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Come Wander With Me 2

一个超奇怪设定,OOC,算完也可以算没完,后续不一定写。

题目偷懒用了歌名:Come Wander With Me




-

二宫和也没有想过自己会养猫,他如果还是个小孩子也许会说自己是个犬派,但是从人群中被隔绝到这座城市之前就已经很少再考虑和别的生命体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了,毕竟所谓的“生活在一起”似乎多少带了一些彼此妥协的含义在里面,而与他在一起时似乎对方总要妥协很多,最后选择疲惫地离开。

在不被人理解的时候独自一人并没有什么不好。

但是这只猫和其他人或者动物都不太一样。

有趣到令人想要一探究竟。

他没有等着黑猫觅食结束就先行返家了,然而放洗澡水的时候就听到了敲窗户的声音,那只猫果不其然地回来了。他似乎知道这个城市里只有二宫一个人会给予他食物,没有在别处多做停留,而是两下跳到了桌面上。

“你不是才吃过?”

黑猫动了动尾巴,又跃了下来,这次二宫注意到了他小心地让左前足没有一下接触到地面,转而跳回了沙发上,依然是二宫不常坐的那边,仿佛知道那里自己可以霸占一般。

二宫看着他以一种挺大爷的姿势坐在自己的沙发上舔毛,自己却丝毫没觉得被冒犯了,自然得就好像他们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相处似的,只是犹豫了一些,就从茶几下面拿出一个医药箱放到桌面上,“伤口自己处理一下吧。”

这显然有点强猫所难,大概也没有谁会要求一只猫自己包扎伤口。

但是先前那个被称作阿尔法的最新产品会突然脱离战局,必然有比杀死二宫更为重要的指令,而听那个矮个男人的意思恐怕就是去追他们的猎物。

在这个世界上还会被贵族称作“猎物”的,就只有那些不被认可的底层人了,二宫综合当时的情况推测出面前这只猫就是他们要找的“猎物”,虽然猫会变成人这种事情似乎相当违反自然规律,但是对二宫来说这个世界上从来也不存在什么是“不可能”的。

“你发现了啊。”

黑猫并没有隐瞒,说着话转眼间就变成了一个深色皮肤的圆脸少年,穿着普通的t恤和短裤,像是个随处可见的小混混光脚蹲在沙发上。而皮毛上的墨色像是都吸进了瞳仁里,黑得深沉,看过来的瞬间二宫以为自己要陷进去了,就这样无声地对视了几秒的时间。

他似乎被二宫看得鼻子痒痒了,大剌剌地用没伤的右手抠了抠鼻孔,“这个时候果然还是手好用。”

“这个时候?”

“啊,”黑猫少年的鬓角像是被剃上去了,露出一双小巧的耳朵,稍微动了动便继续说,“水,放满了哦。”


-

二宫并不是喜欢在浴缸里泡太久的人,不过等他身上冒着热气走出浴室的时候那个少年又变回了黑猫的样子,左前足上细致地缠着绷带,居然还给自己打了个一个可爱的蝴蝶结。

“所以……”二宫在他旁边落座。

“所以?”黑猫跟着他的腔调重复了一遍,从刚才二宫就发现了他的声音与样貌并不算十分相符的,比起少年更像是个成年人,他的眼神也并不该属于一个少年人,但他显然不准备多做解释。

二宫虽然装作毫不吃惊和在意的样子,但还是觉得和一只猫聊天是一件相当超现实的事情,如果不是他了解自己精神上并没有出现任何疾病,说不定要觉得自己现在一定已经疯了。

他往后靠了靠,方便自己不被发现地偷看这只猫,却发现黑猫似乎被自己的尾巴吸引走了注意力,蹲坐在那里全神贯注地看着自己动来晃去的尾巴尖,毛绒绒的后脑勺跟着晃动着,二宫动了动手指,还是没有真的抬起手去摸摸那些绒毛。

“所以,保持猫的样子比较节能。”像是终于找到了对应二宫未问出口问题的答案,黑猫慢了半拍地做出回答,“我受伤了嘛,不过现在恢复了不少。”

“因为饱餐了一顿?”

“嗯,”黑猫拉长身体抻了一个懒腰,“狠狠地饱餐了一顿,这儿真是个好地方啊。”

二宫点开手腕上的通讯器,手指在空气中的屏幕上划来点去,随口问他,“这里好吗?”

