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笔下春风

算是一次深夜60分?比上一篇更过分的不谈恋爱小段子出现了。

我不愧是我,没有变,还是曾经那个同人界的小畜生。

是曾经有位旁友的关于【作家和笔下角色】的点梗!但是因为太久远了,结果我在欠梗的文档里只存了点梗内容却没有存id……我……算了那位朋友也不知道还在看文吗,就随缘吧。(而且写成这个鬼样好像……算了算了

以下——




大野智最近身边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故,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起,也是因为这件事很难讲给什么人听,对方即使听了也只会善意地笑着问他,这是构思的故事吗?

其实事情很简单,就是有些不可思议。

他笔下的人物之中,有一个人试图与他交流了。

那是一个寂静的夜晚,短暂的春天随着席卷全境的花粉症的痊愈渐渐走远,白天已经染上夏天的燥热了,只有这样的深夜,从窗边飘进来的微风依然清爽宜人。

大野喜欢在这样的夜晚里构思文章,他喜欢将一切都想好之后一口气写下去。

他不怎么擅长写大纲,即使是与编辑交流用的大纲也与大多数正统作家不同,以细节或者片段甚至是一句难以理解个中关联的歌词来划分即将出现的故事走向,他的编辑每次都看得一头雾水,索性让他自由发挥。

毕竟他自从被杂志社的老板不知从哪里挖来当签约作家开始,每一本书都销量很好。

老板对编辑说你要好好和他沟通,不要随便教训他,不然他要不想做了。编辑甚至一度以为他是老板的孙子,然而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年少时经历了不少苦痛的打磨,变成了这样一个生活中寡言而把全部想法倾注于笔下的普通人。

当然现在也难以把他划入普通人的范畴了。

因为他开在面前只写了标题的空文档上凭空出现了一行字。

“突然打扰实在抱歉,但是我猜你这么晚还没睡。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二宫和也,虽然我似乎与你截然相反,从肤色到语速,就连闲暇时间喜欢宅在家里这点都与你不同。但是我们的内核是一样的,这也是当然的事情,毕竟我是因为你而出现的。”

大野智自然认得二宫和也的名字,是他的小说中一个神出鬼没的角色,并不是主角,甚至不是线索人物,就像春风一样,他只是在那儿游刃有余地笑着,必不可少却又似乎无关紧要。

他并不是写系列小说的作家,但是这个角色却出现在每一部文字的边角处,有时他不叫这个名字,也许是神乐龙平、栉森秀一或者别的让他灵光一闪的名字,改变名字的时候性格也会多少有些不同,但是大野知道自己在写的还是二宫。

有些读者猜测这个二宫和也就是作者自己,然而大野却觉得这个角色只是自己想要成为的截然相反的人物罢了。

在屏幕面前大野的思绪再次飘远,以至于错过了表达震惊的时机,只好在下一段文字再次出现时强作镇定地仔细去看。

“你肯定会觉得奇怪吧,为什么我会来和你说话,其实笔下世界里的居民不该与作者接触的,那样经常会影响故事的走向,让那个世界变得不稳定甚至直接坍塌。但是我本来就不是主要角色,我当然不是,我是因你才来得以进入这个世界,而你自己是不想做主角的,对吗?”

大野不自觉地点点头,又见出现新的文字。他打字一定很快,大野心想着,就和我文章里写的一样,手速快,脑子转得也快。

“不喜欢当主角、不想要别人看到自己,在做的工作却与站在阳台上赤身裸体的大喊‘看看我!’相差无几,你把自己隐藏在所有文字之后,却还是打开一扇透气的窗口,也就是我。我很高兴,我喜欢这个定位,成为你与这个世界的联系。”

大野四下张望了一下,二宫说的全对,在被理解的开心之余又生出几分恐惧,甚至怀疑这会不会是谁的恶作剧,只为了看自己的反应取乐,那么那个人一定已经得逞了,在下一句出现的时候他的嘴角终于无法自控地弯起来。

“我只有一个小小的不满,也不能算是不满,毕竟你没有见过我就能把我的样貌画得如此神似已经可以说是不愧是师匠。但我不得不告诉你,我比那张插图还要更帅,以及下巴右边有一颗挺明显的痣。当然你不需要去改那个插画,其他人眼中的我是什么样的都无所谓。”

大野会给自己的文字搭配插画,画画本来就是他的业余爱好,不写文章的时候也喜欢随意画点什么,就像二宫说的,他不喜欢别人看到自己,也不喜欢说些什么似是而非的话,他总想藏起来,但是喜欢上的事情——无论是写作还是绘画——大多需要表现自我。

“我会再画一幅给你看的。”大野缓慢却坚定的敲击键盘。

随后他又说道,“我还拥有别的爱好。”

跟在拭目以待字样后面的是对于他这句话的回答,“我想知道,可以说说吗?”

大野与他讲起自己在海上钓鱼的事情,这是真正隐秘的爱好,在不工作的时候他经常去海上漂着,整个世界里只有船长、大海、鱼和他,现在多了一个二宫和也。他说不上来为什么想要和二宫分享这些,想要把二宫拉进自己的世界里,也许只是因为安全,因为二宫存在于电脑里、文章里、或是他所说的笔下世界里。

他是永远不会改变的存在,这让大野感受安心。

结果这样一个夜晚里作家大野毫无产出,渔夫大野却找到了一个忠实的听众,虽然这位听众有时会发表一些毒辣的看法,但是他乐在其中。

他构思好了第二天想要绘画的插图才趴在桌上睡去。

屏幕在陷入休眠暗下去之前,显示着一个只写了标题的空文档。

夏天来了。




end




昨天睡前突然想到了几句话,赶紧记下来才敢睡。今天就随便摸一下。所以??我??说着可能不更新了又开始疯狂更新?(不是

最近几天意外感受到了热圈一张单图两万热度和冷圈里旁友忍饥挨饿自己哭着割腿肉……的差异。哇也太惨了吧,我一边吃着vs的糖一边为老韩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自割腿肉写长篇从来都是痛苦大于快乐!但是为了爱情!有什么办法呢!(算了不写谈恋爱的我好像并没有立场说这个屁话

以及希望大家520都且行且珍惜吧!去向喜欢的人表白!(疯狂暗示.jpg(不是

我靠我再不收尾就要521了!不可以!我不同意!(??

以及我好想去魔都看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的展啊,但是没有时间!!真实哭泣!!!!!

20 May 2018
 
评论(15)
 
热度(70)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