没注意迎了上去,“真是辛苦呢……明明是个烂人,死后都要给人添麻烦。”

“诶?”夫人几不可查地点点头,“这位先生不是这里的住户吧?”

“暂时还不是呢。”二宫人畜无害地微笑着。

“暂时?这么晚来看房吗?”

“我平时工作还挺忙的,这么晚才有时间呢。”

女人有些遗憾地笑了笑,“不过你来看房就发生这种事,大概也不准备在这里租房了吧。”

“嗯……这个人我原来遇到过他,被他害得很惨,意外看到他现在是这样的结果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这么说不太好,但确实有点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确实松了一口气……啊,他从1年前住进来开始就给周围的大家添了很多麻烦。”

“这个渣男经常去骚扰别人吧。”

“是呀,这个楼里的人很多都被他骚扰过,”夫人压低声音对他说道,“而且他对哪个年龄段的都下手,大概两三天前我还有看到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女孩子站在他家门前呢。”

“诶?真奇怪……”

“是吧,不过后来外子回来的时候说外面没有人。”夫人看了一眼时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我该哄我女儿睡觉去了。”

“我才是该说抱歉,耽误你这么多时间。”

“没关系哦,希望咱们会成为邻居。”

二宫的手虚扶在这位夫人肩头将她送回去,从那扇门旁边离开才对刚来的几个人挥了挥,大野智笑着与他打个招呼就跟着松本润往满是恶臭的出租屋里钻去了,二宫扭头问道,“翔桑,你这是什么表情?”

樱井翔看看他又看看已经消失在门口的背影,忍不住压低声音问道,“没关系吗?”

“什么有关系没关系?”

“我们一来就看到你和另一个陌生女人在说话,笑得很……总之你和智君不是在交往吗。”

“啊?”二宫一脸你在说什么啊的震惊表情,因为太过夸张樱井看不出有几分真实。

“难道不是吗?智君这几天都住在你那儿,今天松润给你打电话的时候还是他接的。”

二宫笑得不行腰都弯下去了,抬起头来的时候直抹眼泪,手拍拍他的肩膀,又装模作样地滑下去,正弄得樱井哭笑不得的时候大野从房间里又转悠出来了,“翔君,你干嘛欺负nino?”

“啊?!”这回换成樱井震惊,“我没有啊。”

“他都哭了。”小圆脸上眉头一皱显出一本正经的神情。

“……他是笑哭的。”

大野朝二宫抬了一下眉毛,二宫笑得直接挂到他肩膀上,“翔桑说……咱们在交往,你输了哦。”

“果然误会了吗?”大野跟着笑起来,冲樱井摆摆手,“没有啦,我们真的没在交往。”樱井正想再辩驳一句,就见二宫突然直起身往相叶的方向看过去。

“啊。”

“啊。”大野跟着扭头看过去,“那位就是小堇吗?”

樱井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你们是在说爱拔酱旁边的那个人?她怎么了吗?”

“千田慎太郎过去了。”二宫轻声说道,随后他们就见那个女孩手里拿着的那一套牌掉了一张在地上,她捡起来愣了一下,似乎和相叶说了一句什么,就跪到一边的角落里不停地将手中的卡牌抽出来摆在地上,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慌张……

“呐,翔桑,带着纸巾吗?”

“松润应该带着……”樱井还没问原因就看到女人脸上的妆容被眼泪所沾染,“我去问问他吧。”

他们两个一起扭头看着樱井离开,二宫才低声问道,“房间里没有能量体吗?”

“没,你没进去看?”

“正好遇到一个和这个房间有些联系的女人,就打探了一下,她说两三天前有高中女生站在门前,但是这个房间至少空了有将近一周的时间,你说会不会和那个学校里的少女是同一个。”

“确实有可能。”

“不过怎么会想要复仇的人却来晚了呢?”二宫左右推了推下巴,“但也没有晚,具体时间反而提前了。”

“是呢,提前了……啊,你‘看’到什么了吗?你刚才手放在那位女士的肩上了。”

“她看到有人跟踪死者了,”二宫的声音很小,大野歪头又向他那边靠近了一些,两个人几乎是在咬耳朵一般地继续说下去,“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就是千田慎太郎。”

“但是她没有和警方说。”

“回答正确,”二宫笑起来,“她也希望那个人死,对千田只有感激之情,不过她大概也没想到千田很快就过世了吧……”

“但这应该是那位少女的复仇,千田究竟……”大野的话还未说完,两个互相咬耳朵交流的人就被相叶一左一右地揽住。

“千田妹妹究竟怎么了?我回头看的时候她就一直在哭?”