“很好啊。”他像是不知道通讯器的存在,无比好奇地盯着那些骤然出现又消失的画面,一张小圆脸跟着那些光点上下左右到处乱晃,“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不会让人受伤的‘梦境’。”

“你知道这些都是梦?”二宫这次终于真的分出一半心思给他了。

“不都是,这一整个城市都在‘梦境’里,但这间屋子不是……你也不是。”

“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些呢。”

“那个阿尔法也知道,这个城市里有很多虚假的线路,他从来没有走错,大概因为我们都不是人吧。”

二宫弯了弯眼角,“那你也是最新的产品吗?“

“也许吧。”他的语气很淡,很难判断他到底是怎样的心情。


-

“可恶,这里之前有楼梯吗?”女人气喘吁吁地扶着墙在小巷里穿行。

“没有。”阿尔法毫无情绪地回答道。

“什、什么?!”她震惊地尖叫起来,“难道我还陷在梦境里?!阿尔法,破开这些梦,带我回到现实里去!”

“这里,现实。”

她终于放缓了脚步,环顾了一下周围的断壁残垣,能看得出这里曾经应该繁华过,但是现在只有雨幕中的废墟,路上再没有行人、没有流浪动物,甚至没有老鼠或者蟑螂,这里像是一个死地一般。

“什么啊这个城市……这么恶心的吗……”

刚才二宫在抵抗阿尔法时召唤出来的幻影虽然对他没有影响,但是她在一旁看着的时候可是吓得够呛,逃走时也顾不上在意身后传来的那一声枪响,找到再次跟丢目标的阿尔法之后就要求他把自己身边的梦境销毁。

就这样在恐惧和疲惫中踏平了大半个城市,她才渐渐冷静下来。

“阿尔法,发消息给BOSS。”

“请留言……”

“BOSS,我找到几年前实验室丢失的样品了,和通缉照片上长得一模一样。已发出定位,请求支援,over。”

消息发出后阿尔法恢复了动作,随着女人的步伐踏入他们最初来时落脚的那个酒吧,“今天暂时在这里凑合一下吧,真是的,到处都这么脏。这个该死的城市,真是只有疯子才会住在这里吧。……阿尔法,将保护我设为最高级别指令。我先睡一会儿,都怪那个男人碍手碍脚的,好几天没有踏实睡过了。”


-

二宫是被黑猫叫醒的,他睡得很轻,在黑猫跳上床头的那一个瞬间就清醒了过来,然而黑猫只是无辜地瞪着水蓝色的眼睛看他,似乎完全没有被抵在头上的手枪吓到,张嘴像是打了个哈欠,从他的枕边离开,“有人要来了。”

他的话音刚落,房间里就被闪烁的警报照亮,二宫像是演奏钢琴一般在空气中点了几下,从暗处出现几个硕大的屏幕,这些联通着城市边缘的梦境,其中一个屏幕扭曲起来,一张大脸凑近,随后屏幕陷入漆黑,但是声音还能接收到,“居然拿梦魇当监控,这儿的人可真奢侈。”

另一个声音说道,“你不知道吗,这个城市里关押着一个重犯呢,听说是个很厉害的造梦者,政府都舍不得动他。”

“哈!造梦者,正好可以一起抓回去跟BOSS邀功呢。”

“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吧,那个女人总是喜欢半遮半掩的提供情报,上次F小队就被她害得挺惨的。”

“BOSS喜欢,咱们就得遭罪啊!”第一个声音有些不满地响起,“啊,吓我一跳,用光幕做墙够狠的,差点就把我烤焦了。”

“让开一点,我把这里破掉。”

“真厉害啊……”黑猫坐在他旁边仰头看着其他缓缓晃动的屏幕。

“4人小组,按字母区分,看来是那个叛逃出去的佣兵团‘秃鹫’。”二宫没有因为他的夸奖而露出得意的神色,只是认真打量了一圈这只黑猫,“反抗军、贵族,现在还有秃鹫,你的分量还真不小。”

“我很轻的。”黑猫一本正经地答道,从床上跳下去,甩着尾巴往外走去,“不过我不是说这个,是那个女人接近这里了。”

“自己?”

“嗯……”黑猫停了一下,可能是在侧耳倾听,“对?为什么会是一个人?”

