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通灵师系列】 同明相照(上)

还是这个系列,SKS,无差,灵异,作者有病,OOC,HE。

前情什么的我已经失忆了,如果有前后矛盾的bug欢迎指出,不过我估计也没人记得了吧。反正也都是独立故事,文风又变。(如果有点兴趣还没看过前文的话……太麻烦了我指路一个乱七八糟的目录吧,虽然就稍微比归档好用一点)

和之前又是不一样的故事!灵感来源于某个节目里两个没有下文的恐怖故事(……)如果有人看过了的话,诶……那我也很没有办法。

其实我没想到这个系列会有下文。

都是大佬们太会催文。

以下——





0

“这个方向……这条路……第3个门……1、2、3……”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女人不断地从手中的塔罗牌中抽出新的牌面,一边念念有词地在破败的小巷中穿行着,她的身后跟着几只流浪猫,似乎也在小心翼翼地观察她,她的高跟鞋终于停在一扇门前,那是一个藏在巷子夹缝里的二层小楼,挂了个灵异事件事务所的破招牌。

她带有精致指甲的手指按上了一旁的门铃,随后继续从纸牌中拿出新的几张,“国王,国王……两个男人,三十出头……电话……”

面前的门就在此时被打开,一个头发乱糟糟的男人猫着背出现在她面前,一手还举着手机,屏幕的光芒把他的侧脸映得有些奇怪,在看到她的瞬间就对着电话中的另一个人说道,“我想我找到她了。”

 

1

二宫和也与千田堇互相交换过名片之后,便在事务所一层的会客室坐了下来。虽然身着名贵的套装,她也没有对这个显然很破旧的事务所露出任何不快的表情,只是很随意的坐在那里,把有些碍事的散发绕去耳后,开门见山地说明来意,“我的牌告诉我有一个人可以帮我找到我哥哥,所以我来到你这里,如牌面所说,我找到了可以帮助我的人。”

“你哥哥是千田慎太郎吧,”二宫手里捏着一张照片转过来给她看了一眼,又匆匆收回去,纸面上滴着蜡油和血污,看起来有些不祥。

“啊,”千田堇一下瞪圆眼睛,“慎太郎怎么了吗?”

二宫指指她手上的牌,“它没有告诉你什么吗?”

“是她。”千田堇低头抚摸着塔罗牌的边缘纠正了一句,随后才摇摇头,“她不肯告诉我关于慎太郎的事情,没有任何牌掉出来,我好不容易让她带我找到了你,为此她到现在还和我闹别扭呢……啊,见笑了,我是个纸牌魔术师,这些都是我的好朋友,可能会显得有点怪。”

“不会。”二宫露出相当愉快的笑容,“正好我最近正在学纸牌魔术,有时间咱们可以切磋一下。”

“那你可赢不了我。”她俏皮地眨眨眼,更像是个高中女生了。

二宫似乎还想说什么,然而手边才挂断不久的手机屏幕再次亮起来,他以为还是大野智,手指一划就接起来了,没想到是相叶雅纪的声音,“我的车停在巷子口了,翔酱让我来接你们过去呢!你和那位妹妹,O酱已经和我们说啦,居然真的找到慎太郎的妹妹了!”

他的手机并没有开启外放,音量也自认为并不算大,不过简单应下来挂断电话之后,千田堇扬了扬手里的一张牌,鲜艳的口红勾出了然笑容,“和我有关,对吗?”

“被你发现了。”他配合着摆出一个震惊的表情,直接将这位同行逗得大笑起来,他等她咯咯笑罢才站起身,“好啦,这件事说来话长,正好有人来接咱们了,车上再细说吧。”

她从善如流地点头,看着二宫穿好外套又拿了手机和钥匙,随他脚步离开这件看起来有些破败的事务所,“牌还是不肯说话,二宫君……慎太郎是不是已经遭遇不测了?”

二宫这次没有强调前后辈的称呼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们兄妹关系好吗?”

“……我不知道,他从三年前就离开家,这次也是因为普拉多不见了,有人说看到被一个男人抱走了,我才想会不会是慎太郎回来把他抱走了,以前就是他们之间关系比较好一点。”

“普拉多……那个画家?”

“啊,是我们家的猫啦,母亲给他起的名字呢。”

二宫因为她母亲的起名方式忍不住笑了一下,随后才问她,“这套牌是你哥哥的吧?”

