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bug(一)

囤不住了,先把开头放出来了,虽然不知道要写多久,也不知道多久更新下一章……但是会努力写完的。

食用前注目:

OOC!OOC!OOC!

大概不能算是一个爱情故事。纯粹是我的自娱自乐。

非现实,大量私设,是个奇怪的世界观,具体就不多讲了,会尽量在文里解释清的。

文如其名,充满了bug。(欢迎指出)

都能接受的话就……

以下——

 

 

 

0

电车从地面驶入地下,明晃晃的阳光偷偷从窗口溜走,广播里开始提示下一站的目的地,一位妇人站起身来,走到门前向这个车厢内唯一一个站着的青年面前,指了指自己的位置。

青年原本背对着这边,微微点头表示感谢之后,侧身看了过来。

 

 

 

1

“铃——”

大野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着是来自高岛纯一郎的电话,上电车前明明记得自己设了静音,但是现下也没时间再去疑惑这件事,只好歉意地对周围的人点点头,手忙脚乱地接起来,小声说道,“不好意思我在电车上,到站之后再给你回电话。”

电话里的声音却无视了他的这句话。

“大…野……救命……救…救…我……”

他认识的高岛纯一郎是个可以担得起一个“猛男”称呼的人物,他与自己的姐姐是中学同学,后来在警局里当过一年的同僚,是个嫉恶如仇的警员,也不像大野这种看起来有些瘦小的身板,肌肉相当发达,也算是明星人物。他们没在同一个组里,后来听说在一次任务里犯了点小错,被调去了别处当交警,但是时不时的也还是会有些电话或是邮件上的往来,偶尔还会几个旧同僚一起约出去喝一杯。

大野上次高岛这位“猛男”用颤抖的哭腔说话时是在夫人与爱女意外亡故之后,但是那些话里的悲痛更多,而不是现在这样充满恐惧。

“不该是我……我不想死……”

电车提示即将到站,大野当然不能对往日的酒友放着不管,他从座位上站起身准备在这站下车好问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在他起身的瞬间车内的灯光全部消失了,车也骤然停了下来,好在他及时拉住上面的扶手才没有摔倒,他没有遇到过电车故障,不知道停电的时候是不是会有这么黑,但是一切都显得奇怪了起来,突然的停电没有让车厢里的其他人骚乱起来,就连刚刚还在叽喳聊着偶像的女学生的声音都不见了。

手机屏幕不再能按亮。

通话似乎也被挂断了,周围是纯粹的黑暗和安静,他没有莽撞地问有没有人或是发生了什么,而是屏住呼吸,紧紧抓着扶手感受着电车在黑暗中重新发动起来……

 

2

“请坐下来吧。”

黑暗里一个声音这样说着,虽然语速很快,声音也稍高一些,但还是能听出是个男声。

大野智有些状况外地摸索着坐回位置上,电车里的灯亮了起来,车也缓缓进站了。

刚才说话的人就坐在自己旁边,嘴角精准地勾出一道礼貌的弧线,像是得到摄影师“微笑一下”的指示而笑起来的模特,男人——或者应该称之为少年——精雕细琢的面容也很像模特,或者是偶像,大野不太能分清那些界限。

当然现在也没什么时间让他去想这些有的没的,刚才还坐满的乘客的电车现在变得空空如也了,只剩下了他自己和这个少年,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你需要的话可以叫我二宫和也。”少年像是看懂了他的疑惑,用脆生生的嗓音作出了解答。

“呃,大野智。”

他笑了一下,说你其实不需要告诉我名字,但随后还是礼貌地问道,“大野先生想要看谁?”

“什么?”

“想要见谁?”他相当有耐心地又重复了一遍。

啊。大野张了张嘴,想起自己之前接到的那个诡异的电话,只好说,“那……请问高岛纯一郎在这里吗?”

