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个人爱好。

SK短打。

我又来了,这两天躺在床上补了补秘密岚(……)然后看到智哥手动让嘉宾感受钓鱼,我靠我想不到!以及最近出的交岚预告,恰逢其会吧,又来输出奇怪的脑洞了。

是一个时间线有点靠前的小故事。

全是妄想,复健失败,随缘随缘。

以下——



即使在节目上互开玩笑地抱怨着“到底是游戏/钓鱼重要还是我重要”,大野和二宫在家的时候却从来不会尝试干涉对方的闲暇时光,以至于有时候一个在画室里一个在电视屏幕前忘了时间,导致深夜饿得不行在家里煮面时会互相看着对方笑起来。

有时候也会听到旁边的工作人员闲聊起如何让一段关系维系得更久一点,二宫心想也许就是保留出各自的个人时间来,毕竟人总是越不让做什么就越想尝试什么,互相逼近的结果通常是一拍两散。

所以他虽然会有时好奇地去翻翻放在茶几上的钓鱼杂志,但不会在大野去钓鱼之前指手画脚地让他带某种假饵;而大野有时会和他对战游戏,也不会突然就说特地买了某款游戏回来。

那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二宫在录音棚里念念叨叨地说着,“大野桑生日送给他什么呢,什么比较好啊……怎么可能送他钓具啊。如果我的水平在大野智之上那我可能会买。这就像是送一把菜刀给厨师一样,不知道他什么水平什么用法什么的怎么送啊。给大野智送钓具是高难度的事情,很难的……”*

心里却想起之前的事情,确切时间是记不清了,似乎一过了25所有的年份都混在了一起,1年前和8年前并没有特别的不同,他倒还记得是一个午后,游戏通关的时候大野正窝在旁边的沙发上迷迷糊糊地打盹,他开了罐啤酒看着这个人微微张嘴的睡颜喝了几口,又拿手机拍照留念。

可能是因为游戏声音停止了的缘故,睡着的人醒过来,睁眼看着他笑,“怎么不玩了?”

“通关了。”

“啊,”他眼角的笑纹更深了一些,“真厉害……”

“对了今晚你要去夜钓吧?”

“嗯。”大野看看手机,“呀,得开始准备了。”

在为喜欢的事情做准备的时候总是很开心,nino从地板转移到沙发上,眼睛盯着来回忙碌的人打转,没一会儿利达扛着鱼竿出来了,莫名其妙地塞进他手里,教他正确的姿势,让他拿稳。

nino不解地抬头看他。

他挠了挠自己的下巴,“诶……假装你现在一个人坐在船上。”

“船长,不在旁边教学吗?”

“会的会的。”

这个海钓的情景剧也不知怎么就开始了。

nino倒是明白他只是想带自己一起体验,就像有时候会喊大野一起玩游戏一样,互相保留出个人时间的基础上,有时候也会想要和对方分享自己的这份爱好。毕竟人类的语言太过匮乏,“喜欢”这件事本身就复杂到无法形容。

而自己因为身体原因总也不能和他去分享钓鱼的感受,利达又不擅长给那些感觉下明确的定义,给二宫有时还会发一些抱着鱼开心大笑的照片。每次到了镜头前被逼着说为什么喜欢钓鱼的时候,憋半天也只能说出喜欢收杆时绕线轮的声音。

但绝对不止这一点,他想。

他拿着海竿,听大野蹲在茶几的另一边念念叨叨地说着鱼在这时会把线拖远,又在大野说好现在开始收杆的时候快速卷动绕线轮,不仅仅是有趣,心被涨得很满,但是最终能宣之于口的也只剩下“声音确实很有趣”。

但是在大野看过来的时候,他知道对方读懂了自己没能形容出的所有感觉。

“这之后呢?”二宫笑着问这条被自己钓上来的大鱼,“你每次都会抱着钓上来的鱼照相呢。”

“确实。”

这条鱼实在太大了,把渔夫抱了个满怀。

“要是能自己钓到鱼肯定会更开心啊。”二宫抱着他倒在沙发上忍不住感叹道。

“那我去学开船吧,让你不会晕船的驾驶技巧。”

“真的有吗?”

“说不定哦……”

“我才不要呢,我要在家里打游戏。”

大野半张脸都埋在他的肩膀上,笑声都模糊不清了,“偶尔一次,也不坏吧。”



END

*:出自微博上艾玛太太的BS翻译。



瞎几把乱写。

最近看得东西比较杂,骑墙选手的日常(。

这边就……怎么说呢,其实有些想写的东西,但是又写不出来,只好安然搁置。但是不写又不甘心,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没有再开点梗。(当然如果有那种有趣的想看我写的梗……其实也可以和我说(???

以及之前通灵师打上完的第二天就不烧了,完全恢复了,玄学的力量真是不得不服(住口

溜了溜了。

13 Mar 2018
 
评论(14)
 
热度(80)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