“诶?”千田扭头有些吃惊地看他,“你怎么会知道?通灵师的能力会有这么强的吗?之前这套塔罗确实是属于他的……我更擅长纸牌,虽然纸牌的声音不如这一套清晰,有时候会不太准确,但我本来职业就不在这一行,他倒是想劝我入行,他总说我的天赋更强……但是……”

她的语速不快,话还未说完已经看到相叶站在汽车旁边冲他们挥手了。

“……这件事说来话长,有时间再细说吧。”

她甜甜笑着,几乎是原话奉还,二宫无所谓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为她打开了车门。


2

在车上相叶与二宫一起简单地给千田解释了一下现在的情况,他们在跟进一个奇怪的案子,这一天清早天还没大亮的时候有个男人来报案说在一所废弃学校里藏着一个绑架了小孩子的绑匪,信息详尽,甚至精准到绑架犯在哪一间教室,而小孩子被绑在隔壁教室。男人报完案就离开了。

警方赶到的时候绑匪正在给孩子的家长打勒索电话,没想到直接被捉拿归案,小男孩却一直高烧昏迷,到现在也没有离开病房。

虽然确实鲜少有这样顺利的案子,但奇怪的点却不在这里,而是有警员在现场取证的时候在门口看到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女身影一闪而过,他想问有没有目击到什么情况于是追出去了,没想到居然跟着校服少女闯进办公室里,发现了另一个男人——也就是千田慎太郎——的尸体,少女却不见踪影。

于是警方对整个废弃校园进行了地毯式搜索,最后在食堂后厨被绳索绑住的冰箱里发生了一具惨遭折磨的女尸,因为年代太久远,几乎只能通过骨骼上的伤痕来判断她生前都遭受过什么了。

跟着尸检报告一起送来的还有一名惊慌失措的警员,他说报案人与发现的那个男性尸体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他的尸检报告上表明已经在几天前死于胰腺癌晚期了,又怎么会现身局里来报案呢。

于是这个案子在结案之后被送到了樱井翔所在的楼层。

傍晚的时候松本润给事务所打了电话,是大野智接的——这几天他也同样住在这儿——本来二宫说两个人一起去的,然而大野却让他留在家里。

“梦里有声音告诉我,咱们两个要留下一个人。”

大野的预兆梦总是在最后被证明是正确的,二宫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捏捏他的掌心,“小心一点,我心跳得很快,估计会有些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

“真的啊?”大野智凑近他,“不是因为我刚才的那个chu才心跳加快的吗?”

二宫用手指抵着他的额头推开,从柜子里翻出大野的某根手杖扔给他,大野接过来和顶端的骷髅头眼对眼看着,“nino真厉害,怎么知道我准备带这个走。”

“那当然了。”二宫顺着他的话摆出一个耍帅的姿势。

是樱井开车来接的,得知二宫留在事务所于是给了他一张千田慎太郎的照片以备不时之需。而大野到了之后再次打来电话,“千田慎太郎就在这儿,但是他要我帮他找到妹妹,小堇。”

“早知道应该让我去吧?”

“不行。”

“怎么?”二宫皱起眉头,“千田慎太郎不对吗?你已经用那个了?”

“……用了,勉强压制住,他好像被什么怨灵迷住了。刚才差点伤到爱拔酱。”

“那我用照片试着找找和他有联系的人吧。”

“嗯,对了,他还说他有一套塔罗牌在妹妹手里。”

“那他们之间的能量应该很强才对……你别挂电话。”

“好。”


3

“啊,所以你才知道我手里的牌是哥哥的。”千田堇嘟起嘴唇,小声抱怨着,“亏我刚才还觉得你很厉害。”

二宫笑着说因为那副牌上千田慎太郎的能量比你本身的还要强一些,随后话锋一转,问道,“三年前发生了什么悲伤的事情让他放弃了这套塔罗牌?”

“你不如让你朋友直接问他?”

