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30)

不知为何……越写越长……(也没长几个字)

总算把这个副本给跑完了!这次这个掉落没想到吧!

努力甜了甜……算了也不怎么甜_(:з」∠)_

以下——

 

 

30

“你没事吧?”明明自己的衣角都被火燎得发黑了,右脸上还因为飞溅的毒涎而烧出了一道浅伤,大野收好剑之后第一件事还是扭头去确认正在走来的二宫是否安然无恙。

“没事,你的脸……”二宫伸手去碰了碰他受伤的脸颊,却又被抓住手指。

“你的手好凉……”大野的手指因为长时间握剑也同样的冰冷,但是手掌却带着运动过后的暖意,此时拢着他的手指帮他取暖,时不时还哈出几口气来,“你是靠手指吃饭的,不能冻坏了。”

二宫闻言忍不住槽上一句,“我靠嘴吃饭。”

大野被他逗得笑起来,抬头看向他的嘴唇,他一个轻巧的眼神莫名地让空气都跟着安静了一瞬间,随后大野快速地移开视线,二宫则抽出手指摸了一下自己藏在碎发下的耳尖,往召唤阵那边看去,“你看……”

原本地狱犬尸体停留的地方已经只剩下了一片焦黑,先前他看到的那只小狗的尸体又重新出现了,此时他们才注意到那并不是尸体,小小的身体还在因为寒冷而打着抖,二宫向那边迈出几步,大野追了上来,“先等等。”

二宫有点疑惑地回头看他,他也没有多做解释就走过去蹲到小狗的旁边,手指沾了圣水帮小家伙理了理毛,嘴里为它念了一段祈福用的祈祷词,二宫看到有黑气从它身上冒出来又被大野状若无意地挥挥手打散了,他像是在见证一个奇迹一般看着那只小奶狗跌跌撞撞支起了身子,虽然还在发抖,却表现得像个小男子汉一样,他们两个人都因此微笑起来。

“也不知道谷川家会不会接受我养这么一只狗啊……”他一边念叨着一边把小狗抱起来用厚重的斗篷裹住,“诶……他身上好暖。”

小狗舔舔他抱着自己的手,又扭动着身子让头从斗篷中间探出来,瞪着眼睛左右乱看。

“你要养它?”

“它这么小也不能留在森林里吧。”二宫低头去看这个渐渐恢复活力的小朋友。

“我可以照顾她的,”瘣徙先前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这时也冒出头来,语气里带着一点点委屈巴巴,“你这样说好像我的森林无法接纳她似的。”

“她?”大野倒是很会抓重点,伸手去逗二宫怀里的奶狗,甚至还弯腰去和她磨了磨鼻子。

“原来是个小姑娘啊。”二宫也同样无视了瘣徙的提议。

“人类!哼!人类!”老头在一边用自己的法术努力修复这一片被毁坏殆尽的森林,嘴里还在愤愤不平。

“说起来为什么会选择在这里召唤?先前那个独行的塔塔罗会不会也是从这边出现的?”

大野因为他的话而陷入沉思。

反而是旁边忙碌的老人回答了他的问题,“这里本来就有一个通往地狱的缝隙啊,他给封印起来了!”

二宫看着瘣徙用枯树枝一般的手指向大野,而大野则露出了一脸“我还干过这种事情?”的茫然表情,这个场面有趣得让他差点笑出声来。

“诶呀!所以我才很怕他啊!我活了这么久可从来没遇到过能独自关闭地狱裂缝的那什么!”

“哪什么?”大野不解地问道。

“你们怎么都这么烦!”老人恼怒地抓抓自己乱成一团的头发和眉毛,“总之就是那天你来这里!在清除低阶魔物的时候念的那些!后来月亮变得越来越亮,白色的光把那道缝隙关闭了!”

