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宫SK蓝担。饭随偶像,十二分喜欢nino。翻车鱼。陪我说说话吧,说什么都好呀
 
 

【SK无差】无名之诗(31)

好了我最想写的过渡章终于搞定了!整个已经7W+了……太可怕了,我都写了些什么啊……

诶……如果有人是因为我写的前一篇来关注我的话……那什么……我……不是那个画风啦!我基本上只有全是废话的傻甜白!

……也不甜。

以下——

 

 

31

冬天的后半截在相安无事中度过,大概是魔物也被这一年的凛冬给打败了,他们这个边境小镇居然没有再被魔物骚扰,连神父都变得懒懒散散的,每天必要的工作结束之后就去修道院,通常二宫都会在那里陪着唱经班的孩子们和小春一起玩,虽然二宫有时候会抱怨说和小孩子相处很辛苦,但是身处其中的时候那样明丽的笑脸也都是最真实的。

自从那次与刻耳柏洛斯的战斗之后大野脸上还是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坑,二宫几次出行去给他找草药未果,被他知道以后制止了,好在没有破相,有时候被信徒问起了他就微笑着托一下镜架,以沉默作为回答,任由流言里传成什么奇怪的解释。

而那些抓捕背信者的人没多久也撤离了这个镇子,二宫在酒馆里听别人说起,说他们跟丢了背信者的踪迹,想来背信者已经叛离圣光公会加入了黑暗君主的势力,这些人不得不无功而返,而他后来又接到一次信鸽,纸条上只说一切安好,他想这对他们来说也许就是最圆满的答案了。

大野依然在固定时间教唱经班的小朋友唱赞美诗,二宫也在一旁听过几次,等让小孩们自己练习的时候就会蹭过来,挨在他身边小声夸奖他的声音,随后他们会互相吹捧一下,然后话题很快就转向别处,他们总是有很多话可聊,大野有时甚至觉得自己曾经的寡言都是为了把话留到认识二宫以后说给他听。

就这样时间慢慢被消磨,小镇迎来了五朔节的庆典,在渡过漫长的寒冬后,附近几个镇子的人聚在一起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们用老牛拉绳,在几个镇子交汇的草地上树起用杉树做成的“五月柱”,上面装饰着绿叶、花环、彩带,以象征生命与丰收。那些花朵是姑娘们一早起来到林中采集的,按照传统她们还会顺便收集朝露并用露水洗脸。

五朔节时男女老少都会围着五月柱翩翩起舞,几个镇上的人甚至会比拼舞蹈和歌喉,这次镇长早在半个月前就找到了二宫问他是否愿意帮忙,为镇子带来荣耀,二宫对于能否带来荣耀这种事情并没有那么关心,但是镇长找到他时正好是在教堂里,大野就在旁边敲锣边,说些什么“如果nino去的话肯定拿第一”之类的话。

他就问大野会不会去。

大野没去参加过五朔节,就和冬至节一样,这不是教会定下的节日。五朔节是当地人从很早以前就开始的,是用来祭祀花果女神的日子,大野只是听说,每次都以去参加庆典就是贪图享乐、是贪食之罪为理由拒绝参与,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来问他了。

这次二宫却拆穿了他的借口,“代替神明去看看他治下的信徒是否安居乐业难道不是神父的工作吗?更何况去参加庆典本身并不能算是贪图享乐吧。”

大野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闪烁了几下,张嘴似乎不知该怎么反驳他。

他又继续说下去,“你要是不说会去参加,那我也不要帮忙了。”

最终神父还是答应了会一同参加五朔节,虽然不保证会从头至尾,但确实承诺了会去听二宫的比赛。

等到了五朔节那天,从晚上开始就一直很热闹,不少人在草地上点了篝火等着迎接春天真正的到来,谷川家也不例外,二宫虽然更想在屋里睡觉,但到底是暂时还是寄人篱下的状态,他又不是一个会破坏气氛的人,也就从善如流地跟来了。

大野早上过来的时候二宫已经赚了个盆满钵满,见到他就飞扬着笑容对他招招手,大野在神父袍外面披了一个熊皮罩衫,拢了拢在他身边落座,“一晚上都在讲故事?”

“差不多吧。”

“不是后面还要比赛?”