二宫支着下巴望向车窗外,路灯打在他脸上一明一暗的像是什么暗号,在相叶正想说点什么来打破沉默的时候突然幽幽地说道,“会放弃这套牌无非是两种可能,一是能力不足无法再使用,但这个可能性被排除了,因为他让阿智帮忙找你和你手里的牌。第二种可能就是他当时算出了什么不愿相信,但事情还是如期发生了,所以他不愿再看到这些,选择了放弃和逃避。”

“嗯……”千田低头看着自己手里有些陈旧的牌面,“即使我不说,你也会猜到全部真相。”

二宫哼哧哼哧地笑出声,“这不是猜,我刚才和你接触的时候看到的,三年前母亲去世了,和你哥哥一样的胰腺癌……节哀。”

“二宫君真奇怪,说话真真假假弯弯绕绕的。”

“诶!是吧!”相叶在前面突然搭话道,“我就说,翔酱和松润还说是我太天真。”

“果然相叶桑更好懂一点。”

“你可以和他们一样叫我爱拔酱就好……啊,说起来……你不会以为nino比你小所以才用的君吧?他其实……”

“三十出头,牌告诉过我,”千田堇掩着嘴笑起来,“但是看着他的时候怎么都会不自觉地觉得自己要年长一些。”

“我还是希望我能显得老成一点啊。”二宫煞有介事地叹气。

“你明明就很喜欢搞年龄欺诈!”相叶直接揭穿他的谎言,他难得语言上占了上风可惜还没来得及乘胜追击,松本的电话又打进来了,“松润?怎么了吗,我们快到了!”

他开的免提,松本在那头报了一个地址,让他们直接过去,最后补上一句“现场见”又匆匆挂断。

“J今天心情不好?”

“最近都不太好……”相叶打着方向盘换到另一条路上,“在戒酒呢,自从那次和你们谈完他好多了,不过现在戒酒加上没时间好好休息,多少还是有点……吓人。”

“他可是你的后辈呢。”二宫笑着揶揄了一句。

“他是松润呀!”

千田在一旁有些疑惑地问道,“难道不是带我去见慎太郎?”

“诶呀,我忘了问松润你的事情了!真奇怪,还说什么现场,现场难道不该是那个废弃学校吗?”

“没事的,慎太郎和他们在一起,就是换个地方见面而已,”二宫说话间像是指尖上面沾了什么粉末,低头捻动几下又放在鼻尖处嗅嗅,“那个女人的尸体和什么事件有出乎意料的联系吧?”

“不愧是……”相叶点点头,“我们手上还有几个死档的案子,之前的三年每年的同一天都有一名男子非自然死亡,一条腿被打断,身上也有很多虐待的伤痕,但是那些凶器都是他们自己买回家的,家里也没有其他任何人侵入的痕迹,又都是同一天本来就很奇怪了,结果这次那位高中女生身上的伤痕和这3起案子很相似……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啦,真的是很出乎意料!”

“同一天……”

“嗯,但不是今天啊!是下个月2号。”

千田听着他们的话,手上不自觉地开始洗牌,抽出三张拿在手里,借着车窗外的路灯看了看,“提前了呢,是复仇。”

“没错没错,O酱也是这么说的,他说……”

“还有两个人。”/“还有一个人。”相叶正复述着原话,就听后排异口同声地说出减少了人数的答案,正好因为红灯停下来,相叶有些吃惊地回头看向他们两个人,千田手里是另外的三张牌,二宫对他晃了晃自己的手机,上面应该是和大野的聊天记录,背景是阳光中的一片森林。

“第四个人已经确认死亡了。”



TBC



其实我就是想写个玩牌的小姐姐!(大声

18季的牌哥太可爱了,超越了我作为颜狗的原则觉得他可爱!人格魅力真的不一样,但是我的玩牌小姐姐写不出他的那种可爱……唉……东施效颦。

说个有点难过的小故事吧(???)

我们家楼下有一只猫,大概喂了他三四年了?记不太清,反正每次回来他都会跑出来蹭啊叫的。

大概每年过年的那一个月都会消失一下,我就说他也回家过年去了。但是去年年初出现的时候饿得真是皮包骨的那种,好不容易到夏天才又重新养胖了。

今年从12月就不见踪影,到现在依然没有回来。整理手机相册的时候发现去年一年里真的拍了很多他的照片,而且原来他都不肯给正脸的,去年后半年里也有很多正面照了,不知道我们是不是都有点预感。

昨天我妈说她在楼下遇到另一只猫了(我叫他小老虎,小时候跟着我的猫来蹭吃蹭喝,也一样的不怕人,但我怕我的猫不开心所以都不肯好好喂小老虎,没想到后来小老虎长得贼大……)然后她问小老虎我们家的那只去哪儿了,小老虎就叽里呱啦地叫半天,不是那种普通的“喵,喵……”的感觉。再说别的他又没有反应,又说要他带她去找,他又开始叽里呱啦地叫唤。

……要是能听懂猫语就好了。

02 Mar 2018
 
评论(43)
 
热度(77)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