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Come Wander With Me 1

一个奇怪的设定,自己爽一下。

来自茶老师想看的一个梗,结果磨蹭了很久还是搞成了这种奇怪的东西,完全不炫酷。

题目偷懒用了歌名:Come Wander With Me

食用前注目:OOC


-

*He came from the sunset*

*He came from the sea*


-

“有客人造访。”

二宫和也穿戴整齐像个绅士一样披着大衣拿着手杖大步流星地走到会客区域——那个昏昏暗暗的酒吧,旁边的管家为他撑着伞挡开绵绵不断的雨水,钻进酒吧的时候就看到偶尔会来做生意的“老朋友”坐在吧台上,缓慢的老歌在空气中流淌。

“又打扮成这样……你现在还能清醒的意识到这里就你一个人吗?”

他打了个响指,旁边的管家帮他把烟点燃,他用手夹着缓缓抽上一口才问,“这次需要什么?”

“我有几个朋友想要在你这儿躲几天……”

“不行。”

“反正这里就你一个人……”那人说着问酒保了一杯威士忌。

二宫环顾四周,周围低声交谈的人群像是没看到他们一样,“你也知道原因,你的朋友会疯的。”

“也许,但是我想他们比起疯恐怕更怕被反抗军杀死。”

“反抗军。”

“是啊那些疯子也就不敢涉足你的地盘了,”那人神色一变,语气带了一点轻蔑,“但是说真的,如果真的变天了,给你划出来的这个城市说不定也要被收回呢。我当然是欣赏你的能力,但是你也不要自视甚高了,你以为政府只养着你一个造梦者吗。”

周围的人群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随后向这边慢慢聚集,颇有敌意地对着这位“客人”做出了袭击之前的威胁。

他抬手做了暂停的动作,“显然你对我颇有不满,不过我现在还被需要,不是吗。”

“当然。”那个人突然发难,用手中的匕首划开了离他最近的一个小混混的身体,小混混安静地消散在空气中,但是周围的人仿佛没看到一般,“也许看起来很可怕。但是你我都知道,只是看起来可怕。”

二宫目光流转间脸上浮现了一丝嘲讽,但是随着垂眸的动作掩去了,“你的朋友们来也可以,但他们不可以干涉这个城里的人,否则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付任何责任。”

“可以,我会转告他们小心不要把这些幻觉都打散的。”

“双倍酬金。”

“成交,酬金我会打给你。啊,对了我还需要两支梦,有人最近总是不太老实。”

“那……小巷?”

“可以,我喜欢小巷。大概明天,我的朋友们会过来,我想你能区分他们?”

二宫轻笑了一下,并不作答。

“好吧好吧,这是我多嘴了,你怎么会分不清谁才是你的幻想产物呢。”

“你送他们来吗?”

“对。”

二宫从吧台上离开,挥挥手整个酒吧突然变回了蜘蛛网遍布的破败不堪模样,就连那个人刚才得意地点下的威士忌,也变成了浑浊不清的饮料,他努力忍住作呕的表情愤怒的叫嚷了一声。

“回去就把钱打过来吧,明天你来的时候我会把东西传递给你。”

“可恶。”


-

雨源源不断地从天上倾泻下来,这在现如今已经十分常见了,只是大多地区还是会有几天只是阴霾着天空,但是在这个城市里雨像是从未停止过一般。

“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一个矮小的男人埋怨着,“而且下得这么大,根本看不清,可恶!”

“谁让你的仪器失灵了,这下可好,咱们的命是保住了,猎物也丢了。”另一个女人举着一把洋伞站在他旁边四下张望着,“失灵之前显示就在这里,咱们已经快要抽干它的能量了,它不可能跑得太远。”

“还不都是你!”矮个子跳着脚地怒吼道,“都是你的妇人之仁!如果在来这里之前就把它驯服哪有那么多问题!”

一个健硕的男人走了过来,沉默地帮女人将矮子挡开,又接过洋伞帮她举着,而她掏出镜子重新补了补妆,“看起来太可怜了,也就你这种无趣的男人才会对它没有一丝同情。阿尔法,找到它了吗?”

“有线索。”

“快点带路!”

三个人搡开路人急匆匆地向一个阴暗的巷子里跑去,毫不在意那些被大力推开后直接消散的“人影”。

然而还是没能追上那个逃得过于迅捷的身影,矮个男人愤然踢了一脚旁边暗色的垃圾桶,“可恶!没有梦境辅助的狩猎真是太烦人了!”