“嗯……”二宫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轻声唤他,“大野。”

他鲜少会这样称呼,大野有些不解地扭头看他,却只看到一个毛茸茸的头顶,他依靠过来,“借我靠一会儿吧。”

大野让自己坐直一些好让他靠得舒服,手从他的肩后面绕过去,在空气中揽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落在他的肩膀上,“睡一觉吧,我会叫醒你的。”

二宫去准备的时候镇上的几个女孩子围到大野周围坐下来,说着原来神父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嘛,又说希望神父多到镇上来转一转。

大野礼貌又疏离地回应着,眼神却没有离开不远处的二宫,眼镜帮他遮挡了一些露骨的目光,女孩子们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还是有些接受不能,好在二宫已经准备开腔了,她们被他吸引了注意力,也就没再继续想方设法地搭话了。

那是一首春天的歌,随着他的歌声大家仿佛已经看到了今年春天万物复苏、春暖花开的景象,他的声音本就带着控制人心的效果,用在这里再适合不过,只有大野清醒地在台下看着他,不受歌声的影响而只是微笑着看他。

等二宫一首歌唱完,大家从他的声音中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神父已经不见了。

 

二宫是踏着夕阳回到教堂的,从还未关闭的侧门溜进去,果不其然看到大野正在圣堂里进行惯例的祷告,他也不急,就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坐下,从挎包里掏出一张羊皮纸,上面的乐谱被又改又划显得有些乱,他捏在手里反复翻看着,这是他为了大野写下的乐谱,做出的抒情诗,是他那天在告解亭里听到那个“秘密”之后开始构思的,他想要告诉大野自己是同等的心情,但又不愿点透,有些话不能说得明明白白,他不希望大野真正的成为被教会认定“有罪”的人。

大野结束一天的功课出来就看到彩色玻璃将夕阳切成漂亮的碎片撒在二宫的身上,他正靠在长椅上假寐,那个瞬间大野觉得自己看到了天使。

“啊,你忙完了?”二宫对声音很敏感,即使是大野像猫一样轻盈的脚步他也听得到,睁开眼对着大野笑起来。

“嗯。”

“要不要跟我去森林转转?”

“可以啊。”

他们走进森林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说话,享受着那份安静,静到可以听到鸟叫虫鸣,甚至可以听到树枝抽芽的声音,这些属于春天的声音让他们放慢了脚步……

“呐,你不是总想听我讲故事吗?我有一首诗歌要送给你。”

“可以吗?”大野显出了一些受宠若惊的神情来。

“嗯。”

……

一曲终了,二宫注意到他的眼眶是湿的,在月光下闪着斑驳的光芒。他笑着伸手去帮忙抹掉眼泪,“哭什么啊,特地送给你的。”

“就……很开心。”

二宫的指尖上沾了泪水也没有急着收回去,两个人居然就保持这样的姿势沉默了一会儿,大野小心翼翼地将的手掌整个压在自己的脸上,像小春那样蹭了蹭他的掌心,

二宫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突然说道,“我们走吧,不留在这里了,去做想做的事情吧。”

“现在吗?”

“现在,你不是也想去四处走走看看吗?”

“那走吧。”

“你不回去拿行李吗?”

“和你在一起就足够了,就现在,走吧。”

走吧。

走吧。

他们在月光之下的森林里穿行,如同一场私奔。

穿过森林又往北山去泡了温泉。

二宫说我再给你唱一首歌吧。

他唱了一首摇篮曲,他的声音一向能够操控人心,但是神父从未真的被他的歌声所控制,而这一次却随着歌声闭上了眼睛,陷入了安眠。

太阳再次升起之前,吟游诗人将安心睡在他身边的神父送回了教堂,神父醒来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床铺,而自己心爱的人合衣睡在自己怀里。

他们没有再谈起过这些事情。

 

 

TBC?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我真的觉得在这里结局也蛮好的啊?还打什么BOSS啊,不想打BOSS了……虽然可爱的小野女还没出场,但是我已经不想……(闭嘴

工作和谈恋爱产生冲突怎么办,转地下恋情呀。

在自由之前还有工作与责任……我想他们还是会选择责任的吧,就像现在一样(住口

限定一夜的私奔又是一个我从设定就想要写的内容,虽然写成了这个鬼样子……唉

说好的对唱环节也没了……剧情不听指挥是怎样一种体验(。

还有人想看后面打BOSS吗,没有我就把TBC变成END了……(????

26 Oct 2017
 
评论(63)
 
热度(54)
© 鲷鱼赛高 | Powered by LOFTER