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3104

给N先生提前七天的生贺,完全放弃和大佬们同台竞技。

我……一个出尔反尔疯狂打脸的能手,上次刚说再写星际就是狗,紧接着就来做狗了,有点特别想写的情节汪汪汪。人工智能一人一次,我可真公平(你可闭嘴吧

写作bgm是3055(我失去了设置外链的能力,大家……随意吧)……所以瞎起了这个题目。实名喜欢3055。

短,ooc,胡乱瞎写。

以下——



“nino,happy birthday to …… ”

二宫和也困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靠在大野智的肩头听他低声为自己唱生日歌,想要说自己很困不要闹了,又不忍心打断他温柔的声音,只好收紧捏在他膝头的手指,听他因为忍住笑意小小的一个走音,等一曲唱完,又听他说:

“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哦。”

嗯。他用鼻音回应了一声,头埋得更低了一些。

“一直都是咱们两个没时间庆生呢,现在时间渐渐调整了,我是满足啦,显得你有点可怜……所以……”

你在说什么啊,二宫发现自己困得说不出话来了。

大野还在旁边絮絮叨叨说着话,一点也不像他,二宫隐隐觉得哪里似乎不对,终于挣扎着说出一句来,“让我去睡啊……”

“你在说什么,”大野软绵绵地笑着,“这里就是你的梦呀。”

梦中造物明白自己只是一个幻象时,一切就归于了最初的黑暗。

-

二宫和也睁开眼的时候房间里很暗,他清了清嗓子下达了开灯的指令,下一秒房间恢复照明,接着是某些机械运转的声音,随后整个工作站的电子管家大野智投影在他床边,“早上好,来餐厅吃早餐吧。”

“昨晚你把我送回来的?”

“你需要休息。”大野简洁地盖棺定论,随后关闭了投影。

二宫习惯了他这个态度,也知道自己去餐厅就能找到他,和他面对面争论,就不急于这一时,坐在床上醒了醒盹,慢悠悠地套上工作服出门了。

他来这个工作站已经快一年了,位于一个偏远的星系里,与地球的24小时制不同,这里的一天有31小时04分钟,加上工作站里没有抗压能力不足的玻璃,看不到外界的天气,所以他经常过着黑白颠倒的日子。

其实他的工作也没什么事,整个工作站都在大野的统筹下照常运转,他只负责与外界联系、检查系统bug、以及完成一些维修,平时他就躲在工作站里打打游戏,如果他愿意,还可以开着陆行车出去欣赏一下这颗行星的自然风光。

不过他鲜少出去,这里的白天总是有些漫长,恒星炙热的光烤着大片的戈壁滩,即使穿着防护服他都觉得晒,夜晚倒是很美,一望无际的戈壁滩被漫天星光照亮,他第一次站在旷野里的时候感觉孤独都像是有了形状,大野不放心他独自外出,于是坐在副驾驶上,没有跟着他下车,但是回头望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在看着自己,二宫微笑起来,“我梦到过这个场景。”

“想去更远的地方吗?”大野问他。

“远处还有什么?”

“我不知道。”大野摇了摇头,他本来就是工作站的电子管家,最多能像这样蹭车出来转转,没有人愿意在旷野上带着一个无生命的仿生人漫无目的地开那么久的车。

当时的二宫只是看了看车载的时钟,“下次吧,该给你体检了。”

回程的路上大野为了节约能量关闭了外界通讯,被安全带捆在副驾驶上像是睡着了一样。

二宫走去餐厅的短短一段路程上突然想起了这件事,他最近渐渐无法分清梦境和现实的边界,有些想不起这段记忆究竟真实发生还是出现在梦里。

-

“早上好。”大野坐在餐桌上,面前摆着豆腐汤和白饭,见他现身就把木鱼花堆上去,再浇一圈酱油,二宫有时会好奇他每天的菜谱究竟是怎么决定的,只是从来没问过,有些事还是保留点神秘感比较有趣。

他有时也更愿意把大野当做一个充满秘密的同事,暗自揣测他的童年、他的朋友、他的恋人,他曾经在做什么,又为什么会被选来这个工作站与自己搭档。即使这一切事实上都没有意义,他也保持了这样一个人的游戏。

大野的身份在他这里也一变再变,也许是用假声说话的人妖店老板sami,或者是温柔的面包屋老板sato,甚至还当过小孩子气的连锁酒店社长same,不一而足。有时他把想法说出来了,大野还乐得扮演那些身份,两个人在闲暇时间里玩得不亦乐乎。

“今天要玩游戏吗?”大野不需要进食,就只是坐在他对面。

二宫最近找到了一种新的玩法,拉着大野玩对战游戏,只是大野不可以动用自己的数据能力,而是单纯用人类动作来操纵手柄,一开始玩得很烂,但是像是在二宫面前就会变得很不服输似的,终于在昨天的对战里打赢了一次,二宫追着他问怎么办到的。旗鼓相当玩起来更加上瘾,二宫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又被他送回卧室。

“今天啊……”二宫看了一眼记录仪上的时间,上面标准时间和行星时间都有,标准时间那里红艳艳地映出日期,6月16日,他想这下解释了为什么会做那么奇怪的梦,原来是快到生日了,只是这种没人发来祝福的生日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庆祝过了,他选择在这些工作站辗转就是为了脱离恼人的人类社会,享受这些可以一个人完成的工作,就要放弃一些美好的事情,偶尔想起来又会觉得有些寂寞,想着还不如从16日直接跳到20日才好。

这样想着,他便提议道,“不如咱们离开工作站去远一点的地方转转吧。”

大野专注地看着他,立刻点点头站起身来,“那我去准备一下出行的装备。”

在隔离舱中换太空服时二宫突然抱着那个圆滚滚的头盔问道,“太空服有备用的吧?”