自称为二宫和也的人歪头想了想,这个小动作由他做出来显得相当可爱,更加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在的,不过要多等几天。”

大野的眉心微微皱了起来,拿着手机想要给他看,没想到屏幕竟然按不亮了,明明一直都保持着电量在70%以上,没道理这么快就没电,但是一时间怪异的情况太多了,他也就没多做怀疑,只是晃了晃手机,解释说刚才接到高岛的电话好像身处危险之中,能不能早一点去找他。

“可以,”二宫站了起来,从已经打开的车门走到车站上,回头招呼他,“愣着干嘛,我带你去找他啊。”

车站果不其然也是空无一人,大野四处打量了一番,是个他没有到过的车站,电车的样式也变得更老旧一些,小声问道,“这里是哪儿?”

“他们没和你说吗。”

“他们?”

“送你坐上电车的那些工作人员?”

大野忖度着大概是自己是从虫洞到了别的什么宇宙——他们这个时代虫洞已经不再是那么神秘的存在了,时间和空间也变得易于掌握——也许这个世界的自己就应该知道那些,他勉强把自己的情况磕磕绊绊地讲了一遍,再多的解释也很难说清,只得摇摇头说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那也没关系,”二宫像是看出了他心底的不安,凑近他捏了捏他的手掌,二宫的手指有些凉,但在此时确实有些安抚效果,“这里就叫车站,因为只有这么一个,所以不需要别的名字。如果想要去看高岛纯一郎,你只要跟紧我就可以了,我是这里的向导。”

“向导?”

“对,你就当成是在玩一个游戏,不是都有新手指引吗?我就是那样的角色。”

“哦。”大野点点头,又沉默下去。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二宫的语气和他的脚步一样轻快,“别的游戏的新手指引都是漂亮妹子,我一点也不像这种角色,所以说啦……‘就当是’,方便你理解的。”

“我只是觉得性别不一样,你也挺好看的。”大野小声辩解着。

二宫有些没听清,似乎要凑过来让他重复一遍,但是被出站时迎面遇到一男一女分散了注意力。

 

3

那是个相当美艳的女人,任谁走在路上遇到了都要多看两眼,然而此时精致的妆容也遮挡不住她的厌恶,拿着手包挡在自己丰腴的胸前,高声说道,“你怎么老跟着我!恶不恶心啊!”

“我怎么是跟着你了,这不是正好顺路嘛,”男人的络腮胡子盖住了大半张脸,西服像是被揉过的腌菜一样裹在身上,看起来确实不像好人,“早上在公园醒来到现在也没见到几个人,终于见到一个才会想要一起来找出路嘛,我可不是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

他虽然这样说着,视线却没有从女人胸前移开,也难怪会引起反感了。

大野看到那个大胡子却有些吃惊,他因为身份的缘故倒是有几个流浪汉“朋友”,有时候追查线索的时候去找他们也会遇到别的人,这个大胡子他虽然记不住名字,但确实曾经见过。只是大概一两年前就没再遇到了,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见面。

这个世界的大胡子对他倒是印象很深,一看他们从地下通道走上来就瞪大了眼睛唤他,“大野刑事!”

随后又搓着手冲那个女人嘿嘿一笑,“你看,我认识这个警官,我可不是什么坏人。”

女人没有理他,而是有些讶异地扬起眉毛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个人,“车站有车可以离开吗?”

大野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挠了挠自己的鼻尖,“车倒是有,但估计离开是没希望了。”

说完有觉得拿不准,扭头看看二宫,见他点头了才放心。

二宫为他做出补充,“电车完全停在车站里,车长室也没人,没可能开走了。”

“这算什么事啊……”女人叹了一口气,从手包里抽出两张名片递给大野和二宫。

原来她叫日下部百合,是一名社长的助理,今天早些时候去买早餐的路上突然被人搡了一下,堪堪站稳再回头时却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街道上,而且一个人都没有了。

大野的视线扫过她细长的鞋跟,正想着这居然还能不摔倒,就听二宫在旁边小声说了一句“那还真是挺险的。”

“是啊。”他也压低声音附和道。

日下部没注意到他们的走神,就被那个男人缠住了,他先前探头看到了名片,这会儿亲昵地唤她小百合,说她看起来就像是个合格的助理,又说要和小百合交换名片。

“你也有名片?”日下部皱着眉嫌恶地看他。

“有的有的,喏。”他从裤兜里翻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片,上面写着桥本泰志,自由职业人。

日下部用她葱白的手指挥开那张名片,“不必了。”

一阵风吹过来将那张纸吹远了,桥本一边说着小百合还真辣啊,一边去追,差点被一个突然滚出来的酒瓶子绊倒,“谁啊!”