“因为种子发芽了。”二宫笑了一下,给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回答。

黑猫没有追问他种子是什么,只是沉默地接受了他的解释,坐在门口看着他一件一件将三件套穿好,在镜子前整理了一下,旁边的管家突然出现帮他拿过房间另一头的外套,一猫一人看起来都有些不紧不慢的。

种子是昨天交锋时种下的,二宫的能力不止是创造对现实产生影响的幻影,保命也不单靠这把小型粒子枪,他可以在人脑中留下小小的暗示,像是蛰伏的病毒一般,直到对方睡去陷入自己的梦境,这些“种子”就成为了他可以操控对方的手段。他让女人避开所有人来到这附近,这样他才好轻而易举地收割她的生命。

昨晚她果然睡着了,所在现在她只身前来赴约。

二宫站在门口双手端着枪托。

一声枪响在周围的空地里回响了一会儿。


-

“……不仅帮您破除梦境,噬梦者阿尔法XI-774型人形机械与以往型号相比最优秀也是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它们的内核引爆可以在短时间内炸毁一座空间站,不论是来自主人的命令还是为了主人复仇,噬梦者阿尔法XI-774型会毫不犹豫地引爆内核。这样的武器即使只是放在身边都会让您的敌人因为忌惮而不敢出手……”

整座城市死寂一片,雨水似乎对电波也产生干扰,车载电台里的广告断断续续地播放着,飞车被停在一片废墟之上,而那4个人则穿着防护服沿小路在城市里穿行。

“这里的酸雨真厉害啊……”其中一个人不甘寂寞地开口调笑道,“那个女人说不定只是被这雨给淋怕了吧,叫咱们来救援的。”

“嘁,你以为老大没有给她配备最好的装备,比咱们这种笨重的防护服不知道贵多少呢。”

“等一下!西南方有瞬间的爆破反应。”

“不会吧,她想独吞战利品?靠,我们快点过去,我可不想跑这么远的路就为了给她当司机。”

“她最近不是和政府的人混在一起吗?也说不定不是她……”

“主人。”从旁边的酒吧里传来一个声音。

“什么情况!”一个人嚷道。

拿着仪器的那个人有些疑惑地说,“没有热量感应,不是人类。”

“主人。”一个高大壮硕的男人从酒吧里快步走出来,朝向他们冲过来。

另一个小个子叫了起来,“不是幻影,他不是‘梦境’的一部分!是那个女人的人形机械!”

“我们也在找你的主人,她人呢?”

“保护、主人。”大概是意识到这些人与自己的目的相同,阿尔法没有再多看他们一眼,而是向着另一边开始移动。

“他也在往西南方向走,那个女人可能真的在那边。”

“可恶,快快快,跟上他。”

“哇靠!这个是那个阿尔法XI-774!老大真是肯为她花钱。”

“别瞎抱怨了,就你跑得慢。”

他们跑了相当遥远的距离,在小巷里穿梭着,彼此抱怨着应该把飞车开过来而不是停在他们打出来的入口那里,手里拿着仪器的人突然站住了脚步,看向左边的墙体,“等等,有热量感应。”

“那个方向?难道她又转移了?不对这个阿尔法没有改变方向,可能是那个造梦者,”领头的那个人当机立断,“咱们去追这个。”

“不管那个女人了吗?”

“放个追踪机跟着它就行了,等咱们抓到猎物再回来接她。”

“OK。”

“这个城市开始不对劲了,那个造梦者在改变周围的环境。”那个小个子突然开口道,“我可以暂时隔开这些变化,但是你们不要离我太远,一旦离开我的视野就有可能陷入迷宫之中。”

“真麻烦。”

“嘛,麻烦的猎物捕捉回去才更有价值不是吗?”


-

“天哪你们得看看这个!”

操控追踪机的人将视频分享给了每一个人。

阿尔法找到了他的主人,她像是被野兽袭击了,开膛破肚地暴尸街头,丰腴的大腿也只剩下了骨头。

“这个城市到底怎么回事。”

“不对,我们快回车上!这款最新的阿尔法会自爆啊!你看他的眼睛开始闪烁了!!!!”


-

二宫在城市中穿行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一个正撑着伞进行雨中散步的绅士一般,然而前进速度却绝对不慢,这座城市就像他自己的家一样——没有人会在家里迷路,从卧室走到前厅也从来不会需要很久的时间。

黑猫沿着断壁残垣轻松追上他的脚步,一同向城市边缘移动。

这是他们唯一一个逃离这座城市的机会,虽然二宫笑说是搬家,但是根据那几个人所说显然他也并不是自愿蜗居在这里的,黑猫没有抓着“重犯”两个字不放,但是二宫能看出他已经猜到一些真相了。

这座城市说是给他划分的地盘,实则是关押他的监狱,让他只能为政府所用,当然反正都是赚钱的买卖,二宫对于这点并没有多少怨言,但是“自由”才是他真正想要的,他可以一直独自住在某一个城市里,但这该由他来选择。

而现在,“自由”突然展现在他的眼前。

只要简单的搜索一下就能发现所谓的“最新款产品”是怎样一种存在,他射杀了他的主人,那么等他发现这一事实就会选择引爆内核将整座城市夷为平地,在昨天睡前他还在考虑爆炸摧毁光幕的瞬间逃出去的可能性,今早就有人送来了一辆可以长途旅行的车和一个出口。

