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Come Wander With Me 3

我又来了……这个乱七八糟的设定竟然有后续!

想不到吧!

1 2

以下——


-
飞车行驶在空旷的荒野上,那座城市本就处于无人区的中心,往哪个方向都是千篇一律的漫天黄沙,打在车体上的沙沙声与电台里低声哼唱的老歌混在一起,使人困顿。

黑猫正窝在副驾驶的阴影里睡觉的时候车载通讯器代替了电台响起来,他茫然地抬起头来,毛色和黑暗融为一体,眼睛像是两盏选在空中的水蓝色小灯,随后在二宫起身离开驾驶席的时候一起跳下了座椅。

周围白雾四起,凝成了几个人形,小队四名成员都在自己的位置上落座,然而那个带着阿尔法的女人似乎无法构建出完整的样貌,黑猫稍微抬爪触碰就让其消失了,“诶?”

“他们不符合这辆车的因果律,”二宫没有再重新塑造她和那个人形机械,“或者说得浪漫一点,她命中注定不会登上这辆车。”

“命中注定吗……啊,等等!”黑猫在那个队长样子的人影按上通话键之前叫停了,他示意那几个摄像头,“对方会看到我们的。”

二宫与他站到阴影里又挥了挥手加深了周围的黑暗,通话键终于被按下。

“怎么这么久?”屏幕投影在空气中,是一个长相坚毅的中年男子,“爱莎呢?”

“抱歉,我们正在追。”二宫的嘴唇轻微动了动,那名队长回答了问题,“我们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启动阿尔法的自爆程序,只给我们留下了‘黑炎见’的信号。”

“怎么可能!她又没有飞车。”大概是女人确实做过这样的事情,那个男人没有对她的做法提出异议。

“BOSS我们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啊!”

“也许被别人接走了吧。”

“再多给你们一天时间,必须把爱莎给我带回来!”男人留下这句话就结束了通讯。

车厢内又重新安静下来,二宫坐回驾驶席上在控制屏上点了几下,飞车改变航线向西南方向驶去。

“为什么选择黑炎?”黑猫没有急着回到柔软的皮质座椅上,反而留在黑暗中,“你要去参加三月市集?”

“嗯。”

这次连线提醒了他们,即使他们在城市外围留下指向反抗军的错误提示,如果保留这辆车依然随时都有可能被秃鹫找到,所以他们想要逃离就只有从黑市里买下不可被追踪的车。二宫的反应极快,选择了离他们最近的那座交易城市作为这辆车最后出现的地点。

他瞥了一眼后视镜忍不住笑了一下,“饿了?”

“嗯?有点。”黑猫周围的黑暗物质渐渐减少直到他的眼睛完全暴露出来。

“你还真是什么都能吃……我的‘梦境’,好吃吗?”

“嗯,就是没什么味道。”大野顺着阴影走回他身边重新将自己蜷起来。

反正开着自动巡航,二宫托着下巴仔细打量了他半晌,“你是因为能量缺失所以才容易饥饿吧。”

“真厉害呐……”

“但伤口很新,为什么会受伤?”

大野将下巴枕在爪子上,回答得相当漫不经心,“他们让我去假意被那两个人抓到,结果我发现驯养链越是挣扎越会吸收更多能量,我弄伤自己让人放松警惕所以才跑掉的。”

“指使你的他们是反抗军吧,但他们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只是把你作为猎物送给贵族,这样给他们一个对这两个人下手的理由。”

黑猫的后背震动起来,可能是笑了,“你真的很厉害啊。”

“还有更厉害的,你是为了一个特定的人做的这些。”

“啊,”黑猫看了他一眼,可能觉得这样无法表达震惊的情绪,又变回了小孩子的模样摆出一个超级吃惊的颜艺看着他,“这你怎么知道的?”