“……给我滚远点!”有人带着醉意地怒吼起来。

大野快走了几步跟过去,发现原来是小巷子里还有一个男人躺在那儿,手里还捏了个酒瓶,身上穿着便利店员工的制服,胸牌上写着“武内清”,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一时没看到便利店,就想着也许与大家一样是早上突然被拉进这个世界的。

“这可真奇怪,”日下部也走了过来,“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大野又去看她身后的二宫,他觉得这个人一定知道什么,何况他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说过自己是新手引导一样的角色,那就应该在此时负责解释情况,但是此时这人却一言不发地看着他们,不笑的时候显得有些阴郁,在大野看过来的瞬间面部肌肉牵动起来重新变回一个温和的微笑,先前的寒气都烟消云散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在笑什么,大野随即跟着微微提了一下唇角。

“我才不关心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别在这儿打扰我睡觉!”醉醺醺的武内清随手拿起手边的空瓶砸在他们脚边。

“什么人啊!真是的!”日下部被碎在脚步的玻璃吓得几乎要跳起来,直接往大野身后去躲。

“好了好了走吧。”桥本瞥了他们一眼,撞开大野率先离开,“就放他在这里死掉算了。”

“咱们都是被带到这么诡异的地方的,说什么死啊,太不吉利了……”日下部不知只是想反驳还是真的不安,语速很快地驳了一句之后就咬着下唇闭上了嘴。

“怎么?小百合还在意一个酒鬼不成?”桥本阴阳怪气地说道。

“诶……”大野不想他们总是争执,又觉得和日下部的距离有些超越礼貌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有些求助地扭头看向二宫。

“那我们再转转吧,还要去找高岛纯一郎先生呢。”二宫在一旁好心给他解围。

 

4

走过好几条街之后能看到一个超市,日下部提出说也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几天,咱们去超市看看能不能拿点什么有用的吧。

她说得相当在理,大野和二宫走在后面小声说着直接拿不好吧,也不知道收银员在不在。

超市里堆满了商品,收银台却没有人,日下部指挥着桥本去推车,自己径直往里走去,大野却没有急于进入,而是四下张望了一下,二宫陪在他旁边,像是好奇一般问道,“大野桑在找什么?”

大野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下巴,“没什么,职业习惯了。”

“那看到什么了?”

“没有人管理,商品上面却没有落灰尘,监控的灯是灭的,但是保鲜柜在运作……”他们两个晃悠进去,随手拿起一袋薯片,“生产日期完全模糊不清……真奇怪呐。”

“会有人真的去看生产日期吗。”

“诶……会吧?”大野自己也拿不准了。

二宫从旁边拿了一个篮子递给他,大野却把薯片放回了原处,两个人往生鲜区走去。

“居然还有鮶鱼,”大野有些兴奋地抬高声线,“这个季节可钓不到,要等冬天才行。”

“鮶鱼……冬天……”二宫像个小孩子一样重复着,眼珠跟随他的手指在那些鱼类上面扫过去。

“之前我还买了专门钓鮶鱼的饵,可惜我的假期很少,冬天一直没有时间去钓……啊,抱歉我一说起海钓的事情就是这样。”

“没关系,”二宫的微笑看起来像是真心实意的,“人类有自己的爱好本身就是一件好事。”

“二宫君呢?有什么爱好吗?”

“如果是指浓厚的兴趣,大概就是人间观察?”

大野笑起来,小声说着这么时尚的爱好啊,又问他还有别的吗。

“还有……吉他……”二宫的表情流露出了些许茫然,但是很快就消失了,重新变回原本的完美笑容,“再和我说说鱼的事情吧。”

“可以吗?”

