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Mr.Bear!

想不到吧!.jpg

瞎几把乱写的开头后续,就不上SK的tag了,之后要是继续写再说(??

希望毛毛老师能因此看我一眼!(什么

这个设定有个奇怪的tag我觉得聪明的旁友们应该已经发现端倪了!

 

-

 

自从与他接头的百变小姐北条朝香“被杀死”,二宫和也日常的工作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他确认过那时被害人的面容,确实是他当晚见到的脸,但他却知道那并不是北条的真实面孔,那么死的到底是谁就很难判断,只是终究该递出去的消息没能成功传递,他也不得不化名yuji没事就泡在酒吧里等着下一次碰面。

虽然比起出来喝酒,他更偏向在家放松着玩单机游戏,但他在这个位置上就注定要有足够的耐心,在酒吧里他可以是花花公子yuji,也可以是倒卖军火的掮客“恶魔”,却没人知道他其实是白道投在泥潭里的一颗棋子,他在做生意的同时也在收集上面需要的情报,这样的工作已经持续了好些年,一直都还算顺利。

仔细想来事情开始不对劲是在他触碰到深海组的情报之后,二宫微眯眼睑点燃了唇间的香烟,靠坐在酒吧吸烟区的角落里,眼睛习惯性地四处扫视,脑中却在回顾这段时间的事,他在黑道上卧底的这些年都没有触碰过深海组,一来他的存在只是为了让白道掌握黑道的武装水平,顺便探查些小情报,而不是深挖什么秘密;二来深海组作为黑道中错综庞杂的组织确实不是他应该接触的方向,即使是警察的本能也会让他尽量避开。

然而半年前上面突然下达一道命令,他一开始并不知道和深海组有关,只是需要的情报越是收集越是触及到大海深处,他对工作一向是尽可能完美的完成,所以也就没有提出任何疑问,按部就班地收集情报。

而那些碎片一样的信息都存在一张芯片里,二宫虽然喜欢做拼图游戏,却不会把这个爱好用在工作之上,他只要和往常一样把消息传递给接头人就可以了。

二宫虽然知道自己小组里的成员都有谁,却遵照最初的指示只等着其中一个人来与自己接头,然而北条一直都没有再出现,二宫看了一眼时间,只觉得这一个晚上也同样是白白浪费。

“yuji,”二宫相熟的酒保端着一杯酒走过来,“那边那位小姐请你喝的。”

二宫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也不知道他指的是谁,状若无意地问他,“是我的类型吗?”

酒保的表情却有些怪,只是摇摇头,又说,“我是不知道你最近怎么回事,但……老板说再有这样的人来找你,就不要借用我们的地盘做生意了。”

二宫呼出一个烟圈,微微挑了一下眉,“这样的人?”

他不愿多说又去招呼别的客人了,二宫将酒放在一旁,杯垫的反面果然写了几个字,是一个普通的停车场。

对二宫来说并不普通,这个地址的出现就说明接头人变更了,他与北条搭档这几年虽然话没有说过几句,但是默契和情谊总是存在的,他因为自己的猜测而忍不住皱起眉来。

北条朝香也许真的已经死了,原因不明。

只是心里有多别扭,工作总还是要做下去的,他按在要求的时间踏入了那个停车场,却在进入的瞬间停住了脚步。

他的本能告诉自己这次的情况不对。

手指搭在西装内侧藏着的手枪上,二宫站在停车场的边缘上清了清嗓子,“请问谁知道我朋友把车停在哪里了?”

他小心地站在一辆车旁边,身后就是可以逃跑的出口,像是自得其乐地自言自语着,“也对,汽车自己也不会回应。”

终于有人呵了一声,从阴影里走了出来,“我可不知道‘恶魔’居然这么有幽默感。”

“你也没想到他不止是个商人还是个小偷呢。”另一个声音好整以暇地在不同的方向响起。

二宫在枪声响起的瞬间往旁边一个侧滚翻,随后保持单膝跪地的姿势端起枪就打在其中一人的腿上。

“可、可恶!给我杀了他!”