他们三个人看着樱井拿了纸巾出来去递给千田堇,二宫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爱拔酱和家人的关系也会是这样吧,有亲人故去会伤心难过。”

“啊……毕竟是亲人嘛。”

“我就……”二宫话没有说尽,大野隔过相叶握住了他的手,在掌心里捏了捏,让他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5

“为什么会来这里?”松本也从案发现场里出来,径直走到大野跟前,“这个人和之前那三个人一点也不一样,没有那么多虐待的伤口,只有胸腹上有三刀伤痕,为什么我们要跟进这个案子?”

大野低头看着自己拿在手里的那根手杖,像是突然对上面的骷髅感兴趣了一样,小声说道,“他让我来这里的。”

“谁?”相叶松开对他们两个的桎梏,问道。

二宫却直接问他,“之前要有5个死者的事情也是千田说的吧。”

大野点点头。

“但是千田刚来的时候就要攻击爱拔酱,”樱井终于也凑了过来,“他的话可信吗?”

大野和二宫对视了一眼,二宫才解释道,“这家伙用了这根手杖的话会成为万鬼之王的,既然千田被他压制住了,没道理再说谎。”

随后二宫把自己刚才看到的事情和他们简单说了一下,“何况千田堇之前用牌算出来的答案也是,这个人就是第四个对象,但是具体怎么回事咱们还是得去那所学校问一问那位女高中生。”

 

几个人来到那所废弃学校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大野一脸困倦,二宫抚着他的后背让他强撑着保持清醒,千田的脸上还带着泪痕,但是已经不再哭泣了,显出了比先前更坚定的样子,拿着手里的塔罗牌走在最前面,中间夹着三个看起来显然不太适应这种恐怖气氛的人——松本虽然强调自己并不是害怕,但是他的声音显然比平时更高一些。

“为什么不能明天一早再过来。”

“晚上是最好的,白天来不知道她会躲到哪里去。”

在千田慎太郎的带领下他们先去了那间办公室。

“哇!”相叶叫了一声,吓得其他几个人也都跟着紧张起来,二宫往看起来依然很冷静的大野那边靠近了一些。

“怎么了?”松本问他。

“那幅画……”相叶用手电的光照在办公室一面墙上装饰着的油画上,是一个站在窗前的少女,衣服上的褶皱都被细致描绘了,脸上却一片空白,“她像是在看着咱们。”

“你、你别用这种说法啊。”樱井吓得舌头难得有些打结,被旁边松本小声地笑话了,“这幅画上的人根本就没有眼睛吧?”

“感觉啦……感觉。我从进门一直走到这里,我都觉得她在看着我……”

“啊,这画是……”千田在一旁突然开口,见大家都看向自己就晃了晃手里刚抽出来的卡牌,“这张牌是我哥哥,所以这画应该是他画的。”

……

……

……

后面没写了,就讲一下这个故事,其实是个挺简单的事,学校里的女生被五个人虐待,最后杀死关在食堂后厨的冰箱里无人问津,然后她慢慢变成厉鬼开始找那些人报仇。

千田之前把牌留给妹妹自己出去流浪(??)然后意外在这个学校里遇到了这个妹子,他就挺同情对方的,给她画画也是为了让她在白天可以有地方呆,然后希望能帮她走出怨恨,所以在快死了的时候去把第四个人给杀了。

等妹子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而且他也死了。

正好赶上前面说到的有绑匪来(……)千田这人就忍不住多管闲事去报案了,妹子不想他和自己一样尸体在学校里没人收,所以就带着人找到了他,总之就是这么一个……简单还有点惨的故事。

后来他们找到了证明第五个人有罪的证据,把第五个人抓起来了,妹子和千田也让他俩送走了。

中间是想写老和招了妹子的魂上身,正好感受到了她的那份爱意,明白自己对智哥……(住口

至于妹妹家的猫其实就是年岁到了,所以偷偷跑掉了。

没了!

 

 

以上!

 

好的我继续去睡了(……

如果有一天我续写了(不太可能)就也还是在这里改啦。

10 Mar 2018
 
评论(19)
 
热度(45)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