“可以哟,海钓的事情也可以告诉我。”

大野挨个给他指着介绍鱼的名字,有的自己钓到过,有的总也没机会在合适的时间去钓,又向他确认里这个世界有地方可以生火做饭。

二宫像是很了解这里,但又似乎在隐藏什么,他不会主动介绍情况,却基本上有问必答,只是有些问题的答案又弯弯绕绕地跑偏了,大野不擅长处理这些,暂时只能把他说的事情全部记下来。

 

5

“不过还是得买些压缩饼干……”大野小声念叨的时候突然听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尖叫。

“怎么了!”另一边传来桥本的声音。

大野和桥本几乎同时跑到了日下部发出尖叫的那个货架前——二宫稍慢一些,显得相当气定神闲——那里居然不只有日下部一个人,还有一个相当肥硕的男人坐在地上,赘肉几乎从衣服的缝隙里流出来,地面上还散落了不少零食,日下部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见到大野正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桥本先冲了上去,“小百合没事吧!”

日下部大概还是嫌恶他的络腮胡和猥琐的眼神,皱着眉躲远了些,向大野说道,“突然看到这么一个人,吓了我一跳。”

男人轻声嗫嚅了一句,谁也没听清。

大野在他面前蹲了下来,“您没事吧?”

“没……”应该是因为大野的举动而稍微安心了一些,男人的声音总算到了能让人听清的程度,“没想到这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嗯。”大野想去扶他,“能起来吗?”

“起来去哪儿?”他的头因为过度肥胖而艰难地摇了摇,“就在这里挺好的。”

“你难道不想找出去的路吗?”桥本在旁边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为什么要出去……”他不知想到了什么,浑身的肉颤抖起来,“我不要回去,我只要在这里就好了!”

大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怕,那我们先去找找看还有没有别的人,之后再回来看你。”

“……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够了……”

他们又拿了些必需品才离开超市,走之前大野又绕过去跟那个男人指了车站的路,说如果有需要可以回到车站,因为最终他们也会返回车站的。

那人一边吃着甜甜圈一边发出混沌不清的声音做出回应,也不知算不算答应了。

二宫跟在他旁边不知是夸还是损地说他真是个善良的好人,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摆手,“也不是,只是在这种时候难得看到其他人,难免会想帮上忙。”

“那个武内清呢?”

“等四处转完再回去找他看看吧。”

二宫没有评判他的想法,反而看着他随手从门口的货架上拿了草莓巧克力,有些好奇的问他喜欢这个?

“是啊,”大野笑起来,“我最喜欢草莓了。”

“那我也要吃。”

此时他们已经走出超市了,桥本正缠着日下部想要聊天,这位美艳的女人流露出了相当不耐烦的表情,催促他们快些上路。

大野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你可以自己去拿啊。”

“我就想尝一口。”二宫完全不让步,非要咬大野剥开的那块巧克力。

最后还是大野咬了一半,剩下的丢进他嘴里,“你以前没吃过这个吗?”

二宫摇摇头。

 

6

“我说,你们得保护我!”日下部突然开口打断了他们的聊天,“那个男人总是色眯眯的看着我,谁知道会做出些什么来!”

桥本僵硬地对着他们笑了一下,转头去反驳她,“我不过就是想交个朋友,你看大野刑事和二宫君老早就认识了,我和你还不熟,咱们四个走在一起就有点违和。”

“在这儿就不用叫我刑事了……就叫我大野就行。”

“重点不是这个吧!”桥本被他这句话噎了一下,“是说你们都是老熟人了,我和小百合也该努力努力,要是之后遇不到其他的人了咱们四个搭伴走的时候也好彼此有个说话的对象。”

“我们不是……我是来找我朋友的。”大野觉得根本解释不清。

二宫在旁边站着,目光在三个人身上流连几次,日下部触及到他的目光时瑟缩了一下,他倒没在意,开口帮大野解释了一下他先前的经历,掩去了他们在车站里的对话,只说自己也是突然被拉进来的,因为都在车站里所以才会一起走出来。

“嗯嗯,”大野附和了两声,没有揭穿他的谎言。

“也是一个人过来的?那你还真是冷静。”

桥本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然而却被打断了。

“大野?”不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还真是大野,到底什么情况啊?”

他们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健壮的高个子男人怀里抱着一个看起来大概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朝这个方向快步走来。

“我出了电梯就到这个地方了,随便走走遇到了绫子,原来你也在啊!”高岛看起来也很冷静,一点没有电话里的慌张感。

大野将他在电车里接到电话的事情说了出来,果不其然换来高岛一脸的莫名其妙,“我怎么会给你打这种电话?”