话音刚落几发子弹就打在二宫面前的掩体上,他再次反击、回头确认离开路线时却惊鸿一瞥地发现了黑色的人影,他立刻改变了计划,没有急于立刻这辆车。

噗嗤一声,离他很近的一个小喽啰额角开出一朵红色的花,二宫顺着方向看到旁边的楼顶果然趴着狙击手,他立刻压低身子反而向那栋建筑物移动过去。

 

大野智作为特殊急袭部队的一名默默无闻的狙击手,这次只是和往常一样接到了上面下达的命令,埋伏在一个露天停车场里随时准备击毙恐怖分子。

然而显然关于恐怖分子的消息至少有一半是虚假的,他趴在楼顶从瞄准镜里确定了不过是一波小混混想要埋伏什么人,他在频道里汇报了情况,组长也有些拿不准,就猜测他们要埋伏的那个人也许才是危险人物。

来都来了,大野并没有提出异议。

很快那位准恐怖分子踏入了视野,并且很快停在了包围圈的外面不再前进,大野盯着瞄准镜的眼睛缓慢地眨了一下,男人有一副相当不错的皮囊,就连下巴上的一点痣都像是锦上添花,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心底一闪而过,也许曾经路上有过一面之缘,他并不准备细究。

那些小混混说着恶魔、商人、小偷,被这样称呼的男人却不为所动,干脆利落地躲过一次心急的攻击,却不知是不是准头不够,并没有在回击的时候带走开枪的人。

但无论如何这不过就是闹剧一场,至于上面会如何处理提供虚假情报的人,他们不得而知,只是本着来都来了的宗旨,顺便帮忙把那些非法持枪的人抓起来。

大野没有再注意他组里其他组员的动向,而是在专注地瞄准镜里看着那个男人如何躲开其他人的视线向自己所处的位置移动而来。

很奇怪,也很有趣。

大野来了兴趣,将右耳的耳塞取了下来,快速地将狙击枪收好背在身后,埋伏在天台门口。来人的脚步很轻,即使是他右耳的听力意外被超开发了,也很难从远处传来的混乱声中分辨出上楼的人脚步声,大致快到这一层了才被他彻底捕捉多,谨慎、平稳,接着天台的门被悄无声息地推开。

 

二宫堪堪接下突如其来的拳头,说出来的话和气定神闲的语气不符,“警察叔叔有人要杀我,我好害怕啊,我要申请证人保护。”

大野判断他并没有攻击的打算,同样也自信比他能够更快摸出枪来,不管是西装外套里的那把,还是西服裤脚遮盖住的那把,现在都处在无法一秒拿到的位置上,于是没有继续先前的袭击,只是有些困惑地问他,“证人保护?”

“污点证人,”二宫显得很放松,从裤兜里摸出了烟和打火机,给大野递出去又被以工作中不抽烟而拒绝,自己用牙齿轻轻咬住点燃,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你们可要保护我啊,我偷到了一点好东西。”

这一步本来并不在二宫的计划内,他起初只觉得是有人想试他,但听那些人的意思却像是自己真的偷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所以要被灭口,然而他手里却只有关于深海组的只言片语,恐怕有些不该知道的秘密就藏在那些碎片之中,北条无论是否死亡了,许久不出现都与这个有关,恰巧赶上他真正的同僚在这里埋伏,不如顺着对方的指认退一步回到白道之中更安全一些。

大野看了他一眼,抬手压在耳机上联系了其他人,“有人申请证人保护。”

二宫隔着自己缓缓吐出的烟雾看他,有些拿不准他那一眼的意思,但这不妨碍他嘴角勾出一个痞气的笑容,夹着烟的那只手扣到面前裸露在外的小臂上,这人结实的手臂和脸一样是久晒日光的健康肤色,被抓住的下一秒就反手擒拿将两人的距离拉得更近了一些,二宫却就在等这个时机,一歪头就轻轻吻在了他因为唇膏而闪闪发亮的嘴唇上。

调戏的亲吻见好就收,他终于如愿看这个没有太多表情的圆脸上出现了情绪的裂缝,得意地低头抽上一口烟吐在近在咫尺的高挺鼻子上。

“yuji,请多关照。”

疑惑、莫名其妙、无奈,几个表情在大野脸上转了一圈,最后不甘示弱地在名字上做了假,“taka。”

剑拔弩张的气氛彻底消失,这下换二宫无奈地笑起来,“危险刑警吗……”

 

 

 

tbc

 

 

被老韩发现我每次都写以下!这次偏不写以下(什么毛病

 

好的说点完全无关的闲话!

想问一下大家有人看剑三的大师赛吗,我没看(……)但是很在意有个藏剑是不是曾经带我无痛22的小哥哥。

然后最近吃了几个BE的CP,不得不说BE的CP也很好磕!!!因为不理解而分开,和,比谁都了解但是对离别无能为力,这两种模式都……不得了啊……

让我嚎一下……猫总!猫总啊!!!!!!!唉!!猫总啊!!!!!姐夫为什么不能回头看看他啊(???

不得不说,搞CP这种事情上,我真的口味很杂食 。

28 Apr 2018
 
评论(18)
 
热度(49)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