至于这只相当有趣的黑猫,他想,如果对方跟上来,也可以像奖励他金枪鱼罐头一样奖励他这份“自由”。

而黑猫显然理解了他的意思,即使他们之间毫无交流,黑猫看起来也并不像仅仅跟上他的脚步,更像是因为与他同一个目的地才刚好走在一起。

“这边有声音。”黑猫在最后一个岔路口开腔了,选择的并不是二宫要去的出口方向,但二宫只是点点头,随他改变了路线。

一辆性能优越的大型飞车停在废墟之上,车载电台还在断断续续地播放着广告。


-

二宫周围突然浮现出数十块黑色的立方体,聚集在一起阻挡住灼热的光束后又再次消散,而黑猫只是轻松跳跃着躲开另一束光线。

他转过头去看到这辆车的主人居然追过来了——他设想的最坏可能性还是发生了。

只是4人小队只剩下了三个,隔过他们的防护服看表情,二宫不难猜出他们至少一次踩中自己留下的陷阱,所以折损了一个人。那名使用仪器的技术员因为返回时疏忽大意,最终还是深陷梦境无法逃脱。

“小子,你挺厉害的嘛,只不过你的这些幻影有我们这位小朋友在恐怕也没什么大用了……”像是要证明自己的话,他端起光束步枪就又是一发,二宫面前那些黑色的立方体这次只来得及将子弹挡开就消失了,光线从他右边小臂上擦了过去,白色的西装上立刻殷红一片。

“喂!你别打到车。”旁边的人小声提示到。

“老实上车别耍花样,我们可以带你和你这只瑟瑟发抖的小宠物一起离开。”

被唤作小宠物的黑猫像是想要保护他一般地挡在他面前,逗得那些佣兵哈哈大笑,二宫正要先假意妥协,毕竟阿尔法那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然而变故压在他刚落的话音上发生。

笑声戛然而止。

黑猫先前蹿出的瞬间身形不断变大,直到长成一只矫健的黑豹,在佣兵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扑倒其中一个将他的面罩一口咬碎,酸雨倾泻而入引得那人大叫起来,随即也不恋战,直接冲向他们身后那个小个子,锋利的牙齿埋入防护服直取喉管,那人连叫都没能叫一声就断气了。

黑豹踩在他的尸体上冲着唯一还站着的佣兵呲了呲还蘸着鲜血的利齿。

“可恶!可恶!!!!!”他对着黑豹的方向连开三枪都被躲过去了,二宫站在旁边看得清晰,黑豹躲闪的路径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全都是刚刚好躲开。

“倒计时开始,”周围突然出现了很多人,口中念念有词着将那个人团团围住,“倒计时开始了……”

“可恶!走开!别挡着我!!!!”那人换了一把机关枪开始扫射,却只能将源源不断冒出的人影打散而已。

“上车!”二宫钻进驾驶席,直接发动车子,朝那只转瞬间又变回黑猫的家伙喊道。

等黑猫刚刚钻进车里车门就落了下来,丝毫没有眷恋地冲过了那面被毁坏的光幕。


-

“由于反抗军的攻击,造梦者二宫和也所在城市已被炸毁,现场没有热量反应,初步判断造梦者二宫和也死亡。“

“该死的反抗军!算了,启用备用造梦者。”

“遵命!”


-

“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不知道。”

“那我们大概还要同行一段时间,不如认识一下吧,我是二宫和也。”

“诶,大野智。”黑猫又看了一眼他简单包扎的小臂,“真的不需要我帮你舔一下吗?会好得比较快。”

“绝对不要。”


-

*He came from the sunset*
*He came from the sea*
*He came from my sorrow*
*And can love only me*
*Come wander with me love*
*Come wander with me*

*Away from this life*
*Come wander with me*




本篇完。



神特么全篇最后自我介绍。为了能打个tag拼了老命。

还有后续吗!我不知道!就是简单爽一下而已!要是有后续我再改成一二三吧(也太随意了

以及我真的很喜欢这首歌!但是好像并没有写出那种感觉了……痛苦。

另外一提,也许会遇到很多不开心的事情,有一些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但是我相信命运会在别处因此而变得顺遂,不要被眼前的痛苦打败,努力沿着属于自己的道路走下去总会有好事发生的。(突然鸡汤????

虽然一年前AD宣布月底停播。

但是明天智哥就要开船了!!!!!!!!

(并没有联系

16 Mar 2018
 
评论(18)
 
热度(90)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