他说罢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才发现无法开机,日下部在一旁表示自己的手机也是这种状况。

“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清楚……”大野的八字眉在此时显得尤为无辜,“现在的已知情况是大家都莫名其妙就到这里了,超市和另一条巷子里还有两个人,到目前为止有8个人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多。”

“这样……”他对着其他人露出了令人安心的笑容,“我是高岛纯一郎,在警局工作,和大野算是同事吧!有我们在肯定没问题的,你们就也安心吧。”大家也各自报了姓名,被高岛抱着的小女孩全名是泉绫子,似乎不太爱说话,只会直勾勾地看着对方,高岛说是在建筑物里听了哭声找到的,大概还在害怕,一直窝在他怀里不肯离开。

“真可爱啊。”桥本笑眯眯地去摸她的头发。

高岛略微皱起眉头,“我说你没有恋童癖吧,看起来色眯眯的。”

“警官先生太冤枉我了,”桥本双手举过头顶,“我要是喜欢,也是小百合那个类型的。”

“我受够了,这里有没有监狱啊,先把这个人抓起来吧。”日下部有些生气了。

桥本拍了拍高岛肌肉发达的肩膀,冲着日下部冷笑一声,“我知道啊,你们女人都喜欢这个类型的嘛。”

“别没完没了的了,”高岛颠了颠怀里的泉,“我来的路上倒是看到一家咖啡厅,不如我们先去那里安顿下来,然后我和大野再去找找看出路以及还有没有别人。”

 

7

一时之间没有别的更好的选择,一行人就一起上路了。

为了不让日下部产生更多不快,高岛抱着泉走在她和桥本中间了,大野和二宫慢了两步落在后面,见前面的人注意力没在他们身上,大野这才小声问道,“所以现在算是一个游戏?”

“如果是广义上说,是的。但是没有任何任务,也没有系统,不需要打怪,更没有BOSS或者装备,或者说是生活更恰当一点。你来得早了一些,不过没关系,只需要跟紧我就可以了。”

“我应该什么时候来?”

二宫歪头像是思考了一下,“以前都是当天或者前一天,不过我有一阵子没工作了,大概不太一样了吧。”

“你去休假了?”

“不是哦,我被通缉,四处逃命,好不容易才得以歇口气。”他语气轻快,听起来就像是在胡说八道。

“真的假的……”大野却似乎信了八分,显得相当惊讶。

二宫看着他的表情笑起来,“真信啊?这个时候你的职业病去哪儿了?”

“我不擅长问讯嘛……”大野嘟起嘴有些委屈。

他们正聊着,前面的人似乎起了争执,高岛大声地冲桥本吼了一句你闭嘴,却把他怀里的泉给吓哭了,只得又低声去哄她。

桥本也没有可以压低声音,“你这样的人就能左拥右抱,我嘴上说几句就算骚扰了?”

高岛似乎还想发作,只是碍于泉的眼泪最终什么也没说。

“我就不擅长和小孩子相处。”二宫一直津津有味地看着他们,直到泉哭出声,才这样小声和大野感叹着。

“我也是……”大野叹了一口气,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音量继续说下去,“反而高岛桑很喜欢小孩子。”

他记得高岛在妻女还健在的时候,也经常会抽出时间去陪小女儿杏子玩,这样想想又觉得泉实在有些像杏子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原因才让高岛对她百般温柔,可惜这些不好对刚刚认识的二宫说起来,两个人就陷入了沉默。

 

8

咖啡店和超市有段距离,然而兜兜转转的,居然回到了离车站不远的地方。店里有还算舒适的软沙发,还有个小小的后厨,只是没有店长,日下部转了一圈厨房,说是能用,问他们谁会做饭。

咖啡店有一秒是绝对安静的。

“大野,你不是会做饭嘛!”高岛借着身高优势去揽他的肩膀,被他稍微矮了一下身子躲开了。

“我都是照着手机上的菜谱做的。”大野晃了晃已经变成一块板砖的手机,意思再明白不过。

高岛却不死心,翻了翻他们先前采购的食物,“我记得你会煮拉面?正好有,你煮出6人份的就好!”