虽然工作站里通常只安排一个人监管,但物资并不都是一人份,大野站在原地一脸要睡不睡地发呆表情——正在联网搜索工作站库存——很快恢复了意识,点头肯定他的话。

“你也穿上吧。”

哦,大野再次发呆起来,周围的机械开始运作,他才慢半拍地说道,“我不需要这个。”

“谁知道呢,”二宫把新运过来的太空服帮他穿上,“你不需要呼吸,但这个多少也是个防护,咱们这次要走得远,我可不喜欢你这个机体出什么问题。”

“要去远处吗?”大野被扣上头盔放下面罩之前扭头去看他,眼睛亮晶晶的像个小朋友一样。

二宫笑着帮他按下了颈部附近的按钮,凑近过去让两个面罩轻轻的撞在一起,“如你所愿。”

-

外面已经是夜晚了,隔着防护服感受不到气温变化,但也能看出陆行车的骨架上结出一层霜来,不过他们没有在意,在星空下一路颠簸着向前方开去。

车载的时钟不显示标准时间,二宫小小的松了一口气,觉得上面闪烁的时间都变得可爱起来。

20:38

“你会唱歌吗?”二宫设定好自动驾驶的模式,扭头问大野。

“会。”他似乎被设计得更贴近人类,也更节能,简单一个音节就替代了公式化的“拥有这项功能”,随后他又问,“你想听什么?”

他把自己的曲库传给了二宫。

“没有你自己写的吗?”

“我不能创作。”

“那我之后给你写首歌吧。”

“可以吗?”

“嗯。”

“感觉真奢侈。”

“什么啊……”二宫扭头不再看他,从歌单里挑了一首老歌给他。

那是一首音域跨度相当大的歌,大野唱起来时真假声转换却轻松,声音本就清亮透彻,偶尔颤音还唱出一点绵延的温柔,二宫往下缩了缩,将自己的半张脸埋在太空服的衣领里,跟他一起哼着歌,缓缓闭上了眼睛。

等大野慢悠悠地唱完,略微扫描一下二宫就知道他又睡着了,于是只是安静下来,侧头看着他,伸手去帮他调整安全带的位置好让他舒服一点,收回来时划过他透明的面罩,动作顿了顿,犹豫着让自己靠近过去,两个人的面罩距离只差最后一点才停住。

内省机制叫嚣着模块过热,在寂静无声的太空服里显得有些刺耳,大野老实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

“这里居然有湖。”

二宫睁开眼时发现车停下来了,大野神情呆滞看起来像是要睡着了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在联网管理工作站的事情,听到他说话才像是重新清醒过来,“是氮冰湖。”

难怪那么冷,二宫小声嘀咕了一句。陆行车的外骨架几乎完全被冰包裹住了,看起来像是某种冰系魔法的战车,这辆战车就停在湖面上,他检查了一下车内数据,不愧是耐寒度很高的交通工具,竟然这样都一切运转正常。

“这里很美,你该看看的,我就停车了。”大野在一旁解释道。

二宫再次从车窗望出去,因为星球环境和地球截然不同,大片的氮冰倒映着漫天的星星,他们的车像是停在整片星空之上。

“能出去吗?”二宫让大野分析外界的情况。

“最好不要踩到氮冰……”大野四处张望一下,目光停在天窗上,“可以从上面出去,活动区域保持在车顶。”

他们先后从狭窄的天窗爬出来,并肩站在陆行车的顶端,大野保持刚才拉二宫的动作没有松开那只手,两个人一起沉入星海。

“你梦到过吗?这个场景。”

“没有,但是不需要了。”二宫收紧手指,隔着太空服握紧大野的手。

车内闪着红光的时间跳到下一分钟。

31:04

-

00:00

“生日快乐。”

end


真像个生贺!……虽然写的很奇怪!(……

送给eghy一个dyz!行走的CD机!(快住口啊

我最近真的发现梦里感觉和现实没啥区别,梦到自己困得不行想睡觉到底是有多困啊……真实疲惫。

以及很想写圆鼓鼓的太空服和星星!就写了!

其实大概写完有几天了,本来想等着617发,但是渐渐觉得再等七天我可能又觉得写的太垃圾不想发了……只好趁现在还有大家给我续的命,就先扔出来了……

10 Jun 2018
 
评论(45)
 
热度(85)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