“合理推测。”二宫没有多说原因。

大野同样没有追问,只是点点头,说他遇到了一个心地善良但是体弱多病的孩子,想要帮他才会加入反抗军又被投出来当饵。他像是不怎么喜欢自己这个人类模样,说着说着又缩成黑猫,“也不知道那孩子之后怎么样了……”

“那样的孩子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很难吧。”

“是啊。”


-

黑炎这座交易城市只有在凉爽的三月份前后会像这样喧闹,到处都是从各地赶来交换货物的人,平时这座黑色的城市都会热到没有人能够生存。

只是在这样的集市上,货物的真伪都要靠自己去判断,有人在这里一夜暴富,也有人会亏得倾家荡产。

秃鹫的军用飞车太过显眼,他们没有开进城,而是停在不远处的一个树丛里。

入城以后二宫本想放出一个梦魔去探查的,却被大野阻止了,任何人都有可能出现在城市里,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能力。他说的不无道理,二宫没有反驳。转过一圈之后看到有几个人想要买“梦境”,其中有一人属于是商队,二宫很快装作中间商的样子用手头一个梦境换取了与商队同行的权利。

商队的人要等到周五才会离开,只说让二宫自己先找地方住下,等走的时候带着“梦境”来交易,最后看着二宫脚边安静的黑猫说道,“不过宠物就不要带了,黑猫太不吉利了。”

“到时候看情况吧。”二宫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旅店大多都已经住满,他们勉强找到一家相当破败的才拿到房间钥匙。那间屋子在充斥着霉味的走廊尽头,木制门框有些变形,要用力撞去才能把门打开,里面的环境更不必说,能看出有人努力打扫过了,但是很多痕迹不是打扫就能消除的,霉味因为房间无法通风而变得更加奇怪。

然而大野和二宫谁也没有抱怨,赶在天黑前找到一处落脚地已属不易。

“你什么打算?”二宫坐在床上看着蜷在沙发里的大野,他说不上来自己是怎样的心情,按照他以往的习惯现在肯定会选择分道扬镳,毕竟大野救他一次,他也开车带大野逃离了爆炸,两人已经互不相欠了。但是短短两天相处下来,虽不能说是培养出了什么感情,但是相处着舒服,又是一个有趣的生命,二宫不想就这么随意地分别,于是他将选择权交到了大野手上。

“我不知道。”他看起来像是困了,声音都变得粘稠,最后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睡着了,“这里有地下搏击呢。”

大野先前一直跟着他,二宫想不出到底哪里看起来像是地下搏击场的入口,这下他对大野的兴趣更多了一分,睡前有些无奈地想着,如果可以该怎么把这个人留在身边。

凌晨时分二宫骤然睁开眼睛,先前睡在有着霉斑的单人沙发上的黑猫已经不知何时跳到地上了,守在他的床铺和房门之间,走廊里的脚步声很轻,然而地毯下面老旧的地板还是出卖了他们的位置——有人在接近他们的房间。

敲门之后是老板娘的声音,“二宫先生,您叫的客房服务。”

大野和二宫全都安静地看着门口,又听老板娘低声说道,“我就说他肯定睡了,助眠线香从来不会失败。”

“钥匙给我,你回去。”

二宫的手摸上枕头下放着的枪,房间的布局也开始慢慢发生变化。

门被轻巧的推开了,二宫在心里评判着来人的力量与身形大小。

两声枪响几乎是叠在一起的。

二宫稳稳地端着枪托,走在前面的那人顶着额头上的伤口轰然倒在地上,而那人手中的粒子枪却因为没能打到黑猫而给腐朽的地板开出一个洞。

黑猫轻巧闪过攻击同样没有停留,飞身变成黑豹将跟在后面的那个小个子扑倒在地上,尖叫声直接被利齿扼杀在了喉咙里,房门这时才缓缓地关上。

“看来商队不是很欢迎我。”二宫笑着将手枪重新收好。

“他们是那个商队的?”黑豹一边撕扯着进食一边含糊不清地问他。

“嗯。老板娘可没看到你,知道我还带了一只‘宠物’的只有那个商队的人。”

第一枪想要将黑猫打死的人恐怕是想要以此来唬住自己从而让他为他们做事,二宫没有把这些推测说出来,只是蹲下来用手指点在中枪那人的额头上,那些黑色的流质再次出现在指尖。

“那他们现在应该欢迎你了。”

“嗯?”

“因为减员了嘛。”


-

商会确实战战兢兢地欢迎了他们,这次大野保持着黑豹的样貌跟在二宫身边,水蓝色的眼睛扫过每一个蠢蠢欲动的人类,原始的恐惧感让他们无法控制地退后,为二宫让出路来。

与黑豹相反,二宫露出可爱的笑容,仿佛他真的是一个无害的少年人一般,蹲下来挠了挠黑豹的下巴,又看向商队领队,“我知道商队缺了打手,我和他不是正合适吗?而且……”

“而且?” 

