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22)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最近不打怪……

以下——

 

 

 

22

那个奇怪的梦让二宫稍微疑惑了几天,会梦到大野这件事实在有些奇怪,更何况还是那样一个诡异的梦境,不过他无处倾诉,没过多久还是选择抛在脑后不再去思考。

冬至节的早上一只信鸽落在了谷川家的阳台上,二宫刚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就看到了它,翅膀上还印着马耳他十字的花纹,二宫认得这个,左右看看没人注意快速地把信纸从它的腿上取了下来,鸽子还友好地啄啄他的指尖。看过上面的内容,在纸上施了一个小小的法术作为回答,又重新绑好将它放飞了。

“二宫桑,怎么在阳台上?那里太冷了,快进来吧。”身后传来谷川家三姐的声音,二宫闻言回头笑笑,快速溜回了温暖的室内。

“我看外面下雪了。”他关好阳台门的时候已经找到了这个绝妙的借口。

果不其然三姐掩着嘴笑起来,“原来是喜欢雪呀,跟六郎似的。”

关于雪的话题一直进行到餐桌上,大家七嘴八舌地聊着彼此有关雪天的糗事,二宫微笑着倾听,他还挺喜欢听这些的,一家人互相揭短总是会特别有趣,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体验了,偶尔也会插嘴说上两句,在这里他虽然体会不到所谓“家”的感觉,但也已经让自己融入其中了。

用过早饭他就背好挎包准备出门了。

“今天还要工作?”

“现在这么冷,已经没什么人会在外面站着啦。”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劝他留在温暖的家里,然而二宫还要要紧事去做,只得谢过他们的好意,推开门顶着北风走进雪里了。

他要去找信鸽的主人,他曾经同行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骑士团团长,他们在分开之后也有时会通信,团长通常在首都,而二宫也给他留了一个自己经常会经过的城市的地址,上次收到团长的信还是夏天的时候路过那里,看日期像是春天发出的,上面写着自己遇到了想要共度一生的人,又说了接下来的行程。然而使用信鸽的机会也很少,因为纸条能记载的内容不多,如果不是有很要紧的事情,他们很少会考虑用这种通信方式。

秋天时候二宫曾从这个镇上给团长发出过一封信,大概对方还觉得他会在这里停留,在纸条上只说在山精酒馆碰面。他心想如果自己不是因为之前的事情耽搁了行程,此时已经身处冬之城,大概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待他匆匆赶到酒馆的时候,里面已经开始热闹了,白天的酒馆很少会有这么多人,但今天到底是冬至节,什么事情都不值得奇怪了,大多都是山精或者是山精谱系的其他精怪,个头都矮矮小小的,所以他一眼就看到了身材高大的骑士团团长。

团长的身边还坐了一个人,二宫刚一走近他们就愣了一下,那个人周围的氛围与大野有些相似,比大野更清瘦一些,身上明显的位置也没有挂出十字架来,但是他就是能感觉得出这人也是一个神父。

“团长冬至节不在首都拱卫,怎么到这么边疆的地方来了?”他要了一杯啤酒坐下来,没有急着探寻旁边那个人的身份,先前只看到了背影,坐下才发现那人的面容几乎全部被黑布遮着,若不是二宫猜出他是神父,此时可能要怀疑团长在押解什么犯人。

“唉……我……”这个平时总是充满活力的汉子,此时却忸怩得像个黄花大闺女,话还没说出来脸先涨得通红,“我之前不是说找到一个共度一生的人嘛……”

“嗯。”二宫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就、就是他。”团长的脸已经完全憋红了,在这个场景下竟然觉得有些好笑。

二宫端起啤酒喝下一大口,也没等到他的后续解释,只好自己问道,“你来找我就是为了介绍伴侣?”

他斟酌了一下还是用了伴侣这个词,因为这个几乎完全被黑布包裹起来的人不仅身形像男人,而且在刚刚团长介绍的时候也用了“他”来称呼。

见团长又开始支支吾吾地解释不清,那位神父终于开口了,声音沙哑得不像话,虽然团长在一旁劝他别说太多话养嗓子要紧,他还是继续说下去了,“我和门罗的事情被教会发现了,我知我有罪且罪不可赦,教皇心好,没有将我挂到悬空的笼子中示众……只不过,”他将脸上的一部分黑布掀开来,露出脸上烧伤的痕迹,二宫皱起了眉头,又听他说,“……门罗将我这个罪人带离了首都,可是这样一来他也会被冠上叛逃的罪名。他带我来是想求助于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劝他把我交还回去,我可以告诉教会是我要逃,而门罗只是为了抓捕我而已,这样至少可以保住他。”

“不行!”团长在一旁低吼道,“我不会把你还给那个该死的教会的!”

“那还真是可笑,喜欢一个人就成了有罪的事情。”二宫举着酒杯的手微微收紧,“不过团长你过去可是把骑士美德挂在嘴边的,现在连尊敬教会都做不到了。”

团长低声叹息着,“他就是我的教会啊,是我忠心和虔诚的对象,是诚实与勇敢的来源,只有他可以给予我荣耀及荣誉,为了他我无惧于死亡也会对穷人与病人伸出援手……骑士美德我一条都没有忘却,但是……我不能失去他。”

二宫搓搓胳膊,“真是有点肉麻了。”

那位神父在旁边发出嘶哑的笑声,然而又突然被截停了,他坐直身子像是在侧耳听什么,随后有些焦急地说道,“他们追上来了,我感觉得出。”

“可恶!nino,你一定要帮帮我们……”

二宫问了他们追兵来的方向,只是思考了一下就说,“我带你们去一个他们绝对想不到你们会藏身的地方,但也不能久留。去了再考虑接下来的打算比较好。”

“可以。”

“直接把我交给他们就好了啊。”神父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配合地追上了他们的脚步。

还没走出镇子的时候神父又好像感受到了什么,脚步顿了一下,“你要带我们去哪儿?”

“你信不信我。”二宫却看向团长。

“我相信我的朋友。”他搂着神父的细腰,轻声安抚了几句。

“可他要带咱们去教堂。”

“对,就是去教堂,因为我也同样相信我的朋友。”二宫脚步都没有停,带着他们一直往教堂的方向奔去。

 

 

TBC

 

又晚了……呃……(´・ω・`)

找不到借口了,就是填坑填得太慢了!

一个反面案例送上门来,我们的小情侣会有怎样的选择呢w(闭嘴吧

好好的一个冬至节,我却没准备写庆典……我也是有病。

15 Oct 2017
 
评论(24)
 
热度(45)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