他一向是这样,大野倒是习惯,低声问了一圈确认没人不愿意吃拉面,这就往后厨走去。

“女士们就在这里休息吧,桥本、二宫,你们跟我再出去附近看看还有没有别人。”

二宫这时都快跟着大野钻进厨房了,回头苦着脸说自己缺乏锻炼,再多走几步就要死了,负责帮厨就好。

桥本就没有那么好运,高岛不放心他和两位女性独处——当然日下部也是极力反对——于是他们两个就决定出去转一圈,至少确保附近是安全的。

大野一边把食材都从口袋里拿出来放进小冰箱里,一边对二宫小声说着,“超市里那个人倒是不用担心……也不知道那位武内先生酒醒了没。”

“嗯,”二宫趁着那两位还没出门,扒着门框从厨房探出半张脸来,“高岛先生,车站不远处的巷子里还有一个叫武内清的先生喝醉了,你去看看如果他清醒一点就让他也过来吃吧。”

大野感激地冲他笑起来,他一向不太擅长表达自己,二宫能一下子就明白他的意思并且帮他传递出去,他是真心实意地感谢着,只是说谢谢又太害羞了,最终什么也没说。

“需要我做什么?”二宫问道。

“帮我切点儿菜码吧。”大野低头去折腾那个煤气灶,不太好用,他四下找来火柴才勉强点燃,然而想要把火关小一些的时候又灭了。

二宫切菜的手法很纯熟,姿势漂亮,切出来的大小均匀,速度也相当快,等全都切好的时候一抬头就撞上了大野的目光,又见他慌忙转头去往锅里下面。

大概是觉得有些尴尬了,大野只好没话找话地说道,“二宫君切菜的样子很厉害啊,专门学过吗?”

“诶……没有呢。”他的脸上再次露出了那种奇怪的茫然,随后又恢复正常,“大概是因为我一直是一个人生活吧?”

“那你也会做饭吧?”

“会倒是会,很麻烦啊。”二宫说完他们两个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大野不知是不是因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太过孤单,一个瞬间产生一种找到同类了的感觉。

没多久,7人份的拉面煮好,他们端出去的时候看到泉缩在软沙发上似乎是哭累睡着了,日下部正坐在窗边吃着薯片向外张望,听到他们的动静扭过头来,“正好,他们也回来了。”

高岛和桥本是两个人回来的,大野把最后一碗端上桌之后向他们身后探头看了一眼,二宫在旁边看到他的动作就问道,“武内先生呢?”

高岛哼了一声,越过他们去叫醒泉,反而是桥本耸耸肩给出答案,“还是老样子呗,躺在那儿要死不活的,谁走过去都要挨瓶子。”

“别管他了,多一份到时候我吃掉就好啦,真是饿死了!”高岛说完开始指挥大家把散落的桌子拼成一个大桌。

一顿饭吃得相当平静,大抵是都饿了,先前几个人中间剑拔弩张的状态也缓和了不少,只是中间因为二宫是左撇子,被他左边的桥本抱怨了几次他的胳膊碍事,最后大野和桥本换了位置才作罢,他们两个挨着倒是没再打架,像是一种奇妙的默契一般,即使离得很近筷子也从来没有撞到一起去。

吃到最后,坐在他们对面的高岛忍不住说,“你们还真挺像的,我和大野认识这么多年,也没见他和哪个人吃饭频率这么相似过。”

“哪有这么夸张。”大野小声嘟囔着。

 

 

TBC

 

 

其实还基本……什么都没写到!但是不放出来的我每天都在“要不要叫这个题目”“要不要推翻前文”里纠结,而且白白浪费完时间之后又都没改!就觉得不如扔出来断后路……

欢迎聊天欢迎猜剧情!

……虽然我估计……没什么人看吧,而且又是这么个诡谲的故事……算了算了自己开心最重要。

故事最初是因为瓜的一个梦……(????怎么又是瓜的梦(想要拥有瓜的大脑(????

但是还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想要写的感觉来……先说个抱歉了

 

(PS,我怀疑恋与的卡池没有SSR!所以我又卸载了!欢迎给我推荐新的游戏!(???

03 Jan 2018
 
评论(50)
 
热度(84)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