“那支梦我依然可以卖给你们,这笔买卖是你赚了。”

领队的牙齿都快咬碎了,一天之前这人卖这支“梦境”的价格就是让他跟着商队去下一处城市而已。但是大家都担心他来历不明万一让商队惹上什么麻烦得不偿失,而本身他们也没有特别急需,只是想淘一个便宜货以备不时之需,所以只是姑且答应下来而已。

刚好这个人住去了他们的熟人那里,手下提出越货杀人的时候领队并没有制止。在黑炎,这种事情并不罕见,没有能力保护自己货物的人当然会被杀害。

然而第二天早上派出去的两个手下还没回来,这个穿着西服看起来就很瘦弱的男人却带着他的宠物回来了——宠物竟然也不是普通的黑猫,而是一头凶恶的豹子——笑着重提起这笔交易。

里外里他已经亏了两个忠心耿耿的手下,面前的人居然还敢说自己是赚了。

二宫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重新站起身来,“您也知道吧,这年头物价总是在涨的。”

领队看着他身边虎视眈眈的黑豹,颤抖着同意了他的说法。

“请、请暂时加入我们,但是,”商人的心智终于战胜了被恐惧支配的本能,“但是我的手下被你们杀死了,所以在你们离开商队前需要保护我的安全。”

“可以,”二宫看起来很好说话,“那我们可以和商队住在一起了?”


-

二宫有了离开的工具也就恢复了宅男本性,窝在领队为他们准备的房车里打游戏,大野坐在他旁边提出了一种赚钱的方案,他打地下搏击,而二宫押他赢就可以让他们手头紧张的资金不断翻倍。

二宫藏在衬衫下的胳膊还绑着绷带,大野甚至还能嗅到血腥味,说明他们需要更多伤药,但不能与商队的人交底,然而这座城市没有银行,二宫无法动用自己藏在匿名账户里的钱,到现在他们手上也只有先前从尸体上摸来的一点货币。

“啊,是吗。”二宫注意力都没有分出来一点,他只见过大野作为黑豹战斗的样子,敏捷度和力量当然可以算得上佼佼者,只是人类的地下搏击从来也不会接受一只黑豹的参与,更何况他没有那么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拥有将梦境与现实连接的能力就要付出一些代价,比如伤口更难愈合。

反正难以愈合,又何必浪费钱财。

黑猫探头看着屏幕上不断攻击的小人等那里庞大的怪物轰然倒地的时候才突然变成了那个少年模样,“我可以保持人形去参加。”

“确实,”二宫摸完尸体终于看了他一眼,“我相信以你的实力这种小孩子的四肢不会在第一场就被折断。”

大野看着再次沉浸在游戏里的样子黑色的瞳仁又沉了几分,“能量已经恢复了。”

“什么?”他心不在焉地应道。

大概还是嫌语言匮乏无用,大野伸手扣住他准备接受新任务的手腕,微微用力就让他松开手柄,二宫看向自己发红的手腕,惊诧于自己的幻影竟然没有出现来阻挡这次“伤害”,随后他才意识到原本属于小孩子的手几乎转瞬间变大变得更加骨节分明。

大野颇有技巧地直接将他压倒在了沙发上,二宫瞪圆了眼睛看向身上这个已经完全成年的男人,眉眼间还带着那个少年人的样子,脸颊的弧度也没有太多变化,然而气场变得更有压迫感了,黑色的眸子自上而下审视自己时二宫感受到心跳都加快了。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大野眼里是怎样的表情,即使内心已经如同掀起惊涛骇浪,他还是想要让自己显得镇定自若,但是这份虚假的冷静在大野凑得更近压低声音问他服不服时分崩离析了,二宫用手抵在他胸口想要将人推开,然而力量悬殊使得他没能成功。

“大野智!”二宫带着警告意味地唤了全名。

深色皮肤的男人笑起来还是像个小孩子,先前的压迫感也消失殆尽,他站起身,又伸手想将二宫拉起来,被二宫红着耳朵打开手掌的时候也没有恼,只笑着说,“这样可以相信我会赢了吧?”

“等你打过一场再说吧。”


tbc?


瞎几把乱更新!后续依然是随机掉落……

今天上午晴天赏樱下午就暴雨……这天气也很随机了,震惊。

26 Mar 2018
 
评论(16)
 
热度(81)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