在这个时代很多贵族以狩猎“猎物”为乐,而被称作“猎物”的底层人只能一生都在躲避猎人,直到被猎杀或是被捕捉驯养,成为奴隶或是“猎犬”。这些贵族通常会伴以自己能简单控制的“梦境”来辅助狩猎,享受自己的猎物陷入幻境时挣扎的模样,而这些“梦境”就是从各个造梦者那里购买的。

而“猎物”们也终于不甘于被猎杀,组成了反抗军,他们这次的猎物就是从反抗军驻地的边缘抓到的,是个身手矫健的小男孩,他们当初只是为了玩乐,女人喜欢那个男孩小麦色的肤色和略显无辜的圆脸,没想到得手之后会被追杀至此,甚至在这里弹尽粮绝得连猎物都敢逃跑了。

“不是说这个城市里住着一个造梦者吗,我们不如让他给我们帮忙。”

“你以为我没想过吗?长官叮嘱我一天,说让我不要和那个骗子打交道!万一猎物被他骗走了怎么办?”

“造梦者是什么样我可是见过的,”她捏了捏身边那个叫阿尔法的男人肌肉,“那些脆弱的、只能靠幻觉来保护自己的造梦者,你以为为什么现在他们这个种族这么稀少了?再说了,长官不是说了吗,这个城市里的‘人’都可以杀死。”

“哈,你说的也对。来都来了,找他‘帮帮忙’也好。”


-

二宫和也注意到有一只黑猫一直跟着自己的时候也不知道对方已经跟了多久。

这个城市就和其他所有的城市一样,有着得意或者失意的人群,有着被遗弃在外面的动物,多数时候他们都会对二宫视而不见,这是二宫所期望的,这个城市一切都会按照他的期望、按照他最适应的状态运转着,因为这些全部都是他创造出来的产物。

最近那几个人躲进这座城市之后二宫每天都要忙着修复那些幻影,虽然对他来说相当简单,因为世界的因果律是固定的,他只需要把幻影投入到因果律中他们就会自己生活起来。但是奔波在城市里多少让他这种比起出门更愿意躺在家里的人感到疲惫。

“双倍还是要少了呢。”二宫嘟囔着,也是这时才发现那只黑猫的。

鲜少有流浪猫愿意跟着别人走这么远,他又走过几条街时忍不住想到,这只猫看起来有些特别,没人会不喜欢特别的人事物,虽然他以观察普通人为乐,但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会更让他欣喜。

黑猫似乎受伤了,这也很正常,流浪动物之间的地盘战总是很多,也许他落败了,所以想要从人类这里获得下一顿的食物。二宫虽然发现了,但也没有特地放慢脚步,他想如果这只猫坚持到与他走回家,就真的奖励他一罐金枪鱼——这个城市的库存里有太多他不怎么爱吃的东西。

这更像是一种缓解无聊的游戏,往往这些他创造的幻影不会真的跟他回家,即使回来了也并不能真的消耗什么人类的食物。

黑猫跟他回家了。

“……什么啊,我现在其实有这么寂寞吗?”他抬头看了看天空,这个城市会满足他的内心需求,“我不需要猫的吧。”

他独来独往惯了,从来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这个城市也从来没有往他的拖鞋上扔一只湿漉漉的黑猫,这次的情况显得如此与众不同,二宫单脚站在原地抱着胸,看这只黑猫兴趣盎然地玩他的那只有些陈旧的拖鞋。

“所以你不是我创造的。”二宫最后用脚拨开他,有些嫌恶地踩进沾了口水的拖鞋,做出这样的结论。

“……喵。”黑猫像是肯定他的猜测一般应了一声,对于弄湿他的拖鞋和地板毫无愧疚之情,甚至大摇大摆地跳上二宫的沙发,在他不常落座的那边湿乎乎地窝了下来。

“是啊,他们从来不会试图惹我生气。”二宫自言自语着往地下室去找金枪鱼罐头。


-

二宫惯用的那个管家来敲门的时候正在把罐头里的东西倒进碗里,他将碗放在桌子的另一边,招招手管家就走了进来,“那几位客人在找您。”

“知道了。”

黑猫对离开的管家熟视无睹,舔干净自己身上的皮毛就顺着二宫的椅子跳到桌上,二宫打开一杯营养液,对着黑猫点点对面的碗,猫倒是不用他多费口舌,立刻就明白了哪个食物才是属于自己的,小步颠过去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二宫不怎么喜欢鱼腥味,所以也从没强迫自己试过那些鱼类的罐头,现在家里的小客人喜欢这个,看来也没什么不好。

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别的活物到访,也不知道这只黑猫是不是因为先前入口频繁打开所以不小心溜进来的,他抬头看了一眼明明体型很小却吃出哐叽哐叽响动的黑猫,心想流浪猫的生命那么短,现在还受了伤,也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找到逃出这座城市的办法。

他并不因此感到悲伤或是什么,这只是某一种可能性而已,这个世界由可能性堆积而成,只是不知道他这一顿饱餐会将命运指向何处。

黑猫可能是意识到他的目光了,但是没有抽出时间抬头,仿佛吃饭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了,而是挪了挪身子把碗挡住,大概是怕他抢自己的口粮。护食的样子有点好笑,二宫也就配合着笑笑,自己低头吃饭了。