二宫瞪圆眼睛去看大野,这人也同样是一脸惊讶,“我以为那只是一个魔物巢穴。”

他们告别了瘣徙往教堂走去时,二宫小声感叹着,“大野桑这么厉害到底是什么人呀。”

“我只是个普通人罢了……”他顿了一下又说,“nino才是,还能看透山精的幻术,真的很厉害啊。”

“那只是血统的原因,山精的幻术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作用,和我自己的能力无关呀。”他有些害羞,于是开起自己的玩笑,“要说和别人有什么不同,那可能就是我是一个大帅哥吧。”

大野轻声笑起来,“就是这种态度也很帅。”

“嗷呜!”二宫怀里的小狗还配合他叫了一声,逗得两个人都大笑起来。

“准备给他起什么名字?”大野问道。

“冬至节之后就是盼着温暖的春天到来,不如就叫小春算了。”

“想得还真远呐……”

“诶……要是谷川家不喜欢狗的话,小春能在修道院生活吗?”

“那些孩子估计会很开心吧。”

“我还以为O酱肯定会拒绝我呢。”

“怎么会?”大野伸手去捏了捏小春伸出斗篷的小爪子,“他都受洗过了,教堂随时欢迎他。”

“是她。”二宫纠正道,“我们小春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fufufu,对不起哦小春。”

“汪呜!”

这次二宫没有再在教堂停留,劝他早点休息之后就抱着狗往镇上走去,总算赶在天亮之前钻回了自己柔软温暖的被窝,和大野走在一起的时候还不觉得,一回到温暖的房间里才感觉到四肢和眼皮都重如千斤,连给小春规整出一个窝的精力都没有了,直接一起卷进被子里陷入了深眠。

第二天起来后在早餐的餐桌上向这一家人询问了小春能不能留下的问题,虽然大家都表达了欢迎,但是二姐从与小春共处一室开始就一直在打喷嚏,二宫并不希望强人所难,就说可以把小春送到修道院去。

“修道院不会欢迎动物的吧,教堂附近都不许宠物接近的呢,”初子有些担忧地说道,“实在不行就留在家里吧,不让妹妹碰到就好了。”

“没事,”二宫微笑着,“大野神父答应我说可以送去修道院的。”

“诶?大野神父真是个好人!”七郎在旁边插嘴道,“和也哥跟神父关系居然这么好啊。”

二宫伸手掐了掐他肉乎乎的脸颊,“我和谁关系不好呢?”

“可是你耳朵红了哦!”六郎在一旁唯恐天下不乱地嚷着。

“好了,”二宫决定不接下这一招,弯腰把脚边吃完初子投喂的肉糜正在欢快蹦跶的小春抱了起来,“我先去修道院了。”

“那我们也可以去修道院看它吗?”

初子抢在二宫回答之前说道,“修道院是信徒才可以去的地方,难道你们忘了妈妈是怎么离开我们的吗?”

“可是之前是大野神父救了我呀。”六郎眨巴几下眼睛,有些弄不明白到底哪一边才是好人。

“是二宫桑救了你。”

“可是二宫桑说……”他抬眼看到二宫对着他比了一个嘘,只好点点头说,“对不起。”

谷川初子提出要送他走一段,就回屋去拿外套了,等他们一起踏着昨晚更多的积雪往镇外走的时候她才开口说道,“二宫桑也要小心一点教堂的人啊。”

“为什么这么说?”

“你记不记得之前有个人预言了田中夫人的儿子会死在森林里?”她见二宫点头又继续说下去,“那个人做了好几个预言,有些已经实现了,还有一些依然没发生,他在离开前警告过大家,神父会与灾难同行……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差不多都已经遗忘了他这句话,当年我母亲还记得,可惜也已经被害死了。”

“可是那个人的那些话究竟是预言还是诅咒呢?”

初子被他问住了,一时之间回答不出。

“我会小心的。”二宫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微微欠身,“就送到这里吧,我很快就回来。”

 

 

TBC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关于他们的身世问题……我……没准备细讲(?????

看我最后会解释到哪一步吧!等一切结束之后要是还有没说出来的就到时候说!不过智哥的爹应该是真的没剧情了…………………………大概!

好的下一章写完我就……不想写最终战啊啊啊啊啊啊啊

干脆最终战就一拳超人算了吧!一击打倒!happyending!

24 Oct 2017
 
评论(24)
 
热度(48)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