他进食很快,毕竟只是一道为了填饱肚子把那些不同口味的果冻一样的营养液塞进嘴里的工序,全部喝完有饱腹感的时候就看到黑猫正在把他的小碗舔得和最初一样干净。

他披上风衣准备去会会那些给这里带来不少麻烦的“客人”,换鞋的时候发现黑猫也跟了过来,他没有拒绝或是伸手摸摸看起来还算光洁柔软的皮毛,默认一般地任由黑猫跟在他脚边,在他的伞下躲雨。


-

“真是打扰了,城主大人。”打着洋伞的女人站在广场上满脸堆着笑容微微欠身,“大人真是一表人才,啊,您的宠物也看起来很精神的样子,我们来叨扰都没有及时拜会真是太失礼了。”

“主、主要是我们的长官说不要打扰您。”另一个矮个子的男人搓着手,眼睛四下张望着,不知道在寻找什么,“不瞒您说,我们的猎物跑丢了,如果您能帮我们重建一个梦境配合我们狩猎就太好了。”

“可以啊。”二宫冷着脸站在原地没动,“我的价格你们应该心里有数。”

“呃……”男人又搓搓手,往女人那边挪了一小步,“我们这一路逃命的,实在没有带什么值钱的东西,等之后、之后我们大功告成,长官肯定会付钱给你的。”

“我不赊账。”

“别说得这么绝嘛,有您的帮忙我们事半功倍,我们也就会很快就离开这里,您看起来就很不欢迎我们,不是双赢吗?”

“我只欢迎钱。”

“嘁,阴郁男,你也就现在还能跳得欢了。”矮个子的男人愤恨地突然掏出了手枪,“现在我希望你能重新考虑一下。”

“真吓人啊。”他语气浮夸地说着,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

女人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向后退了两步,男人却没意识到问题,还在自己的情绪里得意着,“现在知道害怕了吧!你制造梦境的能力也许是优秀,但是人就是这么脆弱的东西,我只要开枪,等待你的就只有死亡,不要抱有什么侥幸心理了,现在,给我一支梦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二宫的脸终于带上了一丝怜悯,迎着枪口向前走去,他的脚步很稳,带着仿佛是上位者的压迫感,这让男人都有些色厉内荏了。

“boom——”

男人应该是扣动扳机了,但是手枪在他的手上爆炸开来,失去一只手的男人痛得大喊起来,二宫的眼神却落在女人身上,大概是不屑再看那个人,“我想你们的长官没有教给你们在梦中不要尝试杀死梦境的主人。”

“是吗。”女人又退了两步拉开距离,冷笑道,“我却知道造梦者能够保护自己的梦境范围并没有那么广……阿尔法!”

从谁也想不到的角落里,那个满是肌肉的男人冲了出来,一拳又一拳地将突然现身的幻影揍得粉碎,女人站在远处尖声笑着,“你的梦境也许对人有影响,但是阿尔法不会,你在这个闭塞的城市里从来都不知道阿尔法这个最新的产品吧!他能够看透梦境!他知道什么才是本源,并且可以……”

随着她的话阿尔法更加接近二宫所在的位置了,二宫虽然能不断地拖出各种各样的幻影出来,但到底能抵抗的力量还是太小,他的手伸到袖子里触碰到了自己的武器,然而就在阿尔法的手掌快要抓到他的领口时突然静止了一秒,周围波动的梦境开始恢复虚假的平静,随后出乎意料地向另一个巷子里跑去。

“阿尔法?!怎么回事!可恶!”女人也不敢恋战,随之逃也一样地跑开了。

“蠢女人!可恶!真是个蠢女人!”男人抱着自己的伤手吼叫着,“我都说了不要把追踪猎物设成最高级别!这下好了吧!”

“哦……是这么回事啊。”二宫看着自己空旷的脚边——黑猫不知何时溜走了——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感叹,随后走到男人面前,露出了一个相当残酷的笑容,一把小巧精致的手枪抵在他的额头上,“造梦者总要有保护自己的方法,比如殷切希望那些想要杀自己的人放弃这样的念头。”

“我、我放弃!”一股骚臭味传来,坐在地上的人身边渗出的液体很快又被雨水带走。

“砰!”

男人倒在地上,二宫蹲在他身边手指按上他的额头,有黑色的流质盘桓在他的指尖,没多久便站起身,小声念叨了一句,“好歹脑子里还有点有用的东西……”

黑猫不知道从哪里溜回来,水蓝色的眼睛在看到血液的时候像是亮了一下,对着二宫喵地叫了一声,二宫也不知怎么就仿佛听懂了。

“我不吃。”

“喵!”

“对,都是你的。”

尖锐的利爪划开了肚皮。

“……还真是不挑食。”



tbc




设定在这里就不细说了。不是人系列又添一笔(住口啊

目前我觉得这次不会是一个需要智商的故事,而且也没有很能圆上逻辑,就当小故事瞎几把乱爽一下吧,所以估计闲的没事的时候应该会继续写下去,随机掉落!


感觉渐渐暴露了自己是个混乱中立的事实。

14 Mar 2018
 
评论(34)
 
热度(91)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